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到家(1更
    不管他身居何位,哪怕是成了太子,他也想着成为皇帝。

    因为成为了皇帝,就是这个天下之主,一切都理所应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子,少了点什么。

    或许是自己当家做主的这种感觉吧。

    “父皇!”太子抬眸,眸子微微湿润。

    建康帝笑,伸手扶他起来,“皇儿,起来吧!”

    “谢父皇!”

    建康帝又大声道,“众将也平身,尔等的功勋,等你们太子殿下登基之后,让他来论功行赏,封官加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出去打仗,为了为什么,不就是为了加官进爵,光宗耀祖,封妻荫子。

    顾城看见了田园,又看见了田园身后的几辆马车,微微眯了眯眼,唇角也勾起一抹笑意。

    大军原地扎营,就是大将在帝都没有家人,没有宅院,也只能留在城外,有家在帝都的便跟着进城去了。

    宫宴设在三天后,倒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在城门口,便各自区分开来,那些东西是谁的,押送东西的小将都清楚的很,毕竟马车上都有标记,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乱拿东西。

    顾城跟皇帝告了假,带着家人朝相府走。

    都说近乡情怯,不管是顾欢喜,还是顾老实、罗氏,心里都是紧张又激动。

    经历生死,一家人再次团聚。

    相府门口。

    这么冷的天,顾老太爷、顾钱氏早早等着。

    十二岁的不不牵着四岁的冬瑜,两个人都是锦衣华服,头饰漂亮精致,像个真真正正的大家小姐。

    不不如今要学的东西很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还要跟着宫里的嬷嬷学习礼仪,跟着冷优优学习医术。

    越是得到知识充实,心态越是平和,越是努力。

    冬瑜倒是很镇定,因为她知道,她的傻爹、傻娘回来了,还带回来两个弟弟。

    弟弟么……

    冬瑜抿嘴笑了起来。

    那个真真正正疼爱她的人回来了。

    虽然在这个家里,她和不不从未被亏待,吃穿用度都是顶好,长辈对她们也好,但或许是没有那份血缘关系在,他们对她们两个少了几分真心和责任。

    她们做的好,没有表扬,做错了也不会被责骂。

    如果是傻娘,做对了,会亲亲她们、或者摸摸她们的头,做错了会批评,罚站。

    不不倒是没被罚过,但她却被罚过的。

    挑食被罚,不吃就一直站着,直到肯吃了位置。

    可是在这里,不会有人特意关心她们吃不吃,这个不吃,总有其它的代替。

    直到看着马车缓缓而来,顾钱氏小声问,“是来了吗?”

    “是来了!”顾老太爷轻轻应道。

    年纪大了,眼睛便不太好,看着有些模糊。

    “爹、娘,是四弟他们回来了,我看见了田园!”顾老三忙道,满眼通红。

    仔仔细细算来,这一次分别六年。

    从欢喜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六年的时间,能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而人生又有几个六年。

    没有几个六年的。

    “爹、娘,我还看见了康儿!”顾老五也欣喜道。

    “好,好!”

    两个老人激动的一个劲说好。

    直到马车到了跟前,马车上的人慢慢下来。

    顾老实被推着,罗氏被顾欢喜、末香搀扶着,说是搀扶,几乎是架着她走。

    罗氏的腿虽能站立,可还不能走路,所以只能这般架着走。

    “娘……”

    顾老实喊了一声。

    顾钱氏已经扑上去,抱着他痛哭出声。

    “我的儿啊!”

    等了六年,盼了六年,守了六年,总算把热等回来。

    顾钱氏哭,顾老太爷也不停抹泪。

    顾老三、顾老五站在一边,红着眼。

    那厢,顾于氏、顾文氏去扶罗氏,“弟妹!”

    “嫂子!”

    路过行人瞧着,都不免感慨几句。

    但也知道,这顾家如今可不得了。

    等着新皇登基,那便是妥妥鼎兴人家。

    怎么也会出个侯爷,那唯一的姑奶奶嫁的田园,可是侯府世子爷呢,虽然如今还没认回去,可人家侯爷、侯夫人可是把那个冒牌货住过的院子都拆了重新修建,他们用过的东西都卖了,重新置办,整个侯府焕然一新,就等着他们的世子爷。

    可瞧样子,这个田园怕是不想回去呢。

    “阿奶,咱们先回去吧,您看四叔这样子,在外面冻着不好了!”顾城忙道。

    “好好好!”

    一起进了相府。

    顾欢喜一手牵着不不,一手牵着冬瑜,田园抱着两个孩子,大黄自己走,小白被关在笼子里,免得被人踩着。

    一行人到了大厅边的暖厅,顾钱氏让顾老实、罗氏上前,坐在她身边,拉着两人的手,絮絮叨叨的说。

    她有些糊涂了,好些问题,问了一遍,一会又问第二遍。

    顾老太爷倒是清醒些,他也没有多问,却是听的十分认真。

    顾老实听着,不厌其烦的回答,心里疼痛万分。

    这六年,六年……

    若是没有这些变故,爹娘身体很好,多活十几年是没有问题的。

    如今,却只有几年可活……

    顾康只看了一眼,便走到了外面屋檐下,手里拿着一个橘子,抛着玩。

    似乎有些漫不经心,至少橘子落到他手里,没被捏碎。

    顾欢喜见顾康出了暖厅,也跟着出来,走到他身边,“康儿!”

    “姐姐,有些话,我可能要反悔了!”

    “……”顾欢喜沉默。

    她知道顾康要报复,要报仇,要杀二皇子以及当年那些助纣为虐的人。

    好一会后才说道,“我支持你,但仅此一次!”

    顾康看着顾欢喜,“姐姐……”

    “让你姐夫和大哥帮你,做的干净些!”

    再不济那是皇子。

    “嗯!”顾康点头。

    把橘子递给顾欢喜。

    “我不要!”顾欢喜摇摇头。

    她早已经不喜欢吃橘子了。

    因为那个时候吃橘子,是无忧无虑没有烦愁。

    顾康没有说话,只是招手喊顾曦上前。

    “七叔!”顾曦喊了一声,四岁多的孩子,防备的盯着顾康。

    “这个橘子给你吃!”

    “……”

    顾曦犹豫一会,伸手接过,然后剥开。

    顿时就怒了,“七叔你骗人,这根本不是橘子!”

    橘子皮还是好的,可是里面早已经碎成了糊糊。

    “小笨蛋!”顾康捏捏顾曦鼻子,“这不是橘子是什么?”

    “是糊糊!”

    “不,这是橘子!”

    “是糊糊,是糊糊!”顾曦喊到后面,用力尖叫出声,“是糊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