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吵架生气(顾安番外2更
    她这个样子,特别像妹妹欢喜。

    不过欢喜会更调皮一些,会拿东西挠他鼻子。

    他从舍不得对欢喜冷眼,甚至是发火生气。

    他就这么一个妹妹,生下来一点点大,抱到如今嫁人生子。

    好在田园爱她疼她宠她。

    杨敏心思手巧,很快做好了饭。

    一家三口,小的和女人胃口不大,倒是男人吃的要多一些,每餐都能吃完所有饭菜,也省的杨敏为怎么保存剩饭剩菜发愁。

    如今大热天的,极容易中暑,尤其是小宝那弱不禁风的体质,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去采点药材熬给小宝喝。

    她是不知道那些什么药理的,但是因为小时候她的身体也不好,那时也没什么条件去住医院,舅舅就寻了好些偏房子给她治病。

    虽说不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但是也吃过不少,比如补身子的药材就足足有七八种药方,因舅舅时常要出门为别人定做家具,她有时候自己煎药,那些个药方记得滚瓜烂熟。

    改天去找赵茜打听一下哪里有可以挖到药材,不然从那大夫那边买,定是要费不少钱银的,她最近买了不少东西,这月还剩下那么久。

    一想到手头里的钱银,杨敏又是一阵发愁,天晓得顾大那里有多少银子,到时候如果是吃完了可怎么办,他又不能去做事赚银子。

    午膳简单的炒了两个小菜,熬了一锅浓稠鲜甜的鲶鱼汤。

    小宝玩的满身大汗,小手脏兮兮的,就站在桌子旁边等着吃饭,杨敏叹了口气,在腰间擦了擦手,牵着小宝来到水缸处。

    舀了水为其清洗手,“小宝,吃饭之前一定要洗手,不然这样不干净,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会肚子疼的!”

    尤其是在古代,没有那些医疗设备啥的可以检查出病因,在这里稍微一个重感冒死亡率都高的地方,卫生就格外要注意。

    小宝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记下了,洗了手一家人坐下来吃饭。

    “对了,娘,刘婶婶问你下午要不要随他们去摘皂荚!”小宝吃着吃着忽然想起来,连忙说道。

    “去,下午你随你爹在家,我同她们去瞧瞧!”想起自家皂荚也是快要用完了的,皂荚洗衣物香香的,也洗的干净,农家人都是用这个,有的人自家会种,大部分都会去后山上摘些。

    吃了午饭还没着急动身,坐在屋内缝了一会子衣裳,瞧见日头没那么毒辣了这才拿了斗笠挎着竹篮过去。

    大旺媳妇此时也正好准备动身,见杨敏也要去,欢喜的不行,“妹子,我打算带招娣几个一同过去,也摘了快些,你可要带了小宝去?”

    杨敏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让招娣去喊小宝,带出去多走走也好,至于顾安,那么大一个人丢不了。

    顾安得知招娣来喊小宝一起去摘皂角,也没多言什么,微微颔首,示意小宝一起去。

    小宝开心极了。

    “爹,我会多摘皂角回来的!”背着小背篼便跟着招娣跑出了家门。

    一路上,小宝紧紧的攥着杨敏的手,紧张又兴奋,还是第一次跟娘亲出来这么远,以前都只是带着去洗洗衣服。

    招娣几个孩子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就小宝一人老实巴交的。

    “妹子,你家小宝可老实多了,什么时候我家的也能像你家这般!”大旺媳妇打趣道。

    别人她不知道,这杨敏可是买回来的,和小宝不亲。

    不过顾大不能生育,杨敏这么对小宝好,也在情理之中。

    以后还指望这孩子养老呢。

    杨敏笑了笑没说话,小宝的确太乖巧了,有时候都会忘记他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对了妹子,你们可有行那事?”大旺媳妇忽然贼兮兮的说,杨敏怔了怔,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大旺媳妇说的是什么意思。

    随后就听见大旺媳妇干咳两声,“我说的有点唐突,不过夫妻之间行那事不是很正常的?我瞧你也挽了发髻,你们……”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在不清楚就是傻子了,杨敏脑子里浮现出顾大那张脸,脸微红,又很快平静下来,“嫂子,还没呢……你别乱说,我们没有!”

    她已经做好了这辈子就这么跟顾大搭伙过日子的准备,反正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小宝这么粘着她,她改嫁更是不可能的事情,顾打也不像是个会过日子的。

    一个没人娶,一个没人嫁,刚好!

    见杨敏这么说,大旺媳妇面上一囧,连忙安慰道,“他是怕你疼呢,干那事都会疼的,你莫要往心里去啊,嫂子也是随便一说!”

    “嗯,我都知道的嫂子!”杨敏自是不在乎这些事,毕竟她也不想跟顾安干那事!这辈子都不想。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往后山上去,这会子来山上摘皂荚的人不少,也有不少小孩子正互相追逐着玩闹。

    杨敏明显感觉到小宝挨着自己更紧了,许是因为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的缘故吧。

    “招娣,你们几个带着小宝就到这附近玩,不许往里边跑哦!”说着拍了拍小宝的后背,小宝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杨敏后,这才跟上招娣几人。

    落在地上的和矮一点的已经被人摘没了,杨敏四处翻找了一下,找了一根比较长的树枝,招呼了大旺媳妇过来,一人捡一人打落,效率倒是很高。

    这一片还处在山脚下,听大旺媳妇说,这山里头还有狼,所以一般是禁止深入的,就村里有名的猎手都只敢在半山腰转悠转悠。

    听说偶尔还有饿狼下了上来吃小孩,以前村长家的大儿子就被叼走了,村长媳妇因此还疯了,成天被村长锁在屋内不让出去祸害人。

    还有人说村长是做多了缺德事,儿子才被叼走的,也有人说是老天惩罚他,让那狼专门下来吃掉他的儿子,不然怎么可能谁家的不叼,偏偏就叼了他家的?

    反正众说纷纭,但没有一个人说村长家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这事儿听到杨敏的耳中自是觉得事有蹊跷,终究不是自家事,没必要多管。

    满满的两篮子皂荚,比别人都要快一些,瞧着两人打完了,立刻就有妇人凑上前来,“唉,刘嫂子,这谁家娘子啊?”

    “顾大家的!”大旺媳妇说的时候还得意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示意不要乱说话。

    “哦,是顾大家的啊,我晓得,前些天村里的人都在说这事呢,我曾还想着去瞧瞧,如今这么一看,长的真俊!”说这话的是一位有些上了年纪的妇人,面目生的喜气。

    大旺媳妇连忙挽住杨敏的手,“这个是二阳家婆婆莫氏,你应当唤一声卫婆婆,这村里有什么喜事啊都找她!”

    杨敏腼腆的笑笑,乖巧的喊了声,“卫婆婆好!”

    这声卫婆婆喊的人心里暖滋滋,莫氏连忙拉着杨敏的手,一下一下拍着,“哎哟,瞧着这模样可讨人喜欢,也难得顾大喜欢你,以后啊有事就来找卫婆婆,这村里村下的理应多帮衬着点!”

    杨敏以前也经常跟乡下的婆子聊天,很快就跟一群妇人打成一片,把木棍给他们打皂角,一边聊着天。

    忽地那边响起一阵哭喊声,闻声而去,一群小孩围在一起,慌张的不行,杨敏看见人群中挤出一个小脑袋,是小宝。

    小宝看见杨敏后,立刻红了眼眶,随后把腿朝着杨敏跑去,这一次却没着急着扑进杨敏怀里,而是口齿清晰道,“娘!盼弟被蛇给咬了!”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慌了,连忙朝着那边跑去,大旺媳妇抱着盼弟满脸慌张,盼弟此时紧紧的闭着双眼,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看样子是中毒了。

    杨敏丢了手里的皂荚,在周围看着,很快就看到一族生长在灌木丛里的草药,两三下挖出来,走到大旺媳妇的身边,跪坐在盼弟的面前。

    将草药分一为二,一部分塞进盼弟的嘴里含着,另一部分塞入嘴里咀嚼,快速的在盼弟身上摸索,很快就看到小腿上发黑的两颗压印。

    杨敏将草药吐出来,再从下裙撕下一块布料,把草药包起来,俯下身用嘴贴上盼弟腿上的伤口,一口又一口的黑血吐出来。

    周围的妇人大部分都被杨敏搞蒙了,只有大旺媳妇和几个有眼见的知道杨敏这是在救人。

    吐了好几口黑血之后,血变得鲜红起来,杨敏将草药敷在盼弟的伤口,用布条包扎好,这才瘫坐在地上。

    “基本上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还是要去大夫那里看看,大旺媳妇,我陪你去吧,招娣,是弟,你们带着小宝回去,记得去找你爹爹回家!”杨敏抿唇,忽地站起身把盼弟背在背上。

    随后看了一眼站在旁边一脸无措的小宝,“小宝别怕,娘很快就回去!”说完迈开步子就往山下跑,大旺媳妇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也连忙跟上。

    等人走了,后头还站在那儿的妇人这才回过神来,“这顾大的新妇反应还真快,这会子要是换做我了,定不知慌张成什么样!”

    “对啊,还知道能救人,我看那样子,应该是知道一些的,保不齐啊,还比村里那卫青要好一些呢!”

    “看来这顾大还真是捡着宝了。”

    ……

    卫青正在屋内调配药材,忽然门被拍的哐哐响,不耐烦的放下手里的事去开门,就看见门前站着的还是杨敏,只是身边站着的人不一样了,身后背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小女娃。

    “你们这是……她中毒了?”卫青刚要问什么的时候,发觉女娃面色发青,这是中毒的迹象。

    “是,我已经简单处理过了,但余毒未清,你快看看!”杨敏快速的说着。

    卫青立刻帮忙把人给卸下来,随后把人抱到里屋去,大旺媳妇想跟进去却被杨敏给拦住了。

    “他不喜欢别人进去,我们还是站在这里吧!”杨敏很理解这个时候大旺媳妇的心情,但卫青也有自己的规矩。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难熬,许久后卫青这才走出来,“多亏了你,人没事了,不然就你们走过来这段路,这孩子已经没了!”

    听到这话大旺媳妇腿脚一软,杨敏连忙把人给扶起来,扶着在一边的柴堆上坐下,走到卫青的面前,“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错,我这儿不留人的,待会开几幅药回去,我告诉你怎么熬药,你既然会处理伤口,那换药的事情就劳烦你了,不然我这跑个一两趟的还真不是个轻松事!”卫青交代着。

    拿了药和一些草药,杨敏这才走到大旺媳妇的面前,只见人此时满脸泪痕,狼狈的很。

    “嫂子,你这样也不是事,卫青说已经不会有危险了,我们把人带回家去吧,家里孩子还等着呢!”把药材往大旺媳妇怀里一塞,折身去背起还昏迷着的盼弟。

    大旺媳妇听见人没事,这才打起了精神,三人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晚了,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做饭、吃饭。

    回去的时候两家的人都还开着,大旺带着几个孩子站在门口,满脸的焦急,瞧见人来了赶忙走过去。

    配合着把人安置下来,再交代了卫青说的,“我这几天每天都会过来帮盼弟包扎伤口,你们记得莫要发炎了!”松懈下来之后,杨敏更关心家里一大一小。

    “多谢你了妹子,要不是你,今天,就,就……”一想到今天的情形,大旺媳妇就觉得一阵后怕。

    “哪里的话,嫂子平时也帮衬了我们不少,我就不久留了,家里的人还等着我回去呢!”杨敏说着挥了挥手就马不停蹄往家里走。

    此时原本应该关上的门敞开着,刚刚走进门就看见一大一小坐在大树下,小小的身子总是不老实,一直往外边瞧。

    “娘!”小宝瞧见门口的人,一下子窜起身,立刻朝着杨敏扑去。

    杨敏叹了口气,将人拉开自己,“娘身上都是汗,你别抱着娘,脏!”

    今天定是让他担心狠了吧。

    小宝却不听,用力的抱住杨敏的腰肢,“娘一点都不脏,小宝不嫌弃娘!”他忍了很久,他看到盼弟姐姐忽然倒下去,那个可怕的样子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害怕。

    但是娘跟他说过,男子汉大丈夫的不能哭,所以他一直忍着,不哭。

    感觉到小宝的情绪波动,杨敏叹了口气,弯腰把人给抱起来,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小宝乖,娘回来了,盼弟也没事!”

    “嗯……”小宝将头埋在杨敏的脖颈处,闷声回答道。

    感受到另一股视线,杨敏抬起头,就看见此时顾安坐在那儿看着自己,“回来了?”

    “嗯,回来了!”

    只是两句话就没有了下文,杨敏却是知道,顾安这人不擅长说话,问出口代表他其实是有点担心自己的。

    在凳子上坐下,一边安慰小宝,一边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但没有说自己为什么知道会草药这些事情。

    顾安听完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应,“你去做饭吧!”

    这事杨敏才想起一家人都还没吃东西呢,将小宝放下,猛地站起身眼前一黑,身子不受控制往后倒去,手背猛的多出一只手将她牢牢支撑住。

    顾安皱着眉头将人慢慢放在竹椅上,“你自己处理了没?”

    “没,我就吸了个毒,没事的!”杨敏也没想起自己会对此有那么一点反应,不过应该很快就好了。

    顾大闻言转过身去,“你坐着吧,我去做饭!”说完就要走。

    杨敏眉头一跳,他做饭!能吃吗!杨敏想起了先前喝的粥,想也不想一把拽住顾安的手,苦着脸道,“还是我去吧,我真的没事,能蹦能跳的!”

    主要是顾安做的吃了会死人!

    当然这话可不能当着顾安的面说,不然又不知道会怎么给自己臭脸。

    顾安并没有坚持,杨敏坐了一会子后就起身去做饭了,果真是活蹦乱跳一点事都没,晚膳随便做了个白菜炒肉,这时杨敏才想起今儿个衣物啥的还没去洗呢。

    也罢了,今儿个累了,匆匆洗了澡后,杨敏坐在床头,借着烛光缝制自己手里的衣裳。

    今儿个回家的时候,自己摘的皂荚也都被小宝捡回来。

    当然,还有其他人的帮忙。

    农村人,其实不怎么坏,就是嘴巴碎了些,因为太无聊,又没消遣的娱乐。

    小宝坐在一边,巴巴的看着杨敏。

    杨敏失笑,放下针线,抱着他睡觉。

    “娘!”

    “嗯?”

    “以后再遇上这样子的事情,吸、毒的事情让我来吧!”小宝小声道。

    “傻孩子,这个吧,以后再说,娘累了,咱们睡了好吗?”

    “嗯,睡觉!”

    小宝还想说点什么,杨敏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小宝轻轻的伸手,抱紧杨敏。

    “娘!”轻轻的喊了一声,闭上眼睛,挨着睡去。

    翌日,杨敏意外的是一家人中起的最晚的,熬了粥,煎了几个鸡蛋饼,早饭也就这么过去了。

    顾安、小宝都没任何嫌弃,反而吃的很香。

    还没坐下多久,大旺媳妇就来敲门了,杨敏知道她为什么来,“嫂子来了,我刚好打算过去呢!”

    “妹子,谢谢你了!”

    去了大旺家,帮盼弟简单的包扎一下,准备回家,衣裳还得洗,那竹筒子也要去看看有没有鱼,大旺媳妇却拉着杨敏的手不让走。

    活活塞了一两银子在杨敏的手里,杨敏连忙塞回去,“你们家里要养这么多孩子,也不容易,如今盼弟又是需要补充营养,你给了我这些银钱,可是害了盼弟!”

    “银子我是不会收的,日后还有多处需要嫂子你帮忙的呢,非要的话,送些菜给我就好了,也省的我去买!”杨敏坚决不要银子。

    帮忙如果收了钱就不一样了。

    她当时也是出于为了孩子,才出手帮忙,也幸得她及时找到了那草药,一般来说有毒物的周围,就一定有草药。

    大旺媳妇听杨敏说到这儿,面上很是为难,“妹子,你这钱银必须收下,不然我这心里难受,你这一次救了盼弟的命可不是小事!”

    “是你言重了,嫂子你可想想,我这要收了你的钱,就代表我有本事,以后这村里谁有事没事的都来找我,我只是一个小妇人,哪里懂得这么多?”杨敏解释道。

    大旺媳妇也听懂了杨敏的话,这才点头答应下来,在人走之前强行塞了不少蔬菜走,还有自家熏的几块熏肉。

    回家归置了东西,端着盆子想要出门洗衣裳,却忽然被顾安喊住,“你过来!”

    疑惑着走过去,放下盆子,“你找我有什么事?”

    顾安很少会主动找自己说事,难道是准备给自己发银子了?

    杨敏想到这里,面上一喜。

    小宝此时在房中习字,顾安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想了一会后抿唇问,“你到底是谁?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他不知道为何,竟想过来亲自问她,似乎问了,心里会好受很多。

    杨敏一下子被问懵了,反应过来后‘腾’的一下站起身,脸色愠怒,直指顾安,“顾大!你什么时候可以正常一点?老娘为了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事!”

    “你们的衣服是我洗的,吃的是我做的,哪里不是我打点的?”不知道为何杨敏就是觉得可笑,自己这些天费心费力就为了让大家活的更好,他呢!

    成天就想着自己是因为自己了什么接近他的!“我说你有毛病是吧,是你把我买来的,要不是你,我还不想来呢!什么东西!”

    “你就这么报答我的?!好笑死了!你顾大有什么我好图的!你既然怀疑我、我走就是了!”杨敏也是被气狠了,转身就跑出了家门。

    里面习字的小宝听见动静连忙跑出来,只是等出来的人时候人已经走没了影,连忙跑到顾安的面前,“爹爹!娘亲走了!”

    顾安抿唇,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小宝越想越委屈,娘就这么走了,不要他了,越想越伤心,好一会儿之后哭出声。

    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顾安只能就坐在那里看着他哭,气氛诡异。

    一路上杨敏越想越气,等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似乎没地方去,想了想,就朝着村下走去。

    赵茜这会子正在小院子里摘菜,门被敲响,打开一看是杨敏,笑着说,“妹子你咋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杨敏不好意思道,厚着脸皮道,“还真有,我今天有点事,需要在茜姐你这儿住上一两天,茜姐应该不会嫌弃我吧!”

    赵茜瞬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杨敏可能被顾大给撵出来了,可怜见的,这买来的和明媒正娶的到底是不同。

    也有可能是两个人吵架了,杨敏自己跑出来的。

    她希望是后者。

    将人给迎进去,“自然是欢迎的,我正愁一个人住着没个伴呢,我这会子在摘菜,你想吃什么?”

    “我来做吧,让茜姐你尝尝我的手艺!”

    吃住别人的总归是有些不好意思,杨敏连忙揽了活儿。

    两人一同坐在院子里择菜,有说有笑,“对了妹子,我听说你昨儿个救了大旺家的盼弟?”赵茜忽然出声问道。

    杨敏点了点头,“也不过就是做了点很简单的事情,都是村里乡亲传得,茜姐你也相信不成?”

    “七分真三分假,我还看不出来么,你喜欢藏着掖着我也不多问,你知轻重,这会子那孩子怎么了?”她跟刘氏还有点交情。

    杨敏这样子,她蛮喜欢。

    不然也不会冒着被风言风语,把人留下。

    真不行,两个女人搭伙过日子也行。

    她手里有点钱,杨敏也有手有脚,总不至于饿死了去。

    当然,她还是希望,杨敏能够回去。

    “好的差不多了,我待会晚点再去帮她换一次药,对了茜姐,我识得一点草药,想着去摘点回来在家里备着,以备不时之需!”杨敏刚刚说完就又后悔了。

    怎么自己出来了还是想着家里的事情!也算了,反正草药也能她自己用。

    赵茜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以前听人说了,一路上去是长了些草药的,但是不多,半山腰会多一些,你要是去啊,可得带上个好手!”

    杨敏皱着眉,她其实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毕竟……其实山上应该没什么危险,草药是一定要去摘的。

    “嗯,我知道了,我明天去一趟,茜姐你可有什么推荐的人吗?”

    “有啊,村子西边有一家猎户,似乎近几天就要上山去一趟,你出点银子让他带上你就行了!”赵茜热情的为杨敏介绍。

    两人攀谈着,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午间,杨敏做的菜,刚好赵茜家有韭菜,就做了个韭菜饺子,两人吃了一大碗才停下。

    “妹子啊,你这手艺真好,顾大有你可是享福咯!”赵茜调侃道。

    杨敏没说什么,下午闲不住脚,赵茜主动带着杨敏在村里四处走走,认识一下各家各户都住着什么人,也提醒了杨敏哪些人什么脾性。

    顺便给盼弟换了药。

    吃了晚饭,两人是睡在一张炕上,杨敏却没了什么睡意,小宝跟她睡习惯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一直以来都是吃她做的菜,这会子又开始吃顾大做的肯定不习惯吧。

    有没有饿着,顾安那木头肯定不会照顾小孩,也不知道有没有照顾小宝洗澡……愈想愈担忧。

    “怎么,现在开始想你家那口子的事情了?”赵茜的声音忽然传来。

    杨敏没做声,赵茜继续说,“两口子吵架其实很正常,这男人啊,思维就是跟我们不一样,粗心大意的,可能有时候处理方式不对!”

    “都说夫妻吵架床尾合,其实左不过都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人,吵架吵着吵着也就习惯了,你们现在是还不了解对方,以后啊,他要是再说出惹你生气的话,兴许你就不生气了!”

    赵茜说着忽地叹了口气,“以前我家那口子也这样,笨手笨脚的,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但是出事的时候又知道挡在我身前……”说到后头,声音有些哽咽。

    杨敏侧过身子,不忍多问,“茜姐,睡觉吧,时候不早了!”

    先前听说过,赵茜的丈夫死的早,甚至两个种都没留下来,原以为是病死的,却不想是为了保护赵茜死的,至于出了什么事,她不愿说,她也不问。

    大旺家

    大旺媳妇将杨敏说的全部都跟大旺说了,甚至是她现在住在赵茜家的事情,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给盼弟换了药就匆匆走了。

    大旺点头叹了口气,“这回我们可欠了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既然她不要钱银,日后咱家里有了什么好东西,记得算上他们家一份!”

    “诶!晓得了!”大旺此时对杨敏又是喜欢又是感激。

    小宝躺在杨敏的房中,老老实实的盖上被子睡觉,她记得娘亲说了,男子汉要学会自做事情,所以今天他很努力的把爹爹做的东西都吃完了。

    虽然难吃的很。

    也自己打了水洗澡,自己睡觉,然后眼巴巴的看向窗外漆黑黑的夜空……

    所以,娘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小宝好想你,小宝会很乖的。

    顾安坐在书桌前,将手中的毛笔放下,好一会儿了,他还是静不下心,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总是想着那女人。

    没了她,难道他就活不下去了吗?然而一天的教训提醒他,似乎是的,没了那个女人,他做的饭菜难以下咽,以前女人没来之前,觉得能吃就行。

    后来女人做的饭菜都很好吃,他的嘴也都被养刁了,女人在的时候总是会准备好一切的事情,以及帮小宝洗澡,帮他洗头。

    他现在承认,没了那个女人,似乎……不太习惯。

    耳畔响起了女人离开之前生气的斥责声,闭上眼睛,想着什么。

    ……

    竖日,赵茜早早的就起来做的早饭,两人吃完之后,赵茜就带着杨敏去村西找那个猎户,猎户约莫着是有四十四五岁了,家里没一个人。

    听赵茜说,这原先是个流浪的人,后来在这里落了脚,以打猎为生,因村里很多人都得依靠他来保卫村子,也就没有一个念他不好。

    一番谈下来,杨敏知道了猎户的名字,看得出他是一个很老实本分、话不多的木讷人。

    赵茜为了杨敏付了六文钱,决定了是吃了午膳开始走,在山脚下的大树下汇合。

    杨敏高高兴兴的回去。

    赵茜看着坐在旁边高高兴兴的编着竹篮子的杨敏,开口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怎么,难道茜姐也不欢迎我了吗?”杨敏停下手里的动作,如果赵茜不收留自己的话,那她就只能去大旺家里挤一挤了。

    “你要在我这里住一辈子,我也欢迎你的,只是不管如何,你也要为小宝考虑考虑,那孩子好不容易得了你这个母亲,过了几天好生活,你怎忍心弃他一个人?”赵茜是知道小宝的事情的,原来卫家那些个可不是什么好人。

    杨敏低着头没说话,她又怎么不担心小宝?只是她必须等顾大亲自来找自己,不然这事过不去,谁心里都是一个疙瘩,她咽不下这口气。

    这事不解决,以后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见此,赵茜也没再继续说了,吃了午膳后,杨敏戴了斗笠背着背篓就走了,一路上不少人瞧见杨敏,都各自谈论着什么,两人都不在意。

    在山下老远的就瞧见那猎户站在大树下,身上背着弓箭,腰间别着一把大砍刀,看的人瘆得慌。

    “走吧!”猎户看了两眼杨敏,兀自转身往后走,跟赵茜道别杨敏就连忙跟上去。

    一路上猎户走的很慢,似乎是在照顾杨敏,也让杨敏有了好好找草药的空子,隔一段时间看到很多次草药的时候,杨敏都会喊休息,猎户也由着她。

    等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猎户让杨敏就在这附近摘草药,他要离开一小会,留给了杨敏一把小刀防身,还在杨敏的身上撒了一点粉末,说是躲避毒虫。

    走走停停,杨敏还在周围转悠,背篓里除了采摘的草药,还有一些能吃的菌类,这些都是打算待会去打个汤啥的。

    在石头上坐着,忽然杨敏后边响起动物的惨叫,转身就看见一条大蛇此时卷着一只兔子,要将其勒死。

    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杨敏想要转身走,脚下却踩到了树枝,惊动那边的蛇,蛇只是朝着杨敏吐了吐舌头,继续对付卷着的兔子。

    咬了咬牙,杨敏猜想这蛇吃了兔子之后就该对付自己了,蛇的嗅觉灵敏,指不定待会就来了呢,猎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这蛇身长大约一米五六,有杨敏手腕粗,看了一眼旁边的大石头,杨敏咽了一口口水,深呼吸几次。

    咬了咬牙,费力的搬起石头,一点一点朝着蛇挪去,等对准了之后,用力朝蛇的头扔去,蛇的头被石头死死压在地上。

    杨敏继续从旁边搬了石头砸,确定蛇不会动了之后,这才松下一口气,重新坐在石块那边,据说蛇头死了之后还会动,她有些后怕,不敢过去。

    猎户来了之后就看到了这么一幅场景,将手里的野鸡野兔什么的都丢下,将石块掰开,到蛇头那一块,利索的抽出砍刀把蛇头砍下来,挖了个坑埋下去。

    把兔子和蛇递在杨敏的面前,“这个是你的,你拿回家吧!”

    他倒是想不到这女人还能有这种勇气砸死一条蛇。

    杨敏也不客气的把蛇和兔子都装进背篓里,把砍掉的那部分用叶子包着,再用大叶子把他个草药隔开来。

    两人见天色不早了,就往山下去,刚出了森林,老远的杨敏就瞧见一大一小站在不远处,夕阳打在两人的身上,静谧中有些美好。

    杨敏皱眉,还没说什么,就看见一道小身影朝着自己跑来,蹲下身子,抱了一个满怀。

    小宝用力的抱住杨敏,“娘亲!你跟小宝回家好不好?”

    杨敏没有回答,见拉不开小宝,就只能顺势把人给抱起来,转身对猎户道,“今天多谢大哥了!”

    猎户点了点头离开,杨敏抱着小宝走到顾安的面前,微微抬起头,“你来做什么?把小宝带会去吧,孩子晚上不适合出门!”

    “事情是我不对,我在这里跟你道歉,……”顾安拢紧了袖中的手,说到一半,又转身说道,“一起回家吧!”

    知道是他先做出了让步,杨敏也就不再纠结什么,抱着小宝跟上去,“什么?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太清楚!”

    不管杨敏怎么说,顾安都不再说什么,夕阳下,一家三口异常和谐,似乎就真的是一家人一般。

    “对了,趁着还没完全天黑,你随我去个地方!”杨敏道。

    顾安这会子真不会拒绝。

    这才一天多的时间,他就带着小宝来接。

    其实还是担心,杨敏不跟他回去。

    不过还好。

    杨敏带着两人来到河流下游,脱了鞋子就下了水。

    顾大看着杨敏水里的脚丫,白嫩嫩的,跟他的完全不一样,和他看自己妹妹的脚感觉也是不同。

    忙扭开头不敢再看。

    准备起竹筒的时候,杨敏看见水里一块黑色的身影,眯着眼睛慢慢的挪过去,在靠近鱼的时候快速俯下身去,将鱼死死的抓在手里。

    这是一条大概有两斤的鲤鱼,应该是被竹筒里的小虾蟹吸引了吧,快速的将鱼丢上岸,将竹筒起了。

    “顾大你看!我厉害吧!”杨敏嬉笑着,在夕阳的衬托下,格外耀眼。

    顾安点了点头,主动拿起杨敏的背篓背上,小宝负责拎着那条鲤鱼,回家的时候还摘了好些茅莓回去,可把小宝高兴坏了。

    回家后杨敏看了一眼堆在那儿没洗的碗筷,还有堆积在盆子里没有洗的衣服,无奈的扶了扶额,看来这些大概就是顾安这么快来找她认输的原因了。

    但是她觉得很自豪,毕竟没有了她,他可活的没有那么好。

    诡异的自信之后,杨敏想到这些家务,立即快速行动,洗碗、收拾,做晚饭。

    快速的把鲤鱼处理了一下,切成两段,大葱切成段,姜切碎放入锅里,加了水,酒和盐,烧大火,等烧开了之后将燃烧的柴火拿下,小火熬煮。

    出锅的时候再加点醋,香菜,汤汁熬的白花花的,一股子鲜甜,光是闻着味道就觉得食指大动。

    再煎了几个鸡蛋放了点辣椒,最后再做了一个白菜炒肉,看见那边还有一块新鲜的肉,应该是今天买的,大热天的也不拿水冰着,这会子看起来也有点不新鲜了。

    切成丝做了个辣椒炒肉,剩下的煸了油做红烧肉,忙到天黑尽,饭菜才端上桌。

    只是夫子两都没敢吱声,帮着杨敏在厨房折腾。

    这一顿意外的很丰盛。

    小宝吃了足足一大碗才摸着圆滚滚的小肚皮停下,杨敏也多喝了一碗汤,顾大依旧包圆了,如此鱼汤还是剩下了一些。

    杨敏打算把剩下的做成鱼冻,这也很好吃。

    帮小宝洗了澡,杨敏走到顾大的面前,“要我帮你洗头么?”

    难得这个要强的男人今天舍得来找自己,她就干脆帮他洗个头吧。

    顾安点头,主动躺下,杨敏熟稔的按摩着他头上的穴位。

    “今天,那蛇和兔子是猎户给的?”顾安问。

    心里不太舒服。

    杨敏一愣,手中动作不停,“当然不是了,今天我跟着一起上山是去采草药的,等他的时候看见那蛇在吃兔子,我是打算走的!”

    “可我一想,我怎么能就这么示弱呢,所以我拿石头把它砸死了!”说着杨敏还很骄傲的哼哧两声。

    “没害怕?不信!”顾安睁开眼,调侃似的看着杨敏。

    似乎被看穿了,杨敏梗着脖子,“我怎么会害怕呢?我可是人啊!”说到后头语气又弱了下去。

    顾安是知道当时的场景了。

    “以后少去,那山上什么东西都有,非要去的话,我带你去!”难得他心情好,也就乐意做这档子事。

    杨敏只是应下,却不认为顾安真的会陪自己去,毕竟他一个跛脚的,怎么都不方便,恐怕到时候遇见什么了,跑还不方便呢。

    要是顾大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的话,估计会气的不轻。

    洗了头发后,杨敏就把采来的草药处理一下,放在大大的圆簸箕里,她挖的时候留意了一些能够自己蔓延根的,包了土一起带下来,这会子摸着黑也把草药给种下去。

    回屋后洗了个澡,回房就看见小宝坐在床上看着自己,欣然一笑,“小宝怎么还没睡呢?”

    “我等娘亲一起睡!”小宝说着迫不及待的拉着杨敏躺下来。

    “娘不在,小宝有没有乖乖的?”杨敏揉了揉小宝细软的头发。

    说到底,这么快屈服,原谅,还是舍不得这可爱的小家伙。

    “有呢!娘,你为什么要走啊,是小宝不乖吗?”小宝咬着下唇,讷讷的问。

    “不是,是你爹惹娘生气了,娘才走的!”

    小宝立刻皱起眉头,“那,娘以后还会不要小宝吗?”

    “不会的,等以后啊,娘要走,就带着小宝一起走,好不好?”看来终究是伤了这孩子,连爹都不要了。

    “那娘可不能骗小宝!拉钩钩!”小宝立刻敲定下来,伸出小手。

    杨敏无奈的笑笑,伸出手勾住小宝柔软的小手,“好,娘跟你拉钩!”

    屋内响起孩童稚嫩的声音,掺和着温婉的女声,“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顾安躺在床上,冷冷的哼了一声。

    敢走,腿打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