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交战(4更补24
    田园的很,和骁勇善战,让陈国将士胆寒,尤其是在这寒冷的天,他带领的军队,就像一只猛虎。

    所有人都以为,一个顾将军倒下便罢了,却不想又出现了一个带着白玉面具的小将军。

    那小将军瞧着年纪不大,但出手格外的狠辣,跟在正义大将军身边,和他一起上阵杀敌,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但凡他们一起的战役,就没有败过。

    两人联手,见陈国逼的节节败退,所过之地,不投降之人,皆杀。

    很多人想起那个小将军的手段,都不寒而栗。

    那是真真正正的狠,真真正正无情,他不管你是谁,只要不投降,杀。

    老弱妇孺,这个时候,在他的眼中,或许都只是草芥,只是蝼蚁。

    他是谁?来自哪里?没有人知道,也没人敢问,因为他是正义大将军一手提拔,太子也认同了。

    这一战从冬天到了春天。

    阳春三月。

    这是浩瀚王朝、陈国最后一战。

    如今的陈国,处处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陈涵宇骑在大马上。

    如今的他,已然是陈国的皇帝,却也是陈国最后一个皇帝。

    两军对垒。

    浩瀚有八十万大军,而陈国只剩下十万。

    “……”

    “皇上,您走吧,这里留下老臣等人!”

    陈涵宇闻言,看着下面的几个老臣。

    “朕……”陈涵宇抬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朕不能走,朕必须留下,面对这一切,陈国在朕的手里没了,朕绝不能退缩,或许,其实我们都错了!”

    在二皇子送来结盟的时候,就应该拒绝,不要去招惹顾家。

    真真正正让人震撼心惊的是顾家。

    若是龙傲没有顾家的人,他想要打这个天下,并不容易。

    顾家人因为遽变,一个个从沉睡中醒来,成了猛虎,成了雄狮。

    尤其是田园。

    那个戴白玉面具的小将军,他知道,是顾家四房的顾康。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却早已经心智成熟,手段比他的哥哥、姐夫都狠辣。

    他是在报复,报复他派人伤了他哥哥,所以他杀陈国的子民就没有手软过,但凡不投降者,不论你是谁,杀!

    一个孩子,这么狠,陈涵宇从未见过。

    他心中得多狠,多恨,才能做到这般无情狠辣。

    只是这个问题,陈涵宇一辈子都无法问了。

    因为田园、顾康带兵,见他以及他的军队团团围住,而他送出去的孩子,也已经落到了顾康手里。

    是的,顾康手里。

    顾康早已经料到,陈涵宇不会退缩,但他有个儿子,他一定会想办法把他儿子送走。

    而丁香至今没有消息,他想一定是被抓住,陈涵宇一定会拿丁香来做要挟。

    到时候,用陈涵宇的儿子,去换丁香,顾康觉得值。

    一个肯为他姐姐去冒险的人,值得他用尽一切办法,将人救回来。

    “想什么呢?”田园把热水递给顾康。

    顾康伸手接过,轻轻的抿了一口,“想我姐姐了!”

    “我也想,不过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顾康笑,“嗯,这是最后一战,我们必须赢,赢了之后,我们回去见姐姐,一定要在姐姐生孩子之前回去!”

    “嗯!”

    三月三。

    这一日,战鼓声响。

    两军对垒,陈涵宇以及他的十万将士被团团围住。

    陈国的京城,早以及不复存在,被夷为废墟,顾康亲自待人,见皇宫洗劫一空之后,焚烧。

    那一场大火少了一天一夜,顾康就骑在马背上,静静的看着。

    眸中的恨、眸中的狠,让所有跟随他的将士心惊害怕。

    这个小将是谁,大家心里或多或少有所猜测,但是越是知道,月是害怕。

    陈涵宇看着浩瀚军队前,骑在马背上的人,和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台子上。

    台子龙傲正坐在椅子上,和他隔空相望。

    陈涵宇握紧了拳头。

    “来人,把那个女人带上来!”

    “是!”

    丁香被带了上来,身上有伤,神色憔悴,但看见远处的田园、顾康,丁香忽地笑了。

    本有些弯的腰慢慢的直了起来,鼓起了浑身的力量,“将军,我丁香不怕死,您尽管带兵冲杀过来,用陈国的血为我……”

    “啪!”陈涵宇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他不打女人。

    但就是这个女人,让他错失良机。

    很会演戏啊。

    那一夜,在小屋,遇见了自己的主子,竟还能淡定的喝了粥。

    脸上火辣辣的疼。

    丁香觉得牙齿可能松了,却无所畏惧的看向陈涵宇,“你怕了!”

    “哼!”陈涵宇冷哼,却在看见浩瀚军营,几个人被带了上来,其中还有一个孩子。

    是他的儿子。

    “……”

    陈涵宇眸光紧缩。

    他们……

    丁香瞧见,笑了出声,“那是你儿子吧,被我家大将军抓住了,哈哈哈!”

    “闭嘴!”

    陈涵宇怒喝。

    那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死地浩瀚军营里。

    顾康瞧着冷笑,看向田园,“大将军,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田园颔首,“拿弓箭来!”

    小将立即把田园的弓箭递上,田园搭弓拉箭,见利箭射想陈**营,箭尖上还有一封书信。

    陈涵宇让人把书信拿上来,上面写着,“用丁香换皇子!”

    “……”

    陈涵宇是愤怒的。

    一个低贱的奴婢,和他的儿子。

    他儿子再不济,还是皇子,他的陈国还未亡。

    但这一刻,或许下一刻,他的陈国就亡了。

    “换!”

    既然双方都决定了换人,这个换人要怎么换,也是有讲究的。

    丁香虽是女子,但她会武功,皇子却不会武功。

    甚至还小。

    那么肯定不能隔的太近,若是太近,丁香又将孩子掳去,那简直是前功尽弃。

    所以要隔开,两方的使臣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才商议妥当。

    陈国方可以派出两人骑马过来,浩瀚只能派一人牵马到中间,也就是一个人,两匹马。

    原因很简单,丁香是大人,陈国皇子确实孩子。

    田园骑在马背上,冷着眸。

    经历了几个月的战场厮杀,他的气息和之前早已经不同,多了狠厉和杀戮之气。

    顾康靠近一些,“将军……”

    “不必急于一时,吩咐下去,外围所有的退路都给我堵死了,陈皇一开始或许没想活着出去,但是现在,他肯定想给自己儿子一个活命的机会,咱们要铲草除根,绝对不能让陈国皇室还有漏网之鱼!”田园的声音很轻很冷。

    没有丝毫感情。

    顾康却早已经习惯了田园这样子。

    微微颔首,“大将军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所有出口都已经准备了三道埋伏!”

    过了一道,还有第二道,第三道,等他们闯过这三道埋伏,所需要的时间也不短。

    “嗯!”

    战场上,鼓声雷雷,两方还是交换人质。

    丁香是被人推着走的。

    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有人会在乎她的性命。

    会为了她,交出陈国皇子。

    这一辈子,跟在夫人身边,值得了。

    两人隔的很远,她遥望陈国小皇子,陈国小皇子也看着她,然后转开头。

    她上了马,陈国小皇子也被抱上马。

    “驾!”

    各自往回跑,几乎也在那瞬间,战鼓声变。

    “杀!”

    八十万大军对十万,在人数上就已经碾压,更别说这些人跟着田园一起参加了大大小小战役,作战经验足,三五个成一队,击杀一个陈国士兵。

    陈国士兵那里还有活命反击的机会。

    陈涵宇瞧着,眸色渐红,“拿朕的长枪来!”

    “皇上!”

    陈涵宇一身盔甲,手握长枪,“宁为阵前死,不苟活!”

    看向站在一边,早已经吓傻的儿子,陈涵宇蹲下身摸摸他的脸,伸手把他抱在怀里,“儿子,父皇给过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只可惜你被人抓住,父皇又给了你第二次机会,如今咱们父子两,定是要死在这战场上了,你莫怕,黄泉路上,又为父陪着你,无人敢把你欺负了去!”

    陈涵宇说完,抽出匕首,刺入了孩子的胸口。

    “皇上……”

    “送小皇子下去!”

    陈涵宇说完,举着长枪上马,朝浩瀚这边杀来。

    田园拿着大刀杀过去,往大了说,这是浩瀚灭了陈国,往小说,是他陈涵宇找死。

    若不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伤害他的家人,他岂会变成这般冷酷无情的刽子手。

    一人用长枪,一人用大刀,在马背上打了起来。

    高手过招,不单单是比试武力,更是智力。

    陈涵宇没有想到田园的武功这么厉害,就是在马背上,也宛如在平地,而他和那匹马默契至极,每一次,他想做什么,那马儿似乎都知道。

    陈涵宇知道,如果想要拿下田园,需先杀了他的马。

    虚晃一招,田园闪躲开来,却发现陈涵宇压根就是想杀他的小白。

    那长枪直刺小白的脖子。

    “小白!”

    田园惊呼一声,只看见小白的脖子,有血冒出,嘶鸣几声,却还强自站着。

    霎时染红了他的眼……

    陈涵宇,该死!

    田园心痛万分,拿刀快速朝陈涵宇砍去,把他逼的节节败退,立即有浩瀚将士上前,把马给抬了下去。

    陈涵宇才明白,或许陈国会灭亡,并不单单是浩瀚文有顾城,武有田园,而是天时地利都占到了。

    田园想到过往种种,想到欢喜一个人怀了身孕在外行走,想到昏迷不醒的顾安,想到了少了腿的岳父,到如今还未醒来的岳母。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陈涵宇,结束这战争。

    他一刀下去,陈涵宇退无可退,抬了枪去挡,田园也是虚晃一招,砍断了他的一条手臂。

    “皇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