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出山去镇上(1更
    吃好饭,顾欢喜端了花生、瓜子,喊了薛芝进屋子去说话,唠嗑。

    让田园、薛贵去洗碗。

    两个大男人倒是没有拒绝,田园是收了碗筷去洗,大黄跟在他身后,田园偷偷的拿肉给它吃。

    “不许和欢喜说,以后也不许跟我对着干,否则没肉吃!”田园小声威胁。

    大黄似听懂了,露出舌头,在田园腿上蹭了蹭。

    田园又拿了一块肉给它。

    薛贵在一边瞧着,认真的洗碗。

    现在的日子,自不必提,好的就像是在天堂一样,以前的日子……

    活的还不如这大黄。

    顾欢喜磕着瓜子,咸了喝点水。

    薛芝不免小声问,“小喜姐,你怎么让大田哥去洗碗?”

    “怎么了?他们不能洗碗吗?”顾欢喜反问。

    以前她记得,她爹也给娘洗过碗,还洗过脚。

    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我觉得,男人洗碗,不太好!”薛芝小声道。

    “没什么好不好的,端看他们愿意不愿意做吧!”顾欢喜淡淡道。

    “那等我好了,我来洗衣做饭吧!”

    “……”

    顾欢喜看着薛芝,“你是心疼你弟弟?”

    “也不是,就是觉得男人洗碗、做饭,别人会闲话的!”

    “咱们关起门来过日子,谁知道的谁洗碗做饭?没人知道的,只要咱们问心无愧就好,再说了,男人能给咱们洗碗,说明他爱我们,我没觉得不好!”顾欢喜说着,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才问薛芝,“等开年,咱们就出去了,你们姐弟有什么打算?”

    “打算?”薛芝轻声问。

    “嗯,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们没地方可以去,外面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也不知道,小喜姐,如果你不嫌弃我们姐弟笨手笨脚的,让我们留在你身边,伺候你吧!”

    “伺候我?”顾欢喜诧异。

    “嗯,我愿意为奴为婢,这一辈子小喜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

    顾欢喜沉默。

    淡淡的看着薛芝。

    薛芝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欢喜。

    “你知道我是谁?从哪里来,将要去哪里?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不知道,说给我为奴为婢太早了!”顾欢喜轻轻说道。

    “小喜姐是好人坏人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你是好人,那我就做好人,你是坏人,我就跟着做坏人,我求的不多,只求小喜姐能够让小弟娶个媳妇,留个血脉在人世间,我们姐弟心甘情愿供小喜姐驱使!”薛芝说着,慢慢下了炕,跪在了顾欢喜面前,“小喜姐,我是认真的!”

    “……”

    顾欢喜错愕片刻。

    伸手把人扶起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明年二三月,我们就要去镇上,到时候你们一起,如果能在镇上生活下去,就留在镇上吧,跟着我们未必有镇上安稳!”

    “好!”

    薛芝应下。

    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

    不管顾欢喜去哪里,她都要跟着去的。

    这一辈子,她已经不想嫁人,留在顾欢喜身边,报答她的恩情。

    顾欢喜起身,慢慢的走出屋子,一阵寒风吹来,顾欢喜瑟缩了一下。

    等她回去,家里人可都还好?

    娘、哥哥是否都好好的?

    爹、阿木哥能不能找到?

    在这个家家户户都把最好的端上桌的日子里。

    顾欢喜在想念着她的家人。

    她的家人也在思念着她。

    虽相隔千万里,但轻却没有丝毫的淡漠。

    时光匆匆,两个月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

    二月的天,已经开始暖和,顾欢喜脱下了厚实的棉袄,换上了轻薄的衣裳,行动更是方便了不少,脸上皮肤细心养着,白嫩的就像刚刚剥壳的鸡蛋。

    她努力做着绣活,薛芝帮忙分线。

    田园的腿已经好了差不多,走路也不疼,他没事也会练拳,薛贵跟着学了起来。

    薛贵年纪大了,学武功有些吃力,但不管多苦多累,他都没吭一声,见吃苦耐劳四个字提现的淋漓尽致。

    顾欢喜和易大妞说好,二月底就跟着他男人出山。

    因为她的绣活要那个时候才能绣好。

    手里如今也就十来两银子,去镇上怕是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做个绣品,到时候应该能卖百来两银子。

    顾欢喜没想着能和曾经在广元府一样,卖个十来万两,或者更高。今时不同往日,这是在一个小镇,不是在繁华的广元府。

    东西已经开始收拾,厚实的棉被要带出去,到时候可以拿来做垫被,还找村里人打了两个竹席,两个草席。

    天气热的时候要用。

    田园的腿还得休息三个月,到时候就算遇到点事也能用得上武功。

    丽娘也想去镇上。

    尤其是顾欢喜打算在镇上开个面馆,丽娘就说去帮忙,顺便去镇上长长见识。

    她爹娘、甘训都已经答应,等到二月底的时候一起离开。

    这些日子,家里的粮食什么的,按照丽娘的想法,能带走的都带走,不能带走的送给丽娘家。

    尤其是腊肉,丽娘是一定要顾欢喜带走的,去镇上买虽然方便,但处处要用银子。

    二月二十八晚上。

    东西全部都收拾妥当,几个大包袱。

    薛贵、薛芝在二十九早上,所有人都还在睡的时候,已经背着包袱先离开一步,免得被村里人看见。

    虽走在山路上,姐弟两倒也不怕。

    走的飞快。

    经过休养,薛芝的身体好了很多,走路也不气喘,薛贵更不用说,背了两个大包袱。

    “姐,你能不能行?不能行,咱们休息一会!”

    “没事,继续走吧,咱们走的远些,碰到村民的几率就更小,咱们不能给人惹麻烦!”薛芝说着,呼出一口气。

    “嗯!”

    薛贵应声,姐弟两走的更快了。

    安宁村

    顾欢喜、田园要走,村里人是知道的。

    他们也早知道,这对夫妻在安宁村的时间不会太长,只是如今要走了,村民们还有些舍不得。

    因为顾欢喜会买啊,不管什么,只要东西好,她能用得上,从来不还价,人还大方温柔。

    古氏红着眼眶,万分不舍。

    但又不能把人留下来。

    顾欢喜倒是两手空空,很多东西都放在了马背上,和古氏、易大妞告别。

    这一走,此生再也不会相见。

    顾欢喜笑着,“我走了!”

    “小喜!”古氏轻轻唤了一声,把煮好的鸡蛋递到顾欢喜手中,“拿着路上吃!”

    “嗯,谢谢嫂子!”

    古氏点点头,朝顾欢喜摆摆手。

    田园上前拉着顾欢喜的手,两人一起出了村子。

    走了好远,顾欢喜站在山岗上看安宁村,问田园,“这一辈子,我们还会回来吗?”

    “如果你想来,我们以后就回来看看,我都陪着你!”

    顾欢喜点头,“好,咱们走吧!”

    丽娘倒是高兴的很,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

    去镇上,离开这个山沟沟。

    她只想开心的尖叫,脸都红扑扑的,和顾欢喜的离愁完全不同。

    顾欢喜瞧着丽娘的样子,笑了笑。

    顾欢喜走走,实在走不动了,都是田园背着她。

    大黄自己跑的飞快,而小白则睡在田园背着的包包里。

    晚上在山间小屋休息,顾欢喜累的够呛,倒在田园怀里不想动弹。

    丽娘、薛芝手脚利索的烧水、煮粥,端过来给欢喜吃。

    “谢谢!”

    田园接过来,小口小口喂顾欢喜。

    顾欢喜喝了之后,感觉有力气多了,“我早些时候,也很能走的,这些日子养娇气了!”

    “没关系的,娇气些也好,我愿意你娇气着!”田园靠近顾欢喜小声道。

    喝了粥,吃了个糖水蛋。

    薛芝端了热水过来,“小喜姐,先洗洗脸,一会泡泡脚!”

    “阿芝,不用这样子的,我自己来就好!”

    “应该的!”薛芝说着,又转身去忙了。

    一起的几个男人都是易大妞男人兄弟,也是甘训的堂兄弟,当初把薛芝、薛贵两人弄到顾欢喜家就是他们,看着薛芝、薛贵如今的样子,几人倒是觉得这人救的对,也值。

    也佩服顾欢喜和田园,跟田园说话的时候,都敬重的很。

    “咱们明天再赶一天路,晚上歇在我亲戚家,后天早上就去镇上!”

    “好!”

    这山里的小屋,就是他们为了歇息用的,大炕,以前都是一起睡的,也从来没有女人。

    这次到底有些特殊。

    便让几个女子睡炕,他们睡在外间。

    都是打地铺,下面一块板子,上面被褥。

    顾欢喜把被褥都拿了出来,倒也刚刚好。

    虽不方便,但也只能这样子将就着。

    只是睡到半夜,顾欢喜陷入了梦魇,怎么都醒不过来,还低低的哭泣出声。

    “怎么了?”丽娘轻轻问。轻轻的推了推顾欢喜。

    “……”薛芝连忙起床点了油灯。

    端上来见顾欢喜满脸泪水,薛芝连忙去喊田园,“大田哥?”

    “怎么了?”田园小声问。

    “小喜姐哭了,你快进来看看!”薛芝道。

    田园吓的一个激灵,连忙起身进了屋子,见顾欢喜果然在哭泣。

    轻轻的唤道,“欢喜……”

    “欢喜?”

    只是顾欢喜怎么都醒不过来。

    田园看着丽娘、薛芝,歉意道,“你们出去吧,我来陪陪她!”

    “好!”

    两人快速穿了衣裳,出了屋子。

    到底还是担心顾欢喜。

    田园钻到顾欢喜被窝里,把人抱在怀里,轻声安抚。

    亲亲她的额头,在摸摸她的脸,才慢慢的让她把情绪缓过来。

    田园想起身离开,顾欢喜却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别走!”

    “好,我不走,你睡吧!”田园轻声哄着。

    丽娘、薛芝面面相觑,黑暗中两个人都轻轻的叹了口气,去找了厚实的衣裳套上,找了个地方挨着坐下,靠在一起闭上眼睛睡觉。

    明天还要走一天,还是早些休息的好。

    早上的时候,顾欢喜醒来,薛芝、丽娘早压根不提这茬,顾欢喜也一点记忆都没有。

    还感觉自己昨晚睡的很安稳踏实。

    吃了早饭继续赶路。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只是这赶路也不是闹着玩的,要走的很快,也就少了玩闹的功夫,顾欢喜走一段,田园会背她一阵,等到天黑,到了易大妞亲戚家,顾欢喜的脚上已经起了几个血泡。

    “呼呼……”

    顾欢喜呼出几口气。

    总算到了。

    “你腿疼不疼?”顾欢喜问田园。

    “不疼!”田园让顾欢喜把脚泡在盆子里,打算一会拿针给她把血泡刺掉。

    “你的脚呢,起血泡了吗?”

    “没有!”

    顾欢喜点点头,“丽娘和阿芝呢?”

    “她们也没有吧,一会进来你问问!”

    “嗯!”

    顾欢喜点点头,打着哈欠。

    等吃了点晚饭,已经困的不行,顾欢喜、丽娘、薛芝被安排睡一间屋子,好在被褥都是顾欢喜自己的,就连枕头也是,顾欢喜躺在上面,舒服的喟叹出声,“总算可以躺平了!”

    “很累吧,我给你揉揉!”

    “好!”

    丽娘说着,让顾欢喜趴着,给她捏捏肩膀和腿。

    顾欢喜不矫情,趴在炕上,享受着丽娘的按捏。

    “丽娘、阿芝,你们脚上有血泡吗?”

    “没呢!”

    “我早些时候,就是去年,也糙的很,那个时候在山里,没吃没喝,大田又伤了腿,全靠我一个人,也熬过来了,这才养了几个月,竟娇气起来,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顾欢喜感慨道。

    丽娘失笑。

    薛芝也笑。

    其实她们也累,不过累中带着惊喜和刺激,到现在还激动的很,所以累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顾欢喜不一样,她对外面没什么期待,且她累了倦了,有田园会心疼。

    从这边去主域镇就轻松多了,起码有牛车。

    顾欢喜坐在牛车上,看着大黄跑的飞快,呼出一口气,身边是丽娘、薛芝,两个人都激动的不行。便是丽娘,三十多岁的人了,跟个小姑娘一样,看什么都稀奇的很。

    薛芝更不必说,一路上都红着眼。

    恨不得什么都多看两眼。

    一起到了主域镇,先去丽娘的小叔甘启家。

    甘启的妻子赵氏是主域镇的人,早已经得知丽娘他们要来。

    所以早早把客房收拾出来。

    丽娘、薛芝可以跟她两个闺女住,薛贵则只能住在后屋,还有一个客房收拾出来给田园、顾欢喜,毕竟他们是夫妻。

    甘启在铺子里忙活,让赵氏在家里等着。

    赵氏两个女儿在镇上读了两年书,便去学刺绣,一手绣活做的不错,但从看来了顾欢喜的刺绣后,心里就想着要拜顾欢喜为师,今日也在家里等着,绣坊都没去。

    “娘,堂姐她们怎么还不来啊?”甘琼琼说道。

    十五岁的小丫头,还是天真活泼可爱的年纪。

    一双眼睛水汪汪的。

    “不急不急,他们从山那边过来,也需要时间,你快去看看饭菜,还有热水,你堂哥、堂姐他们一路辛苦的很,到家先洗洗,然后吃点东西又要去交易,片刻不得闲,快去!”

    “知道了娘!”甘琼琼应了一声,蹬蹬蹬朝里面跑。

    赵氏带着小女儿甘仪仪继续等着。

    “娘,我去帮姐姐烧火吧!”甘仪仪小声道。

    “那你快去!”赵氏道。

    在门口继续等。

    丽娘,她也好久没见了,以前还回去,只是爹身体不好,她也走不开,便由甘启带着两个孩子去,只是去一趟安宁村也不容易,两个孩子也不太乐意去。

    尤其是冬天。

    见到丽娘的时候,赵氏还有些吃惊。

    “婶娘!”丽娘轻轻的喊了一声。

    赵氏连忙点头,“快快把马车牵去后院,先洗洗,吃点东西!”

    “嗯,婶娘!”

    既然喊一声婶娘,平时来,也会在这边吃一顿,大家也是熟门熟路。

    主要是顾欢喜、田园、薛芝、薛贵四人。

    赵氏看着顾欢喜笑,“你就是小喜吧!”

    “婶子!”顾欢喜喊了一声,轻轻福了福身。

    “这……”赵氏诧异。

    这姿势,可真是标准。

    比她上次见到那个员外家的小姐还标准。

    “快里面请!”

    “多谢婶子!”

    跟着赵氏进了院子,这院子大门进去,两边倒是蛮大的,不过都拿来种了菜,还有瓜苗子。

    “这本来是个院子的,可是咱们在镇上,吃什么都要买,费钱的很,索性挖了泥土,拿来种菜了,可别小看这地方,种出来一年都吃不完!”赵氏说着,心里还是得意的。

    一年买菜也好几两银子呢,有这地,菜钱可以省下来买肉。

    总之还方便,菜也新鲜。

    “挺好的!”顾欢喜道。

    这才是过日子,精打细算,却又处处透着温馨。

    到了堂屋。

    镇上不叫堂屋,叫小厅。

    到了小厅,赵氏招呼顾欢喜、田园、薛芝、薛贵坐,让丽娘去后面喊琼琼、仪仪倒茶。

    到底是自己侄女,她也没见外,留下陪顾欢喜、田园说话。

    “小喜啊,听丽娘说,你们打算在镇上开个铺子,你想开个什么铺子?”

    “面馆吧,我做卤肉味道不错,卤肉面,或者在卖点别的,我看这小镇还蛮热闹的,应该会有人吃!”顾欢喜道。

    “那肯定有,我早些时候得到消息,一直让丽娘小叔给注意着,看看有没有铺子要租赁,咱们得位置好,客人多才能赚到钱,小喜你说对吧!”

    “婶子说的有理!”

    赵氏见顾欢喜这般有礼,心中越发高兴。

    她虽会算计,但还是拎得清。

    也分自己人和外人。

    她从见到顾欢喜、田园这对夫妻开始,就觉得他们不一样,和她见到的人都不同。

    “所以啊,丽娘小叔早早就给你们看中了一个铺子,前面堂屋宽敞的很,接着是厨房,后面有几间屋子可以住人,有个小院子可以晒东西,停放马车,也有屋子堆放东西,只是那家租期还没到,真要接手,怕是要出些银子才行!”赵氏认真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