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出手打人(顾安番外2更
    回家后,让小宝读书,杨敏继续缝衣裳,她的针脚是跟以前的那个老婆婆学的,好看又结识,缝的很快,两只巧手上下翻飞,就像两只蝴蝶一般,小宝看的出神,都忘记了读书。

    或者说,是有了自己的心事。

    杨敏打算去处理那条蛇,再不吃了恐怕就臭了,上次采草药挖到几根党参,年份还少了点,却已经差不多,今儿个天气有点凉,喝这个正好。

    拿了银子去隔壁大旺家买了两只肉鸡,肉鸡的话就要便宜很多,蛋鸡会生蛋,所以要贵,蛋以后还能孵出小鸡来。

    利索的宰了鸡,另一只放进鸡笼子里面养着。

    把蛇肉和鸡肉切块,煮沸一锅清水,两种肉都在腾热气的沸水中滚一遍,去了血腥,再捞出备用,洗了锅,添几舀水,再放葱姜,把鸡肉蛇肉倒入。

    等水沸后,倒下适量白酒去腥,再加盐,把党参切一点加进去,盖上锅盖,慢慢的小火煮。

    还未出锅,这香味就香的让人口水直流。

    出锅后更是香气四溢,小宝和顾安闻着味道也都早早的到厨房来,等着吃。

    杨敏舀了一碗端去隔壁给大旺家,大旺媳妇给了几颗青菜,杨敏也没拒绝,拿着回来,便摆饭。

    一如既往的三菜一汤白米饭,擦干净手,杨敏笑道,“坐下吃吧,这是我做的蛇烫,很补的!”

    给两人一人乘了一碗。

    小宝轻轻的喝了一口,“娘!真好吃!”

    小宝捧着碗,幸福的抿着嘴,娘做的饭菜最好吃了!

    顾安也微微点了点头,味道确实不错。清清淡淡还香,尤其是汤,一点不油腻。

    杨敏笑笑,内心格外满足。

    这要是现代,这道汤还有个名字,叫“龙凤汤”。

    一家人吃的很饱,甚至有点撑,汤肉还剩下一些,拿水镇着,明天还能重新温了吃,只是味道差了点。

    “明天早饭吃什么?”杨敏主动走到顾安的面前。

    顾安思考片刻,“明天就吃芥菜饺子和鸡蛋饼!。”

    杨敏点头,但没着急离开,“顾大,关于你上次说的事情,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好好谈谈!”

    “我听着!”

    “你上次说我是不是为了什么接近你,我现在告诉你,我没有,我连我怎么被卖的都不知道,但我敢肯定我先前一定不是在什么很贫穷的人家!”

    杨敏说着伸出自己的双手,“你瞧瞧,虽然这些天我做了不少家事,手有点老了,但这双手怎么都不像是家境贫寒农家女子的手!”

    “只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是怎么被卖,你买了我,相当于救了我,我很感激你,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我也不清楚!”

    说完杨敏低下头去,“可能我会有家人吧,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去找我的家人,我希望那个时候,你就算不支持我,也不要阻止我,我不会麻烦你……”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杨敏是不敢直接告诉顾安,她压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那会被当成疯子。

    还没说完就听见顾安出声,“嗯!”

    杨敏一时间楞在原地,随后砸吧砸吧嘴道,“你就这么轻易的……同意了?”

    “不然呢?”顾安反问。

    他只是买个人洗衣做饭,照顾小宝,又不是买个奴隶。

    杨敏干笑着,“没事,谢啦,所以以后什么我图你啥的就不要说了,非要说我图你的话,其实还真的有!”

    “我现在一个人在这里,走出去就是死,在你有吃有喝,有衣服穿,还有钱拿!”就当是自己找了份工作,包吃住啥的吧,现在误会完全解开了心里的石头也就完全消失。

    压力也小了很多。

    “嗯,你是比一般女人要聪明!”顾安放下手里的书,跟杨敏对视,杨敏也就干坐在那儿,空气异常安静。

    这个时候顾安才真正第一次打量这个女人,鼻梁高挺,眼睛大大的,嘴唇红而薄,面色红润,虽称不上倾城美人,但看起来很干净,很舒服。

    不知为何,顾安看着她这般呆愣的模样,也想逗逗她,伸出手理了理其耳畔的鬓发,嘴角微微上扬。

    杨敏匆忙的别开眼,捂着心口,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撩她!连忙站起身背对着顾安,“我锅里烧着水呢,先去帮小宝洗澡了!”说完脚下生分,走的飞快。

    顾安收回还半抬着的手,手中还有女人刚刚留下的发香,将手中的书籍合上,再也看不进去……

    到底是谁捉弄了谁?

    “娘,你方才作甚么去了,脸好烫,是生病了吗?”小宝拉着杨敏的手,让其蹲下身子,卷起衣袖帮她擦擦额头的虚汗,小手贴上额头,对比了一下自己的。

    “娘没事,就是刚刚跑的有些快,累着了,娘帮小宝好不好?”杨敏平复了一下心情,将小宝的手拿下来,耳根子还有些隐隐发热。

    这个混蛋。

    “好!”小宝高兴道,娘洗澡总是很干净,香喷喷的。

    杨敏心跳还是有些快,想她上辈子都没有跟男的拉过小手呢!这男人这么撩她!真是造孽,她怎么就这么容易心情有波动呢。

    没去细想,洗了澡后就拿着衣服借着灯光缝制,这衣服缝了快有三天了,再缝个半天就做出来,今晚努力一下就可以。

    小宝坐在床边看着杨敏,“娘,你还不睡觉吗?”

    “小宝先睡吧?”放下手中的针线,掀开了薄被,小宝乖乖躺进去,瞪大着眼睛看杨敏。

    杨敏瞧着,捏捏小宝的鼻子,“小宝睡不着,那娘亲给讲故事好不好?”

    小宝立刻兴奋的点头。

    “从前啊,有三只小猪……”

    顾安站在门外听着屋内的动静,站了好一会儿,等声音小时候,才敲了门。

    “有事吗?”杨敏小声问道,关了门走出去,“方才才哄了小宝睡下!”

    第一次男人主动在晚上找她。

    顾安抿唇点头,“嗯,我明天要出去一趟,天没亮就要走,先告诉你一声,很快就会回来,别惹什么事!”

    原本他想走就走的,但是不知道为何,竟鬼使神差的走到这里,还站在门外听完了女人说的那无聊的故事,他对自己的行为很不解,但说出来之后,莫名的安心。

    “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东西记得带上……”杨敏还没说完顾安就已经走了,嘟囔着嘴不满道,“什么啊,听我说完了再走会死啊!”

    次日晨起的时候顾安果然已经走了,只做了两人的早饭,接着昨晚没有缝完的衣裳,好不容易终于缝完了,打算用剩下的布料做一双拖鞋给他。

    现在全家也就他一个人没有了,上次自己用的布料似乎他还很嫌弃似的,这次换了个素色的应该会好些吧。

    刚刚站起身外头就响起一阵猛烈的敲门声,“谁啊!?”杨敏嘴里念叨着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是两老人,一个是孙氏,另一个未曾见过。

    “叫顾大出来!”说话的是旁边的男人,说话气势汹汹的毫不客气,仿佛天大地大他最大一般。

    杨敏皱眉,“顾大出门去了,你是谁?”

    “我们是小宝的阿爷阿奶,顾大出去了?我们怎么不知道?”男人这么一听,语气更加不耐烦,里头的小宝听见动静出来,看到两个人后就躲在杨敏的身后。

    孙氏啐了一口,“养的什么白眼狼,以前养你的时候就这么忘记了?现在有了新窝了就学着吃里扒外,什么东西!”

    “顾大走了,那你就是那买来的新媳妇吧,今儿个我就住这里了,等顾大回来了我亲自给他说!”男人二话不说就要进门。

    杨敏立刻把人给拦住,“谁让你们进去了?顾大走的时候特地跟我说,外人与狗不得入内,你们又是什么东西?”既然确定了不是什么好人,杨敏就更不客气了。

    卫河吐了一口唾沫,“要死的小贱妇,我们是小宝阿爷阿奶,现在他养我们不是天经地义?当初我们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他给拉扯大!”说着乘杨敏不注意,一把拉过小宝。

    杨敏还能清除的听到空气的‘咔’一声响,顿时心头冒火,一脚踹在那卫河的大腿上,卫河滚了几个咕噜在地上吃了不少泥灰。

    也不等对方出手,杨敏把小宝推进屋内,大步迈向孙氏,伸手就拽住了她的头发,脚踩在她的膝盖窝上,膝盖用力往腹部一顶。

    孙氏惨叫一声,卫河从地上爬起来,也赶忙上前帮忙,三个人厮打起来。

    这边的动静吵到周围的邻居,一个个的出来看戏。

    杨敏咬着牙,身上被打了好几下,但手上的力气聚拢,专往人痛处打,灰尘沾满了身上赶紧的衣服。

    那边有人见不对劲,连忙去请了村长来,村长立刻让几个大汉把人给分开。

    “瞧瞧瞧瞧!你们这是干啥呢!”卫忠吼道,杨敏只是发髻散开了,身上多了几个鞋印子,卫河和刘氏身上就不一样了,鼻青脸肿的,鞋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刘氏的脸上还有几个指甲印,卫河的牙掉了一颗,流着鲜血,这会子停下来,小宝连忙抱住杨敏,脸上满是泪痕。

    杨敏蹲下身子轻轻的拍着小宝的后背,“小宝不哭,娘没事!”

    “你个杀千刀的!竟然打我们,村长!你快你让顾大休了这个贱妇!”孙氏干脆坐在地上,耍着无赖。

    卫忠不赞同的看向杨敏,“顾大家的,你怎么能就打老人呢?”

    周围看热闹的人也纷纷道,“对啊,这老人可是打不得的,顾大家的,你可是昏了头脑!”

    “这叫顾大回来怎么再抬头见人!”

    “这不是小宝他阿奶阿爷吗?怎么两家就打起来了。”

    杨敏冷笑一声,站起身,“我怎么就打不得了,你们两个为老不尊,当初把小宝卖给顾大当你儿子可是村长看着的!”

    “那小宝就是顾大的儿子,跟你们没什么干系,这两泼皮的,一来就要顾大养他们,还要住进来,难道不是欺人太甚么?”

    “你们这算盘打的不错,得了银子还要顾大养你们,黑心的也不怕天打雷劈!”杨敏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周围的人一听,依着卫河两夫妇平时的人品,立刻就相信了杨敏说的话。

    “哎哟,我就说,顾大家的新妇脾气好可是谁都知道的,定是这两人使了什么错!村长你快给说说!”

    “什么东西,当初怎么狠得下心把孙子卖给人家,现在倒回来还要别人养,你们倒是把银子也退给人家啊,也不看看自己占不占理!”

    “对对对,你们倒是把银子拿出来啊!”

    ……

    卫忠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卫河,你看看你领着你媳妇干了什么糊涂事,这回就算你被人家给打死了,我也不能说人家有罪!”

    “你自个好好想想吧,你们可得庆幸,这会子在家的是这个新妇,要是顾大在家,你们可不止受点伤,听说顾安以前是当官的!”

    “闹够了就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的!”卫忠也觉得这事可是丢脸,也不知道这两怎么脑子就转不过来。

    卫河自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啐了一口,“呸,你给老子等着,总有一天老子就要搞死你个小贱妇!”

    杨敏是气笑了,天底下怎么有这种脑回路清奇的人,“我就等着,你们可先别走,先把我这医药费给赔了!”

    孙氏挣脱了身后人的钳制,破口大骂,“你个歹毒的妇人,打了人还要我们给银子给你,要了会死去!”

    “你们今儿个闹事,我要是闹大了报上去,我们家顾大好歹去参军过,说不得还是个官,再怎么说那官老爷也看重,就不是赔点银子的事情了,定然使了你们去吃牢饭!”杨敏淡定的说着。

    看向村长,“村长,今儿个我说的话可都放在这儿了,要是不赔给我银子,我等顾大回来就闹上去!”

    真要闹大,丢的可不是她的脸,是卫家村的脸面,村长自然是不能不管不顾的。

    “你们快些拿了银子赔给人家,不然我们村里村下的怎么去见人?!”村长急吼吼的说道。

    卫河不买账,“要我们给银子?不可能!就算她全家死光了,我也不可能给她一个子了!”

    想从他这里讹钱,想的美!

    杨敏可不在乎全家死光,这身子有没有家都是个迷。

    周围的人立刻把两个想要走的人给堵住,“卫家小子你怎么说话呢,啊?快点把银子给了,不然今天打人的可不止顾大家的!”说话的是村子里资历较老,辈分高的老人。

    卫河看向孙氏,孙氏只得点头,卫河这才从怀里摸出几个铜板丢在杨敏的面前,杨敏将起数了数,有十文。

    “才十文,我也收了,以后再来我这里闹事,再敢说要小宝养你,可不单单这十文,给我记牢了,我杨敏可不是什么软柿子!”杨敏说完后,乡亲几个才把人给放行,两夫妻互相搀扶,狼狈的离开。

    “这次多谢各位了,多谢村长!”杨敏一一道谢后人都散了,把门关上。

    杨敏拉着小宝坐在院子里,“小宝啊,没事的,娘一点都不疼,是娘打赢了,把那些欺负小宝的人全部打走了!”把人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小宝微微颤抖的身子。

    小宝哽咽着泪水就流了下来,好一会儿才停下来,胡乱的擦拭着脸上的泪水,紧紧的扯着杨敏的袖子,“娘,我看你被踹了好几下,可还疼?”

    “不疼呢,娘哪里有那么脆弱?”杨敏把下巴搁在小宝的头上。

    “小宝,刚刚那卫河拉你的手,让娘亲看看。”想起先前听见的‘咔’的一声,杨敏连忙扯过小宝的手看。

    小宝紧紧的皱着眉头,疼也忍着不说,“还好,没有脱臼,只是伤到了筋骨,娘待会给你配点药,小宝要乖乖吃哦!”

    一想到小宝手被拉伤,杨敏就只觉得刚刚那下手还轻了,就应该摁着那两人的脸在地上踩。

    今天这事算是彻底结仇了,以后还得多注意着点,按照那两人无赖一般的性格,以后定然给她使绊子,但是只要她不到处乱搞,就没多大事。

    等吃了午饭后,顾安这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包裹。

    “我一路上听说了不少,你跟卫河打架了?”把东西放进自己屋子之后,顾安走到杨敏的面前。

    杨敏双手环胸,“是,那家人欺人太甚!竟然还想要你养他,我怎么肯罢休?”

    “嗯,你做的不错!”顾安说着蹲下身检查小宝身上没有有伤口,发现只是手有点拉伤后才停下来,转眼看向杨敏,“你有没有事?”

    “我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你还是担心小宝去吧!”说完杨敏就往厨房走,“我去看看给小宝熬的药!”

    顾安蹲下身子看着小宝,“你……你娘今天可被打了?”

    小宝想了想,用力点头。

    厨房里。

    杨敏揉着酸痛的腰肢,该死的,那两个老头脚劲倒是挺大的,待会给自己抹点药啥的应该就差不多来了吧。

    把药从药罐里倒出来,滤去药渣,放在桌子上等待放凉一点就给小宝端去。

    这时顾安从外头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瓷瓶,把瓶子放在桌上,“这时早些年我得的活血祛瘀的药膏,你自己搽吧!”说完转身一瘸一瘸的走了。

    杨敏愣了愣,把瓷瓶拿起,拔开塞子,一股清冽的药香扑鼻而来,“还挺有心的嘛!”

    她知道这事瞒不住他,所以在他主动说出来的时候离开,主要还是不想让小宝担心。

    也不方便去房间里搽药膏,把厨房的门关上,当下就褪去上身的衣裳,腰部一片青紫,杨敏挖了膏子往上抹,疼的龇牙咧嘴。

    这时门忽然被踢开,杨敏心里一颤,药膏就掉在地上,僵硬的转过头,就看见顾安走远的背影,连忙收拾了一下衣裳往里屋窜。

    “娘,大红脸!”小宝捂着小嘴惊讶的看着杨敏。

    杨敏掩面干咳几声,有了上次的事情,很快就平静下来,一起住在一块,这种事情在所难免,而且前世自己穿的短袖短裤比基尼啥的,比现在更漏一点,而且就被看了个背,啥事都没。

    想到这里杨敏就更自在了,面上的潮红褪去,“小宝啊,集市距离这里很远吗?”

    小宝点了点头,“以前婶婶带我去过一次,似是挺远的,娘去集市会带小宝一起去吗?”阻碍着杨敏的手满脸期待。

    “娘得跟你爹爹商量一下!”家里的确是需要购置一些东西了,比如说针线啥的就快没了。

    一夜好眠,次日,杨敏晨起做朝食,发现这一次顾安醒来的都要比平时晚许多。

    “顾大,我想带着小宝去集市买点东西,你陪我去不?”杨敏撑着下巴等人吃完,规矩就是这样,男人没有吃完女人是不能走的,需要等到全部的人吃完,收拾碗筷。

    顾安抬头看了杨敏一眼,没有作答,以为是不同意,杨敏拉长了声音,“顾大,你就让我去嘛,我带着小宝跑不掉的,而且你这儿待遇这么好,我还没领我的工钱!”

    顾安扫进最后一个饼,才把碗筷放下,“你要去就去罢,明日赶集,你租辆牛车去,带着小宝早些回来!”

    女人想出去走走,他是不介意的,况且现在的他知道,她是不会走,不管是因为小宝,还是因为什么。

    但在女人的心里,并没有是因为他的原因。

    得到应允,杨敏连忙拉着小宝的手,“小宝啊,你爹同意我们明儿个出去了,高兴不?”

    小宝连忙点着小脑袋。

    午时顾安和小宝在屋内习字,外头就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就听见几声谩骂,“遭天杀的,吃了会死去,你个负心贼没良心的,光顾着吃里扒外!”

    一听声音就知道又是孙氏来闹事,杨敏起初是不在意,一直到外头人越来越多,里头顾安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撇了撇嘴,还是需要她来处理。

    摸清楚位置,捞了一盆子水,再去鸡圈起头铲了一点鸡屎混在水里,强忍着恶心,快速将门给打开,瞧见人的位置之后端起盆子快速往那边泼去。

    孙氏是给泼懵了,身上恶臭刺鼻,反应过来后跺着脚暴怒,“你个贱蹄子!你竟然拍泼我叟水!”

    “哟,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什么牲畜在院门口鬼叫呢,那还当真是不好意思,这水啊是我家鸡不小心拉了粪进去,我才拿出来倒掉的!”杨敏这么说着面上却没一点子要道歉的样子。

    竟然说她是牲畜!孙氏红了眼睛,正要冲上去跟杨敏拼命的时候,就听见杨敏说,“这会子顾大也刚好在院子里,顾大可是曾经在战场上杀过人的,孙氏,我劝你还是回去洗洗吧,不然要臭坏人了!”杨敏讽刺道。

    一听到顾大,孙氏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骂骂咧咧狼狈的往家走。

    村里人不少看笑话。

    这孙氏在村子里也是一霸,想不到杨敏比孙氏还厉害,以后还是莫要招惹的好。

    杨敏关好门回去,顾安和小宝一起出来。

    “刚刚你也听见了,我也是佩服他们有这个精力过来跟我闹!”

    杨敏当然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了,儿子死了,儿媳妇也跟人跑了,孙子还卖出去了,现在知道自己老了,需要人养了,当然要死命的抓住小宝这根稻草。

    但,有她杨敏在,这是不可能的事。

    顾安点点头,“你不必理会,明儿个去集市帮我买点宣纸笔墨回来!”说着拍拍小宝的后背,小宝就立刻朝着杨敏跑去。

    本来就没打算去理会,杨敏带着小宝去洗衣物,顺便将取了些鱼回来,平时很少买肉,吃肉也是用这些鱼打打牙,村里一般是不会卖肉的,要买先要提前去说好。

    才能买到一些,大多数都是野猪肉,新鲜的猪肉要送去集市上的酒楼的,镇子上大多数都是靠种田过活的人,很少去将时间花费在养猪身上。

    晚膳把没有吃完的蛇汤给喝完了,这些天吃的好,小宝的身体也见长,原本骨瘦如柴的模样,现在摸起来已经有些肉了。

    吃完后大旺媳妇就来敲门,“妹儿,我明天要去集市,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给你带的,你大可告诉我!”

    “这可赶巧了,我跟顾大说了,我明儿个也要带着小宝去集市买些东西,嫂子要是不介意,你我便一同去,也有个伴!”杨敏欣喜道,她害怕一个人去不知路,走丢了可咋办。

    大旺媳妇当下就同意,约了明儿个早晨吃了早饭就去,做牛车都需要一个时辰呢,人走的话还需要两个多时辰。

    洗了澡坐在床上,细数着还剩下的钱银,如今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月了,零零碎碎的,手里还剩下两千五文钱,原本还以为会不够用的,现在这么看来,一个月三两银子还有余。

    需要买的也就是菜之类的,上次去后院一看,整整二十来袋的米,是足够他们吃好久的,他们家并没有地窖。

    所以并不方便储藏食物,改天跟顾安商量一下吧。

    次日杨敏是被小宝吵醒的,小宝红着脸窘迫道,“娘,是小宝吵醒你了?”

    “嗯,你怎么起的这么早?”现在鸡刚刚打鸣,这孩子平时都是比自己晚半刻钟醒。

    “小宝激动,今天娘就要带小宝去集市了,那里好多人,还有好多东西卖呢!”小宝说着脸上露出憧憬的神色。

    “你去过?”

    “没有,听大人说!”

    杨敏捏捏小宝的脸,“一会到了集市,娘买糖给你吃!”

    穿了衣服,杨敏就开始做早饭,小宝坐在旁边烧火,因为今儿个去可能是要晚些回来,所以要提前做好顾安在家吃的。

    做好后放在锅里用,下头烧了沸水,炉灶里也放了两根还燃烧着的木炭。

    “顾大,锅里饭菜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到时候应该还是热的,如果凉了的话,你就重新热一遍,记得不要放任何调料了,下锅之前……”杨敏逮着顾安不让走,非得听她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完了之后,这才放了人。

    “你可莫要给我把厨房烧了,我会很快回来的!”去房内拎了东西,一手挎着篮子,一手牵着小宝,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

    顾安很头疼,一起住了一些天后,这女人唠叨的能力是愈来愈强,偏自己还拿她没什么办法,只是去个集市而已,吃顿饭的事情他还是会的。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厨房,掀开锅盖一看,里头果然还温着饭菜,都是他喜欢吃的,才几天,女人做的饭菜一直很好,但想不到自己的变化也能注意到。

    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其实家里有个女人挺好,这种被人关心,被人所需要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杨敏跟着大旺媳妇走,三人来到村口,就有一辆牛车在那儿等着,车上还坐着三四个人,放着不少的东西。

    “春贵小子,给你介绍个人!”大旺媳妇拉着杨敏,“这是顾大家的新妇,杨氏,你以后可多照顾着啊!”

    卫春贵擦了擦额头的汗,冲着杨敏礼貌一笑,“那是当然的,刘姐介绍的人肯定好好照顾着!”说完看向杨敏。

    “我家就住在刘姐后头,你以后啊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来找我!”卫春贵豪爽的说道,“你既是比我小,我唤你一声妹子罢!”

    卫春贵打量着脸面的颜面,比村里的那些姑娘要好看一些,身子小小的,顾安家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只觉得这丫头命苦。

    “多谢春贵哥!”杨敏羞涩一笑,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杨敏是不会拒绝的,两个人就坐在车后头,小宝坐在两个人的之间夹着,荡着小脚好不高兴。

    一路上大旺媳妇给杨敏讲这个卫春贵是什么人。

    卫春贵是卫田贵的亲哥哥,父母不是个好东西,早早的就把老大分了家,还没来得及把二房给分出去就早早的病了。

    家产全部给了弟弟田贵,弟弟田贵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媳妇,那媳妇就是上次那个李氏,因为老大迟迟没找媳妇,两个老人也就安置在了田贵家里。

    因为这事卫春贵没少受村里人嘲弄,这小子聪明也肯苦干,一年的时间就给自己买了个院子,还买了两亩地,如今更是买了一头牛,这一来一回啊也能赚个二三十文钱。

    搭车的话只需要五文一个人,小孩子不算的,要是包车的话,来回一趟就需要二十文钱,一头牛需要五两银子。

    听着这些杨敏也挺佩服卫春贵这个人的,白手起家,比得自己要好一些。

    到了集市上,约了午时到这里,一齐回村子,杨敏揉了揉颠麻的屁股,这牛车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光是路上颠颠簸簸的就差点要命。

    “妹子,你要买什么?”大旺媳妇挽着杨敏的手,眼睛时不时看向小宝,别走丢了。

    小宝紧紧的握着杨敏的手,兴奋又害怕的看着周围的事物,杨敏也稀罕这古代的东西。

    “我是准备去买些针线的,嫂子你不用顾忌我,待会我们就到那个茶馆回合!”想着刘氏也有自己需要买的东西,杨敏笑道。

    大旺媳妇点了点头,混着人群就走了,买了不少自己需要的针线,还给顾安和小宝一人扯了一匹布,家里的颜色都太亮了,适合女儿家,却不适合他们两个。

    再买了笔墨纸篮子就装了一半多了,给小宝买了一串冰糖葫芦,“娘,来,你先吃一个!”小宝踮起脚,将冰糖葫芦送到杨敏的面前。

    杨敏媚眼一软,低头咬住一颗,嗯,很甜,还有点酸。

    在这周围四处瞧瞧,卖的都是一些当季的蔬菜,低头挑拣着胡萝卜,脑子里还想着用这个来做什么菜。

    “夫人,我这菜可是今早赶早从地里新鲜拔的,绝对不错!”卖菜的小贩极力推销道。

    杨敏只是笑笑没说话,身侧的婆子挎着篮子,手里捏着一块方巾,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嬷嬷,竖着耳朵听她说话。

    “你今儿个这些菜不够新鲜啊,我家那主子可不爱吃这些!”嬷嬷拿起一根葱又放下,皱着眉头摇头。

    “唉,我的好嬷嬷,这是今天造成才拔的,不是不新鲜,只是这日头太毒了!”那小贩连忙解释道。

    嬷嬷站起身,“唉,这菜看的就是个品相,你我也是老相识了,这菜便宜我些,我就包圆了,如何?”

    那小贩纠结了一会还是点头同意,嬷嬷身后跟着的两个家丁立刻帮忙拿菜,杨敏挑眉,乘着都忙着的空档朝着那嬷嬷身边走。

    “嬷嬷!”杨敏轻声唤,那嬷嬷侧过头,就看见一小妇人站在自己的身边,瞧着那手脚倒不像是干农活的,整个人看着干净,她心里也没排斥。

    “嗯?你这小妇人找婆子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瞧嬷嬷你穿着,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妇人是卫家村的,想问嬷嬷府内平时都收点什么,也图个家里补贴!”杨敏腰杆挺的笔直。

    嬷嬷瞧人顺眼,也愿意多说两句,“我们赵府啊,最喜欢的就是那些稀罕玩意,平时有的那些时令菜蔬菜是不要的!”

    “你要是得了什么新鲜玩意,送来,我们是收的,赵府,你差人打听一下,报我的名头就是了,府内的花嬷嬷!”

    杨敏连忙应下,“那多谢花嬷嬷了,小妇人先走了,这会子还有东西要去买!”

    “好嘞,我也要采买东西,各自忙去吧!”

    “嬷嬷慢走!”

    稀罕玩意啊,什么才算是稀罕玩意呢?

    在周围溜达一圈,发现卖的都是时令玩意儿,那些山里的野货一个都没有,杨敏想起先前自己采来的那些菌类,明明就有很多,为什么都不摘来吃呢?

    来到猪肉摊前,“老板,那些猪下水怎么卖?”

    猪下水一般人是不会要,多数屠夫自己煮了吃,或者动人,再不行都是丢给养的牲畜吃,或者直接丢了。

    “你确定你要猪下水?”屠夫好奇的问道,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要这脏兮兮的猪下水,这东西不太好吃,腥味重。

    杨敏确定的点头,“自是要的,你有多少给我多少,就是价格要便宜些!”

    “这样,卖你八文钱,还送你两根大棒骨,拿回去熬汤而已是可以的!”猪肉贩巴不得这东西能卖出去了。

    “不行,这东西可卖贵了,八文的话,你还得把那边那些猪肠得送给我,你要是卖的话,那边的瘦肉给我来五斤!”杨敏立刻摇头,这猪肉都只需要二十文,一个猪下水这么贵,摆明了是要讹自己,猪肠还是有人买的,只是不多。

    “行行行,都给你!”这些大肠两文一斤呢!找了棕树叶子把所有的猪肠都系好。

    用芭蕉叶把东西都隔开,以免沾了味道,杨敏再去买了一些盐,发现这里竟然没有酱,以后如果自己做的话,肯定能大赚一笔。

    买了东西时间也差不多了,去茶馆和大旺媳妇汇合,大旺媳妇已经在那儿等着,“我的妹子唉,你怎么这么晚来,东西可都买齐全了?”

    “买齐全了,劳烦嫂子在这儿等我了,我们去那边吃点吧!”杨敏指了指对面的馆子,里面有卖炒菜,也有面条、云吞一类。

    点了三碗云吞,三人吃的饱,“娘,这里的云吞没有你做的好吃!”

    小宝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娘亲做的饭菜才是真的好吃呢!

    杨敏无奈的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大旺媳妇打趣儿道,“哎哟我的妹子,改天也让我学学你的手艺啊!”

    “嫂子你可别打趣我了,就光听了小宝这孩子胡诌!”杨敏笑道。

    三人准备走的时候,就被人叫住了,“两位夫人留步。”三人转过身,说话的是一中年青袍男子,捋着胡须。

    “我是这儿的掌柜的,姓钱,我方才听见这孩子说我们酒楼的菜不好吃,可是真的?”钱掌柜说这话却是看着杨敏的。

    杨敏立刻摆手歉然道,“小孩子说的话哪里能当真呢,还请钱掌柜的莫要介怀!”

    “小孩子说的可都是真话,我们酒楼的厨子可都是一等一的好,进来的人,无论年长老幼,都夸好,今儿个还是第一次听见说不好吃的,等他日传出去,可是败坏我们的名声!”钱掌柜眯起眼睛看着杨敏。

    是要等杨梅说出个所以然来。

    杨敏皱眉,看来这人是存心不想让他们走,一旁的大旺媳妇也连忙出来打圆场,“钱掌柜,小宝他是开玩笑的,出去后啊,定不乱说!”

    “这不行,嘴长在你们身上的,除非你让那孩童出来,说我们饭菜是不是真的不好吃!”钱掌柜的把目光望向小宝。

    杨敏一把把小宝拽到身后,挡住钱掌柜的目光,简直是欺人太甚,欺负小孩子算什么。

    “的确,你们酒楼的东西太难吃了,没有我做的一点好吃!”杨敏干脆就这么说了,她对自己的厨艺相当有自信,单论这个小酒楼来说。

    大旺媳妇连忙拽了拽杨敏的胳膊,“妹子你可别乱说,这要出事的!”

    杨敏心里知道,可这个时候,看钱掌柜的样子,就不打算善了,“我儿子说的一点都没错,你这儿的东西比不上我做的!”再一次强调了一遍,原本是打算就这么道个歉盖过去,他们两个大人没什么事,但这么欺负小宝就太过分了。

    钱掌柜的脸色也冷下来,“哼,你这小妇人口气倒挺大,若是真的,那不妨跟我来,厨房就在后头,我倒要看看,你做的饭菜什么个滋味!”

    大旺媳妇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杨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我真的没事,嫂子你可信我?我去去就来,你带着小宝在这儿等着!”

    说完就跟着钱掌柜去了后头,厨房很热,很多厨子都在各自炒着各自的菜,个个汗如雨下,杨敏一进去就难受的不行。

    见有人来了,厨子只是看了一眼之后继续手里的翻炒,“来,这里的东西你随便用,我倒是要看看,你做的会比我的厨子好,要是做不好,今天你可没这么容易走!”

    杨敏没说话,一厨子做完菜之后装盘,杨敏就直接走过去拿起锅清洗,那厨子疑惑的看向钱掌柜,钱掌柜点了点头示意别打断她。

    洗好锅之后杨敏找了个干净的茄子,切条,放在一个盆子中,加入一勺盐,用手抓匀后放在一边,取了块干净的肉,切去肥肉。

    将瘦肉剁成肉沫,动作很是熟练,在家里做饺子的时候就经常这么做,加入酱油,酒,和其他一些调味的,这里没有胡椒粉,花椒都没有,只能这么将就着。

    放在一边腌制,取一个小碗装半碗水,加入醋,盐和糖,酱油,调汁。

    把葱蒜辣椒切好,热了油,用手把茄子的水挤干,等油温看着最高了,才下进去油炸,只炸一小会就立刻捞起来,放在一边。

    锅里留油,将葱蒜辣椒放进锅里炒香,再把准备好的肉沫倒进翻炒,肉沫变白后加入茄子,把调好的汁倒进继续拌匀,焖上锅盖等待。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杨敏这就将锅盖掀开,香味立刻飘出来,起锅,把茄子放在钱掌柜的面前,“你试试看吧!”

    钱掌柜半信半疑,夹了茄子放在嘴里,眼睛立刻放亮,随后又夹了一点肉沫放入嘴里,惊讶的看着杨敏,“你这菜谱是从哪里学来的?”

    “自己参悟出来的,钱掌柜,现在小妇人可以走了吗?”

    杨敏不耐烦道,在这里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钱掌柜此时看杨敏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当然,唉!不对,这样,我出一两银子买下你这道菜的菜谱,你看可好?”

    杨敏挑眉,难道自己还多了一个做生意的门路不成?钱掌柜见人没回答,以为是嫌银子太少,又道,“那一两五钱银子,买下你的菜谱已经足够了罢?”

    “我不卖!”杨敏思考了一下利弊之后,抬腿往外走,她并非不想卖,而是想故意折腾一下这个钱掌柜,心里清楚,这个钱掌柜的一定不会放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唉!小妇人你先别走,二两!再多我就真的没办法了,日后你要是有了什么新点子,来我这里,我都是欢迎的!”赵掌柜咬了咬牙。

    杨敏挑眉,“那行,你拿纸笔给我,我给你写下来,我可以保证,这个菜谱交给你了,以后除了我们自家吃,不会再有别人做的,当然,如果是你这里传出去的,可不关我的事儿!”二两银子呢,不赚白不赚!再说了,她菜式多了去了。

    卖菜谱是一个赚钱的法子,但是不适合一直用,偶尔卖两个谱子来点钱银不错,这一次也刚好撞到这个点上,毕竟不是什么谱子都能值二两。

    只是笔墨准备好,杨敏犯了难。

    索性她说,钱掌柜写。

    写了谱子,钱掌柜的立刻拿了二两银子给杨敏,“你以后要找我,就跟我的伙计说,他们都认得你了!”

    “行,那我走了!”杨敏把银裸子放进怀里,急匆匆往外走,小宝和刘氏都还等着自己,指不定着急成什么样子。

    大旺媳妇和小宝在外头站了许久都不见人出来,都快要回去喊了顾安来,这才看到人从里面走出来,心情还挺好的。

    小宝直直扑进杨敏的怀里,“娘!”大旺媳妇也凑上前来,“妹子,你没怎么样吧?”

    “还能怎么样,那钱掌柜的承认我做的好吃,就让我出来了,耽搁了这么久,春贵哥铁定等着急了,我们走吧!”杨敏没说卖菜谱的事情。

    杨敏刚刚走出门,就看见不远处的小巷子处站着一个女子,那女子看见杨敏注意到她了,连忙缩过头去。

    心里存着疑虑,杨敏却没有走过去,牵着小宝继续走,小巷子处的女人继续把头探出来,眼睛依依不舍的盯着走远的背影。

    “二娘,你在这干嘛,你丈夫喊你呢!”不远处一扛着重物的男子喊道,女子站着没动,继续站在那儿,一直等到看不见人影了,才肯离开。

    路上给小宝买了糖人和几包糕点,杨敏几人找到卫春贵的时候,也只差他们了,杨敏不好意思道,“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让大家久等了!”

    “没事,你们上车吧!”卫春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等人一上车就立刻赶了牛走往卫家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