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真凶(1更
    这户人家瞧着还算有些底子,几间瓦房,门口的鸡圈里还养了鸡,薛大两夫妻穿着倒是差不多。

    在这乡下村子里,倒也是十分好了。

    “您随便看!”薛大媳妇道。

    拉着薛大的袖子。

    薛大也紧紧拉住她的手,很害怕的缩着身子。

    锤子是他家的,真要追究起来,他要怎么说?

    薛大求救的看向村长,“村长,我没杀人,我没有!”

    “……”村长犹豫片刻,上前领着田园在薛大家四处看看。

    薛大的爹娘也是矮小,站在一边很是紧张,薛大的爹稍微镇定些,毕竟在外面行走过。

    但杀人啊……

    田园四处看了看,都没发现可疑之处,倒是薛大家隔壁的人家,似乎很穷的样子,忍不住问村长,“那户人家有人住吗?”

    “有,住着一对兄妹,也是可怜的,早些年便没了爹娘,跟着阿爷、阿奶过日子,后来爷奶也没了,还欠了不少债,如今他姐姐也病了,真是可怜!”

    “……”

    田园蹙眉。

    想到了什么,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们安宁村有亲戚吗?”田园问。

    “有啊,和那个谁家是亲戚,牛家谁来着……!”

    田园没仔细听村长的话,却看见隔壁有人出来,是一个十**岁的青年,那青年身高不错,和牛大叔差不多高。

    青年见田园看着他,愣在了原地。

    田园慢慢的走向他。

    青年转身就跑。

    “抓住他!”田园大喝一声。

    牛家的人瞬间领悟过来,立即去追那青年。

    那青年跑的快,追的人也快,很快将他逮住,揪着带回来。

    青年愤恨的瞪着田园。

    田园也看着他。

    那破旧的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女子,瞧着有些胖。

    其实不是胖,是有身孕了。

    “……”

    那女子跑了过来,朝着田园等人跪了下来,哭成了泪人。

    “姐!”青年喊了一声,用力的想要挣扎开。

    牛家的人却死死的抓住他。

    然后看向田园。

    田园呼出一口气,“松开他!”

    牛家人看着田园,然后松开了手。

    青年连忙去扶他姐姐起来。

    大声吼道,“人是我杀的,你们有什么冲我来,要偿命自有我来,不许为难我姐!”

    “小弟!”

    两姐弟,姐姐哭,弟弟满脸的愤恨。

    田园瞧着,看向牛家人。

    牛家人好几个想要上前去打人,却在田园的眼神下,慢慢冷静下来。

    “那就说说吧,为什么杀人?”田园道。

    “因为他该杀,这个畜生,欺骗了我姐的感情,说什么要娶我姐,可是在毁了我姐的清白之后,却不肯兑现承诺,早些时候问他借的银子,他明明说不用还了,却在早几日,忽然来到我家,要我还银子,还,还不顾我姐姐怀了身孕……”

    “小弟,你别说了,是我,是我该死,是我该死!”

    田园仔细寻思,便明白了过来。

    牛大叔先是借钱给两姐弟,后来对这女孩起了龌蹉心思,导致女孩怀了身孕,又怕事情爆发,便许诺娶这个女孩,只是后来,他和欢喜到了这个村子,这人见到欢喜越发漂亮,便生了鬼心思。

    想要抛弃这女孩,还想着把借的银子都拿回来。

    “呼!”田园呼出一口气。

    看向甘训,“我先回去了!”

    “大田兄弟……”

    “余下的你们自己也能问出来,若他所言是真的,你们掂量着处理就好,我回去了!”

    古大力气忙道,“大田兄弟,我背你回去!”

    “麻烦了!”

    田园一走,牛家人还吵吵着要打人,甘训怒喝一声,“都给我闭嘴,事情到底如何,待我问清楚再说!”

    又和安乐村两人商议着询问。

    这青年叫薛贵,他姐姐叫薛芝,如今还怀着身孕。

    原来薛贵、薛芝和牛家有些亲戚关系,时常要去走亲戚,薛芝长得不差,牛大叔早有心思,但薛芝压根看不上他这样子一个中年男人,便借了银子给两姐弟,一来而去,银子就多了,姐弟两还不起。

    那一日,薛芝去安宁村走亲戚,刚好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就被牛大叔拉进了自家屋子里,威胁她要么还钱,要么把人给他,并许诺会娶她,还可以让她弟弟跟着甘家几兄弟去镇上,为了弟弟,薛芝再不甘愿,也只能从了。

    一是还不起银子,二是她就这么一个弟弟。

    牛大叔稀罕了薛芝好一段时间,找到时间就来薛芝家,只是近来,他越发的怪异,不来薛家了,也不提娶薛芝的事情,早几日还要薛贵还钱。

    薛贵一听就冒了火。

    一番打听,得知牛大叔看上了别的妇人,还是有夫之妇,他偷偷看过,那小妇人长得确实好看,白白嫩嫩,两个他姐姐都比不上。

    但人家有男人,也很少出门,那么就是牛大叔生了坏心思,薛贵一直等着时机,刚好昨日就等到了。

    见到牛大叔,便告诉他还银子的事情,喊到了那偏僻之处,拿起从薛大家偷的锤子给砸了下去,一锤子打在了牛大叔的后脑勺,又一锤子打在了他肚子上。

    等到天黑了,才把人背去丢在了山洞。

    回来后把锤子洗干净,又抹了点油放回去。

    “……”

    甘训神色严肃。

    牛家人也是。

    谁能想到,牛大叔是这样子的人?

    谁都没想到。

    只是如今要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一命偿一命?

    甘训看着薛芝,她的肚子已经不小了。

    这孩子生还是不生?留还是不留?

    留,舅舅是他的杀父仇人,不留……

    总归都很难。

    甘训拿不定主意,但还是让人把薛贵带回安宁村。

    薛芝哭的晕厥过去,“小弟……”

    古大力气背着田园往回走,“大田兄弟,你是不是很后悔?”

    “为什么这么问?”田园问。

    “因为我感觉到,你不高兴,很不高兴那种!”

    “……”

    田园深深吸了口气,“是,我很后悔,若是知道真相是这样子,我肯定不会继续往下面查,让它成为一个无头凶案,这样始乱终弃的败类,死有余辜!”

    “嗯,我也瞧不上!”古大力气道。

    大黄走在一边,也汪汪了两声。

    顾欢喜早早煮好了午饭,锅里炖着香喷喷的鸡汤,一口锅里蒸着肉馅包子,青菜都已经洗干净,等田园回来,炒了就可以吃。

    蒸笼下面是几个鸡蛋,大黄今日辛苦了,得好好吃些补补。

    “汪汪汪!”

    听到狗叫声,顾欢喜跑了出去。

    见田园被一个男人背着回来,诧异的不行。

    “……”

    古大力气看着顾欢喜笑,把田园放在地上,“那大田兄弟,我先回去了!”

    只是闻着厨房里冒出的香气,有些走不动路。

    “留下来吃饭吧!”田园道。

    “啊……”

    古大力气错愕,还犹豫。

    “留下来吃饭吧,我已经煮好了饭,还炖了鸡汤,这么冷的天,喝鸡汤最最好了!”顾欢喜说着,进去摆碗筷。

    古大力气吞了吞口水,“那,那打扰了!”

    嘿嘿笑着进了屋子。

    顾欢喜把饭摆在堂屋,先把鸡汤、包子端了进来,又炒了青菜,请田园、古大力气先吃。

    “你呢?”田园问。

    “你们先吃,我给大黄收拾一下!”顾欢喜说着,倒了温水给大黄洗脚,把肚子下面也擦干净,才让它坐在一边烤火。

    小白一上午没见到大黄,挨着它亲昵的很。

    田园招呼古大力气吃饭。

    古大力气吞了吞口水,先咬了一口包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唔!”

    肉包。

    腊肉包。

    好吃,真好吃。

    他活了三十年,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

    “吃菜!”田园道。

    古大力气夹了鸡块,慢慢的放到嘴里,又幸福的眯上眼睛,“好香,弟妹厨艺真好!”

    田园笑笑。

    古大力气今儿背着他来去,他是记这个情的。

    小口小口的吃着包子。

    喝着鸡汤。

    顾欢喜给大黄收拾好,又给它弄了米饭和一个包子,一个鸡蛋黄,小白吃蛋白。

    一狗、一兔子小口小口吃的可香了。

    田园也不夹肉给他们吃。

    古大力气回头去看了一眼,见一狗、一兔吃的,又是一愣。

    妈耶。

    狗都吃的这么好。

    看它们的碗虽有缺口,但洗的干干净净,吃的东西也是干干净净。

    这人家到底是什么来历,咋这么过日子?

    古大力气可不敢四处乱看,专心的吃饭。

    这么好吃的鸡汤和包子,这一辈子怕也就这一顿了,可得吃饱了。

    顾欢喜则在厨房吃,一碗鸡汤,一个肉包子。

    她和古大力气不熟悉,又想着避嫌,见大黄、小白进来,顾欢喜看着它们笑,“吃饱了没?”

    大黄哼哼两声。

    “快回去睡吧,今天辛苦了,一会给你们炖鸡蛋羹吃!”顾欢喜道。

    大黄在顾欢喜膝盖上蹭蹭,带着小白回了屋子,直接进了里屋,到狗窝去谁。

    “大田兄弟家这只狗真聪明!”古大力气道。

    “嗯,它确实蛮听话的!”田园应声,招呼古大力气吃鸡汤。

    “好,好!”古大力气连忙埋头用力吃。

    吃好饭,他也不好久留,告辞离开。

    边走边哼着小曲,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顾欢喜把碗筷收拾好,打了热水过来,让田园泡泡脚,才问道,“找到凶手了吗?”

    “找到了,不过我宁愿没找到!”田园说着,把脚放到脚盆里,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