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凶手(3更
    顾欢喜觉得自己可能猜对了。

    “什么?”丽娘不解的问。

    “没什么,一会在看吧!”

    村里人家的斧头、锤子都被收了上来,一大堆。

    且村子里,谁家有点什么物件,大家都清楚的很,不可能存在漏掉。

    田园让大黄一一闻过去。

    大黄都没叫唤。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

    村里人都松了口气。

    要真是村里人,这以后还做人不做人了?

    既然不是村子里的人,那就是外村人。

    牛家的人立即组成了两队,由甘训带着一起去另外两个村子。

    田园也也能带着大黄跟上去。

    只是他走不快,只能慢慢的走,村里有个大汉,力气那是真的好,“大田兄弟,我背你吧!”

    “……”

    “……”

    “你的腿还没好,这样子走路怕是更好不了,我背你,回来也背你!”

    田园想了想,“那麻烦了!”

    让大汉背着走。

    这还是三十岁来第一遭。

    真真说不出的滋味。

    但不管怎么说,腿确实得到了放松。

    他们先到了安静村。

    家家户户一听安宁村死了人,立即把斧头、锤子拿出来,让大黄闻。

    田园也认认真真检查,并闻过去,没有任何味道。

    另外一个村子,安乐村。

    “大田兄弟,要是安乐村也没有可咋办?”背着田园的汉子问。

    他行古,人人都喊他古大力气。

    “那就从另外一个方面着手?”

    “什么?”

    “债务纠纷!”田园道。

    古大力气想了想,“要是这个都没有呢?”

    “那就感情纠纷,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杀人,尤其是这小山村里,不会出现那么多变态的!”

    古大力气想想,有道理。

    但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吗?

    一行人到了安乐村。

    斧头、锤子都已经堆在了一起,大黄一一闻过去,也没有交换。

    还舔了舔其中一把。

    田园看着大黄。

    仔细打量这个锤子。

    手柄上有油,锤子上面也有。

    虽然不甚明显,但是……

    田园拿着锤子站起身,“我找到了!”

    甘训不解,“可是大黄没叫啊!”

    “是的,大黄没叫,但是我问问你们,你们谁家的锤子上面会这么油腻腻的,谁家有?”

    安乐村的人立即上前,找到自己的锤子。

    只有一个人站在震惊的看着田园,“那,那是我的锤子!”

    男人的声音很小。

    他还很瘦,很矮。

    身上穿着不算好,但是也不算差。

    “这是你的?”田园问。

    “嗯,是我的!”男人小声道。

    安乐村的人顿时议论纷纷。

    “莫非是薛大杀人了?”

    “可是不对啊……”

    “薛大连只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杀人呢?”

    薛大很紧张,很害怕,看着田园走向他,忙道,“我没杀人!”

    因为害怕,身子还发着逗。

    “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田园问道。

    “我家……”薛大不解。

    “对,你家?”

    “有,有啊!”薛大连忙点头,“我爹娘,我媳妇,还有两个孩子!”

    田园仔细打量薛大。

    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看样子也是有一身力气,但身高不对。

    这锤子手柄不长,上面也没切痕,想好用这把锤子杀人,薛大做不到。

    “我能去你家看看吗?”田园又问。

    薛大一个劲点头,“可,可以,我没杀人,这锤子我也好几日没用了,就丢在院子里,先前还是我爹找到的,我,……”

    越是解释,越是解释不清楚。

    薛大急的满头大汗。

    “我先去你家看看再说!”田园说道。

    “好,好!”

    既然要去薛大家,村里人也想跟去看热闹。

    万一是薛大杀的人……

    可是瞧着又不太像,所以村里人想看热闹归想看热闹,还是不希望薛大就是杀人凶手。

    安乐村的村长走在田园、甘训身边。

    他不认得田园,但是田园说话,甘训一个字都没说,便是安宁村的村民,也都认真的听,他自然不想得罪人。

    “咱们村子有一百来户人家,这薛大家住在村尾,薛老爹会打家具,咱们这三个村子的人,要买点什么家具,都问薛老爹买,所以薛家还算有钱!”

    “嗯!”

    田园微微颔首。

    家里有钱,那就少了债权纠纷。

    因为银子杀人,可以排除。

    薛大家修建的还算不错,薛大的媳妇是一个胖胖嘟嘟的妇人,见到这么多人来自己家里,吓了一跳,跑到薛大身边,“薛大……”

    “媳妇,我没杀人!”薛大连忙说道。

    薛大媳妇也是惊的小脸惨白,“杀,杀人……”

    又忍不住解释,“我家薛大别说杀人了,我嫁他十几年,他连只鸡都没杀过!”

    虽说这是村子里,可杀人是大罪。

    村里有权处置,不是活埋就是吊死,亦或者浸猪笼。

    “我可以四处看看吗?”田园不答反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