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寻找(1更
    两个人看着田园。

    田园的腿受伤,他们是知道的。

    易大夫说过,伤的很严重。从来到安宁村,他就没出过这个门。

    在外面走动还不如他媳妇多,如今这么冷的天,他更不会出去走动。

    “那,那你还记得,他往哪里去的吗?”

    田园微微蹙眉,“应该是往他来的那个方向去的,有什么问题吗?”

    “他到现在还没回家,如今天冷,在外面呆着会出事,所以我们才过来问一下!”两人连忙解释。

    田园明白。

    这个天,要是在外面,摔倒爬不起来,确实容易出事。

    “我明白,他确实往来的方向走了!”

    两人也不好多言,和田园告辞之后,慢慢的走了回去。

    如今这雪下得有些大,还是早些找到人为好。

    田园在门口站了一会,轻轻的准备关门。

    那个人没回去吗?

    “等一下!”田园出声。

    牛大叔两兄弟闻言,又举着火把走了回来,“怎么了?”

    “你们稍等一下,我家大黄会找东西,我让它跟你们去找一下!”

    “一只狗……”

    “别小看我家的狗!”田园说完,又慢慢的往回走。

    留下两人在原地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一只狗而已,怎么可能会找人嘛。

    田园回到屋子,顾欢喜打着哈欠坐起身,“怎么了?”

    “那个卖鱼的,到现在还没回去,你起来跟大黄说几一下,让它去找找人!”田园温柔道。

    顾欢喜点头。

    大黄没事就喜欢找小白,不管小白藏在哪里,都能准确的找到。

    顾欢喜为此和它玩东西,先给它嗅嗅味道,顾欢喜去藏起来,大黄去找,一找一个准。

    起身穿了衣裳裤子。

    又把帽子戴上,“我怕大黄不听话,要不我跟着去找找吧!”

    “不行,外面乌漆墨黑的,又冷,你身子不好,别出去!”田园直接反对。

    “可是大黄不会听别人的话!”

    “那我去!”田园想也未想道。

    “你腿还在休养,要是出去,外面那么冷,以后会落下病根的!”顾欢喜吧帽子、手套戴上。

    “虽然我们是外乡人,那个男人也心思不轨,但有一点,这个村子给了我们短暂的安稳,村里人虽然喜欢碎嘴,但还没有人上门来闹事,如果我让大黄帮忙找到了人,以后村里的人,就再也不会说闲话,或者欺负我们!”顾欢喜拿了田园的棉袄套在身上,“我会去喊甘训大哥,要是丽娘愿意,我喊上丽娘一起!”

    田园想了想,“我在家里等你,匕首带着!”

    夫妻两还没出去,外面传来了甘训的声音,“怎么了这是,半夜三更的不睡觉?”

    “村长,我家兄弟不见了!”

    “牛大叔不见了?”甘训问。

    “嗯,傍晚前不见的,这会子还没回去,所以我们出来找找!”

    甘训蹙眉。

    这牛大叔搞什么呢?

    “村里都找过了吗?”

    “找过了,没人才过来问问的!”

    甘训点头,朝屋子里看了看,“问过了?”

    “大田说让他家狗子帮忙找一下!”

    甘训闻言,忍不住点头,“倒是可以一试,大黄这狗,找东西确实厉害!”

    甘训见顾欢喜穿着衣裳出来,身边跟着大黄,有些诧异,“小喜?”

    “甘大哥,我带着大黄一起去找人吧,现在一直在下雪,得趁早,如果雪下的更大,把人体气味都掩盖,到时候怕是更找不到!”顾欢喜道。

    甘训看着顾欢喜,“那你等一下,我去喊你嫂子和丽娘一起!”又对牛大叔两个兄弟说道,“你们回去把牛大叔穿的衣裳、没洗过的那种,那一件过来,鞋子也行,给大黄嗅嗅,咱们分头行动,争取早些找到人!”

    “……”

    顾欢喜、田园没想到,甘训想的这么周全。

    有了丽娘和甘训媳妇,到时候谁也不能嘴碎,胡说八道。

    几人分头行动。

    顾欢喜和田园在原地等着。

    蹲下身摸摸大黄的脑袋,“大黄,一会你可得争气,把人找到,这可是你争脸的机会,要是找到了,以后让你上炕上去睡!”

    大黄听了,顿时眼睛一亮,似乎是听懂了。

    “不行!”田园连忙说道。

    大黄立即朝田园露出牙齿。

    “狗不能睡床上,它有自己的狗窝,而且那狗窝干净、暖和,别人家的狗都睡在外面,它都是睡屋里,不能睡炕上去!”田园沉沉出声。

    这狗聪明的很,给它点颜色,就要上房揭瓦,不能惯。

    “那多吃骨头!”顾欢喜又道。

    “这个可以!”

    大黄朝田园汪汪叫了两声,表示它的愤怒。

    丽娘、甘训媳妇裹的严严实实的过来,两个人都冷的很。

    顾欢喜知道,像丽娘,身上穿的棉衣,怕也是旧的,根本不够暖和,不像她,里面穿的厚实实,外面还套着田园的。

    “丽娘!”

    丽娘立即到了顾欢喜身边,“小喜!”

    “冷不冷?”顾欢喜问。

    “刚刚从被窝起来,有点冷,一会就好了!”

    顾欢喜看着丽娘,把手套拉下来,“丽娘你戴上!”

    “不用,我不怎么冷的!”丽娘抖索了两下,把手套给顾欢喜戴上,“你这手套真好看!”

    “我本来是做给你的,打算我们一人一双,只是今天晚上刚好有事,我就先戴上了,明儿我再做一双给你!”

    “给我的?”丽娘惊喜问。

    她刚刚摸到了软绵绵,手套圈口还有些毛茸茸的,像小白的毛。

    “对呀,里面塞了棉花,手套口是兔毛!”

    丽娘笑眯了眼,“谢谢,我明儿过来跟你一起做!”

    “好!”顾欢喜应声,把手套拿下来,给丽娘戴上,“我穿着大田的棉袄,他的衣服袖子长,我缩里面去,一会你还得拿火把呢!”

    古氏见两人说话,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往甘训身后靠些。

    其实作为女人,她也羡慕丽娘有个好朋友,如小喜这般,活泼开朗、大方友善。

    像如今这个夜晚,这村子里,又有几个人愿意出来去找人。

    等到牛大叔的兄弟拿来了牛大叔的鞋子、衣服,顾欢喜喊大黄上去嗅了嗅。

    “大黄,走!”顾欢喜喊了一声。

    大黄看了看顾欢喜,朝牛大叔离去的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嗅。

    “咱们跟上!”

    甘训说了一声。

    村子里,也有人过来,跟着一起。

    不管真假,能有点希望总是好的。

    村里人对顾欢喜也有了新的认识和看法。

    在他们眼里,小妇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会这般?

    半夜三更还出来寻人。

    还是一个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她迟早要跟她男人离开安宁村的。

    “汪汪汪!”

    大黄忽然叫了起来。

    好几个男人快速跑了过去。

    却吓得差点尿裤子。

    因为下面是一个洞。

    他们知道,这个洞很深,一般没人来这里。

    “……”

    “不会有错吧?”有人忍不住问。

    顾欢喜也寻思,“按道理来说,大黄不会带着我们来这里,更不会冲着洞里面叫,最主要的时,你们仔细闻,有没有闻到淡淡的血腥气?”

    “吸吸!”

    “吸吸!”

    好像真的有。

    “莫非……”

    牛大叔真摔到洞里去了?

    “你们先周围找找,我听我家大田说,牛大叔是拎着木桶离开的,这周围有没有木桶?”顾欢喜提醒道。

    丽娘、古氏站在她身边,有些害怕。

    这个洞很深的,万一掉下去,那就必死无疑。

    死人……

    姑嫂两咽了咽口水。

    顾欢喜握住丽娘的手,无声的安抚。

    曾经她也怕,后来经历那么许多,倒也不怕了。

    “找到了,这里有个木桶,看上面雕刻的东西,是牛大叔家的!”有人叫了出声。

    大黄还冲着洞里叫。

    甘训以及村里人更能确定,牛大叔确实掉下去了。

    既然确定了,那就要下去看看,不管如何,人命关天。

    “你们来几个人,送丽娘她们回去,再去拿几条绳子来,多准备几个火把,一会要两个人下去看看,牛大叔到底在不在下面!”甘训出声到。

    甘训立即点了五个人,送顾欢喜她们回家,他继续留在原地,跟着人一起寻找。

    顾欢喜一走,大黄也跟着走。

    远远的,顾欢喜看见家门口亮着,有个人站在门口,似乎在等她。

    “是你家相公!”丽娘说道。

    “我知道他会等我的,只是这个傻子,怕是不知道多套件衣裳!”顾欢喜说着,加快了脚步。

    果真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

    丽娘、古氏走在后面笑笑。

    顾欢喜到了家门口,上前握住田园的手,倒是暖和的,“你在门口一直等着啊!”

    “没有,我有进屋子去烧水!”田园道。

    “这还差不多!”

    顾欢喜说着,和丽娘、古氏说再见。

    在门口目送她们进了家门,才跟田园管了门回家。

    “那个牛大叔怕是凶多吉少!”顾欢喜说道。

    倒水给大黄洗脚,用干布给它擦干,让它坐在火盆子边烤火,边和田园说话。

    “发现什么了?”田园问。

    “我们跟着大黄一起去到了一个地方,算是荒郊野外吧,大黄冲着山洞里叫唤,山洞里传出了血腥气,边上还找到一个木桶,种种证明,牛大叔八成在山洞里,回来路上,他们议论说,怕是凶多吉少,只是不知道是他自己掉进去的,还是谋财害命,被人杀害的!?”顾欢喜低语。

    心中也有些疑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