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正文完结2
    “娘……”

    一声娘,包涵太多太多了。

    从小到大,罗氏为她付出那么多,从未求过回报。

    如今的她,就要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

    真真正正成为了别人家的媳妇。

    “你是有福气的,虽经历苦难,但也是苦尽甘来,以后自己当家做主,只管顺着自己心意来,把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如果有人看上田园……”

    “谁要是看上他,那是他有魅力,只要这人不胡乱勾引,我权当不知道,但如果她不要脸,那我就剥光她的衣裳,丢天底下让大家看看,这等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是谁家的!”顾欢喜沉声,凶悍的很。

    “那如果是田园有异心呢?”罗氏不免问。

    到底还是怕自己的女儿伤心。

    虽说田园不会变心。

    “他如果变心了……”顾欢喜顿了顿才说道,“他如果变心,我会伤心,会难过,我会离开他,然后……”

    “我不会变心的!”

    田园说完,从窗户跳了进来。

    “……”

    “……”

    他的出现,可把母女两吓了一跳。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能相见!”顾欢喜问。

    “我想你了,所以偷偷来看看你,本不想出现的,可你和岳母说,如果我变心,就要离开我,我不会变心的,一辈子都不会,这辈子我都听你的话!”田园说着,还哟对岸小委屈。

    得亏他来了。

    不然被抛弃了还不知道为什么,多冤屈。

    顾欢喜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不是说我们不能见面,你还跑过来,赶紧回去吧!”

    “可是……”

    田园不想走。

    怕自己走了,顾欢喜又说分离不要他的话。

    顾欢喜懂他。

    “如果你先前听下去,就会听到我说,我不会给你变心的机会,我会对你好一辈子,把你拽在手心里,让你一辈子只能看见我的好!”

    “嘻嘻嘻!”田园傻笑,“那,那我先回去了!”

    到底还是喜欢听顾欢喜这么说。

    他们都有孩子了,变心,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别的女子,他绝对不会给她们靠近自己的机会。

    顾欢喜捧着田园的脸,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回去吧,路上小心些!”

    “嗯!”田园乖乖的应了一声,有些舍不得走。

    顾欢喜也不催他,就那么含笑的看着他,田园眯了眯眸子,跳出窗户离开。

    顾欢喜站在窗户边看了一会,看着那暗处的影子,不免失笑。

    才对罗氏说道,“这么好的男人,我又怎么舍得放手,坚决不会给他变心的机会啊!”

    罗氏失笑,“你啊!”

    顾欢喜也笑。

    其实田园在爱情上,很没有安全感。

    小心翼翼的爱着她,把她看的太重。

    这是好事,她要珍惜。

    人这一生很短暂。

    就像她,来的时候,阿爷、阿奶还很能干,身体康健,可是如今,两个都老了,身子也不好,全靠药温养着。

    她又何尝不恨。

    若不是发生那么多变故,阿爷、阿奶不说二十年,十五年肯定是可以活的。

    有些仇,是该报,也必须要报。

    罗氏又和顾欢喜说起其它。

    有关于田园,她不再说,毕竟女儿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要怎么和田园相处,维系这一份弥足珍贵的爱情。

    “你先休息吧,明日会很累的!”罗氏温柔说完,摸摸顾欢喜的脸,让人搀扶着她出去。

    顾安的侯府已经封赏下来,顾老实打算先让人去收拾一番,再把爹娘接过去住一段时间。

    让他们也享享福。

    田园喜滋滋的回到王府后面,翻墙进了王府,才回到主院,就听得管家前来禀报,“王爷,镇国侯要见您!”

    “……”

    田园是不想见镇国侯的,一点都不想。

    “侯爷说,若是您不见他,休怪他明日大闹一场!”管家又小声说道。

    田园气的吐血。

    “他人呢?”沉声问。

    “在大厅!”

    “……”田园呼出一口气,前往大厅。

    大厅内不单单有镇国侯,还有侯夫人。

    两夫妻见到田园,都面露欣喜,“缘儿……”侯夫人低低的唤了一声。

    “……”田园抿了抿唇,“侯夫人还是喊我田园吧!”

    “可……”侯夫人顿时哽咽。

    这是她的儿子,她心心念念多年的儿子啊。

    “田园,今日我们过来,是给你送贺礼的!”镇国侯道。

    “我不要!”

    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他都有,也不缺。

    所以压根不在乎镇国侯送不送。

    “你不要也可以,明日我便来闹上一闹,虽说如今你是王爷了,但你身体里可流着我的血,是我崔家的孩子,就算你不认我们,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田园……”

    “东西放下,人走吧!”田园说完,起身就走。

    心里很是恼怒。

    这是拿捏住了他,知道他想给欢喜一个完美的婚礼。

    “明日,我和你母亲……”

    “我没有承认你们,如果你们明日要来喝一杯喜酒,请随意找位置坐,我不会特意给你们安排位置,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我们不要来往了!”田园让管家去收拾一间屋子,把东西都搬进去。

    管家看着门口那二十几辆马车,让人把里面的箱子抬下来,搬进王府去。

    这侯爷怕是把整个侯府值钱的东西都搬来了吧。

    但就算如此,王爷也不领情。

    有些事情,发生了,还真不是你想悔悟就会被原谅。

    镇国侯、侯夫人看着东西被搬进王府,又想着明日可以来喝杯喜酒,心里是真的五味杂陈。

    一个错误的决定,害死一个孙子,让儿子从此不愿原谅他们。

    “走吧,咱们也回去吧!”

    二月二十八

    一大早,顾欢喜就被人从被窝喊醒,起来梳洗,穿山华丽的嫁衣,屋子里都是笑声,是几个两个嫂子还有弟媳妇,也有顾家本家的亲戚,从顾家村那边来。

    这还是顾城派人去接的他们。

    没有罗家的人,罗氏说和罗家断了关系,是真的断了,再也不去理会他们是否过的好不好,是否鸡飞狗跳,是否吃不上饭,穿不上衣。

    大门口,田园倒是带了不少人来,正被顾家几兄弟拦在外面,要他作诗。

    好在他请了不少有文采的,其中竟还有乔装打扮的新皇。

    一开始别人还没发现,毕竟那小生脸抹的有点白,嘴唇画的有点怪异,嘴角还有一颗大大的痦子,这要不是顾城眼尖,还真发现不了,这个人就是他大舅子。

    新皇都伪装了一番,帮着田园来娶妻,谁还敢为难,只能让田园进门,去接顾欢喜到大厅给阿爷、阿奶、爹娘磕头告别。

    顾老实坐在轮椅上,看着田园说道,“我家欢喜从小被娇宠惯了,若是她以后做错了什么,你别打她,也别骂她,你告诉我们,我们会教训她的!”

    “岳父放心,我会爱她,疼她,绝对不会打她、骂她,如果真有什么错,那也是我犯的错,欢喜不会错!”田园说完,朝顾老实磕了头。

    顾安过来背顾欢喜。

    他腿脚不太方便,却坚持要背顾欢喜出嫁。

    顾安背着顾欢喜,几个兄弟在一边护着,就怕他摔到顾欢喜。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

    顾欢喜上了花轿,才落下了泪。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出嫁了。

    花轿外

    顾安拉着田园的衣袖,“好好对她,若是敢欺负她,她的兄弟不是吃素的!”

    “是!”

    田园应声,翻身上马。

    他都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这么好的姑娘,就被他娶到了。

    可不就是掉馅饼的事情。

    一路的吹吹打打,顾欢喜的嫁妆,那是真的多,到底有多少,顾欢喜不知道,因为是龙星宸打点。

    前面几台是皇帝的赏赐,有太上皇赏赐,也有圣皇、圣后的赏赐,再就是大宅。

    进有十几个大宅,看那房契,好像都是帝都的呢,在便是庄子、铺子、田地,是整整齐齐放在了一起,看样子有二十来个,在后面一抬一抬有些沉重的东西,有人猜测是黄金、珠宝,却不知道里面是玉石,是梁辰给的嫁妆。

    梁辰站在不远处。

    眼眶红的厉害。

    他终于还是学会了成全,终归还是把最心爱的姑娘嫁给别人。

    那个人,其实不必谁差。

    倒也配得上他。

    “公子……”一个女子轻轻的唤了一声,把一块帕子递上。

    梁辰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我们回吧!”

    女子看了一眼迎亲队伍冤屈的方向,心思微微一转,笑着跟上了马车。

    能够为奴为婢伺候在公子身边,便足矣,有些东西,不能奢望,也不能奢求。

    顾欢喜的嫁妆之多,让人眼红。

    什么叫十里红妆,这便是十里红妆,规格比当年太子迎娶太子妃还要多。

    这边花轿已经在王府门口停下,相府这边还有嫁妆抬出门。

    顾欢喜被田园扶着下了花轿,一起进了王府的大门。

    “一拜天地!”

    “二拜君王!”

    虽说是君王,却不见君王,只是放了一套龙袍。

    新皇龙傲混迹在人群里,一身冷傲,谁都不知道他便是新皇,只当是田园的朋友。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田园牵着红绸一头,拉着顾欢喜进入了喜房。

    大厅中,有人看见了镇国侯两夫妇。

    有感慨,也有可惜的。

    这儿子是真的出息了,但是和家里人也是真的不亲,断了关系。

    镇国侯两夫妻如田园所言,找了地方坐下,不敢多言,也不敢多说。

    为田园高兴的同时,也心如刀割。

    这些本来是他们要管理的,如今却成了别的人。

    有人抱着小三、小四出来,两夫妻做梦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两个孩子。

    想要上前,却不敢上前。

    或许真是血脉亲情,小四蹬蹬蹬东倒西歪的跑到了镇国侯跟前,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镇国侯。

    “嘻嘻!”小四笑。

    镇国侯顿时老泪纵横。

    这是他的孙儿啊。

    “疼?”小四问。

    只有疼才会哭,他是这么认知的。

    “不疼,我不疼!”

    “哦!”小四应了一声,看着镇国侯腰间的玉佩。

    他喜欢这块玉佩。

    镇国侯忙解下给他。

    小四拿着,朝镇国侯,“呜啊!”隔空给了个飞吻,拿着玉佩就跑。

    “……”

    镇国侯擦了擦眼泪,笑了起来。

    侯夫人也是感慨万千。

    早知道,应该把准备好的两块玉佩拿过来的。

    那厢照顾两个孩子的丫鬟、婆子都诧异。

    先前两个孩子在花园乱走,却不想来了宾客这边。

    或许真是血脉之前的牵绊。

    小三也好奇,却只是远远的看着镇国侯,却没有上前。

    等小四过来,牵着他东倒西歪的走。

    顾欢喜说两个孩子要走,便让他们走,只要不摔倒就好。

    看着那两个孩子离开,侯夫人紧紧握住了镇国侯的手。

    “那两孩子,真可爱!”

    “是啊,真可爱!”

    喜房里

    顾欢喜坐在大床上,田园在众人的起哄下,掀开了盖头,看着娇艳如花的顾欢喜,笑的像个傻子。

    众人也是笑笑,便退出去喝酒去了。

    把空间留给这对有些特殊的夫妻。

    田园坐在顾欢喜身边,有些局促,喜婆笑着端了合卺酒上来,“新郎官、新娘子喝合卺酒吧!”

    “嗯!”

    田园端了酒杯,一个给了顾欢喜,一个留在手里,和顾欢喜喝了交杯酒,才让人都下去。

    喜房里,就剩下两个人。

    “我很开心!”田园道。

    “我也是!”

    她也很开心。

    非常开心。

    这一辈子,这一刻,总算圆满。

    亲人都在身边,想见就能见。

    虽有些意外,但都过去了,经历风雨,他们终于见到了彩虹。

    成为了真真正正的夫妻。

    被父母、兄弟祝福。

    外面的一切,和他们似乎都没有任何关系,田园轻轻的亲了亲顾欢喜,给她娶掉沉重的凤冠,把她抱在怀里。

    “你的嫁妆可真多!”

    “你的聘礼给的也多啊!”

    田园笑,“我以后得靠你养着了!”

    “嗯,好啊,那记得把你的俸禄都交上来哦!”

    “都交吗,能不能留一点给我啊,我还想着可以给孩子们买点零嘴什么的,帝都的物价可珍贵,一两银子有时候还买不到一盒糕点!”

    “那要不,你的俸禄你都留着?”

    “还是不了吧,给我一点点就好了,我不乱花银子的!”

    两个人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这或许便是幸福吧。

    田园想。

    顾欢喜肯定点头。

    对,这就是幸福。

    美满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