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偶遇人渣(顾安番外1更
    杨敏也是不知道顾安那点灰暗心思,若是知道,非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次日一大早,杨敏就起来做早饭,把兔子细心剥去皮毛,这兔子的毛很白,虽然脏了点,但后面洗洗也是一样的用,体格小,刚好可以给小宝冬天的时候添个手套或者是缝在衣服上。

    她想吃包子,就先和了面,放在陶盆里发着。

    加了腊肉和蔬菜,做出来味道很好。

    小宝也起来帮忙烧火,顾安洗漱口在院子里打拳,小宝也跟着去打了几下。

    卫光棍挑了水来,把水缸倒满,闻着厨房冒出来的香气,吸了吸鼻子。

    等他第二次来的时候,杨敏给了他几个包子,可把卫光棍开心的。

    “多谢嫂子,多谢嫂子!”赶紧拿回家给自己老娘。

    吃了早饭。

    杨敏将蛇放在顾安的面前,顾安抬头疑惑的看着她,杨敏小声道,“我一个人搞不定,你能帮忙把蛇皮给我剥下来么?”

    这蛇皮可是好东西,以后总会有用的时候,这蛇的体格略大了点,她一个人实在是搞不定。

    再一个,剥兔子皮她可以,这蛇,她下不去手。

    顾安没说什么,单手拎起蛇,徒手就将蛇皮完整的剥落下来,看的杨敏楞了好一会儿还没回过神来。

    直到顾安把蛇皮和蛇递到她面前来,杨敏这才回过神,连忙接过,“哇,你这力气还真是逆天,不愧是当过兵的人!”

    “……”顾安默。

    杨敏见他不理会自己,也不在意,念念叨叨转身去忙活。

    小宝抿唇。

    顾安看着杨敏的背影,也只有她会想的这么单纯了,相信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士兵。

    小宝喂完鸡之后,就蹲在水缸旁边看着鱼,为了让鱼可以活的更久一点,还特地去寻了一些石块和水藻来放进去,时不时的加进去一勺水。

    “小宝,我要去洗衣裳,你可要一起去?”杨敏整理了一下两人这两天换下的衣物,堆满了盆子,看来今天有的忙了。

    小宝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乖巧的站在杨敏的身边,杨敏摸摸他的头,让他帮忙拿了点多谢,娘俩一起出了家门,朝小河边走去。

    等娘俩离开,顾安就转身进了书房。

    路上。

    “小宝,娘不在家这两天,你爹爹有做什么吗?”杨敏很好奇,她不在家的时候,这个男人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小宝想了想,“爹爹做饭了,但是很难吃,家里鸡也是小宝喂的……娘不在衣裳没有人去洗,爹爹好笨哦!”

    这么一听杨敏心里美的不行,果然没了她就是不行呢,让他还在她的面前耍威风,哼!

    到了鹤壁安,杨敏洗衣裳,让小宝去摘矛莓吃,还嘱咐他,矛莓蛇莓要分清楚。

    小宝乖巧点头,他最喜欢吃矛莓了,甜滋滋的,好吃的很。

    杨敏蹲在河边捶打着衣裳,忽然那边响起小宝哭喊的声音,顺着看去,就瞧见一婆子死死的拽着小宝的手,小宝哭闹着朝她这边求助。

    “娘,娘……”

    杨敏想也不想立刻丢下手里的衣裳,朝着那边跑去,把小宝拽入怀里,顺势死死的扯住那婆子拽着小宝的手臂,瞪着眼睛道,“你这婆子是谁?为什么打我儿子!”

    在心里她也已经把小宝当做是亲生儿子了,反正她这辈子都可能无所出。

    那婆子听了后明显一愣,随后用力的甩开杨敏的手,冷笑道,“什么你的儿子,他是我孙子!我现在来教训教训他不是很正常?”

    孙子?那这个就是把小宝卖给顾安的那卫家人了吧,先前就听说了他们的‘丰功伟绩’这会子对她更是没有什么好感。

    “哦?你的孙子?我可不记得小宝什么时候是你的孙子了,你之前不是把小宝卖给了顾大了吗?这银子都收了现在就想赖账了?你这婆子当真是不要脸!”杨敏把小宝拉到身后去,插着腰直接就开骂。

    孙氏也不拿杨敏当事,立即反击道,“这一笔归一笔,小宝身上终究流着我们家的血脉,这可是赖不掉的,怎地现在有了好日子,就忘了我们了?”

    “你不是顾安买来的媳妇么,哟,这才几天啊就学会耍威风了,我是卖给了顾大,可没卖给你啊!别什么劳什子都往自己身上揽,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货色,不就是买回去暖房的?”这孙氏说话口无遮拦,周围的妇人也都凑过来。

    杨敏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这么不要脸的也是少有。

    双手环胸,毫不客气也不心虚的反击,“你这婆子说的好笑,当初你把小宝卖出去了,村里上上下下可都是看见了的,这牙婆子卖人都讲究一干二净呢,这怎地到了你们家规矩就要变了?再说就算我卖给顾大,与你何干,吃你家饭穿你家衣了?”

    扯上了村里的人,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说不过去了,一个个三言两语就开说。

    其实村里妇人倒是希望这两个人打起来才好。

    有热闹可看。

    赵茜出来洗衣裳,瞧见一堆人围在一块,好奇的过去瞧瞧,发现站在人堆里头的正是杨敏和卫家婆子,听清楚缘由之后,立即帮腔道,“哎哟,我当这青天白日的是谁在这里撒泼呢,原来是卫家婆子啊,我说你这心怎么长的哟,这孩子原来在你们家的时候你们都不拿他当人看?现在来说血脉亲情,啧啧啧……”

    “这原先啊,还能说这是你们家事,现在人都给你们卖了,也就只有你们家做的出这么没脸没皮的事,你对外人说小宝娘是跟人跑的,可到底是跟人跑了,还是被你卖了,谁知道呢?瞧瞧你给小宝这吓的,还说什么亲孙子,身体里流着你们家的血,也不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赵茜就站在孙氏面前,讽刺道。

    “赵寡妇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这孙氏太不要脸了!”

    孙氏气的,脸都青了,“赵寡妇,你还有脸管我,你撒泡尿看看你自己,什么德性!”

    “我什么德性,都比你这不要脸的老虔婆强!”

    孙氏在村子里的口碑不如赵茜,这一下子好几个帮着赵茜说孙氏,说的她一句话都还不上。

    被一群人堵着骂,这会子孙氏也不好意思继续留下来和赵茜对骂,“死寡妇,让开!”一边骂骂咧咧的离开。

    其她人倒是想留下来说几句,可到底和杨敏关系不近,各自洗衣服去。

    等人走了,杨敏才把小宝拉出来,检查了一下全身上下,发现手上有点青了,心疼的吹了吹,“小宝,可还疼?”

    小宝大大的眼中噙满了泪水,用力的摇着头,“小宝不疼,不疼!”

    只是刚刚阿奶来拽他回去的时候,他好害怕,害怕他又要回去那个地方,害怕要离开娘。

    娘对他很好,他舍不得离开娘,等长大了以后他还要孝顺娘。

    杨敏知道小宝肯定疼,还害怕。

    但这会子也不好多做安慰。

    拉着小宝,杨敏感激的看向赵茜,“茜姐,你又帮了我一次!”

    果然这个人交的没错,真的跟大旺媳妇说的一样,如若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人,那便会很好相处,也不怕事。

    赵茜摆摆手,“哪里的话,那孙氏实在欺人太甚,你以后看见她,可别客气,这种人客气了就会使劲作践你!”

    “知道了茜姐!”

    杨敏知道,孙氏这种人,确实不能跟她客气,也不能露出一点惧怕。

    “对了,你昨儿个晚上回去了?我见你没回来,就去找了那屠户,听他说你被一个男人接回去,我就猜到是顾大!”赵茜说着一个劲头的朝着杨敏挤眉弄眼。

    杨敏俏脸一红,“回去了!”

    又想到小宝,“茜姐,小宝这样子,家里还有事等着我回去做,我先去把那些衣裳给洗完!”

    “嗯!”

    赵茜也没想多问,抱着盆子蹲在杨敏身边,两人一边洗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小宝站在一边,是哪儿也不肯去,就守着杨敏。

    洗了衣裳,杨敏特地给小宝摘了一大捧的茅莓,才和小宝回家。

    到了家中,杨敏立刻就拉着小宝的手,语重心长道,“小宝啊,以后他们再敢动你,说什么要你回去的话,你就咬他,要是身边有石头什么的,不要客气,尽管往他身上招呼!”

    她希望小宝能够保护自己,而不是每次都哇哇大哭。

    哭,是弱者的行为。

    小宝一愣,内心纠结,眉头紧蹙,“可是爹爹以前说,不能这么做,他们是小宝的阿爷阿奶!”

    “什么阿爷阿奶,他们已经把你卖给了现在的这个爹爹,就是他们不要你了,你的亲人只有你以前的爹爹,还有现在的爹爹和娘亲,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吗?听娘亲的话,不然你就保护不了娘亲,保护不了你自己!”

    这件事情必须教会他,可不能平白无故吃亏了!

    听到不能保护娘,小宝心里害怕,立刻点头,“好的,娘亲,小宝知道了,以后一定要强大起来,保护娘亲!”

    “这才乖!”

    顾安从屋内出来就听见了这女人说的话,“你们在外头被人欺负了?”

    他十分怀疑,这女人还能被人欺负了去?

    都敢跟他呛声,还敢离家出走。

    杨敏看着顾安,呵呵两声,打发了小宝去看鱼,一边晒着衣裳,顾安难得这次站在杨敏的身边,从盆里拿起一件衣服递给杨敏。

    杨敏接过,用力的甩了两下,水珠溅射到两人的脸上,顾安满脸的水珠,看的杨敏忍俊不禁,捂住嘴笑的开心。

    顾安抹掉脸上的水,转身在不远处的竹椅上坐下,倒是对自己有些奇怪了,对于这女人这般作为,他并不生气。

    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顾大,我有些事情需要问你!”晒完了衣裳,杨敏坐在顾安面前,一副很严肃,有大事的样子。

    顾安将手中的书本放下,认真道,“说吧!”

    “我想问问,当初你买小宝的时候,可留下了什么字据?就比如说让银人两讫,以后再也不能互相干扰的那种!”

    经历过今天的事情,杨敏觉得有必要彻底理清楚这件事。

    不然以后要吃大亏。

    顾安一愣,随后摇头,“不曾,当日我只是给了钱银,请了村长来当见证,之后就带人走了,今天卫家来找你了?”

    听她这么问,他心里也清楚一二。

    卫家那老太婆不是个好的,对小宝也不好。

    那怕吃穿用度都是小宝爹用命挣回来的,对小宝也没一分真心。

    杨敏冷哼一声,“岂止,那孙氏还说要把小宝给带回去呢,也不知道这人脑子是怎么长的,也亏得我好脾气,不然肯定要跟她打起来!”

    “打得过?”顾安靠在竹椅上,撑着下巴,好笑的看着杨敏。

    还好脾气。

    真真正正好脾气的女子,应该是她娘和妹妹那样子的。

    说话温声细语,时常面容带笑。

    就杨敏这样子的,说凶悍都不为过!

    杨敏扬起拳头,一脸恨不得当时就把孙氏四分五裂的表情,“那是当然了,不就是个老太婆,我本来是很尊敬老人的,但她为老不尊,我为什么要手下留情!?”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人,就只有比谁拳头硬了,杨敏保证,再有下次,绝对打到她怕!

    “嗯,卫家的人的确有点难搞,下次来了,你记得先通知我一声!”顾安说完又继续拿起放在一边的书。

    这事他也有自己的考量。

    那到底是卫金的父母,小宝的阿爷阿奶,他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免得小宝将来怨他。

    他只是来照顾小宝,让他平安长大,将来有出息。

    杨敏歪头,喊他?难道他想给小宝出气吗?也好,在这里男人出面总比女人有用一些。

    杨敏不知怎地,又想起之前孙氏她是顾安买来暖房的女人,好像村里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当下心里有些不平衡,她是知道女人的名誉有多重要,走到顾安的身侧蹲下,戳了戳顾安的手臂,“顾大啊,他们说我是你买来暖房的,你有没有过这样的念头啊?”

    顾安头也没抬,“没有,你只是我买来照顾小宝,打理家事的,我还需要付你钱银,记得?”

    “我是记得,可是全村都是这么认为,你什么时候跟外人说说呗,就算我是替你办事,你多少也得在外头给我点身份吧?”

    主要还是怕到时候又因为这破事,被人议论,腰杆不够直。

    没有人回应,杨敏撇了撇嘴,凑近顾安,“我成天看你都在看书,你看什么呢!”往书上一看,简直要命,密集的文字堆在一块,繁体字虽是认得几个,但是看起来眼睛也疼。

    顾安没有理会杨敏,继续看着自己的书,觉得无趣,杨敏也就没有继续纠缠,去后院看了几眼种下蔬菜和草药。

    蔬菜已经开始有点嫩芽了,再过段时间,她也可以吃上自己种的菜,干脆取了竹篾,在重种药草的地方圈出一小块地下来。

    一个后院被管理的有条有序的,鸡被关了两三天,也可以放出来,熟悉了几天的鸡,也不怕人。

    将昨天采来的草药分类处理,放在院子里晒干,小宝忽然来喊人,说是大旺媳妇来了。

    “妹子啊,你可回来了,昨儿个我去找你来着,没瞧见你人,今早听说你已经回来了,随我去看看盼弟罢?”

    “好!”杨敏没有拒绝,前往大旺家。

    盼弟的伤口恢复的不错,家里剩下两个孩子都不闹腾了,一下子老实了很多。

    “招娣,是弟,你们带小宝出玩吧,他一个人在院子里正无聊呢!”让小宝跟周边的孩童多玩玩也好。

    胆子也会大些,小宝也需要朋友。

    “恩恩!”招娣、是弟立即去喊小宝玩耍。

    大旺媳妇坐在炕头,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盼弟,“也是我疏忽了她,对了妹子,盼弟现在情况怎样了?”

    “恢复的很好,这几天胃口不错的话,你就可以你让她下地走走了,原也不是什么大病!”杨敏说完,又继续道,“嫂子啊,我知道你自责,但是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别总是惦记着,好好照顾是弟,等她好起来!”

    这大旺媳妇看着都瘦了不少,这样一直下去那还了得?

    原本以为,大旺媳妇是个重男轻女的,却不想她对女儿也这般看重、心疼。

    “我都知道,可我这心里啊,总是不好受!”大旺媳妇说着叹息一声,见此杨敏也不再说什么,大旺媳妇又塞了好些个菜种,还有一大块野猪肉,还有两条排骨,说是拿回去给小宝补身体,杨敏也就没有拒绝。

    和大旺媳妇说了一会子话,便拎着回家去。

    回到家里,杨敏先打扫了屋子,又扫了院子,里里外外都收拾的干干净净,除去顾安的屋子,因为他不允许,她也懒得去收拾。

    才在厨房里处理排骨,清洗干净放在锅里煲汤。

    “你去帮我把我房间整理下吧,别乱看东西!”顾安站在厨房门口道。

    “……”杨敏看着一副理所应当的顾安,深深洗了口气。

    告诉自己,他是老板,他给工资,这些都是她分内之事。

    让小宝帮忙看着点火,擦了擦手就进去了,刚刚进门就愣住了,这哪里是房间……书籍杂乱无章的丢在地上,地上还有不少宣纸屑,一团一团的。

    “猪窝!”杨敏低语一声。

    叹息一声,折身去找了一个麻袋来,把脚边的书籍捡起来,‘兵法’,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将书籍全都整整齐齐的放在书架上,再将地上的宣纸捡起来,仔细看看,其实顾安的字很好看啊,很有他这个人的感觉。

    硬朗中带着点飘逸。

    瞥到旁边的一幅画,画上画着的是一个女人坐在树下拉着孩童的手,说着什么的画面,想了想,这人不就是她跟小宝么。

    斜眼瞄了一眼坐在书桌上目不斜视的人,看不出来还挺闷骚的嘛,不过画的倒是挺好看,一时间她还有些舍不得丢掉。

    “顾大,这幅画画的这么好,为什么要丢掉啊?”杨敏忍不住站起身去问顾安。

    顾安抬眸,瞧见杨敏手里拿着的画,一会儿才说,“随手画的,也没用,你若是喜欢,拿了去裱起来,就挂在你们房间当个看着玩吧!”

    “那我就不客气来了,谢谢!”杨敏这一次没拒绝,小心的裱好后就放在那儿,继续收拾屋子,她手脚利索,干事快速,一会儿之后总算是收拾整齐了屋内的东西,想不到这个闷骚屋子里头陈设倒是挺好看。

    去厨房洗了手继续熬汤,午饭吃的是昨儿个留下来的鱼冻和今天的排骨汤,炒了两个素菜,也是一顿很丰盛的饭食。

    一般农村人,可不敢这么吃。

    小宝吃的满嘴油,满足的像只可爱的小老鼠。

    杨敏瞧着喜欢,给他夹了好几次排骨。

    “谢谢娘!”

    “快吃吧!”杨敏温柔笑着。

    真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

    吃饱喝足后,娘俩休息片刻开始收拾,等收拾好,杨敏拿了已经裁好的布坐在屋檐下头缝制衣裳,小宝拿着书在一边轻声读着。

    娘俩偶尔视线交汇,都是一笑。

    顾安偶尔看累了就放下书本来静静的看着两人的小动作。

    内心渐渐有种安宁之感。

    “对了顾安,我在这里也有些天了,你还有很多事没跟我说呢,比如说这个家的事情,你要是觉得我可信,今日咱们说说吧,我也好知道这个家的情况,做各种打算!”

    其实杨敏想说的是,想问问他们在外面有没有田地什么的。

    顾安点头,“家里有五亩水田,三亩旱地,我先前请了人去种,再过三四个月就可以收了,那旱地重种的是棉花和花生,你要是想去,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反正迟早都要知道的事情,他如今不能下地,也就靠她了,这么多天下来,也能勉强相信这个女人,不然也不会让她进自己的屋子,虽说只是为了试探她。

    “好啊,现在去吧!”杨敏高兴的站起身,家里有地就好,以后还有很多很多用处。

    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小宝高兴的抓着杨敏的手指,夹在两个人的中间,因为跛脚顾安走的比较辛苦。

    第一次看见两个人走在一起,不少村民都要过来问个好,小宝一蹦一跳的,欢快至极。

    杨敏忍不住对顾安说道,“你以后多带小宝出来走走,你看他多开心!”

    “……”顾安沉默。

    他除了妹妹,又没带过孩子。

    妹妹小时候也没天天出门!

    眼看到了他家地头,

    “这里,到那里,三亩,水田在下边!”顾安给杨敏介绍。

    杨敏看着长势颇好的棉花,心下雀跃,脚下一个没注意踩空了,身子往前倒,顾安用力的拽住杨敏的手,把人拉入怀里,随后又推开。

    拍着胸口,杨敏余魂未定,“谢了啊,你身手真好,以后有你在旁边我都不用害怕跌倒了,看你这样,以前在战场上肯定很能打吧!”

    顾安抿唇,面前又倒映着以前上阵杀敌的场景,也只有这个女人会将自己的身手,用在这种地方罢。

    “你怎么愣着?快些过来!”杨敏站在不远处朝着顾安招手,这人怎么忽然站在原地发呆?

    看了土地后,杨敏的心中就有许多盘算。

    “这不是顾大么,这个就是你媳妇吧?”说话的是一老年男子,佝偻着腰,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杨敏。

    顾安主动为杨敏介绍,“这是村长!”其他也不曾回村长的话,顾安是不想理他的,但考虑到杨敏还不知道村长是谁,还是介绍了一下,这村长什么德行,他早有耳闻,对此感到恶心。

    “村长好!”杨敏微微一笑,下意识朝着顾安靠近,这村长的目光让她感觉到一阵恶寒。

    卫忠满意的点了点头,“顾大啊,你这媳妇标志,你是个好福气的!”说着并不打算走,眼神没有离开过杨敏。

    顾安蹙眉,牵住杨敏的手把人拉到后背,挡住卫忠的目光,“回家吧!”说完让杨敏先走在前头,自己跟在后面。

    看着离去的一家三口。

    卫忠啐了一口,不过就是个瘸子,逞什么威风,脑海里又浮现出杨敏那张脸,和那姣好的身段,啧啧啧。

    看得出来还是一个雏儿,难道是顾大那方面不行?不然怎么会放着这么一个妙娘子不下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笑的一脸猥琐,迟早给他搞到手!

    走了好一会儿,杨敏停下脚步,看着跟在身后一言不发的顾安,“刚刚的事,谢谢你了!”

    他们原也没太大的关联,他帮了她,她是感激的。

    尤其是这种维护,她记在心里。

    “没事,是我疏忽了,他未必肯善罢甘休,以后你多注意点!”

    老实的点头,牵着小宝跟在顾安的身后,小宝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