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他杀(2更
    但愿能够找到凶器。

    天亮了。

    甘训是一夜没睡。

    牛大叔到底怎么死的还没查清楚,他的身后事也不好办起来。

    甘训慢慢的站起身。

    “村长!”

    甘训微微颔首,“族长起来了吗?”

    “已经来了!”

    牛族长慢慢吞吞的走来。

    到底年纪大了,昨晚又在外面走了一阵,这会子有点咳嗽。

    “走吧,去喊上大田,他见多识广,应该能看出点什么来!”牛族长说道。

    他昨晚想了一个晚上,还是觉得相信田园的话。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要是真的,他真的来历非凡,那可得罪不起。

    安宁村在这深山中,日子虽清苦,不如外面的繁华,但安宁,没有那么多纷争,无论外面怎么打战,都打不到这里来。

    可万一,朝廷有心要灭一个小村,那就跟捏鸡蛋一样,不费吹灰之力。

    他也希望,田园赶紧好起来,离开安宁村,永远都别回来了。

    牛族长、甘训到了田园家,田园已经起来,并吃了早饭。

    顾欢喜让他穿得厚厚实实,还带着一个帽子,尤其是腿上,更是特意又裹来了厚厚的一层。

    “走吧!”田园说着,和牛族长、甘训走在前面,顾欢喜关了家门,带着大黄和丽娘走在后面。

    “你干嘛非要去看这种热闹!”丽娘小声道。

    这种事情,到底是晦气的。

    她其实不太想去,但是顾欢喜要去,她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在后面窃窃私语。

    也有不少小媳妇要去看热闹,但是像顾欢喜这般穿的出挑,打扮的时髦,最主要身上还香香的,脸白嫩嫩,头发随便挽着,用木钗固定,耳朵也规规矩矩,但是粉粉嫩嫩。

    小媳妇们心里气狠,但更多是嫉妒。

    嫉妒顾欢喜长得好,又不用干活,做点荷包据说可以赚很多。

    她们去问易大妞,易大妞死活不肯说,小气的很。

    男人们以前是有点心思的,但也做点牛大叔心思最多,可是牛大叔死了。

    死了……

    他们怕是报应或者别的。

    总归看了一眼顾欢喜,又赶紧挪开视线。

    顾欢喜权当没有看见。

    到了第一案发现场,其实真没什么好看的,下了一夜的雪,能掩盖的都已经掩盖了。

    很难差到什么。

    田园慢慢的走了一圈,才对牛族长说道,“我去看看尸体!”

    “好,请!”

    既然是去看尸体,顾欢喜就不好去了。

    只能跟着丽娘回家。

    顾欢喜想吃粉蒸肉,但是没有鲜猪肉,但没有鲜猪肉,她也打算弄点腊肉蒸起来。

    下面是南瓜,放了一个番薯,然后是骨头,上面肉。

    顾欢喜做的不多,但是挽留丽娘在这边吃。

    “好吧好吧,我留下来吃!”丽娘说着,跟顾欢喜一起做手套。

    “小喜!”

    “嗯?”

    “你说牛大叔是怎么死的?”

    顾欢喜手微微一顿,“如今来说,是被人杀害的跑不掉了,只是到底谁杀的,要看我家大田能不能查出来了!”

    这安宁村没有官差,读书的怕是更少,又有几个能够去推理?

    “你不担心吗?”丽娘问。

    “担心什么?”

    “小喜,如果村里人撵你们,你们往后山那边去,那边有个山洞,到时候我给你们送东西去!”丽娘担忧道,“要是在外面镇上,有钱还能买点吃的,可是这山里,怕是没人敢卖东西给你!”

    “没关系的,牛族长不会撵我们,而且这个事和我们没关系,天理昭昭,总有个说理的地方!”顾欢喜道。

    让丽娘试试手套。

    昨晚田园说那些话,就是要敲打牛族长,让他不要生事。

    看牛族长今日的神情,很明显是有用的。

    “那就好,反正你要有所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丽娘劝道。

    “嗯嗯,我知道的!”

    牛大叔家

    田园让人打了热水来,先是洗了手。

    “我要给他检查一下,也有可能要开膛破肚,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田园问。

    牛大叔的爹娘忍不住问道,“这样子就能查出凶手吗?”

    “不一定,但我会尽力!”

    “叔,我求你给我爹看,我愿意!”牛大叔的儿子跪在了田园面前。

    十几岁的少年,瞧着倒是有一腔热血。

    “好!”

    田园应声。

    屋子里又传出了哭声。

    “安静,一会我说,你一定要记住知道了吗?”田园对牛大叔儿子说道。

    “叔,我叫山虎,就是山里的大老虎!”牛山虎道。

    田园颔首,“牛山虎,我记住了!”

    田园轻轻的给牛大叔脱了衣裳,“死者年龄、性别你们都知道,我就不说了!”

    把牛大叔的衣裳一一脱掉,见他脱得光溜溜。

    “死者、男性,胸前并无伤口,但是有几处淤青,有可能是被重物打击,也有可能是掉到山洞的时候,摔在石头上弄出来,但是死者这淤青有两种颜色,一种深,一种浅,说明他在掉到山洞之前,就有可能被人用重物敲打过腹部!”

    “前面腿部裂开性伤口!”

    田园把牛大叔的尸体翻了过来,就看到了他后脑勺一个窟窿。

    “看死者头部,应是被重物击中,看这样子,有些像斧头,也有可能像锤子!”

    “那有没有可能是石头呢?”有人喊道。

    田园看像他,沉沉冷冷出声,“你不要说话!”

    那人被吼的一噎,尴尬的吞了吞口水。

    田园继续说道,“看这个伤口的位置,凶手和死者差不多高,或者稍微矮一点,两人是认识的,不单单认识,死者对他并不惧怕,甚至有些高高在上,瞧不上凶手,所以凶手才能一击命中,死者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但是凶手又给了死者第二击,便是打在了腹部!”

    “……”

    “……”

    牛家人以及村民都惊讶的看着田园。

    田园又道,“凶手杀人的时候并没有天黑,所以他把死者拖到了石头后,地上才流下血迹,看死者的裤子,有磨损!”

    “再看死者的口袋里,并没有钱,假设钱掉了,所以需要你们继续去寻找,还有另外一种假设,凶手把钱拿走了,钱这个不好找,但是斧头、锤子,我希望家家户户都能够拿出来,让我检查一下!”

    牛族长惊叫,“你是说,凶手是咱们村子的人?”

    “暂时还不一定,所以去把各家各户的斧头、锤子都收来吧!”田园说着,让甘训回家去,把大黄牵过来。

    凶手杀了人,回去肯定要清洗凶器,但是他却不知道,既然沾了血,就会留下气息。

    而大黄最擅长的就是闻味道。

    甘训过来牵狗的时候,顾欢喜问道,“查出来了?”

    “还没呢,大田兄弟说,是斧头、锤子一类重物,一击毙命的,让我过来牵大黄去闻闻!”

    “快牵去吧!”顾欢喜把大黄套好,又哄了哄大黄。

    待甘训走远,丽娘才说道,“凶手不会把斧头洗一下吗?”

    “会洗,但是洗了之后还是有血腥气,除非他一直放在水里泡着,但是泡着也有血腥气,或许那个凶手做梦都没想到,事发得这么早,怕是根本没想到把凶器泡在水里!”顾欢喜道。

    丽娘仔细想想。

    也是。

    要不是有大黄,谁知道牛大叔死了,还是被人杀害的。

    被丢在了山洞里。

    “这个人的心,真是黑透了!”丽娘轻声说道。

    她也就敢杀杀鸡鸭,杀人可是万万不敢想的。

    “人在被逼急了,怕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顾欢喜道。

    她觉得那个牛大叔,能够想着来勾引她,想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要知道,她可是有夫之妇。

    勾搭她,她能抛弃田园跟他?最下贱的怕就是勾勾搭搭,偷偷摸摸的睡睡,然后给点银子,吃食一类。

    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样子去哄骗别的人,如果有……

    “情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