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正文完结1
    龙腾好奇,但没有多问。

    能来到这个地方,那得很大的奇遇。

    像他的阿薪。

    像顾家的小欢喜。

    小欢喜。

    是了,早很多年,她还是个孩子,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和阿薪便见过她了。

    她的父亲,是一个很老实本分、心善的人。

    有些事情,不去查不知道,可真相,却让人难以接受。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但他没有想过,自己的孙子,竟会这般心狠手辣,做事不计后果。

    自己的女儿也是糊涂。

    “太上皇……”镇国侯低唤。

    “这一生,这怕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了!”

    镇国侯深深的吸了口气,起身跪在地上,“太上皇,若是有来生,臣还愿为您鞍前马后!”

    龙腾摆摆手,“回吧,回去吧!”

    这般的真挚的情义,他到底还是辜负了。

    不孝子孙,不孝子孙。

    龙腾待镇国侯走了之后,一下子掀翻了桌子。

    吓得伺候他的人跪了一地。

    龙腾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下去!”

    宫宴之上。

    等镇国侯过来,大家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田园的位置已经是很前面了,镇国侯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这位置安排的也有意思,就在田园边上。

    田园也没看他一眼,拿糕点小口小口吃着,觉得糕点不吃,竟拿了手帕出来,摊平放在桌几上,拿了糕点放进去,包好放在一边。

    “……”

    “……”

    也有人觉得田园这般,太小家子气,不就是几块糕点,这是打算带回去?

    真是小家子气太重,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大将军的。

    也只有太子瞧着,让人把他面前那盘端到了田园跟前,田园笑了笑,把太子端过来这盘也给包了。

    “……”

    那些心里瞧不上田园的人,顿时又开始打鼓。

    太子很快就是皇帝,他这般看重田园,以后田园的爵位怕是会很高。

    好几个都恨不得,先前手快些,把自己面前的端过去。

    田园也不管他们的心思,就是单纯的觉得,这糕点好吃,拿回去给几个孩子尝尝。

    以后肯定能够经常吃到,但这是他一个做父亲的心意,因为心里惦记着她们,才给带回去。

    他也不是谁给都要。

    镇国侯好几次想把面前的糕点递过去,思来想去,到底没有动。

    想着家里府中厨娘厨艺甚好,等回去就让厨娘做,然后他亲自送去。

    时间长了,田园总能感觉到他的真心,原谅他们,并回家的吧。

    田园若是知道镇国侯此刻的想法啊,怕是会冷笑出声。

    所谓宫宴,也不过是歌舞表演,然后吃一些凉掉的菜肴,味道其实真不咋样,田园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看那些人也是小口小口吃,想来也觉得不好吃,只是在皇帝、太子面前,又不能不吃。

    心中想笑。

    并决定以后这样子的宫宴,能推掉就推掉,不如在家吃上欢喜煮的面。

    热腾腾、香喷喷,那才是真滋味。

    建康帝坐了一会,也坐不住,便起身先行离开,又太子坐在一边。

    也有人上前去套近乎,太子淡漠的回应着。

    这个世上,能让他和颜悦色,还有些无奈的怕也只有田园了吧。

    田园好几次看向顾城、顾琪、顾雍,见他们一点没要走的意思,只能安耐住心思,坐着端了酒杯,轻轻的抿着。

    皇宫的御膳虽不咋样,但这酒倒是不错。

    等下次,问太子讨要几坛子,等以后可以招待客人。

    他虽已经有了府邸,位置也不错,只是他觉得,似乎有点小,想等着看看太子登基之后,会赏个什么样的大宅子。

    等大宅子赏赐了,他就得去准备起来,等明年迎娶欢喜。

    想到能够给顾欢喜一个盛大的婚礼,田园笑眯了眼。

    只是这聘礼……

    田园忽然间发现,他手里没什么钱。

    打战的时候,也得了不少好东西,可都在相府,等于在顾欢喜手里。

    银子,他浑身上下加起来,也没几千两。

    “……”

    一时间,田园烦愁了。

    要怎么才能准备一份丰厚的聘礼呢?

    田园歪着头,看着坐在一边的镇国侯,快速的转过头。

    侯府是有钱,但他不想要,也不屑要,真要用侯府的东西做聘礼,欢喜定会直接丢出去。

    “都散了吧!”太子低低出声,起身准备先行一步。

    他也有些疲乏,这样子的宫宴,好在以后不会太多。

    “恭送殿下!”

    太子颔首,看着田园,“正义将军,和本宫一起走吧!”

    “啊,好!”

    田园愣愣的跟在太子身后。

    太子看了他一眼,“怎么了?看你魂不守舍的?没吃饱?”

    “没吃饱倒是一回事,我是想着,要怎么才能置办一份丰厚的聘礼!”

    “你看上谁家姑娘了?等我登基后,给你指婚!”

    “没有看上谁,殿下莫要胡乱指婚,我是想着欢喜,当初就那么含糊的娶了她,如今想给她一个隆重又盛大的婚礼,可是我竟发现,手里没东西!”

    太子微微一愣,“你打战不是得了不少好东西,哪去了?!”

    “在相府啊,那以后是欢喜的嫁妆!”

    “……”

    太子无奈一笑,“这点小事,看把你愁的,等你的封赏下来,我多给你些东西,到时候拿去做聘礼,包管天底下独一份!”

    “那边多谢殿下了,殿下,您可千万要多赏赐些好东西!”

    “倒是会得寸进尺!”

    话虽这么说,太子倒是记在了心中。

    把田园送到相府门口,看着他下马车进去,想到冬瑜那个小丫头,太子抿唇一笑。

    “罢了,我也去看看几个孩子!”

    田园总不好把太子拒之门外。

    带着太子进了相府,他知道,在京城,外男最好别去后院,索性让人去把两个孩子抱过来。

    小三、小四认得太子,一见他就要抱。

    小时候是格外会尿太子一身,后来一次被顾欢喜打了屁股后,便改了这习惯。

    太子一手抱一个。

    两个孩子也傻笑着,伸手去扯太子身上的衣裳。

    冬瑜站在一边,抿唇看着太子。

    太子看着冬瑜,小丫头如小时候一般,精致漂亮,跟个玉人一般,笑着问道,“她便是冬瑜吗?”

    “嗯,就是我家冬瑜!”田园说着,朝冬瑜招手。

    “爹!”冬瑜喊了一声,笑着上前,朝太子福身,“见过太子殿下!”

    笑的跟花儿一样。

    太子想着上一次见面,她还是一个抱在怀里的小奶娃,如今都四岁多,五岁的小孩子了。

    “免礼!”

    龙星宸得知太子到了,很是诧异,过来一看,果真是她皇兄,怀里还抱着田园的两个孩子。

    心里多少有些吃味,“皇兄到现在还没抱过我家曦儿呢!”

    太子失笑,“他现在大了,未必要我抱!”

    “那我肚子里这个,以后皇兄可要多抱抱!”

    等她生孩子,皇兄已经成了皇帝,自然是不一样的。

    “嗯,多抱抱!”

    太子在相府坐了一会,在顾城他们还未回来,便离开了。

    冬瑜伸手拉着他的衣角,就那么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太子微微诧异,抬手揉揉冬瑜的头,“下次再来看你!”

    又见她脸蛋雪白粉嫩,想着她还是个奶娃子就被父母狠心丢弃,心里一时起了怜爱之心,轻轻捏捏她的小脸。

    转身离去。

    只是手指上的触感,让他有些回味。

    小女娃的脸蛋,都是这么柔软的吗?

    回去捏捏几个女儿试试看。

    只是回到太子府,见到几个女儿,他又没了这个心思。

    几个女儿不会像冬瑜那般,用纯粹的目光看他,眸中有淡淡喜欢和依恋。

    “下去吧!”

    几个孩子心中忐忑,甚是还怕太子。

    一听到这话,立即便福身,逃一般的退了出去。

    谁又能够想到冬瑜的心思,便是顾欢喜,也从未想过,冬瑜想要进宫,更没想过,她的目光不是太子几个儿子,而是太子……

    更不会想到,冬瑜已经活了几世。

    都是把她当一个小孩子疼爱。

    顾欢喜忙,很忙。

    孩子不用带,府里的事情不用管,但她很快有自己的家,这下人要买了训练起来,还有给不不、冬瑜做两双拖鞋。

    又给几个小侄子一人两双。

    按照他们的生肖来做,可爱又暖和,几个孩子一时间粘着她,哪儿也不去。

    顾欢喜是真爱带孩子,就这么围着也不烦,索性带着他们玩耍,顺便去陪阿爷、阿奶。

    相府处处都洋溢着欢声笑语。

    太子登基日子也选定,十二月十八,龙袍什么都已经准备好。

    十二月十八,这一日对多少人来说是一个大日子。

    于顾家来说,也亦然。

    对许家来说,却是灾难。

    如今二皇子失势,顾城对许家的打压,让许家喘不过气来。

    若是太子登基,许家的末日不远。

    十二月十八,天还未亮,相府就忙了起来。

    田园早早起来,把自己收拾好,见顾欢喜坐在床上,忍不住上前亲了亲她的额头,“等我回来!”

    “嗯!”

    相府门口,早已经停了一辆马车。

    看马车的规格,便知道坐上去的人身份不凡。

    顾城、顾琪、顾雍都已经有了官职,田园也官至大将军,四人出了相府。

    顾俊站在暗处看着,微微笑了笑。

    这样子也很好。

    等阿爷、阿奶百年之后,他也可以安心的去护国寺出家了。

    这个时候,街道上是不能随便有马车行动,平民百姓也不能走动,得让官员们进宫。

    官员也不是说一个芝麻官就能去。

    到了宫门口,众人纷纷下马车。

    有官职的先进去,要册封的大将们得在外面排队,等到皇帝等上了皇位,才能到金銮殿外,等候册封。

    “皇上驾到!”

    金銮殿上一声高呼。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片一片震耳欲聋的声音,金銮殿传出来。

    直到皇宫外。

    然后便听到护国寺那边传来的钟声。

    那么的响彻云霄。

    帝都处处欢腾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顾欢喜站在窗户边,看着皇宫方向。

    她没想过,这一辈子要身处什么位置,只想着,一家子平安喜乐。

    如今这一切,于她来说,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传皇上口谕,众将领进殿听封!”

    新皇封了三十六个将军,十二个爵爷,八个伯爷,六个侯爷,这侯爷中便有顾安。

    他没来,便让顾城代为领了圣旨和府邸。

    只是田园一直没有被册封。

    不少人觉得奇怪。

    皇帝慢慢的站起身,让人拿了圣旨过来,打开念了许多许多,田园听得都有些诧异。

    他有这么好吗?

    “朕亲封正义大将军为正义王,世袭罔替,赐免死金牌一面,赐如今太子府为正义王府……!”

    良田、金银珠宝更是不计其数。

    这赏赐,真是太丰厚了。

    皇帝对正义大将军,不,正义王也太不一样了些。

    “皇上……”

    不少人惊讶低呼。

    皇帝却笑了笑,“这是正义王应得的,虽说太子府有些东西朝过了规制,朝过的拆了就是!”

    田园微微泛红眼眶,跪下叩拜,“臣领旨!”

    一时间,浩瀚王朝到如今,第一个异性王出现了。

    “起来吧!”皇帝笑道。

    眸子里都是笑意。

    他有兄弟,但兄弟从未当他是兄长。

    这个不是亲兄弟,没有血脉关系。

    当年却不顾一切让他活下来,如今只为他一句话,便远赴边疆。

    这份情意,更是弥足珍贵。

    至此,顾家真真正正步入富贵上层,不仅仅是豪富,更是权势。

    顾家唯一的姑奶奶,嫁了浩瀚唯一的异性王。

    不少人也有了点心思,若是自己的闺女能够嫁给田园,不说正妃,这侧妃也是极好的。

    到处都是恭喜声。

    顾家更是欢声笑语,因为田园成了异性王,顾安成了侯爷。

    这般对比,顾俊更显得落寞。

    看着那一屋子的欢声笑语,顾俊深吸一口气朝外面走去。

    “二哥!”

    顾俊回眸,看着田园,“如今要喊你王爷了!”

    “二哥,不管我什么身份,都只是欢喜的丈夫,若我做了对不住欢喜的事情,你依旧可以揍我一顿!”田园道。

    “……”顾俊愣了愣,抿嘴一笑。

    这是他今日听到最好听的话语了。

    “好好对欢喜,她不容易!”顾俊道。

    “嗯,二哥你呢,你想着重新科举吗?若是你想……”田园试探道。

    “不想了,看着你们这般,我或许会落寞片刻,但我心早已经不在科举上,你别胡思乱想!”顾俊拍拍田园的肩膀。

    不管如何,田园能被册封为异性王,他为田园高兴。

    太子成为了皇帝,又把原太子府赏赐给了田园,他后宅里的女人,都得搬进宫去,有些不合规制的东西也要拆掉,不过拆掉也不会拆掉太多,当初这太子府就不是特别奢华,不合规制的东西也少。

    但是里面的精致却是真的好,占地面积也大。

    有一片梅林更是漂亮的让人炫目。

    等府中的东西都搬走,正义王府的匾额挂上去,田园就迫不及待带着顾欢喜娘几个来看看。

    新皇对田园这个正义王是真的隆恩浩荡,二十个身家清白的宫婢、二十个太监,十个管事婆子,五十个侍卫。

    这种侍卫和一般的侍卫又不一样,这是武功高强,是属于暗卫,但是被淘汰下来那种,无家可去,以后算是正义王府的私人物品一样的存在。

    赏赐的东西就更不必说了。

    有些东西,新皇压根就没搬走,只需要顾欢喜按照自己的喜好摆放就行。

    表面上是新皇不要的,可谁不知道在,这是恩典。

    马车在王府门口停下,顾欢喜看着不远处停放的马车。

    那是镇国侯府的马车,抿了抿唇。

    让田园一手抱了一个儿子,她则牵着两个女儿,带着丁香、末香,初一他们七个,大黄、小白进了大门。

    没去看马车里有谁,也不管他们为什么来,这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进了王府大门,顾欢喜轻轻说了一声,“把大门关上吧!”

    “是!”

    田园已经是正义王,顾欢喜的诰命却还没下来,很多人不太明白,但知道内情的夫妻两却是知道,皇帝要给他们赐婚呢。

    王府很大,处处透着一股子精致。

    “娘,这里真好看!”不不笑着。

    这是她们的家了。

    永远的家。

    “到处看看吧,你们两个,一会选自己的院子,到时候咱们把东西都归类整理一下,你们挑一些自己喜欢摆放在自己屋子里,以后做嫁妆!”顾欢喜笑道。

    一点没有因为有了儿子,就忽略了两个女儿。

    反而更在意她们的想法。

    “奴婢(奴才、属下)见过王爷,见过王妃娘娘!”

    几十个人齐齐跪下行礼。

    顾欢喜微微错愕之后看向田园,田园也看向顾欢喜,才说道,“都起来吧,以后王府里,由王妃娘娘说了算,你们若是谁,胆敢欺娘娘年纪小,我定乱棍打死,丢乱葬岗去!”

    狠话先说在前头,不犯忌讳,他自会和善。

    真招惹了欢喜,他手里的刀剑也不是吃素的。

    “是!”

    众人齐齐应声。

    早听说这个王爷十分爱他的夫人,原来是真的。

    “都起来吧!”田园淡淡出声,抱着两个孩子走在前面。

    顾欢喜跟在后面。

    府里很多东西都是乱的,不过却很干净,到时候顾欢喜按照自己喜欢的摆放就好。

    这府邸十分有规格,有前院后院之分,前院是男子的天地,后院则是女子的地盘。

    但前院的院子,田园却要拿来做主卧,因为这个地方景色最好,位置也最好,至于后院主院,瞧着也蛮好,他决定也拿来做两人的院子,这里住住,哪里住住,被顾欢喜瞪了一眼,“既然要住前面,后面的就收拾出来给爹娘、阿爷阿奶住!”

    “有道理!”

    不不、冬瑜也去挑选自己的院子,不不到底是长大了,先给冬瑜挑选了一个好的,才挨着冬瑜隔壁挑选了一个。

    顾欢喜拉着两人去看新皇留下的东西,指挥人都抬到一起,然后东西归类整理出来,饭也在王府吃了,等到快天黑才一起回相府去。

    来来回回的忙碌三天,到底把王府各个院子打理的井井有条,自己住的地方也收拾的舒心、安逸,完全是按照各自心意来。

    接下来便是过年了。

    既然要过年,顾欢喜是不打算在王府过年,不过赏钱早早便赏了下去,留在了相府。

    所有人没想到,顾木,顾安回来了。真真正正的算是一家团聚。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团圆。

    顾家也团圆。

    阿爷、阿奶早早准备好了压岁钱,一个一个赏钱磕头,领取压岁钱。

    虽是不多,可顾欢喜兄弟姐妹几个心里是十分难受的。

    因为这样子的压岁钱,这辈子,领不到几次了。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年。

    一家子坐在一起守岁,打叶子牌,小孩子们在屋子里追追玩闹,尖叫声,欢闹声。

    顾欢喜觉得鼻子有些酸涩,忙拿了手绢擦拭了眼角,心里乐滋滋的。

    真好!

    正月十五。

    元宵等会。

    田园带着顾欢喜、不不、冬瑜去看灯会,脖子上架着冬瑜,手里牵着顾欢喜,顾欢喜牵着不不,怕走散了,手腕上系了绸带,这样子就不会丢了。

    暗处也带了人随行保护,末香、丁香、初一他们也边走,边注意着周遭的一切。

    太后轮不到许贵妃,许家虽没有被打压,那是新皇还没腾出手来,二皇子手里的势力几乎被顾城斩杀,留下几个虾兵蟹将也掀不起风浪。

    平平安安的出去,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回了相府。

    有人会想,你一个正义王有王府不住,住相府不像样,可真真正正会说出来的却没几个。

    这可是浩瀚王朝第一个异性王,和那几个亲王是一样一样的啊。

    而且还手握兵权。

    新皇上朝,开始封赐各家夫人。

    田园这边也得了圣旨,新皇给两个人赐婚,既然赐婚,赏赐自然少不了,各宫娘娘虽然还未被封赐,却也努力送了东西。

    新皇都赐婚了,谁还敢多言什么。

    正月二十九,田园带着一群大将,两个媒婆,两个保媒的夫人,晃晃荡荡前往相府提亲。

    两个孩子都快周岁了,这般走一趟也不过是走个过场,但顾家人要的就是田园这般在意欢喜。

    婚事自然是成了,成亲的日子在二月二十八,满打满算,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

    田园又进宫求到皇帝跟前,要了两个能干的嬷嬷帮忙打点王府,这婚礼怎么也得风风光光,妥妥当当。

    就是这聘礼也是多的让人羡慕嫉妒。

    不少闺秀纷纷感慨,为什么嫁给田园的人不是自己。

    但不管她们怎么想,婚礼还是要如期举行。

    顾欢喜的嫁衣不是她自己绣的,儿子顾俊安排好,精致、华丽。

    二月二十七晚上,顾欢喜便睡不着,罗氏慢慢的被搀扶进来。

    “娘!”

    “欢喜!”

    顾欢喜忙上前扶罗氏坐下,顿时便红了眼眶。

    蹲在罗氏身边,脸挨在她膝盖上,“娘,我不想嫁人了!”

    像现在这样子也挺好的不是嘛。

    可以天天住在家里。

    “傻孩子,你知道吗,我和你爹,能看见你嫁人,不知道多开心,你哥哥,本来不愿意回来,却还是回来了,因为什么?因为你要嫁人了,所以他才回来,欢喜啊……”罗氏抬手轻轻抚摸着顾欢喜的头发,“欢喜啊,你要幸福,和田园一定要美满,田园的性子温和,你的话他都听,好好对他,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这一辈子,他连家、亲爹娘都不要,只要你和孩子们,你不能辜负了他,知道吗?”

    顾欢喜呜咽出声,“嗯,我记下了,我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

    “你素来聪明又懂事,娘相信,你说过的话,都会做到!”

    罗氏说着,不免感慨,“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我们的欢喜长大了,做了娘,还要嫁人了,真好!”

    罗氏说着,眼泪一滴一滴落下。

    落在顾欢喜的头发上,脸上,烫的顾欢喜心都疼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