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讨要工钱(顾安番外1更
    “快喊你爹吃饭了!”杨敏低声。

    小宝朝屋子里喊了一声,顾安才一拐一拐的走出来,洗手,坐下。

    “吃饭吧!”

    小宝夹了饺子,咬了一口,“唔,好吃,娘,好好吃!”

    “慢点,别烫着了!”杨敏笑着,也吃了起来。

    这么原汁原味的荠菜饺子,在现代已经很难吃到了。

    顾安不说话,但是一口一个,一口一个还是泄露了点什么。

    杨敏包的饺子也吃了个干干净净。

    吃了饺子,杨敏和卫小宝一个劲的打饱嗝。

    顾安瞧着也打了两个。

    感觉整个人都舒服多了,见那娘俩歪在一起,那叫一个惬意舒服,顾安也渐渐的彻底放松下来。

    等到差不多了,杨敏才开始收拾碗筷,小宝帮忙,几个碗很快就能洗好。

    杨敏才端了凳子坐到顾安面前,“顾大!”

    “嗯!”

    “那个先前大旺嫂子说,买鸡、卖鸡蛋的事情,你看……”

    顾安看着杨敏,然后站起身,一拐一拐回了房间,不一会拿着三吊铜钱出来,“这是三千文钱,也是三两银子,一个月的开销!”

    杨敏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要是不够怎么办?”

    顾安看着杨敏,“只有这么多,所以要省着用!”

    “哦……”

    话是这么应了,只是杨敏很快发现,三千文钱在她手里根本不经用嘛。

    杨敏开始算着,两只老母鸡二百文,加鸡蛋二十,还有挑水的和柴火,还有后面翻地的钱。

    “顾大!”

    顾安看着杨敏,“何事?”

    “我不干,三千文钱我要洗衣做饭,还要扫地收拾兼全职管家,我要工钱!”

    顾安诧异的看着杨敏,“你说什么?”

    不可置信。

    这女人,她怎么敢开这个口?难道她不知道,她是他买回来的吗?

    她做一切不都是应该的吗?

    “我说,我要工钱,工钱你明白吗?就是我干活,你给我钱!”

    “我给你钱了啊!”

    “那是生活费,可不是我的工钱!”

    顾安看着一脸认真的杨敏,“你要多少?”

    杨敏很认真的算了算,狮子大开口道,“不多,一天八十文钱吧!”

    “呵呵!”

    顾安冷笑,一个月二两银子,她倒是会做梦。

    杨敏想了想,“那六十文?”

    “呵!”

    顾安又冷哼一声。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点头,杨敏想了想,“那五十文?”

    “四十五文?”

    “四十文?”

    “三十五文?”

    “三十文,不能再少了!”

    杨敏已经下了决定,再少,她就罢工不干,大家一起吃猪食吧。

    “好!”顾安淡淡应声。

    到底心急不够深,也不够沉稳,有价格掉的这么快的吗?

    杨敏错愕了一下。

    这就答应了?

    “那是日结还是月结?”杨敏问。

    日结?月结?

    日结手里有银子好离开吗?

    “日结三十文一天,月结三十五文一天,三个月结一次四十文一天!”

    杨敏眼睛顿时冒星,“那半年一结是不是五十文一天?”

    一天五十文,一个月一千五百文,半年下来,九两银子,然后她吃顾大的,用顾大的,不用两年,她就是小土豪了。

    “嗯!”

    顾安应声。

    杨敏眼睛亮的灿若星辰,笑的露出白白的牙齿,“那我选半年一结!”

    杨敏很乐观。

    也不管半年后,顾安会不会给她银子。

    “嗯,晚上继续吃饺子吧!”

    荠菜腊肉饺子,味道不错。

    他很喜欢。

    杨敏错愕了一下,“可是后院没什么荠菜了啊!”

    “去外面挖!”

    杨敏想了想,“那你不怕我跑了啊!”

    顾安闻言,看着杨敏,“如果你真的跑了,你会后悔的!”

    他有无数中办法对待叛徒、敌人,还怕收拾不了一个女子?

    所以,他并不怕她跑了。

    “威胁我,我又不是被吓大的,不过这里有吃有喝,还有工钱,我才不会那么傻呢!”

    最主要是顾大身有残疾,根本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完全可以安心留下来。

    “但愿!”

    顾安说完,一拐一拐进了屋子。

    杨敏朝着他背影吐了吐舌头,扮了扮鬼脸,开始数手里的钱。

    按照一个鸡蛋一文钱来算,这三千文可能是三千块的样子。

    想到一个月三千块的家用,杨敏觉得亚历山大啊。

    看来还是要节流、开源才行,谁叫她现在也是拿着工钱的人呢。

    所以在刘氏带着三个孩子来窜门的时候,杨敏很热情的招呼了她们。

    “妹子,这是我家招弟,今年十岁了,这是我家盼弟,今年八岁,这是我家是弟,今年7岁,在村口学堂启蒙!”

    能把孩子送去启蒙,刘氏很骄傲。

    儿子也争气,先生都夸他聪明呢。

    招弟、盼弟、是弟。

    可真是……

    “你们好!”杨敏笑着招招手。

    “婶婶好!”三个孩子倒是懂事,对着杨敏一口一句婶婶。

    把杨敏喊得有些脸红。

    “呵呵,你们好!”

    三个孩子,穿着粗布衣裳,两个女孩梳着麻花辫,看着倒是乖巧可爱,是弟扎了个包子头,也分外可爱。

    刘氏见杨敏笑的很勉强,以为杨敏不太适应孩子,“弟妹,其实我们来,就是想问问你那个荠菜长啥样子,我们娘几个也打算去挖些回来,晚上包饺子吃!”

    “那正好,我跟你们一起去外面挖吧!”

    刘氏闻言,一震。

    这不太好吧,要是杨敏跟着出去,跑了可怎么办?

    她负不起这个责任啊!

    杨敏哪里不明白刘氏的心思,朝屋子里喊道,“顾大,我和小宝跟嫂子去挖野菜,行不行啊?”

    顾大走出屋子,看着一脸朝气的杨敏,眸子眯了眯。

    昨日还寻死觅活的,才一个晚上过去……

    “去吧!”

    顾大放口,杨敏立即去拿镰刀、篮子,拉着小宝跟刘氏出门。

    出了院子。

    天还是那个天,地也还是那个地,可杨敏却觉得,这感觉太好。

    空气是那么新鲜,阳光也是那么明媚。

    暖烘烘的,真是舒服极了。

    卫是弟拉着小宝走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卫招娣、卫盼弟跟在两人身后,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妹子,真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走出家门!”刘氏感叹。

    杨敏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她要被关在顾大家一辈子才正常?

    “你可是顾大买回来的,顾大又是那么个情况……,他能让你出来,真是蛮有胆识的!”

    “嫂子,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跑的!”

    刘氏越发震惊了。

    杨敏笑了笑,才继续说道,“你看外面这么乱,我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里?再说了,我手里又没钱,我甚至连家在哪里都忘记了,我又能去哪里?在这里,衣食无忧,看顾大那个样子,他也不会拿我咋样,说不定我好好照顾他和小宝,他觉得我好,将来帮着我找家呢!”

    刘氏没想到杨敏想了这么多,“妹子能这么想就对了,顾大虽然毁了脸,腿也瘸了,还不能人道,不过你也说了,你好好照顾他和小宝,说不定将来他允许你重新嫁人呢!”

    重新嫁人?

    杨敏可没敢这么想。

    “呵呵!”干干笑了笑。

    刘氏又说道,“而且妹子你的卖身契还在他手里,你若是真跑了,被抓住可不得了!”

    “怎么个不得了法?”杨敏好奇问。

    “这个这么说吧,出门在外,那是需要路引的,没有路引哪儿都去不了,而且妹子你若是逃跑,被抓住了,顾大一气之下把你卖到勾栏院,你这一辈子就真的毁了,你跟着顾大好歹是清白人,若是去了勾栏馆……”

    勾栏馆,妓院?

    杨敏本来就没想逃走,加上顾大答应给她工钱,她才不要逃走呢。

    “多谢嫂子提醒!”杨敏说了一声,才认真打量这卫家村。

    蓝天白云,绿树成荫。

    前有河,后有山。

    如今是春耕的时候,很多人在田里忙活着,也有人在翻地,有的地里,小麦已经结了穗,开始泛黄,再等个十天半月就可以收割。

    一小块地里,种着密密麻麻的苞谷苗,等收了小麦就可以将苞谷挪过去栽种。

    所以地里荠菜并不多,不过那些没有种小麦也没有翻的地里,却是特别多的。

    杨敏教刘氏要怎么挖荠菜,更要认清顾,别挖错了。

    刘氏到底是卫家村人,又经常出门打猪草,很快就认了出来,不一会就挖了一篮子。

    路上遇到人,都对杨敏指指点点。

    顾大是卫家村外来人,在卫家村买了地修了房子,买了卫家村的孩子做儿子,又买了个媳妇,如今这媳妇还出来打猪草。

    对于没有什么娱乐的农村来说,真够她们翻来覆去说好久了。

    挖了一篮子荠菜,杨敏就看着远处的楠竹林。

    “妹子,看什么呢?”刘氏问。

    “我在看那楠竹林,不知道有没有竹笋?”

    刘氏呵呵一笑,“那楠竹林确实有竹笋,不过没人吃,那东西麻嘴,不好吃!”

    “可以去挖吗?”

    “可以啊,那是咱们卫家村集体的,谁家需要竹子都可以去砍,那笋却没人要的,妹子,你要去挖竹笋啊?”刘氏问。

    “再说吧!”

    她倒是想去,不过不知道顾大给不给她去,所以先回去问问顾大的意思。

    “如果妹子要去挖竹笋,喊上我塞!”

    杨敏笑着点头。

    她才不打算自己去,挖笋可是体力活,她打算喊卫光棍去挖,挖了回来她煮了晒干,到时候她可以拿去卖一些钱。

    不过这古代的人知道怎么吃笋干吗?

    如果不知道怎么吃,她要是弄出一个怎么吃笋干的法子,拿到酒楼能不能卖银子呢?

    挎着篮子回到家,杨敏开始摘荠菜,老的、黄的叶子不要,根也要去掉。

    刘氏娘几个也在,叽叽喳喳的很是热闹。

    顾安在屋子里,靠在竹躺椅上,手中拿着一本书,翻了几页,听着外面杨敏清脆的笑声,竟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这种朝气蓬勃的气息,很陌生。

    摘好荠菜,杨敏就教刘氏焯去荠菜的苦涩,用冷水泡一下,拧干水,切碎和剁碎的猪肉拌在一起。

    “嫂子,这荠菜不仅美味可口,且营养丰富,还有和脾、利水、止血、名目的功效,多吃挺好!”

    刘氏闻言噗嗤笑了出声,“咱们农村人哪有那么多讲究,有的吃,能填饱肚子,不饿着就好了!”

    杨敏闻言,搔搔头。

    也是她给忘记了,这是古代,不是二十一世纪,没那么多养身的讲究。

    刘氏基本上学的差不多,带着三个孩子离开,家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厨房里,杨敏和小宝一边忙活一边说话。

    倒也和乐惬意。

    “娘,晚上还是荠菜饺子吗?”小宝问,想着中午香喷喷的荠菜饺子,舔了舔嘴。

    “不了,晚上我们做荠菜饼,荠菜云吞吃!”

    小宝乐呵呵的笑着。

    杨敏想着天色还早,便烧了水,努力提到了浴房,给自己和小宝洗了澡。

    顾大家用的香胰子很香,一股子药味,但是很好闻。

    就连洗头的药膏都特别香,杨敏感觉特别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把衣服放在盆子里,和小宝在院子里晒头发,想到顾大还没洗,走到顾大房间门口,“顾大,你要不要洗澡啊?如果你要洗澡,我给你烧水!”

    顾安在房间里,想到自己好几天没洗头擦身子,一拐一拐出了房间,“我不太方便,你帮我洗个头吧!”

    杨敏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我说,你帮我洗个头,身上我自己擦!”

    杨敏看着顾安,指着他好一会,“你等着,我去烧水!”

    很快烧好水,顾安坐在凳子上,埋着头,杨敏给她抓洗,小宝拿了水瓢倒水。

    顾安习武,鼻子本就灵敏,闻着杨敏身上熟悉的味道,眉头蹙了蹙。

    洗好头,杨敏把热水端进厨房边的小浴房,顾安进去自己擦洗,然后上药,换了干净的衣裳,觉得整个人好受了许多。

    可是水缸里没多少水了,总不能在家里洗衣服吧。

    “小宝,我们去河边洗衣服吧!”杨敏提议。

    小宝闻言不语,看向顾安。

    顾安则看着披头散发的杨敏,“你要这样子出去?”

    杨敏打量了一下自己,“有什么不对吗?”

    “头发!”

    杨敏抓了自己的头发,“挺好的啊!”

    “在家是可以,但是出去,披头散发的,别人会把你当成疯子!”

    杨敏愣了愣,顿时明白了。

    “那我等头发干了再去,一会那个卫光棍送柴火来,你让他挑水啊,要是能有水井就好了,用水方便,洗衣服也不用去河边了!”杨敏说着,走到太阳下晒头发。

    拿着梳子梳几下,又给小宝梳几下,却忽然发现,“小宝,你头上怎么有虱子?”

    最先洗的时候没注意,这下子虱子都爬出来了。

    小宝脸一红,张着嘴不知道要怎么说!

    “……”

    “快坐好,我给你抓了它们!”杨敏让小宝坐好,不停的把那虱子给掐死,就连头发上的虱子蛋也不放过。

    “娘,我会不会把虱子传给你?”

    “那有什么关系,要是真传给我了,到时候你再帮我抓呗!”

    杨敏无所谓说着。

    她小时候在外婆家也长过虱子呢,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好些年没见到虱子,所以见小宝长了虱子有些吃惊罢了。

    小宝愣愣的。

    想到他在阿爷、阿奶家,因为发现他长了虱子,阿爷、阿奶不让他进屋,只让他跟大黄睡。

    心里涩涩的,轻轻的把头靠在杨敏膝盖上,“娘!”

    “嗯!”杨敏有些错愕。

    这孩子,怎么好端端的,情绪变化这么快。

    “等小宝长大了,小宝一定对娘好!”

    杨敏笑了笑,揉揉小宝的头,“好啊!”

    顾安在一边看着,勾了勾唇。

    他从小是奶娘照顾长大,奶娘爱他、敬他,却也惧他,是绝对不会像杨敏对小宝这样子的。

    这个女人,买的似乎挺值。

    等头发干了,杨敏把自己的头发梳成一条麻花辫,但是是从头顶一定编到了发尾,长长的一条,很好看。

    想到头发,就想到小宝头上的虱子,或许应该去药铺抓点药草回来,煮了洗头,把小宝头上的虱子都弄死才行。

    给小宝也扎了个丸子头,用绿色的发带绑头发。

    杨敏想,幸亏是绿色的发带,而不是帽子……

    给小宝扎好头发,把衣服都塞到水桶里,拿了皂角,和小宝一起去河边洗衣服。

    顾安看着那一高一矮的身影,去了厨房。

    看着细竹罩下搅拌好的荠菜肉沫,顾安放下了细竹罩。

    随随便便买个女子回来,就这么花样百出?是意外?还是别人安排的呢?

    需,仔细查一查才是。

    杨敏和小宝到了河边,河边有两个姑娘在洗衣裳,见到杨敏和小宝,纷纷露出好奇、打量的神色来。

    杨敏摸了摸自己的脸,长得也就那样,不差,也不会特别美,那镜子模糊的,也看不清顾长什么样子,总之有鼻子有眼睛,不是丑八怪就行。

    太美招祸,太丑招嫌弃。

    这样子不上不下刚刚好。

    跟小宝一起洗衣服,搓搓揉揉很快就把衣裳洗好,杨敏却盯着河里那游来游去的鱼。

    如果能抓条鱼,煎炸蒸烤,那就太好了。

    “娘,您在看什么?”

    “没什么啊,走吧,咱们回家!”

    和小宝回到家里,杨敏让小宝去读书,自己把衣裳晾了。

    杨敏真想有个手机,能玩一下微信,就算不能玩微信,好歹能玩个游戏嘛。

    可是什么都没有。

    何以解忧思,唯有干活。

    杨敏想着,起身回到自己房间,找了一匹花布出来,摊在桌子上,从厨房拿了炭块,画了拖鞋鞋面形状,又找到剪刀、针线,看着那一排排针,杨敏不免感叹,准备的真周到,把鞋面剪下来。

    剪了三双,分别是大中小。

    想到顾大穿着花拖鞋,一拐一拐的样子,杨敏自己先笑了出来。

    也不知道顾大穿多大的鞋子,不过杨敏先剪了鞋面,因为要包进去一些,所以鞋底子才是关键。

    不过鞋底子就比较麻烦了,新布来纳鞋底子浪费,可是旧布,这家里好像没有,先去问问顾大吧。

    杨敏来到顾大房间,顾大的房间和她的一样大,不过窗户下多了一张大大的书桌,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一边放着一把木椅子,这会子小宝正坐在椅子上写字,顾安坐在一边的躺椅上看书。

    见杨敏站在门口,“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问一下,家里有碎布头子和棉花吗?”

    顾安看着杨敏,起身走到衣柜边,打开衣柜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匹布,和一小包棉花,递给杨敏,“没有碎步,这匹拿去剪!”

    杨敏也不犹豫,伸手接了。

    “好!”

    拿了小宝、顾安的鞋子,印着剪了鞋底子。

    不过剪的大了好些,然后按照印好的,剪了好几块。

    小宝的拖鞋小,做起来快,杨敏就先做他的。

    最下面用五层布料,用麻线缝的严严实实,上面两层往中间摊了厚厚的棉花,跟鞋底缝在一起。

    又很快做了鞋面,把鞋面缝到鞋底子上去。

    等到快天黑的时候,杨敏已经把小宝的拖鞋给做好。

    一双碎花拖鞋。

    软绵绵,暖烘烘的。

    杨敏拿着拖鞋走到顾安房间,“小宝,你试一下这拖鞋怎么样?”

    小宝拿着毛笔,看着杨敏手里的碎花妥协,好奇的很。

    看向顾安,见顾安点头,才放下毛笔走到杨敏面前,“娘,这是什么?”

    “拖鞋,给你做的,晚上洗脚以后穿!”杨敏喜滋滋说着。

    虽然有点粗糙,但是纯手工能做成这个样子已经非常不错了。

    小宝好奇的拿了捏了捏,“娘,好软!”

    “当然,我在里面装了棉花!”杨敏自豪的很。

    小时候也是外婆做,她跟着学,做的还非常好呢。

    小宝抿了抿唇,“娘,那爹有吗?”

    顾安竖起耳朵听,翻着书,佯装不在意。

    “有啊,我们都是一样一样的呢,呵呵!”杨敏说着,看向顾安,见他似乎不太喜欢,所以决定最后给他做。

    晚上熬夜把自己的给做出来。

    “那一定很好看!”小宝拿着拖鞋,轻轻的摸着,生怕一不小心弄坏了。

    杨敏则摸摸小宝的头,去厨房做晚饭。

    小宝看了看顾安,“爹,我去帮娘烧火!”

    “去吧!”

    看着小宝离去的背影,顾安觉得,完全有必要查一查杨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