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被买回家(顾安番外1更
    醒来第一天,杨敏闭上眼,决定不吃不喝,兴许饿死穿越回去了。

    第二天,杨敏还是不吃不喝,闭着眼睛。

    第三天,杨敏实在是没力气睁眼睛了。

    这三天里,一个男人一拐一拐的进来看了她一眼,期间都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端着东西进进出出,一口一句娘的喊,问她要不要吃东西。

    她才二十四岁,刚刚准备出大学的校园,努力走上人生巅峰,嫁个高富帅,从此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真没想过要穿越来这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挖掘基本靠手,耕地基本靠牛,娱乐基本没有,照明基本靠油,老婆基本靠买的地方。

    土墙、瓦房。

    朴素的蚊帐,古老的气息,杨敏都快抓狂了。

    “娘,你要喝粥吗?爹煮了粥,可好喝了!”小宝端着粥放在床头柜子上,趴在床边看着杨敏。

    杨敏本想有骨气一些,饿死算了。

    忽然想起,她在二十一世纪出了车祸,被车子撞死,就算回去,怕也是孤魂野鬼。

    张嘴,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那个男人又一拐一拐的进了屋子,“小宝,你先出去,我和她说几句话!”

    男人的声音很冷,很淡。

    杨敏没来由有些怕。

    这个男人会不会掐死她,或者强行……

    杨敏吃力的抬手,抓住自己的衣襟。

    “哼!”

    嗤笑声传来。

    杨敏扭头看着那个男人。

    一身青衣长袍,眼睛很亮很冷,让人不敢直视,脸上有几道伤疤,看那样子,应该伤的很严重。

    毁了容又瘸,难怪娶不到媳妇要买一个。

    买……。

    对了,她前身是被买回来的,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呵呵!

    杨敏也想不起这前身其它事情,姓甚名谁不知道,家住哪里不知道,几岁不知道,就知道她五两银子被买回来,然后看到这个男人的尊容,吓死了。

    她比前身好,至少没吓晕过去。

    “买你回来是让你照顾小宝,可不是让你寻死觅活的,如果再不好好吃饭,我就转手把你卖到勾栏院去!”

    勾栏院,妓院。

    杨敏一下子坐起身,指着男人,“你,你,你……”

    “给你几天适应,既然你都适应不了,那我不把你卖了,难道还要继续由着你作,把自己作死,白白浪费了我那五两银子!”

    杨敏张大了嘴巴,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就是一言不合就要把她卖妓院去。

    “你,你,你……”杨敏气虚的。

    “你也别想着逃跑,你可是签了卖身契的,卖身契上还有你的手掌印,若是逃跑被抓住,可不是卖入勾栏院那么简单了!”

    杨敏气的气喘,好一会才缓过气来,“你威胁我!”

    “不,我只是提醒你罢了!”

    男人说完,转身出了屋子,也不管杨敏吃还是不吃。

    杨敏看着一边的粥,还算粘稠,闻着也有点香味。

    舔了舔嘴唇,杨敏还是端了喝了一口,“噗……”

    这就是那孩子说的好吃,这根本就是猪食嘛,一股糊味,还放了盐和糖。

    又咸又甜的,怎么吃嘛。

    把碗放在桌头柜子上,使出吃奶的劲喊着,“来人,来人,来人!”

    “娘!”

    一声软软的娇呼后,小宝咚咚咚跑进了屋子,“娘,你有事儿?”

    “我不想吃这个,我想吃鸡蛋汤!”

    小宝听了,咚咚咚跑出屋子。

    “爹,娘说她不喝粥,她想吃鸡蛋汤!”

    沉默。

    沉默……

    “你去喊隔壁婶子来煮吧!”

    男人说着,看了屋子一眼。

    当初买的时候,那牙婆说这女人一看就是能吃苦耐劳,会持家,更会洗衣做饭,照顾孩子,可买来三天,她就在床上躺尸了三天。

    他煮了粥还不吃。

    鸡蛋汤……

    他可不会煮。

    叫他上战场打战,或者杀人、打猎还行,煮饭……

    小宝不一会喊了一个年轻妇人过来,那妇人朝男人喊了一声,“顾兄弟!”

    “麻烦嫂子了!”顾安喊了一声,起身直接一瘸一拐出了院门。

    妇人是外村嫁来卫家村的,人都喊她大旺媳妇,见顾安出了院门,叹息一声。

    多好的一个人,就是命太苦,毁了容还瘸了,虽然在卫家村盖了三间房子,买了五亩田二亩地,又买了个孩子继承香火,据说伤了子孙根,不能繁育子嗣,村子里的姑娘虽然觉得这三间瓦房很宽敞,但这么个丑瘸身体残疾的,谁愿意嫁,只能又买了个媳妇。

    “小宝,你说谁想吃鸡蛋汤?”

    “我娘!”

    大旺媳妇朝屋子里看了看,“你娘醒了?”

    小宝的亲娘早就跟人跑了,他爹也死在了战场上,有人送来了骨灰和抚恤金,不过被小宝的阿爷、阿奶贪了,顾大来村子里说要买个孩子继承香火,小宝阿爷、阿奶立即就以十两银子把小宝卖给了顾大。

    “嗯,醒了,娘不想吃粥,想吃鸡蛋汤,可是我爹不会煮,婶子,麻烦你了!”

    “不麻烦,多大点事儿,快帮婶子把灶火烧起来!”

    虽然顾大不会烧火做饭,但是家里吃的还是蛮多,腊肉、鸡蛋、青菜,油罐子里有白花花的油,盐罐子里有最好的细盐,米缸里满满一米缸大米。

    小宝很快把火烧了起来。

    大旺媳妇洗锅、打鸡蛋,下油、煎鸡蛋,倒入水。

    顾大家的水都请人挑,三文钱一水缸,村子里卫光棍每天早上早早就来挑水。

    卫光棍从得知五两银子就可以买一个媳妇后,每天都努力的赚钱、存钱呢。

    大旺媳妇想着,鸡蛋汤也好了。

    舀在碗里,亲自端了进屋子。

    见杨敏还躺在床上,笑道,“妹子,鸡蛋汤好了,你快起来喝吧!”

    杨敏呼出一口气,“你扶我一把吧,我没力气!”

    大旺媳妇一愣,明白杨敏是饿脱虚了,把鸡蛋汤放在床头柜上,扶杨敏坐起来,端了鸡蛋汤喂杨敏吃。

    “我自己来吧!”接过碗小口小口吃着。

    “妹子啊,嫂子劝你一句,差不多就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顾大虽然……,但是他有银子,你看这房子是新的,家具、铺盖什么都是新的,你看外面厨房还有吃的,饿不着你!”大旺媳妇说着,见杨敏专心吃鸡蛋汤,又道,“跟着顾大虽然委屈了些,可总比被卖去那勾栏、妓馆的好,你说是吧!”

    杨敏闻言,看着大旺媳妇,“你们都知道我是被买来的?”

    “对啊,那天牙婆亲自把你送上门,我就住隔壁,亲眼看见顾大给了那牙婆五两银子,还把你的卖身契也给拿了过来!”

    杨敏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

    好久之后才弱弱的说了句,“谢谢你的鸡蛋汤!”

    “谢我做啥子,这些东西都是顾大问村里人买的,不过顾大不会烧就是了,你可得快点好起来,这家里没个女人可真不行,妹子,你不心疼顾大,你就心疼心疼小宝那孩子吧,从小没了娘,爹也……!”大旺媳妇说着,叹息一声。

    杨敏不言语。

    想着以后该怎么办。

    离开?

    她能听得懂这些人说话,能和她们交流已经是奇迹了,外面呢?她一个女人,一不会武功,二没银子,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古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先留下来,把身体养好摸清顾情况再慢慢做打算。

    吃了碗鸡蛋汤,浑身都有点力气,但是三天没解决,杨敏憋的急。

    “我,我想去茅房!”

    本想说厕所的。

    大旺媳妇呵呵一笑,“来,我扶你下床,说真的,顾大这屋子修的就是好,你看这地都是石板的,这后间拿来放马桶,还有个门直接把马桶给拎出去,都不用经过这房间里!”

    杨敏可来不及打量这屋子,由着大旺媳妇扶着在床后面小间方便,才回到床上休息。

    “谢谢你!”杨敏由衷感谢。

    “谢我做什么,咱们可是邻居,要多走动才是,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喊一声就好!”

    顾大有银子,也会跟村里人买东西,出手也挺客气,她自然愿意和顾大媳妇交往。以后有什么多余吃不完的,卖给顾大家,总比拿去镇上卖来的省事。

    杨敏尴尬笑笑。

    小解后没洗手,觉得难受。

    大旺媳妇本来想说什么,见小宝在门口伸了个头进来张望,笑道,“小宝,你进来啊!”

    小宝笑嘻嘻的进了屋子,“婶子!”又看向杨敏,“娘!”

    “小宝真乖!”大旺媳妇夸着。

    杨敏咽了咽口水,她连男人嘴都没亲过,这么大一个孩子喊她娘,凌乱了都。

    “好了,你们娘俩多相处,我先回去了!”大旺媳妇说着,站起身。

    尤其是在杨敏不太愿意说话的情况下。

    “婶子慢走!”

    小宝送大旺媳妇出门,转身又回了屋子,把碗拿出了屋子。

    杨敏才开始打量这个屋子。

    石板地,顶也钉了木板,后面小间放马桶的地方有个楼梯上去,楼上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屋子一边放着一个大衣柜,长几、梳妆台,梳妆台边是一个窗户,可以推开的那种。

    再看床,很简单的雕花床,蓝色碎花被套,谷壳枕头,下面是稻草铺床,在上面一个棉花垫被,床单也是蓝色碎花,应该和被套、枕头是一套的。

    蚊帐也是很普通的网纱,不过看的出来都是新的。

    吃了碗鸡蛋汤,杨敏也有点力气,下床穿着鞋子慢吞吞的朝外面走去。

    看身上还穿着两件衣裳,裤子也比较厚实,应该是二三月,站在门口,就看见了堂屋,堂屋最里面有个长几,长几左右是两张椅子,两边分别有三张椅子,两个放茶杯的桌几。

    墙壁上什么也没有,很空荡的感觉。

    轻轻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屋子,三面靠墙。朝着院子这边是空的,刚好可以看到厨房里,小宝正站在板凳上洗锅。

    杨敏靠在门框上,想着像小宝这么大的时候,她在外公外婆家在做什么?

    跟着哥哥姐姐下河摸鱼,再大点跟着外婆、舅妈做衣服、鞋垫、纳鞋底子。

    再大一些,跟着舅舅学木匠,考上大学后,才去了父母经商的城市读大学,读大学的时候别人忙着各种勤工俭学,她是跟着人这里爬山那里野营。

    唯一的爱好就是做吃的,那个时候还和基友说,毕业后要开一家中西合璧的餐厅。

    一切都没来得及实现。

    但也没像小宝这样子,小小年纪……

    洗锅、洗碗,懂事的让人心疼。

    杨敏坐在堂屋门槛上,看着小宝洗洗涮涮,小宝也看见了杨敏,“娘!”

    软软的唤了一声,快速洗手,跑到杨敏身边,“娘,你身子不舒服,怎么不躺在床上休息?”

    杨敏不说话,看着小宝。

    “娘?”小宝低唤,抬手轻轻的探了探杨敏的额头,“幸亏没发热,娘,你是不是还想吃鸡蛋汤,小宝会做了哦!”

    杨敏看着小宝,依旧不言语。

    却见顾大一瘸一拐的从外面回来,杨敏顿时身子一僵,咽了咽口水。

    顾安却只看了杨敏一眼,直接去了厨房,倒了杯水坐在凳子上喝着。

    小宝立即跑过去,“爹,娘醒了!”

    “嗯!”顾安淡淡应了一声。

    他对外只宣称自己叫顾大,所以大家都喊他顾大。

    小宝见顾安神情淡淡的,杨敏神情也淡淡的,孩子到底还小,一时间有些无助。

    顾安一个大男人,带兵打仗拿手,这哄孩子,还是不会。

    杨敏呼出一口气,“小宝,你过来扶我一下!”

    小宝一听,喜不胜收的跑到杨敏身边,扶着杨敏进了房间。

    杨敏躺在床上,小宝就站在一边。

    很乖巧的看着杨敏。

    杨敏拍拍床,“小宝,你坐床上来,我有话问你!”

    “嗯!”小宝乖巧的坐到床上。

    杨敏才问道,“小宝你几岁了?”

    “我今年五周岁了!”

    “这里是哪里啊?”

    “这里是卫家村,我叫卫小宝!”

    杨敏错愕,和顾大不是同一个姓?

    “你爹?”

    “我爹死了,我娘跟人跑了,我阿爷、阿奶把我卖给了我爹!”

    这句话很有歧义,但杨敏还是听明白了。

    卫小宝的爹死了,娘跟人跑了,顾大没有孩子,问小宝阿爷、阿奶买了他,成了顾大的儿子。

    和她一样,都是顾大买回来的。

    难道顾大除了伤了脸,伤了腿,还伤了某些地方,成了太监?

    从某些地方来说,她和小宝还真是同病相怜呢。

    或许正因为和小宝同病相怜,杨敏倒是不那么排斥留下来了。

    “小宝,我休息一会,做晚饭的时候你喊我!”

    “嗯,娘你睡吧!”

    杨敏睡了一觉,天快黑的时候,小宝果然来喊杨敏,却是喊杨敏起床吃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