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不甘(2更
    顾曦的尖叫,惹来不少笑声。

    可以想见,以前两个人没少这么玩。

    另外两个顾瑀,顾帧也是调皮蛋,快速的跑来,跟着一起尖叫,“是糊糊,是糊糊!”

    这么一闹,悲伤气愤倒是淡了很多。

    顾钱氏也不哭了,让顾欢喜把两个孩子抱上前。

    很认真的看了看,“嗯,都像咱们家欢喜!”

    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两孩子长得好,一脸的肉,还真看不出来像谁,不过老太太说像欢喜,那就像欢喜。

    因为几个孩子,还有一只爱耍宝又聪明的大黄、小白,一时间家里笑声不断。

    几个孩子都喜欢和大黄玩,索性玩起了捉迷藏,虽少了个顾安,但知道他安好,家里人也没多问。

    他们相信,顾安会回来的。

    一定会的。

    相较于顾家的欢声笑语,镇国侯府却格外的沉肃。

    侯爷想了又想,“要不咱们送点东西过去?”

    侯夫人沉默。

    本就年纪大了,又经历了害死孙子的沉重打击,更显苍老。

    这些年,也一直靠药撑着,也靠心中那点念想,如今田园回来了,还带回来两个孩子。

    那可是她的孙子,是魏家的后人。

    “送过去,会要吗?”侯夫人问。

    她一点底都没有。

    好多时候睡着,都梦到儿子看她的眼神,那么的冷,那么的冷。

    “……”

    侯夫人的担心,镇国侯自然也担心。

    若把东西送过去,田园压根不要,关系又要僵起来。

    “不行我就去道歉,我……”

    “……”

    夫妻两人都沉默了。

    去怎么样呢?

    去了这感情也没办法再圆满,也不可能圆满。

    因为那个孩子,田园、顾欢喜不会原谅他们,他们也原谅不了自己。

    二皇子府

    这会子也是阴云密布。

    太子是直接入宫了,而作为皇子,二皇子龙堪却被阻止入宫,又在今日,建康帝当作文武百官以及边关将士的面,宣布了禅位诏书,龙傲名正言顺的登上了太子之位,以后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都不可能再触及这帝王之位。

    “啊……”

    龙堪怒吼一声,砸了很多东西。

    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这些年,所有的筹谋,都变成了空,变成了笑话。

    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想法,更没有人会真真正正的关心他。

    龙堪抱着头,慢慢的坐了下去。

    皇宫

    如今的龚慈语已经是皇后,还生了皇子,虽有了依仗,她并没有忘记初心。

    太子归来,她倒是没让御膳房那边准备精致丰厚的宴席,而是让她宫里婆子做了十来个小菜,备了温酒,让建康帝和太子两个人慢慢喝酒吃菜,她抱着孩子避开了父子间的相处。

    以前,她进宫是因为心有不甘,想要报仇,对建康帝也不是真感情,但相处下来,才发现建康帝的才学、人品都是她曾经所幻想的夫婿那般。

    虽说年纪大了些,但有了灵魂间的默契和心动,年纪倒也算不得什么,如今又有了孩子,建康帝打算带着她远离这朝堂,做一对神仙眷侣般的夫妻,她愿也不愿。

    愿是想跟建康帝去,所以她支持建康帝禅位,不愿是大仇未报,龚家满门不能安息。

    龚慈语轻轻的深吸一口气,让宫婢把孩子抱下去。

    起身前往小厅,父子两人已经喝的有些微醺,龚慈语看了一眼,温声让人去准备醒酒汤。

    “语儿!”建康帝轻唤。

    温柔缠绵。

    太子微微一愣。

    记忆里,父皇对他母后,便是最情浓的时候,都没这般温柔过。

    这份温柔中,还有小心翼翼和真挚。

    “皇上可是醉了!”龚慈语笑着上前,探了探建康帝的额头,才对太子说道,“皇上早几日没事便去城楼高出眺望,染了风寒,这才好些,殿下回来,皇上高兴着呢!”

    “父皇是盼着我归来吗?”太子问。

    “自然是的!”龚慈语说着,给太子倒了酒。

    论起年纪,她比太子还小几岁,但太子却要唤她一声母后。

    太子看着那杯酒,起身朝龚慈语抱拳行礼,“多谢皇后娘娘!”

    他心里知道,父皇这么爽快的放开了皇权,是想和她双宿双飞去。

    这个女人很厉害,他知道的。

    “殿下客气了!”龚慈语轻笑。

    待宫婢端了醒酒汤上来,才端了喂建康帝喝着。

    太子坐下,端了酒杯,一口饮了。

    “父皇,娘娘,儿臣先告退了!”

    建康帝摆摆手。

    龚慈语欲言又止。

    太子知道龚慈语想说什么,也舍不得什么。

    “娘娘好好照顾父皇,儿臣先行告退!”

    龚慈语微微呼出一口气,“殿下慢走!”

    所有的话和想法都只能吞回了肚子里,什么都不能说,也不能做,扶着建康帝进了内室去休息。

    “皇上今日喝多了!”

    “朕今日高兴,朕的儿子,比朕有出息,朕甚是欣慰!”

    龚慈语笑着。

    这个男人,五十多岁了,痴缠起来,倒是像个孩子。

    不去胡想那么许多,闻声细语哄他。

    出宫上马车的时候,太子站在马车边,回眸看了皇宫一眼。

    很快,他将是这个地方的主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