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说开来
    顾欢喜目前还不知道帝都的事情,只管日日安心养胎,照顾着罗氏,田园他们则想着,要如何一举将陈国拿下。

    如今鞑靼已然决定归属浩瀚。

    对于鞑靼子民来说,能够归属浩瀚,其实好处很多。

    首先,再也不怕冬季的时候,饿肚子了。

    虽有人发对,但大王心意已决,谁劝都没用,对于那些顽固的,拉出去砍了几个之后,再也无人敢继续出声。

    强硬的态度之下,谁敢继续劝谏。

    陈国。

    太子府。

    陈涵宇拿着手里的密信,手微微发抖。

    他从未想过,从未想过,抓住的女子压根不是田园的夫人顾欢喜,尤其是看着面前的披风时,更有一种脸被人打的火辣辣之感。

    他做梦都不敢想,那一夜,在那个小屋的女子是顾欢喜,田园的夫人。

    她伪装的太好,他压根毫无察觉。

    那一晚,他要抓的人,就在他的眼皮子下,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他竟然毫无所觉,就这么错失良机。

    一想到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抓了一个假货,而这假的还逃掉了。

    陈涵宇就愤怒的想杀人。

    “……”

    “太子殿下,鞑靼那边传来消息,鞑靼王已经投了归属书,很快鞑靼就将属于浩瀚王朝,鞑靼百姓虽没有大的动作表态,但应该是民心所向!”

    “民心所向……”

    陈涵宇仔细呢喃这句话的意思。

    那是鞑靼百姓,因为那边一道秋冬,便吃不饱饭,如果成了浩瀚子民,可以吃饱穿暖,自然会民心所向。

    但陈国不一样。

    陈国曾经也是泱泱大国,只因为出了一个陈文杰,强了浩瀚的公主,更让公主和亲,奈何十七公主性子烈如火,从城楼上跳下,当场便没了性命。

    太上皇怒火之下,举兵讨伐,陈国割地赔款,太子陈文杰死,才算了解了此事。

    但,陈国的根本到底还是伤了根本,缓和了这么多年都没缓和过来。

    他以为,他励精图治,总能让陈国强大起来,但万万没想到,浩瀚的太子龙傲,是一个野心勃勃之人,他要的不单单是浩瀚的皇位,而是吞并几国,一统天下。

    而且他手里文有顾城,武有田园和顾安,更别说那些猛将。

    “呼!”陈涵宇深深的吸了口气。

    “顾家!”

    顾家就顾欢喜一个女儿,抓住了顾欢喜,就抓住了顾家、田园的咽喉,可偏偏,他抓来一个假的,而真的那个,就在他面前,他连样子都没看清楚,甚是差点杀了她。

    就那么让她溜走。

    “呵呵……”

    陈涵宇冷笑。

    若他当时不那么自信,连顾欢喜样貌都没看清楚,若他……

    一切都没有如何。

    “殿下!”

    “陈国将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传令下去,全国征兵,抵御外敌!”陈涵宇大喝。

    若他手里有顾城那样的鬼才,又有田园这般武将。

    “呼!”

    错失良机,便是灭国。

    陈国全国征兵,只要是成年男子,一家一个,不管是否有人已经在军营,强制性的征兵。

    有了兵,就是粮食、军饷,陈国一夕之间,无数大户人家被抄家,更甚者灭族,各种各样的罪名。

    陈国上下人人自危,怨声载道。

    浩瀚边疆

    将军府

    太子坐在主位,下方一边是顾安,一边是田园,再下去是各方将领。

    太子殿下一直没有出兵,一来是田园的脚,还不太适合上战场,二来时机未到。

    但如今,时机到了。

    陈国他已经慌乱,所以陈国大肆征兵,很多人家已经有儿子在战场,这次征兵,又去一个,很多人家已经没有了儿子,若是都实在战场,就是断子绝孙。

    陈国不少已婚妇人,将会成为寡妇。

    成为寡妇倒是不怕,浩瀚有的是儿郎,到时候娶了就是。

    百姓并不在意,谁做皇帝,他们只在意,日子能不能过下去,口袋里能不能有钱。

    浩瀚百姓的日子,其实过的并不差,这点让他国百姓眼馋,谁不想过好日子呢。

    陈涵宇是觉得手里有兵了,但是这些兵要吃要喝,要训练,如今在他手里,还是一盘散沙。

    不足为惧。

    “你们说说看,什么时候出兵比较好!”太子问。

    田园沉默。

    他此刻满脑子都是顾欢喜,想着她吃了没有,睡了没有。

    孩子有没有闹她?

    欢喜呢,有没有想他?中午会做什么好吃的?他都有些想回去,回去陪着她才好。

    打战什么的,他压根不在意。

    面对太子的问题,他明显在走神。

    太子看了田园一眼,就知道他走神了。

    因为他在傻笑,甚至还笑了出声。

    太子在商议这种事情上,也没指望田园,索性忽略了他,看向顾安,“顾将军,你怎么看?”

    “殿下,咱们必须抓准先机,一举攻打过去,对于陈国皇室,投降者咱们可以善待,若是冥顽不化,直接斩杀,百姓也是,愿意归降我们浩瀚的,自会好好对待,若是不肯,不必留情,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放过一人!”顾安说着,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茶水已经凉了。

    他又搁了下去,继续说道,“边疆小城也要彻底清查,所有来理不清的人,都得盘查,若有问题者,下大狱,必须把小城肃杀干净了!”

    顾安的话,太子是赞同的。

    又问其他的将军,“诸位将军意下如何?”

    “顾将军言之有理!”

    众大将还是希望战,只要拿下陈国,那就是不世功勋,到时候封妻荫子。

    这一辈子,也算是不枉人世走一朝。

    但,凡事出兵,总要有个名头。

    不过陈国太子截杀正义大将军,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浩瀚王朝绝对不允许。

    这理由有了,那带兵的人。

    众人看向田园。

    不免感慨。

    正义大将军上战场,那是真的威风八面,田夫人没回来的时候,也是冷酷无情,谁招惹了他,就没见他手下留情过,这如今,夫人回来了,这个傻兮兮的二愣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田园!”顾安喊了一声。

    倒也不觉得丢脸。

    他最希望欢喜幸福,田园能够把欢喜放在第一位。

    以前,他觉得田园配不上欢喜,但经历这么许多,再也不会有这种想法。

    田园配的上他妹妹。

    对他妹妹的付出,比他们多多了。

    “啊?”田园看着顾安。

    “太子问,你是否愿意带兵攻打陈国!”顾安低语。

    田园看了看顾安,又看了看太子,起身到了正中央,单膝跪下,“末将愿意!”

    “好,好!”太子轻笑出声。

    田园做事不糊涂,只是太重感情些。

    这样子也好,等以后天下定了,给他个异性王当当,让他高高在上,不会被人欺辱,又能陪着心爱的女子共度一生。

    “那军师……”太子想着,指派个军师给田园。

    “我有军师了,他过几天就到,殿下放心吧,报官是个足智多谋又可靠的!”田园笑道。

    想着梁辰若是知道欢喜有了身孕,应该会为他和欢喜高兴吧。

    “……”

    “……”

    太子、顾安都诧异。

    田园还能有军师?

    “那好,你便开始点兵吧,你做先锋大将军,顾将军、韩将军为左右先锋大将军!”太子说着,微微一顿。

    有些不放心田园。

    这个人,小时候为了救他,颠沛流离多年,如今知道了亲生父母是谁,却再也不会认回去。

    他不能让他有事。

    “田园,你跟我来,咱们说说话!”

    “嗯!”

    田园跟着太子殿下,走在将军府花园中。

    见一旁一盆菊花开的好,田园暗暗记下,打算一会抱回去,给欢喜看看。

    或者让人炸菊花给欢喜解解馋。

    “你又心不在焉了!”太子轻轻出声,“你这样子,在战场上,是不行的!”

    “……”

    田园微微一愣,“殿下,去了战场,我不会如此!”

    “你这样子说,我到底不放心,让影子跟着你去吧,有他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些!”太子说着,微微一顿,“你会不会觉得,我派影子,是去监视你的?”

    “……”

    田园错愕了片刻,“觉得被监视,那是心术不正,我又没想着谋权夺势,还是那句话,我只要一个身份,一个别人不敢欺负我妻女的身份就好,那是为夫、为父应尽的义务,至于殿下,是兄弟情,我自然要全力以赴,这份情或许将来会变,但在没变的时候,我不忘初心就好!”

    “……”

    太子深深吸了口气,“你是怕我做了皇帝之后,狡兔死,走狗烹?”

    “不,我只是觉得,风云变化,朝夕莫测,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至少在这个时候,这一刻,我对殿下,赤胆忠心!”

    “那就保持下去吧,我也努力做那个,不让你心冷的太子,不让你心冷的皇帝!”

    田园笑笑,多余的不再言。

    他懂。

    能得太子这句保证,便足够了。

    若是真不幸死在战场上,他的欢喜,也无人敢欺负她。

    梁辰的到来,顾欢喜是高兴的,就那么远远的看着梁辰笑,十月初,顾欢喜有孕四月多,五月不到,但是真的显怀了,她的肚子瞧着比一般人大。

    梁辰瞧着微微一愣,却很快笑了笑,上前几步,“几个月了?”

    “四个多月,快五个月了,梁大哥一路辛苦,院子已经为你准备好,我带你过去吧!”顾欢喜温柔出声。

    尽管她会算计,把属于她们一家子的一亩三分地掌握的滴水不漏,但因为有了身孕,到底还是温柔了许多,不管说话,还是做事。

    “好!”

    梁辰走在顾欢喜身边。

    心中做了许多假设,但唯一一点,他是真的为顾欢喜开心。

    “田园呢?”

    “他去军营点兵了!”顾欢喜说完,便转了话题,不再说这个。

    到了梁辰的院子。

    收拾的很干净,里面的摆设格外用心。

    “这些都是从太子殿下库房拿来的,殿下让我随便挑选,我也不知道什么贵重,便省去了这个,只挑合心意的,梁大哥,你看看可喜欢?若有不喜欢的,我让丫鬟拿去换!”

    梁辰闻言,笑着一一打量过去。

    很温馨。

    尤其顾欢喜说,都是她去挑选打点的,便让他觉得窝心极了。

    “都很好,你费心了!”

    “梁大哥住的舒心就好!”

    安置好了梁辰,顾欢喜有慢慢吞吞的前往厨房,准备晚饭。

    梁辰不单单是客,还是贵客。

    自古一将难求,但是军师更难求。

    顾欢喜吩咐厨房做了十几道菜,一一把关检查。

    等到晚饭准备好,田园、顾安、太子等人也回来。

    十来个男人坐了一桌子,太子坐在主位,身边都是一等一的大将,以后前途无量之人。

    对梁辰虽陌生,但看梁辰一身白衣,举手投足仪表堂堂,说话有理有据,面对太子不卑不亢,便多了几分敬重。

    吃了饭,都喝了点酒,几个将军便提议去排兵布阵,有点想考验梁辰的意思。

    “好!”

    梁辰不惧的应声。

    他能凭一己之力,把梁家弄到自己手里,把梁家人都弄死,就不是个怕事儿的。

    兵营里喊声震天。

    顾老实有些担心,看着认认真真给罗氏擦手的顾欢喜,“欢喜,你不紧张吗?”

    “紧张什么?他们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操心这些,爹,我看娘这些日子有好起来呢!”顾欢喜说着,给罗氏按摩。

    很多力所能及的事情,顾欢喜都自己来。

    这是她的娘,十月怀胎生了她,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长大,为了她多少个夜晚不眠不休,为了她馋嘴,早早起来做早饭,半夜三更给她做夜宵,给她做衣裳,做袄子。

    这是她反哺的时候。

    她不会嫌弃,也不会不耐烦。

    她相信,娘会好起来。

    顾欢喜发现罗氏手指甲长了,“爹,明日你提醒我,记得给娘剪指甲!”

    她怀孕后,有些健忘。

    所以和顾老实说一声。

    “嗯,又长长了吗?明日我给你娘剪,你早上多睡一会,如今是双生子的人,不是一个人的时候,好好休息,给我生个乖外孙女!”

    “爹就确定是外孙女啊。万一是外孙呢?”

    “外孙也好,我都疼爱!”

    顾欢喜笑着,给罗氏按摩了脚,让人给罗氏抹药。

    这药膏里有麝香和红花,她能不碰就不碰的。

    起身推着顾老实出屋子,在走廊上吹着凉风。

    “夫人,帝都来信了!”末香快步走来,手里拿着一封书信。

    顾欢喜伸手接过,末香立即去拿了油灯来,顾欢喜慢慢的看完,看着顾老实,微微泛红了眼眶,“爹,我们早些回帝都去吧,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