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丽娘番外2(5更
    陆安棠是当真不能留着了。

    陆安棠看着手中的十两银子,递给了丽娘,“我不走,这十两银子还给你!”

    “为何不走?难道你想再打人让我损失三十两吗?”丽娘瞥眉,语气中满是怒气,“我可不想继续赔下去,到时候还不如直接关门算了!”

    “我那是为了帮你!”陆安棠皱眉。

    “对,你救了我,所以我谢你,这十两也是我谢谢你的,所以你好人帮到底离开可好?”丽娘语气中带着乞求。

    三十两,下一次的三十两,她可赔不起。

    虽然小喜留给她不少的银子,但丽娘依旧心疼的很。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味道,丽娘和陆安棠相对站着,丽娘手上紧紧地捏着十两银子,而陆安棠则站在那儿,丝毫不关心其他的事情,他只想留在这儿。

    “若是你不想要这十两银子,那么你便离开吧,日后若是有需要便来找我,如何?”丽娘咬咬牙道。

    丽娘是铁了心想要陆安棠离开。

    陆安棠摇头,道,“我说过,我不会离开的!”

    “你要如何才能离开,我这小庙是真容不下你,只要你说出来,我定会答应你的要求!”丽娘皱眉,继续道。

    “我不会离开!”陆安棠依旧说这句话,眸中似乎带着一丝的乞求。

    丽娘抿嘴,陆安棠当初就不应该留下来,现在赶都赶不了,丽娘一瞬间没了办法。

    “你放心好了,日后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陆安棠继续道,一副铁定要赖在这个面馆的模样。

    丽娘皱眉,但也不知道说什么,直接走了。

    陆安棠不知道她是应了还是没应,但是她没说话,应该让他待在这里的吧?

    面馆又恢复了原本的运营,陆安棠被安置在了后面的屋子内。

    丽娘不想看见他。

    而且面馆里也用不上他。

    陆安棠站在后院内,看着天上挂着的月亮,微微皱眉,“出来吧!”

    随后,一个身影到了陆安棠的面前,他一身黑衣,低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样子,双手抱拳,“我来晚了,对不住老大!”

    “没事,其他人呢?”陆安棠挥手。

    那黑衣人低着头,继续道:“其他人已经安排好了,不过我们换了地方,只是老大你为何在这里?”

    “这个你无须多问!”陆安棠冷眼瞟向他。

    黑衣人头低得更深了,“老大恕罪!”

    “若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出现,官府这几日也盯得紧!”陆安棠微微抿嘴。

    白日幸好那个镇丞不认识他,否则怕是会蹲大牢了,只是万一哪日镇丞想起来,肯定会牵连面馆的。

    黑衣人点头,陆安棠则继续道:“若是有任何异动记得通知我!”

    “是!”

    黑衣人很快就离开,隐身在了黑暗中。

    陆安棠也转身,回了屋子,睡觉过去。

    似乎因为上次的事情,面馆的事情似乎有些影响,来的人也不是很多,大部分都见识陆安棠打了人,自己就害怕的很。

    “你还是去后面吧,前面不适合你!”丽娘走到陆安棠面前,道。

    陆安棠皱眉,一扫所有人,那群人一个个面中胆怯,似乎都跟惧怕他的模样,无奈之下,他只能转身去了后面。

    见陆安棠离开,面馆的人才松了一口气,而吃面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陆安棠被安排在后面砍柴,他用力劈柴,脸上没有丝毫波动,直到眼前出现一个影子他才抬头。

    “吃饭了!”丽娘冷声道。

    陆安棠放下斧头,跟着丽娘去了前面吃饭,但气氛极其的压抑,以前至少会说上一两句,但现在一句不说。

    陆安棠夹了一些饭菜走了出去,“你们吃,我出去吃!”

    陆安棠一离开,赵氏便拖了拖屁股下面的凳子,挨着丽娘,“丽娘,不是我说你,只是你当真要留下这个人,你也看到了,他在这儿我们面馆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

    “赶不走啊!”丽娘长叹一声。

    赵氏拉了拉丽娘的身子,继续道:“要不咱们想个办法,这明着不走,咱们想个办法让他走不就好了?”

    “可——”丽娘已经说了那么多陆安棠都不离开,赵氏的法子有用么?

    赵氏一拍丽娘的身子,继续道:“放心好了,你婶娘我见过很多世面,这点小事你便包在我身上好了!”

    丽娘不知道赵氏想干什么,但陆安棠单单从那日的伤口来看便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只是不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为何要赖在她这个面馆内。

    不过,走了自然是最好,就省去很多麻烦了。

    “可是,婶娘你莫要伤到了陆安棠,怎么说他都救过我!”丽娘抿嘴,赶走可以,但下手还是轻点好。

    赵氏嘴角一勾,道,“好!”

    “还是不要吧,怎么说也是一片好心,不说林城那日对丽娘动手脚么?上次米面袋的事儿也是他帮了丽娘!”一旁的甘启听不下去了,倒是总结了一句,最毒妇人心。

    赵氏平常还好,但若是使诈也是很厉害的。

    丽娘犹豫。

    她不是冷心肠的人。

    赵氏冷哼一声,微微皱眉,“你懂什么,那陆安棠可是让面馆内的生意越发不好,还让我们丽娘赔偿掉三十两银子,三十两银子,咱们要赚多久才能赚的回来?不说这面馆,就是咱们那杂货铺,一年能赚多少银子,你心里没个数?”

    “那就让他整日待在后面砍柴便好!”甘启皱眉。

    甘启是个心软的人,若是陆安棠对丽娘有什么不好,他肯定是无话可说,这算下来,可是两次帮助。

    赵氏瞪了他一眼,道:“你看你那窝囊的样儿,我告诉你,这人留不得,咱们面馆重要,打杂的活儿咱们再招人便是!”

    “不行,你们不能……!”甘启一拍桌子,怒了。

    甘启这人倒是很少发怒,这一怒,倒是让丽娘和赵氏傻了眼,赵氏一把抓住他的身子,吼了一声:“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甘启连忙喊道。

    等赵氏松了手,甘启立马跑到一旁,对着正在吃饭的人大声喝道:“你们这般做,难道不会良心不安?”

    “你!”赵氏起身,伸手就想打他。

    甘启跑得快,一下子就没了影子。

    赵氏长叹一声,坐在了桌子上,“没有一个人让我省心的,丽娘,你那两个堂妹也是让我不省心的很啊!”

    的确,两个堂妹很是不省心,家中请来的人都承受不住。

    只是她还是记着叔叔的好,所以他们要留在这边吃饭,帮忙她也不能说什么。

    且赵氏虽然会算计,但对她其实也好的。

    “调皮点好,至少说明两人身体好!”说起两个堂妹,丽娘嘴角微微一勾。

    “怕是会烦死你!”

    “没事!”

    两人吃着饭,一旁的小云偶尔也说上几句话。

    而甘启已经丢了饭碗,现在肚子还没饱,走到了后面找到了一旁蹲着吃饭的陆安棠,一起蹲了过去。

    “咱们一起吧!”甘启双手抱着自己的腿,模样显得极其的可怜。

    陆安棠轻笑一声,把手中剩下的半碗饭递给了甘启,“你应该没有吃多少,这半碗饭给你吃!”

    甘启没吃饱,自然端起饭碗开始吃了起来,一边吃一遍含糊道:“你这半碗饭的恩情我记着了!”

    “怎么?还想道谢么?”陆安棠轻笑了好几声。

    甘启快速地吃完了剩下的饭菜,擦了擦嘴,把碗放下,“嗯,我这人恩仇必报,我现在可以帮助你!”

    “嗯?”

    “丽娘在想办法赶你离开,但我觉得你是好人,不然不会救了丽娘那么多次,所以我才告诉你!”甘启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一脸满足。

    陆安棠笑了两声,他自然知道,方才的话他已经听了进去,他倒是想要看看丽娘和赵氏能如何整治他。

    而第二日一早,陆安棠便起来了,他走进了前厅。

    赵氏径直走到他的面前,一个窝窝头丢给了陆安棠,“这便是你的早饭,快些吃了去干活!”

    丽娘站在一边,紧紧的抿着唇。

    陆安棠看了丽娘一眼。

    “好!”没有任何怨言的吃下。

    一个窝窝头罢了,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陆安棠吃下窝窝头,随后走到后院,开始砍柴了起来。

    赵氏再一次的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一旁劈的差不多的柴火,阴阳怪气说道,“柴火不多了,你去山上去砍一点吧!”

    陆安棠倒是没有任何的怨言,带上斧头就上了山。

    “这小伙子,倒是能够忍下去!”赵氏本是打算让他多干点活赶紧离开,但他依旧没怨言,看来得想想别的了。

    丽娘走了过来,看着陆安棠的背影,“婶娘,你怎么对他了?”

    “我让他去山上砍柴了,还是西边的山上,那儿野兽很多,还有一些毒蛇之类的,我就不信他不会有事!”赵氏嘴角一勾,很得意自己的的谋略。

    西边的山上?

    赵氏居然让陆安棠去那儿。

    丽娘吓的一个抖索,转身回屋子拿了匕首,往陆安棠方向跑了过去,“婶娘,不是说过不要让他有生命危险的么?那山里有猛兽!”

    赵氏只能听到丽娘的那一句句回声,随后叹了一声,一般人看到西边山上都不会闯进去的,陆安棠应该不傻。

    丽娘飞快的想要追上陆安棠,但陆安棠已经去了西山上。

    刚到西山脚下,丽娘便能感受到一股冷意,但陆安棠是因为赵氏才上来的,若是陆安棠出了事,便是她的原因了。

    丽娘皱眉,一脚走进了西山,瞬间便是一片阴暗,这儿,连阳光都晒不进来,而周围,还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叫声。

    “陆安棠!”丽娘皱眉,一边走一边叫着,一身长裙低低扫过山上的泥,又被山风股动着吹起来。

    野兽多,丽娘只能小声叫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丽娘有些累了,她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微微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会儿,可刚闭上眼,便听到一个声音,似乎距离她越来越近。

    丽娘刚转身,便看到一只豺狼在自己眼前,脸极其的大,那獠牙放在丽娘的面前,呼吸吐在她的脸上。

    丽娘退后好几步,抽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身子有些颤抖,她不会死在这里了吧?

    “嗷——”豺狼一个嚎叫。

    丽娘拿着手中的匕首,看着渐渐逼近的豺狼,退后几步,却绊倒在了一旁的石头,摔在了地上。

    豺狼看着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扑了上来,嘴里还伴着得意的嚎叫声。

    丽娘看着豺狼,手上拿着匕首胡乱的挥着,但豺狼她自知是不好对付的,丽娘已经闭上了眼,似乎已经准备好被豺狼咬了。

    可是许久,丽娘身上并未有任何的疼痛,她睁开眼,看着豺狼已经被打了出去,倒在了地上,而一旁站着的是陆安棠。

    陆安棠的右肩受了伤,左手捂着伤口,脸色有些苍白。

    “你怎么了?”丽娘起身,急忙扶着他的身子。

    陆安棠在她的搀扶下坐在一旁的石头上,而陆安棠因为方才见到豺狼扑向丽娘的时候,他快速的到丽娘面前,但出拳来不及,他只能右肩挡住了豺狼,左手把豺狼打了出去。

    丽娘把衣裳撕破,解开陆安棠的衣裳,看着他的伤口,微微咬牙,“你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疼。”

    “嗯。”

    丽娘把布条绑在了陆安棠的身上,偶尔会触碰道陆安棠的伤口,陆安棠身子微微一颤,额头渗出更多的细汗来。

    “好了!”丽娘包扎好伤口,才深呼一口气。

    “去找一些柴火来吧,那些野兽怕火!”陆安棠靠在树上,脸色比之前更加的惨白,轻吐一句话。

    丽娘点头,便开始在周围找柴火,等把柴火捡完,丽娘拿出一直带在身上的火折子,点燃了柴火。

    “还好我带来了火折子!”丽娘坐在陆安棠的身旁。

    陆安棠已经靠在了树上,如今倒是不知道黑白夜,许是伤口太疼的缘故,陆安棠已经睡了过去,但他似乎睡得不安稳,脸上的细汗越发得到多了起来。

    “喂!你怎么了?”丽娘看着陆安棠浑身颤抖的身子。

    心里自责、懊悔。

    好在的是,丽娘一个摇晃便把他弄醒了,陆安棠微微的睁开眼,眉头紧皱,“没事,我再休息一会儿便回去!”

    “好!”丽娘点头,继续坐在一旁,“不过,你到底是何人?”

    “等日后你会知道的,如今时机不成熟!”陆安棠闭上眼。

    陆安棠并未睡过去,只是不想继续和丽娘说话。

    那豺狼差一点就把陆安棠的胳膊给咬掉了,幸好的是豺狼咬下去他便打掉了它,不然胳膊真的会断掉。

    丽娘看着他熟睡,微微抿嘴,这一次,就让他待在面馆吧!

    等丽娘带着陆安棠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丽娘放下陆安棠之后,不顾自己凌乱的身子,急忙跑过去找大夫。

    找来了大夫,大夫仔细给陆安棠收拾伤口。

    “大夫,他怎么样了?”看着大夫为陆安棠诊治,丽娘有些着急。

    大夫起身,摸了摸一把胡须,道:“还好,伤的不是很深,我这儿有药,一日三次涂抹便好,还有喝的药也不能断了,更要好生休息!”

    “谢谢大夫!”丽娘急忙的道谢。

    丽娘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回去了,清洗了一番自己的身子,换了一件衣裳,随后走进了面馆。

    “丽娘,怎么样了?我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进去了!”赵氏拉着丽娘的身子,急忙道,方才她连看陆安棠的勇气都没有了。

    丽娘微微摇头,“没什么大碍,小叔,日后帮陆安棠上药!”

    丽娘把药瓶递给了甘启,随后拍拍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赵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不过,这一次不要赶走他了,若不是他我怕是被山上那豺狼给吃了!”丽娘看着赵氏,想到山上的事儿就心惊胆战。

    下山的时候,他们也害怕碰到野兽之类的,所以一直拿着火把,野兽对火害怕,自然不敢靠近伤害他们。

    “嗯嗯,他救了你一命,咱们不赶他走了!”赵氏点头。

    这一天,赵氏也是过得心惊胆战,万一丽娘和陆安棠出了事,她也承担不起这后果。

    甘启是脾气好,瞧着窝窝囊囊,发起火来,十头牛都拉不住。

    “好了婶娘,你也不要太担心,已经没事了,就是小叔每日给他去擦药便好!”丽娘看着甘启,示意他去给陆安棠擦药。

    甘启拿着手上的药,走进了后面的屋子内。

    看着躺在床上的陆安棠,甘启走了过去,看着陆安棠那伤口,似乎能看到豺狼恶毒獠牙,坐在了床边,准备给他上药。

    “哎,是我们对不住你。”甘启叹了一口气。

    陆安棠睁开眼,轮廓分明的脸颊在油灯的光耀下的打的愈发深邃,看着甘启满脸的愧疚,轻笑一声:“没事,一条胳膊还能好,但是丽娘不一样,那豺狼下去可能命都没了……”

    当然,他也不会说,他其实是故意的。

    知道丽娘跟着他进了山。

    他如今还不想离开这里,至于为什么不愿意,自然因为丽娘。

    想要留在这里,总要付出点代价。

    丽娘善良,虽然说要他走,可实际行动却少,他要丽娘心里愧疚。

    这不,成了!

    甘启哪里知道陆安棠的心思。

    他会点算计,又哪里是陆安棠的对手。

    “是我们对不住你,她们两个是栽在钱眼根子里面去了,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她们妇道人家计较,咱们丽娘也不容易,早些年嫁了人,那男人却早早死了,公婆也不省心,整日想着把丽娘卖掉,好在我那大侄子还算有点本事,把丽娘接了回来!”

    “也是咱们丽娘运道好,结实了贵人,贵人走的时候,把这个面馆留给了她,也算是给她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了!”甘启给陆安棠上药,一边道。

    话里话外,也算是把丽娘的身世说给了陆安棠听。

    陆安棠闻言,微微一蹙眉,声音淡淡道,“若是我计较,就不会救了丽娘了,任她被财狼吃掉,岂不是更好,叔你说对吧!”

    “……”甘启仔细想想,才慎重其事点头,“那倒也是这个道理,你是个大丈夫,不会和两个娘们计较,我知道的!”

    高帽子给陆安棠戴起。

    谁说甘启又傻呢!

    陆安棠这一次,算是打消了所有人的顾虑,只是因为他救了丽娘三次,而第三次手差点都没有,往深了说,还有可能是性命。

    谁要是再怀疑他,或者想着撵他走,那就是恩将仇报。

    丽娘做不出来。

    赵氏也不敢!

    “安棠,我呢、知道我做错了,所以特意熬了一大碗鸡汤给你喝!”赵氏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大碗鸡汤。

    说话的时候,脸还涨红着。

    听赵氏这么的亲热,陆安棠很不自在。

    习惯了独来独往,他也不习惯和人交流。

    就算是女人,那也是拉上床,整治一番完事,可不管她疼不疼,爽不爽。

    赵氏见陆安棠不言语,心里更是忐忑,顾不得身份,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端起碗用勺子舀了一口汤放在陆安棠的嘴边,“快趁热喝了,等会凉了便不好了,这是婶子的一片心意,你,你……”

    陆安棠简直差点晕厥过去。

    这算什么事儿。

    “额……我自己来便好!”陆安棠立马接过碗,自己喝了起来。

    都不敢去看赵氏。

    心里巴望着赵氏快走才好。

    见陆安棠喝着鸡汤,赵氏才松了一口气,小声赔礼道,“这个事情是我的错,我当时看到丽娘赔了钱这心里不是滋味,就想着赶你离开,哪里知道出了这样的事儿!”

    陆安棠抿嘴,这一个个的,甘启过来又是赵氏,两人道歉他也不好不原谅。

    “婶子,我没往心里去!”

    “没往心里去啊,那就好那就好,你慢慢喝,我先走了,就不打搅你了!”赵氏说完,乐呵呵的离开了屋子。

    赵氏刚走,丽娘也慢慢吞吞的进来。

    她一身水红色的衣裳,见腰身嘞的细细,让人瞧着就想上前去捏住那腰,试试看是否如想象中一样纤细。

    陆安棠觉得自己魔怔了,是太久没有女人的缘故吗?见着丽娘就生了这样龌蹉的心思,轻呼一口气,“若你是来道歉就不必了,我理解你们,只要你不赶我走便好,你也不用道歉,如何?”

    “嗯?”丽娘错愕,又忙点头,“好,我不撵你走了,今日谢谢你!”丽娘说着,头越垂越低,心中愧疚的很。

    三人都来道歉,陆安棠还要一个个原谅,是真有些累。

    喝着鸡汤不言语。

    丽娘偷偷的看了陆安棠一眼,小声说道,“你以后待在面馆内,可能做不了什么活儿,只能在后面砍柴,我会让人去东边山上砍柴,实在不行咱们买也可以,你就不要到前面去了,行吗?”丽娘咬咬牙,眼底有一丝心虚。

    东山和西山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色,东山上数木虽然多,但是野兽并不是那么多,白日基本没有野兽出没。

    但愿陆安棠不要知晓。

    陆安棠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丽娘说完,红着脸落荒而逃。

    陆安棠再次点点头,目送丽娘离开。

    随后躺在了床上,闭上眼,听着面馆已经关了门,所有人都收拾好各自回屋子睡觉,赵氏、甘启也回了自己家。

    夜深人静,面馆内也静悄悄的,陆安棠才慢慢起身,走了出去,而门口正站着一人。

    “老大,今儿在山上你为何要不顾一切去救了那个女人?”依旧是之前的韩旭,他站在陆安棠的面前,沉声道。

    这个韩旭,武艺超群,就是脑子一根筋,是陆安棠的左膀右臂。

    也是陆安棠十分信任的人。

    陆安棠去山上的时候,韩旭也跟了过去,自然是不放心的,西山他们以前来过,地形倒是熟悉的很,陆安棠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也就上去了,西山野兽多,但都不是陆安棠和韩旭的对手。

    可让韩旭最惊讶的便是,陆安棠居然为了救一个女人不顾及自己的性命。

    陆安棠眸子盯着韩旭,冷声道,“我的事,何时需要你操心了?”

    “我多嘴了!”韩旭猛地低头,随后再缓缓的抬头,看着陆安棠,“可是老大,你的伤口可还好?”

    “没事,休息一段时日便好了!”陆安棠微微抿嘴。

    韩旭刚准备开口,面馆的门口突然被打开了,韩旭立马闪身,隐身于黑暗之中,随后没了影子。

    丽娘走进了面馆,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后面的陆安棠,喊了一声:“你吃面吗?我多做一些!”

    “好!”陆安棠看着自己的肚子,似乎也有点饿了。

    丽娘看了陆安棠一眼,去厨房做面。很熟练洗洗切切,不一会儿,两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面就端了上来,随后招手,让陆安棠过来。

    陆安棠坐在凳子上,看着桌子上的面。

    平常也不是丽娘下面,店里有专门的人手,丽娘会给一些技巧,但那些人的手艺自然也没有丽娘的好了。

    “可,我手受伤了!”陆安棠微微抬起右肩,示意道。

    丽娘微微抿嘴,心中纠结。

    可想到陆安棠是为了救她受伤,端起那碗,用筷子夹起面,喂到了他的嘴里,“赶紧吃吧,吃完我还要吃,等会就凉了,也干了,面胀糊了不好吃!”

    “嗯!”

    丽娘一口一口的把陆安棠的嘴都给塞满了,随后看着他满嘴的面条,“噗呲—”一声笑了,随后也吃了几口碗里的面。

    陆安棠埋怨的看着丽娘,嘴里吃完面,咽了下去,随后端起碗,喝了一口汤,把剩下的一口面也吸进嘴里。

    吃饱喝足之后,陆安棠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道:“你这么晚过来就为了吃面么?”

    “嗯!”丽娘点头。

    两个人之间,顿时见便安静了下来。

    丽娘不知道要说什么。

    陆安棠也是。

    两个人坐着也是沉默。

    丽娘想起了小喜,想起她如今是否安然到了家,见到了她哥哥和娘?一家子团聚!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去歇息了!”

    “好!”陆安棠沉声。

    看着丽娘走了出去。

    一个嫁过人,三十多岁的妇人而已,他竟有些上心了。

    难道是因为救命之恩?亦或者是因为这碗面?还是他早已经厌倦了山匪生活,想找个女人过平凡安宁的日子?

    陆安棠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思,但他知道,他想要丽娘。

    那一晚掐住她脖子的时候,那瞬间生出的怜悯之心和试探……

    好在她没让他失望,还是出手救了他。

    日子似乎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面馆的生意又渐渐好起来,丽娘才稍微放心。

    这是小喜给她的铺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毁了。

    如今生意好转,丽娘松口气的同时,面上也有了笑意。

    家里也有件喜事。

    小叔家堂妹甘琼琼、甘仪仪生辰,小姑娘爱俏,又喜欢热闹。

    婶娘赵氏也疼宠这两个女儿,自然是依着姐妹两的意愿,打算好好的给她们办个生辰。

    甘琼琼、甘仪仪也打算把自己的好友都请来,到时候好好热闹热闹。

    丽娘绞尽脑汁为两个堂妹准备礼物,而陆安棠也费神,他从不知道要送礼,通常都是其他人送礼给他。

    而且小女孩会喜欢什么东西?不过这似乎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他也就懒得去费神。

    过了几日,丽娘带着陆安棠走到了一个小院子前,丽娘敲了敲门。

    她本不想带着陆安棠,但又怕遇上贼人。

    过来开门的是甘琼琼,她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裳,脸上笑嘻嘻的,拉着丽娘的手,娇娇的喊道,“姐姐你可算过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就你嘴甜,诺,这是你的礼物!”丽娘把手上的礼物递给了甘琼琼。

    甘琼琼接了过去,转而看向陆安棠,小声问道,“姐姐,这个人是谁啊?长得真好看,莫非……”

    甘琼琼朝丽娘挤眉弄眼。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你这小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丽娘略带责备的说了一句,随后看向陆安棠。

    这才发现,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好看。

    以前她竟没注意到。

    陆安棠温和一笑。

    丽娘神色微变。

    这人想做什么?

    “走吧,今天可热闹了!”甘琼琼不管那么多,直接拉着丽娘朝院子里走。

    陆安棠抿抿唇也跟着进了院子,一进去,两旁便是一拢一拢菜园,种了不少菜,而屋子也不是很大,住几个人却也足够了。

    屋子内很热闹,陆安棠微微抿嘴,皱眉看着那群人脸上的笑意,随后一抬眸,看见那站在屋顶上的韩旭,低眸跟着丽娘走了进去。

    “哇!姐姐你送给我的是这个耶!”甘琼琼看着丽娘送给她的礼物。

    丽娘知道这个堂妹爱俏,所以特意买了一支银钗。

    她倒是想买支金钗的,可是那个太贵了,她也买不起。

    更舍不得动用小喜留给她的银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