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安排(1更
    顾康要跟着朱凡去送粮草,顾老实微微犹豫,却没阻止。

    只是把顾康喊道自己跟前,“康儿!”

    “爹!”

    “你记住,你不是小孩子了,凡事三思后行,不能任性,知道吗?”顾老实慈爱道。

    对这个小儿子,他是亏欠的。

    小时候他忙着赚钱,一直是他姐姐带大,后来家逢大难,他只能跟着别的家人。

    能一个人来到边疆,他知道这个儿子有本事,但还是忍不住嘱咐几句。

    “嗯,我都记下了!”顾康点头。

    跟着朱凡走了。

    顾欢喜没有送他,她想着,等他们回来,她一定去城门口接他们。

    她留在这后方,安心养胎,照顾爹娘。

    浩瀚连着打了几场胜仗,但战况十分激烈,陈国死了不少人,浩瀚也死了不少。

    军营里。

    田园摩挲着一个荷包。

    这是顾欢喜给他的。

    一个月允许打开一个,上个月的打开了,这个月还没到时间。

    太子瞧了一眼田园,微微感慨。

    上战场他是英武不凡的正义大将军,杀的敌人落花流水,一下了战场,就会拿着荷包发呆、傻笑。

    “咱们现在最最担忧的还是药材!”太子低低出声,“诸位有什么良策,尽管说来!”

    众将领各抒己见,打了胜战,大家心里高兴,也想在太子、这个未来的天子跟前,多多露脸,以后得个好爵位。

    “嗯,你们所言都有道理,可是真真正正的好药材,到底难寻啊!”太子忽地想起什么,看向田园,“正义大将军!”

    “啊?”田园愣愣的看着太子,“殿下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你上次和我说,说什么来着?就是你和你家夫人在河边的事儿!”太子急忙问。

    当时田园是说了些事情,不过他都惊喜于田园回来了,便没仔细去听他说其它琐碎事儿。

    “那些都过去了,不说不说!”田园摆摆手,把荷包收了起来,又道,“你们说到哪里了?继续说啊!”

    “……”

    “……”

    感情大将军你,在未来天子面前,光明正大的开小差。

    但众将领知道,太子对田园的不一样。

    “我们说起药材的事情!”顾安轻轻出声。

    “药材,没有药材吗?殿下,我上次和你说的,你没认真听?”田园挑眉。

    “额……”太子殿下略微尴尬,“那个时候,因为你回来,以为你和你家夫人,就那些琐碎事情,所以我……”

    没仔细听。

    当然更多是感慨。

    “这样子啊……”

    田园莞尔,“那我重新说说吧!”

    “我和我家夫人,能够活着出来,一来是命大,二来也是我们运气好,在那山里发现了好多药材,还是种了很多年那种,我也知道路线,殿下,不若你派人去挖取,如今去虽然冷了点,大雪也封山了,但是要找到并不难,我再派个人带路!”田园说着,想到了薛贵。

    如今要叫他薛小将了。

    虽是个小将,但前途大大的嘛。

    “真的有很多?”

    “很多,别的不说,光是人参,起码就上千株,且年份很老、药效很好的那种!”

    太子叹息一声。

    也懊悔不已。

    这些话,田园那个时候,就跟他提起过,他当时以为田园只是为了安慰他,也没往深处去想。

    毕竟田园这个人,心底太好。

    “是我的不对!”太子说着,起身抱拳朝田园行礼。

    “殿下……”田园惊呼。

    太子面色虽冷傲,却柔和不少,“这去采药草的事情,你来安排!”

    “好!”

    田园应声。

    顾安看了一眼田园。

    就他知道的田园,并不如表现的这么单纯,总之田园内心是否阴暗,和他在太子面前所表现的,顾安觉得,或许是田园有意为之,经历这么许多,他怎么可能一点改变都没有?

    且田园就不是一个痴傻呆笨之人。

    这样子也好,顾家已经是一屋子聪明人,总得来个笨的,不将一切放在眼里,才能得到更多。

    这次去挖药材是大事,若是田园派去的人办妥了,就是一件大功之事,但凡被他派去之人,总会记着他的好。

    尤其是熟知地理位置的薛小将,怕是更会将他的恩德记一辈子。

    “你们也是,大将军需要什么人,你们可不能藏着掖着,若真挖来了草药,是大功,本宫记着呢!”

    “是!”

    太子殿下摆摆手,示意大家散了,却留下了田园。

    两人商议了一番,太子才问道,“你能确定那宝藏就在山里吗?”

    “不一定,不过那个地方,药材是真的很多!”

    太子略微沉思,“你明面上挑人去采药,我再派一批人跟随你一起去,若是找到了宝藏,我记你大功,重重有赏!”

    “我要那么多大功做什么?殿下已经赏赐过了,若真要赏赐,等天下定了,殿下允许我高高在上,领着响,在家陪着妻女,便是最大的赏赐了!”田园认真道。

    “你这人,你妻女不要吃穿?不花用?还有嫌赏赐多的!”

    “……”田园仔细想想,“殿下言之有理,那便多谢殿下了!”

    “去安排吧!”

    “是!”

    田园有自己的小心思,太子知道,但他允许。

    比较这般纯臣很少很少。

    田园挑选去采草药,由薛贵带路,这便是给了薛贵一个机会。

    临行前,田园喊了薛贵到跟前。

    “知道为什么派你去吗?”

    “将军……”薛贵似懂非懂。

    “让你去,是让你回去让那些暗中关心你的人知道,你过的很好,还活着,也让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后悔万分,但不是让你去报复谁,也不是让你去伤害谁的,你可明白?”田园沉沉出声。

    “……”

    薛贵仔细想田园的话,好一会才慎重点头,“属下明白了!”

    “回去给你爹娘上柱香,让他们知道,你们姐弟在外面过的很好,不必为你们担心,可以安息!”

    “嗯!”薛贵颔首。

    心里五味杂陈。

    他以为,这一辈子都不想回去的,但是却不想,如今有机会回去,他格外的想回去。

    那里虽有很多伤心事,让他们伤心的人,但也有他们的亲人。

    也有关心他们姐弟的人,是该回去看看的。

    “下去吧!”

    “是,将军!”

    薛贵退下之后,田园让人喊了夏凉村的人来。

    山子他们如今在军营里,组成了一小队,专门清理打扫战场,把尸体搬回来焚烧掩埋,再把他们的铭牌洗干净,晾干,找到他们的家,派人送回去。

    也把兵器、战马都带回来。

    兵器要清洗,打磨,战马死的要掩埋,活的、受伤的要治疗,要管理,这些人,从村民到山匪,到如今的将士,从有家到无家。

    夏大山进了帐篷,“将军!”

    他对田园那是绝对的信服和忠诚,田园让他带领人清理战场,就是不想夏凉村再有人失望,他们几乎就只剩这些人了。

    “嗯,这次喊你过来,有件事情要你们去做!”田园道。

    “将军尽管吩咐,属下定办好将军所吩咐的事情!”

    “你们中间,有没有人挖过草药?”

    “有!”

    “那你把挖过草药的人都挑选出来,要年强力气大的,因为到时候有一段路要背着,还要会骑马的,我有任务安排你们去做!”

    “是!”

    田园起身,拍拍夏大山的肩膀,“好好的干,等战争结束,你们的死去亲人的冤屈,定能洗刷,你们也可以回去重新建立家园!”

    “将军,您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亲人是谁害死的?”夏大山惊声问。

    顿时泛红了眼眶。

    田园深吸一口气,“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你要坚信,恶人总会遭到报应的!”

    夏大山沉默片刻,才用力点头,“将军,我信您!”

    他们一个村子的人,因为将军的出现,才没有继续泥足深陷,从黑暗走向光明,还知道了亲人的死去,并不爽因为瘟疫,知道了真相。

    将军的大恩大德,这一辈子,他们都不敢忘怀分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