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受伤(3更
    两厢厮杀。

    说起武功,顾安不如田园,但他也是狠角色,这些年,也努力练武,不说顶尖,但也绝对不是三两招就会被刺杀。

    只是对方这次有备而来。

    尤其是他得知自己的信号弹不见之后,便明白,他的亲信里有叛徒。

    这个叛徒设计卫金出来,且让他看见。

    但是对方并不确定他会不会跟出来,也是他蠢笨,跟着卫金出来了。

    这个时候,卫金已然受伤。

    顾安也受了上,脸上被划了好几道口子,就是腿也被人砍了几剑,他必须杀出重围。

    只是他的想法虽好,刺客却像是知道一般,见他围住。

    “将军!”卫金叫了一声。

    又被刺中了一剑。

    顾安想着卫金的话,知道他想活着回去,便朝他杀过去。

    如果有一个人能活着……

    顾安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他肯定是走不了了。

    与其都死在这里,不如让卫金活着。

    他费尽力气,杀到卫金身边,见他护在身后。

    “将军……”

    卫金十分诧异。

    他一个小将的命,只得一个大将军前来救他吗?

    “记住你的话,活着回去!”顾安说着,伸手要推卫金出去。

    卫金被推的一个踉跄,在地上愣了一会,鼓足勇气,捡了剑快速的砍了过来。

    “啊……”

    视死如归。

    是他害了将军,如果他不信他人的话,来这个什么湖,就不会给将军带来刺杀。

    是他错了。

    所以,他要为此付出代价,要给将军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就如将军,把他推出来一般。

    “啊……”

    卫金叫着,杀了过去。

    黑暗之中,他像疯狂了一般,胡乱的砍,胡乱的刺,被刺中倒下,又站了起来。

    别说是顾安,就是刺客也没见过这般固执的人,他或许已经死了,只是一股意念。

    直到梁辰收到田园发出的信号待人来,田园还在和刺客拼杀,顾安已经被刺中好几剑,而来刺杀他的人,多数倒在血泊之中,或重伤,或没了气息。

    “啊……”卫金跪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声音。

    血沿着他的嘴角慢慢的流下。

    顾安倒在地上,看着卫金方向。

    “顾将军……”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安终于闭上眼睛。

    “哥哥!”

    顾欢喜尖叫一声,忽地坐起身。

    “夫人!”末香立即起身,走到床边。

    顾欢喜满头大汗,气息十分不稳。

    伸手抓住末香的手,“末香,我哥……”

    “夫人怎么了?”

    “哥哥我梦到我哥,我哥他身上都是血,我……”顾欢喜说着,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你帮我倒杯水来!”

    “是!”末香立即去兑了一杯温水,端着上前给顾欢喜。

    顾欢喜小口小口喝了,才在几个丫鬟的伺候下,擦了汗,换了衣裳。

    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顾欢喜有些恍惚。

    “夫人,只是一个梦而已,都说梦是反的,将军武艺高强,见多识广……”

    “话是这样子说,但如果对方费尽心思设计好,我哥哥虽说这些年改变不少,但他的心,其实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柔软!”顾欢喜深深吸了口气。

    她厌烦这样子的生活,十分厌烦。

    一切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家人分离,什么时候再相遇都不知道。

    末香可不好说。

    顾将军就真是心慈手软之人,只是对于她家夫人,顾将军是好哥哥,这点不可否认。

    “夫人,您如今怀着孩子,不能愁思,若是您放心,明日我们就派人去打探打探!”末香劝道。

    “好!”

    顾欢喜微微点头,觉得肚子有些饿,让人去煮了吃的来,小口小口吃着,“末香,你说,丁香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

    末香倒是真不知道了。

    或许丁香永远都回不来,但她不能这样子和顾欢喜说。

    有了身孕的妇人,比较会胡思乱想。

    “或许永远都回不来了吧!”顾欢喜说着,放下筷子。

    走到窗户边,推开窗户,寒风吹来,吹散了顾欢喜的发。

    “夫人,外面风太,咱们把窗户关了吧,如果您睡不着,咱们说说话,或者给小宝宝做衣裳!”

    “嗯!”

    顾欢喜轻轻的关了窗户,和末香轻声说话。

    说起帝都,说起以后,说起很多很多,顾欢喜温柔说着,末香细细听着。

    在远处的军营。

    顾安被抬了回来,一身的血。

    太子大怒,细细的排查,见奸细找出,等天一亮,在三军面前将其斩杀,连审问都不曾,便把一切罪名都按在了陈国。

    “陈国欺人太甚,一而再、再而三派人刺杀我们的大将军,罪无可恕,将士们,你们把手中的枪、矛都给我握紧,更要握紧你们手里的刀剑,定要将陈国踏平!”太子站在高台,沉声高喊。

    “踏平陈国,踏平陈国!”

    “踏平陈国,踏平陈国!”

    浩瀚将士在这一刻,心中有怒,有恨。

    一夜之间,他们的大将军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正义大将军也受了伤,如今据说是旧伤复发,军医已经瞧过,需好好休息。

    外面声音震天,营帐里,气氛却十分沉重。

    全因顾安伤的太严重。

    田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他也受了伤,不过都是轻伤,和田顾安的伤没法比。

    田园如今更担心的是,要怎么和顾欢喜去说这事情?

    要不要写书信回去?写了应该怎么说,说实话?还是等顾安醒来再写?

    “将军……”军医低唤。

    内心有些慌。

    “嗯!”田园应了一声。

    “将军,顾将军一时半会怕是醒不来,您看……”

    “醒不来吗?”田园看着顾安,慢慢的站起身,“他会醒来的,因为他是顾安,他也必须醒来!”

    田园说完,迈步出了营帐。

    看着那漫天飞雪,听着那震耳欲聋的喊声,“陈国……”

    “陈涵宇!”

    当年顾家出事,田园就不信,都是二皇子一个人设计,这陈国没有参与。

    或许,这两个人早已经狼狈为奸,二皇子卖国求荣,陈涵宇想要夺回当年的城池,定会和二皇子联手。

    既然如此,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