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出事顶罪(顾安番外1更
    身体也享受过了。

    “好!”顾安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他也很好奇这个女人到底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得了答复,杨敏立刻就屁颠屁颠的进房去拿笔墨纸砚,先拿了毛笔大概的画出样子来,“这里是要这样……”杨敏一边将自己的构思大概的跟顾安说一下。

    顾安领悟的很快,画画的时候能完美的将杨敏想要的画出来,撑着下巴靠在桌子边,杨敏盯着顾安认真的脸,这男人认真起来其实也挺好看的?

    原本脸就生的好看,许是平时看多了,如今也有了免疫力了,跟村子里的庄稼汉完全不一样,多了许多血性,戾气。

    一共画了五幅,杨敏看着面前的画,忍不住‘啧啧’出声,“顾大,你这画工真是没的说,辛苦你了!”说着狗腿的递上旁边的一杯凉水。

    “你准备拿这些去做什么?”顾安喝了水,在一边坐下来,画出来的的确好看,主要还是她图样想的好。

    杨敏小心的将墨迹给吹干,转过头咧嘴一笑,“我啊,当然是拿去卖银子了,这些东西可是只有我有的,外头的人特定喜欢!”

    “怕是之后这点不够看,样式谁都能设计出来!”顾安看着杨敏张扬的小脸,忍不住想要打击她。

    果然,杨敏的脸瞬间就垮了下去,但很快又充满了明媚的笑容,“没事,就算卖不出去我也可以自己用!”随后高高兴兴的拿了东西去屋内。

    “对了顾大,现在小宝也不时常在家里住了,咱两还是一屋吗?”杨敏此时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小宝不在家了,他们还是睡一屋,就好像老夫老妻了一般。

    此时的杨敏才认识到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想了好一阵子才考虑提出来。

    “我随意,你若是不愿就去帮我铺床!”顾安原是想要说分开,但是话说出嘴又是另一个意思了。

    杨敏理解成顾安还是愿意跟自己睡的,并没有嫌弃自己,要说分开睡吧,她是有点不太情愿,身边睡惯了人一下子没了还有点不习惯,最主要的是,她时常做噩梦,半夜醒来的时候看到身边有人会安心很多,当下也就坐在椅子上没了动作。

    两人一阵无话,夜间杨敏洗了澡躺回床上,如今暑热难耐杨敏还是习惯在身上搭一条薄被,顾安是不愿意盖的。

    侧过头看着躺在旁边闭上眼睛,睡姿中规中矩的顾安,这男人她这一点是最佩服的,他是杨敏见过的最为正人君子的一个,就算女人睡在旁边也不曾有过一丝想法。

    难道是她没魅力?杨敏暗暗想,但是很快睡意就将这个想法丢置脑后,后来捡起这个想法来,也只觉得当时的自己闲得发慌。

    过了两天好日子,田里的事情还是卫光棍打理着,“嫂子,近来天气愈发暑热,你可考虑给我涨工钱?”卫光棍颇为不好意思的说出口,他瞧着这家上下都由杨敏打理,就干脆问她了。

    “那是自然的,素日里你都是多少文?”杨敏立刻答应下来。

    惊讶于杨敏的干脆,卫光棍欢喜道,“我只帮你家做了,顾大哥以前给的是一天十五文。”

    杨敏想了想,“那便给你涨到二十五文罢?好些天没下雨了,你可多担当着点,这田里可不能缺了水!”

    “多谢嫂子了,我省的,我还要去别家挑水就不久留了!”卫光棍高高兴兴的挑着水桶走了。

    这嫂子可真是一个好人,先前他是腿断了,来照看了自己那么久,原是要付了诊金的,但嫂子不要,只让他以后继续给他家做活,就算这一次不同意涨工钱他也不会有怨言的。

    这边同意下来,杨敏就立刻去给顾安说了。

    “你自己做主罢,钱银和还够?”顾安问,女人似乎自从上次开始就没有再问自己拿过银子了。

    “够的,两个月用了两千五百文,我身上还有五百文,平日里也不用做什么,之前种下的菜种现在也长出来了,再过些天就能吃到自家种的菜!”杨敏掰着指头数数。

    “家里的母鸡先前开始下蛋,我算着还要个几天就能孵出一窝来,到时候养着家里就不用去跟人家买鸡!”杨敏说着。

    顾安在一边安静的听,心下略微震惊,家里的事情他从没管过,女人从来只进钱,自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问他拿过银子,如今问起来打算的如此精细。

    家里的后院也不跟以前一般杂草丛生,种起了蔬菜,养了鸡,还有女人独自种着的草药,打理的妥妥帖帖,心下一暖。

    “对了顾大,明日就是赶集了,我准备拿了先前的笋干还有昨日画的图纸去问问,要是有的话这也是一条生计!”杨敏说。

    “你似乎很乐忠于赚银子!”这女人总是找着各种路子去赚银子,为了什么?为了有一天可以离开他的身边?他不会允许的。

    这么想着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杨敏无奈的叹息一声,“当然要赚银子了,我们不能坐等吃山空吧?我不知道你有多少家底,万一哪天吃完了我们怎么办!?”

    “银子这种东西我从来不嫌多,以后啊要是生活好点了,我们就搬到镇子上去住,也能方便小宝县学,说不定还能给小宝娶上一个好媳妇!”杨敏盘算着,心里乐开了花。

    静静的看着杨敏许久,顾安低下头,“嗯,好!”她没有想要离开他。

    也没发现顾安的不对劲,杨敏继续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两日后杨敏挎着篮子就出了家门,招娣因为上次的事情就不太愿意出门,大旺媳妇因此也鲜少再去集市。

    上了卫春贵的车,车上坐着的还有卫家村几个新妇,看着她们满脸春光的表情,杨敏不由得有些羡慕,至于羡慕什么她自己心里也不太清楚。

    到了镇子里,杨敏第一就是敲开了赵府的门,那小厮已经都认识了杨敏,瞧见人来了,笑眯眯问道,“是你这小妇人啊,可是找花嬷嬷?”

    “是的呢,花嬷嬷在府内吗?”杨敏笑道。

    “可是不巧,花嬷嬷今儿个出去了,似是要好几日才能回来!”小厮从门里探出头,说道。

    “这样啊,那的确是我来的不巧,劳烦大哥等花嬷嬷回来了帮我带句话,就说我来了就是了!”杨敏微微一笑,挎着篮子离开。

    赵府这儿算是没了路子,杨敏很快就想到先前合作过的钱掌柜,那小二一瞧是杨敏,想了一会儿还没等杨敏主动说,连忙进去通报。

    过了一会儿钱掌柜便出来了,乐呵呵的开了一个包厢把人迎进去,“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要说?”话是这么说的,但还是希望杨敏像上次一般来卖菜谱的。

    杨敏微微一笑,“我今日来的确是有事的,顺便带了点东西来给赵掌柜你看看!”说着从竹篮里面拿出自己用油纸包着的两大包笋干。

    赵掌柜拿起一根笋干看了看,“这……是笋?没晒干之前这就不好处理,晒干之后的味道会更好?”

    “同上次一样,我来给赵掌柜你做一遍罢!”杨敏说着站起身,赵掌柜巴不得杨敏这么说,连忙招呼着人去了厨房,那些个厨子也都还认识杨敏,见人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凑近了看。

    “因为笋干最好的处理还是隔一晚上泡发了好,我今儿个刚好带了一点泡发的!”她是想着自己要在赵府演示,让赵家买下她的笋干。

    将笋干拿出来洗干净,改刀切片,猪肉选用半肥半瘦的,切片,辣椒大蒜切片,姜切末,国内放油少了,下猪肉煸炒,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放入姜蒜炒香,最后下倒酱油。

    将笋干倒入炒匀,放盐,加一碗水进去焖烧至收汁,焖片刻起锅,色香味具,掌柜的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片放入嘴里。

    “味道是极好的,你这些笋干都是自己做的?”赵掌柜说着又夹了一筷子放入嘴里,厨房的其他厨师也纷纷过来品尝一二。

    “是的,这菜谱我还是可以卖给你,但是这做笋干的办法我可不告诉你,你若是想要便要来问我买,亦或者你去买了笋子给我,我做出来,只赚手工费!”

    杨敏继续道,“赵掌柜的也应该体谅一下我这个小妇人,毕竟养家糊口不容易!”她刚刚在大厅里看见基本上每桌都有自己做的菜,这就已经说明了她做的有多抢手了。

    赵掌柜立刻敲定下来,“这样也好,你待会儿告诉我你的住址,过两天我就去让人把笋给你送过去,一般几天能交货?”

    “若是没有遇见大雨天或者阴天,三天就能交货,你这边看着,若是下雨或者天气不好,日子要往后延迟一点!”杨敏说。

    “行,你带来的这些笋干我也收了,就按照每斤二十五文如何?”赵掌柜的算着。

    杨敏笑然,“我做事一直喜欢凑个整,图吉利,三十吧,这做笋干可不是一个容易的活!”

    赵掌柜没有压价,过了称,是五斤,一百五十文很快就交给了杨敏,掂量着手里沉沉的铜板,杨敏别提多高兴了。

    再拿了二两给杨敏,“这一次菜谱我二两收你的,可不能再多了!”赵掌柜的说,杨敏也直接应下了,原本也没什么难的,最主要是还是这笋干。

    “若是赵掌柜的出笋,我每斤便只要你十五文!”杨敏心里盘算着回家多做几个竹盘来晒笋。

    揣着银子杨敏就出了酒楼,在镇子上饶了一圈,最后走进了一间成衣铺,镇子上的成衣铺不少,但是只有这一家人流量是最多的。

    “你好,你们掌柜的在?我找她有点事!”杨敏尽量挤出一个和蔼的笑容。

    站在那儿收钱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面容和蔼,看了看屋子里的衣裳,针脚都很好,绣花的手艺也很棒。

    妇人抬起头看了杨敏一眼,随后又低下头,“若是想要买衣裳的话,你且瞧着,瞧好了找我!”说完继续低头量手里的布匹。

    杨敏皱眉,对她的态度感到不满,“既是打开店门做生意,哪里有你这么敷衍了事,我找你们掌柜的商量笔生意,你去通报一声可行?”

    妇人闻言,再一次抬起头,放下手里的木尺,“我就是,你找我有什么事?”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敏,这小妇人长的倒是干净标志。

    杨敏心下稍微诧异,从怀里拿出那几张纸,打开后放在女子的面前,“这是我自己设计的图纸,要是绣在衣裳上肯定很好看,这些一共是三套!”

    女子狐疑的拿过图纸,越看越惊讶,这是她从来没有看过的花样,艳丽又耐看!

    “这是你自己画的?”女子诧异道,眼睛黏在图纸上不舍得移开。

    “不是!”杨敏笑道,“是我设计出来,让我……相公画的!”杨敏说,相公这两字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

    拿着图纸走到杨敏的面前,妇人拢住心里的雀跃,“你这图纸画的的确不错,但我还是要看一下她的实用性,这样,你回家绣出来,若是绣的好,你的绣品我也会买,若是不好,你应该知道的!”

    “可以,过几天我再来找你!”杨敏接过图纸,细心收好放入怀里。

    “好,不过我不是每日都在,他们唤我七娘,你要是来就说找我的!”七娘客气道,眼角的褶子深了许多。

    杨敏点头,扯了布买了些针线就准备回去,今儿个卖出去的银子揣再怀里还热乎着。

    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杨敏往后看了看,加快了脚下的脚步,眼瞅着就快要到回合的地方了,忽然手被人给拽住,杨敏下意识踹了一脚就往前面狂奔。

    还没跑出去几步就被抓了回去,杨敏惊恐的看着围堵着自己的三个男子,满脸的痞相。

    “大哥,我就说,我看见她来好几次了,上次身边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跛脚跟着,这回总算是逮住她了!”

    “苏老三,这小娘子长的还真不错啊,算你这回没看走眼!”

    “老二,快下手吧,不然给人瞧见了不好说啊!”

    “苏老四,就你屁话多,这点我会不知道吗?”苏老二啐了一口,抬手就要朝着杨敏去。

    杨敏一个下蹲,朝着地上一滚,快速的爬起来,二话不说就朝着卫春贵那边跑去,衣摆忽然被人扯住,杨敏转过身去就是一记撩阴腿,响起一声男子的惨叫,杨敏连忙往前跑。

    “哎哟这个臭娘们,给我踹的,你们快去追啊,要是跑了咱三个都吃不了兜着走!”苏老三捂着裆部满脸痛苦,额头青筋暴跳。

    杨敏没跑多远就被抓住了,紧紧抱住手里的篮子,脑子里快速的想着应对的办法。

    是她大意了,一个女人家成天在这里晃晃悠悠的,这世道并不太平,是最近一切都太过于平静使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她这样的也能有人看上!

    “小娘子,你别怕,我们三个可是出了名的好人!”苏老四说着手已经摸上了杨敏的肩膀,满脸邪笑。

    杨敏立刻用力挥开他的手,“我已经嫁人了,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做出如此无耻之事来!”

    虽是狗血但也就只有这几句话可以表达她现在的处境了,说不怕是假的,此时的杨敏才想到了男女之间的差距。

    “嫁人了?”几人这才仔细端砚杨敏的妇人髻,“你说的不会是先前那个跛脚吧?呵呵,我看你分明还是处子之身!”苏老二盯着佳人粉面,嗯,还有处子红晕。

    自胃部泛起一阵恶心,杨敏忽然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呐!”三人都被杨敏忽如其来的喊声吓到了,回过神来后连忙捂住人的嘴巴。

    “小娘子,既然你这么不乖,那就只能把你带回我们的宅子,好好玩玩了!”苏老二邪笑着,三人一人捂住杨敏的嘴巴,两人扣住手脚。

    杨敏奋力的扭动着身体,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绝望慢慢笼罩心头。

    忽然从小巷处冲过来一个人影,“你们给我放开她!”是卫春贵的声音,随后杨敏就被狠狠的摔在地上,背疼的杨敏眼泪忍不住从眼眶溢出,身上被误伤撞了好几下,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到一旁的角落缩着。

    卫春贵跟三人互殴还占着上风,三人皆被打翻在地,不知是谁报的案,立刻就有官兵将人给围起来,二话不说就把人全部给抓了走。

    杨敏连忙追上去想要说清楚,却被一官兵推翻在地,只能眼睁睁着看他们把人给带走,杨敏捡起地上的篮子就往汇合的地方跑,一群人正在因为卫春贵的忽然离去感到疑惑。

    “各位,春贵哥被官兵带走了,我们先回去,再让人来镇上!”杨敏只觉得心还在剧烈的跳动着。

    众人这么一听立刻慌了神,几人推推选选的最后选了一个老成的妇人来赶车,回到家后杨敏连忙去找了顾安,跟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顾安皱着眉,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杨敏身子颤抖着,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还在颤抖,小脸煞白,眼眶红彤彤的,就好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

    将人拉入怀里,顾安僵硬着身子抱着杨敏,“没事了……没事,我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扭的安慰着怀里的人。

    杨敏靠在顾安坚硬宽厚的胸膛上,不知为何,原本还颤抖的心忽然安定下来,鼻头微酸,委屈如同潮水般席卷而来,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抱着怀里呜咽着的女人,顾安不知道为何感到一股自责,还有的就是责任心罢,他意识到怀里这个女人是需要自己保护的。

    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顾安认为自己疯了,原就是买回来做家务的,自己又开始担心她,许是因为她能干吧?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自己。

    哭累了,杨敏这才推了推顾安的胸口,顾安将人放开,看着面前肿着一双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杨敏,“冷静下来了吗?”

    “嗯……谢谢你!”杨敏吸了吸鼻子,刚刚哭过的声音带着沙哑,红着脸忍不住看了几眼顾安胸口那一大片的濡湿,“你要不去换身衣裳?”

    “好!”顾安转身就进了房间。

    杨敏捧着自己的脸,杨敏啊杨敏,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在他面前失礼成这样?但是很快就又被担心给盖过去了。

    顾安换好了衣服,刚好就有人来,敲门,拦下了要去开门的杨敏,兀自走过去,开了门,门外站着朱家村的村民。

    “顾大媳妇呢?春贵怎么就被抓走了?”

    “对啊,我现在都稀里糊涂的呢!”

    杨敏红着眼睛走出来,将当时的情况再说了一遍,众人唏嘘,顾安抿唇道,“现在应该暂时扣押在牢里,让几个人去探监吧!”

    这话一出众人你看看你我看看我,谁都不愿意去那个晦气的地方,“我去!”赵茜横着脸从人群里走出来。

    “我也一起去吧,毕竟事因我而起!”杨敏说完后小心的看了一眼顾安,顾安点了点头,一群人就这么散了。

    倒是隔壁大旺支支吾吾表示自己也愿意去。

    多一个人,顾安自是没有任何问题。

    拿了东西,杨敏和赵茜坐上牛车,顾安、大旺坐在前面赶车,乘着天色还早早些出发。

    找到了镇上牢房,大旺就坐在外头等人,杨敏、顾安和赵茜走到门口,“我们有事要找你们大人,还劳烦禀报一下!”顾安道。

    “不是什么人都能见我们大人的!”两个衙差头抬的老高,根本就没有在看三人,赵茜心领神会从腰间摸出五百文钱放在其中一个衙差的手上。

    “最近天气热着,看两位衙差辛苦,请喝壶酒算是表达心意的!”赵茜温婉的笑着说道。

    两个衙差对视一眼,将手里的铜板收到怀里,“不巧,我们大人不在,你们要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先跟我们说!”这回总算是低头看人了。

    杨敏从包里拿出五百文递给另一个衙差,“我们只是来探监的,只是还找不到牢房在哪儿,不知两位衙差大哥能否带个路?”

    见得了不少好处,两个衙差的态度也好了不少,两人商讨了一下,另外一个衙差带着三人去了关押犯人的牢房。

    “这里就是了,其他的我可不管了啊,一般来说啊都是不允许人进去的,你们三个瞧着还机灵,自个儿想办法吧!”得了好,也总得提醒两句。

    等衙差走了,杨敏再从包里拿出一两碎银,故意掉在那衙差的脚边,随后诧异道,“大哥,你银子掉了。”

    那衙差将银子捡起,在手里掂量两下,也知道杨敏是什么意思,“你们是来看人的?进去吧,早点出来啊,别让哥几个也不好做。”

    “是是,多谢衙差大哥。”杨敏连忙点头,拉着赵茜、顾安跟着衙差进去了。

    扑面而来的恶臭,潮湿的环境,各种臭味夹杂在一起,各个牢房都关着人,看见人进来人,疯了一般朝着三人伸出手,似恶鬼索命。

    杨敏抱紧手里的包袱,心里有些怕。

    赵茜也怕。

    倒是顾安十分淡定。

    “最近进来的关在那个牢房,就在最里面,你们进去吧,早些出来,要是遇事了就喊!”衙差说着就走了出去。

    “看什么看!老子迟早打死你个叫魂的!”衙差一脚踹上旁边喧闹的牢房,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杨敏和赵茜连忙往里跑,就看见卫春贵此时坐在牢房的茅草堆上,手上和脸上都是抓痕,旁边关着的就是那三兄弟,个个神清气爽的,身上已经包扎好了。

    三兄弟见是杨敏来了,“哎哟小娘子,可是想哥哥了?”说话的是苏老二,被打了的这口气怎么都出不去,说话的语气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杨敏没理会他,倒是那边的卫春贵听见了,才发现两人,“你们怎么来了?这种地方不是你们女人家应该待的地方,快些走吧!”

    “春贵哥,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杨敏歉然道。

    赵茜急吼吼的说,“你怎么就这么老实?定是你憋着不说,不然怎么会把你关进牢房?那边的痞子你们可记好了!你们不出去便好,要是出去了,姑奶奶准打到你们叫娘!”

    “哟哟哟,小娘们说什么呢,是你丈夫没教好还是怎地?要不让爷床上再教教?”苏老三毫不忌讳的打量着赵茜的身体,似乎能够透过衣服看到里边,让赵茜更是生气。

    卫春贵一拳打在牢房柱子上,咬牙切齿道,“你们几个给老实了,不然等你们出去了,把你们揍个半死!”

    只是三人似乎并不害怕的样子,戏虐的看了一眼几人随后就蹲在角落里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不知道为何,杨敏的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急躁感。

    “我说了的,但是现在贪官当道,我也无能为力,你们快走罢,莫要被我牵连了!”卫春贵说完看向杨敏,“大妹子,你也莫要怪自己,这事是我自己要冲出来的,我没事。”

    “春贵哥,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说这话的是赵茜,握紧了手。

    “这事我会出来跟镇丞说,春贵哥你这几天好生在这里待着吧。”杨敏咬了咬牙,这件事情原本是卫春贵为了保护自己。

    要是卫春贵当时没有冲出来帮她,那现在她哪里还能这么安稳?一想到后果杨敏就一阵后怕,她可能会自刎吧。

    “唉,你们几个,说好了没有?说好了就快些出来吧,这会子不太方便了!”外头的衙差进来催促。

    赵茜连忙道,“快了快了,我们马上就好!”等衙差转过身去的时候快速的把两个包裹都塞给他,“这里头有我们给你准备的干粮,若是牢房里的吃不惯,你就吃这些,你素日胃口大,这些天可有的罪受,不过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这话不知是心疼,还是笑话,三人都笑不出来,在衙差的催促下出了牢房,两人兴致恹恹的回到牛车上。

    “可都交代妥当了?”大旺问,看样子是没谈出个所以然来,侧过头看了一眼衙门的牌匾。顾安一直很沉默。

    杨敏想和他说几句,问问他的看法,也没好意思开口。

    赵茜也很沉默。

    “咱们回家吗?”大旺问。

    “不,去客栈!”顾安低沉出声。

    大旺愣了愣,赶着牛车去了一家客栈,让店小二将牛车在后院归置好,和顾安三人告辞,自己走路回去。

    三人这才上了楼。

    只要了两间客房,因为赵茜没带那么多银子,用的都是杨敏掏,对此赵茜不太好意思,但杨敏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身上,她也就没说什么。

    喊小二打了洗澡水,杨敏躺在床上又睡不着了,看着桌前写着什么的顾安,杨敏说,“顾大,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你说这一次会不会出事啊?”

    “不清楚,你害怕了吗?”顾安将放下毛笔,洗了手这才坐到床上褪了鞋袜,继而躺下,这里的床要比家里的小很多,两人躺下稍微有些拥挤。

    杨敏挨着顾安,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一副心思全部都在想这一次的事,“顾大,你说要是春贵哥出事了,我要怎么办才好啊,都是我害得他!”

    “别想了,明日开堂,我不太方便,得你们去,先睡下吧!”顾安叹了口气,女人总是为这事烦恼,他也不知不觉的跟着一起发愁。

    竖日,杨敏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堵肉墙,脑子发憷,此时她以一个小鸟依人的姿势躺在顾安的怀里,暧昧非常。

    挣扎着坐起身,杨敏看着裸着上身的顾安,没出息的红了脸,在家里两人睡着中间都能隔开好多,在这里肌肤挨着肌肤睡,可以说是头一次了。

    差小二打了水上来洗漱,这里用的是牙粉,杨敏不太习惯,唤醒了顾安,两人收拾收拾就下楼了。

    赵茜起的比两人都要早许多,杨敏看着精神不太好的赵茜,打了声招呼,“茜姐,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无事,只是碍着有些睡不着,你们昨晚可睡得好?”赵茜收拾收拾自己的情绪,笑着看杨敏。

    自从卫春贵的事情发生之后,赵茜的精神不知不太好,杨敏是知道的,但也没多想。

    吃了午膳就早早的去衙门,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开堂了,赵茜显然要比杨敏要紧张许多,而杨敏紧张过头了,就是坦然面对。

    在堂外等着传,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里头的人喊传,连忙走进去,就看见卫春贵此时被摁在地上,似乎是试过刑,脸上满是汗珠。

    赵茜就想要冲上去,杨敏连忙将人给拽住,赵茜这才冷静下来,只是眼睛还一直看着看向卫春贵那儿。

    “杨氏,可是苏家三兄弟调戏你,卫春贵才出手打的人?”坐在上头的是镇丞,八字胡,大腹便便。

    杨敏挺直了腰,“回大人,是的,当初三人意图强迫我,要不是春贵哥现在可能……”杨敏说完掐了自己一把,声音带着些许哭腔。

    一旁的苏老二啐了一口,“什么货色,你一个出嫁了的妇人,我要你做什么?自作多情也先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

    “就是就是,我们可没兴趣搞一个破鞋,兄弟几个要是有这个时间,自是去那快活地!”苏老三符合道。

    快活地,就是那寻花问柳的地方,杨敏瞪着眼睛,一口怒气憋上来,“你们几个泼皮无赖的可会胡编乱造,是个男人就承认自己做的事儿!”

    “大胆!公堂之上岂容你喧哗?!”镇丞用力的一拍案桌,杨敏只得强忍着怒气,老实的跪在那儿。

    “苏家三兄弟说的的确有道理,谁会无缘无故调戏一个妇人呢?不过本官听说这卫春贵先前跟这三兄弟有过节,怕是借题发挥吧?”

    镇丞说完赵茜猛的站起身。

    “什么父母官?!不过就是一个胡编乱造的骗子罢!”赵茜说完立刻就有衙差把人给死死压住。

    “大胆刁妇!竟然折辱本官!来人啊,给我打!”将手里的牌子一丢,县官下令道,立刻就有人将赵茜给压在地上,执了棍子就要来打。

    卫春贵立刻喊,“别动手!”旁边两个衙差大有压不住的势头。

    “卫春贵,此时因你而起,你若是承认这事是你自己做的,那本官就对那刁妇的事既往不咎,若你不承认……”镇丞使了一个眼色,两衙差执了板子狠狠的搭在赵茜的身上。

    赵茜惨叫一声,杨敏眼瞧第三下就要落下,直直扑在赵茜的身上,“哼!”杨敏吃痛闷哼一声,背后火辣辣的痛。

    “我认!”卫春贵咬牙道,县官摆摆手,示意衙差退下,师爷拿了纸张躺在卫春贵面前,旁边就是红泥。

    “春贵哥!你别按!你按了你这辈子都完了!”赵茜挣扎着嘶吼道。

    卫春贵闭上眼,落印。

    杨敏和赵茜坐在衙门外,杨敏忍着后背的疼痛,将赵茜的头按在自己肩上,“茜姐,没事的,春贵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妹子,那个狗官根本就是收了好处,春贵哥这一次完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啊!”赵茜说着靠着杨敏的肩就这么哭了起来。

    杨敏抿唇,她第一次看到赵茜这么失态的样子,刚刚在公堂上也是。

    大门打开,门口停着一软轿,县官从门口出来,杨敏和赵茜连忙上前,“大人,求求你,春贵哥是无辜的!”赵茜死死的扯着镇丞的袖子。

    县官瞧着两人的模样,眼中露出鄙夷之色,用力的甩开赵茜,“可以啊,如若你能拿出一千两银子,本官就翻案!”说完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轿子。

    一千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可是天价啊!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赵茜大喊道,“你个狗官!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眼前一黑身子就朝着后头倒去,杨敏眼疾手快的将人接住,将人待会去,杨敏却不见屋内的顾安,没有立刻弄醒赵茜,今天这事可能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现在醒来了也只能让她痛苦罢了。

    杨敏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等了一会儿后顾安就回来了,“你去哪儿了?我回来都没有看见你!”

    “查看一些事,今天怎么样了?”顾安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杨敏漫不经心道,“还能怎么样,官民勾结,逼春贵哥认罪,现在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就算有证据又怎么样?”杨敏低着脑袋,自嘲道。

    顾安撇了一眼杨敏,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卫春贵的确跟他们三兄弟有过节!”

    杨敏瞬间抬头,不解的看着顾安,就听顾安继续道,“我出去问过了,苏家三兄弟是这一片出了名的痞子,专门调戏良家妇女,你说的官民勾结也的确是,苏家什么都没有,唯独银子很多!”

    “苏家早年是在府城中生意世家,后因为贪污被查,狼狈的逃到了这里,家底还是很丰厚的,早些年,卫春贵喜欢的女人被他们糟蹋了!”顾安说完放下手里的茶杯,转而看向杨敏。

    杨敏抿着唇,“那三个人就应该千刀万剐!”想不到卫春贵跟那三个痞子还有这种过节,比起这个,杨敏更为那姑娘感到惋惜,“那姑娘后来怎么样了?”

    “被冠了一个勾引男人的罪名,同李氏一般!”顾安说。

    杨敏心沉重起来,对啊,同李氏一般,在这里的女人不就是这个宿命么?

    “我看你累了,要不要躺下休息一会?”顾安看着情绪忽然低落的女人,以为她是在为卫春贵和那个姑娘伤神。

    “我现在……”杨敏张了张嘴,又低下头,顾安叹息一声,“据说下午的时候可以开放探监,你休息吧!”

    杨敏这才同意休息。

    下午,杨敏是被赵茜喊醒的,“妹子,你可要随我去探监?”赵茜的眼睛红红的,看来是哭过了的。

    “嗯,走吧!”顾安不在屋子里,杨敏也没去管,兴许是出去转转吧。

    两人走在街上,赵茜的情绪愈发不稳定,杨敏紧紧拉住赵茜的手,“茜姐,你当我是姐妹,我也是,你若是发生了什么同我说就是!”

    “妹子,我早早的就醒了,我去跟村里让说了要银子,可是谁都不愿意出,他们怎么就没想到他们受春贵好的时候呢?!那傻子整天都一心想着别人!”

    “如今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我都替他感到心寒!”赵茜说着吸了吸鼻子,恨恨道。

    杨敏一时无言,这话说的的确没错,只是别人也没有义务要帮你,此时提现的不过是人间冷暖罢了。

    两人使了一两银子给衙差,那衙差也直接就让两人进去了,似乎是觉得卫春贵已是将死之人,多让看望几眼。

    两人走到卫春贵的牢前,卫春贵躺在茅草堆上,屁股殷红,已然用过刑了。

    见是两人来了,卫春贵挣扎着从茅草上爬起来,扶着木柱走到两人的面前,原本刚毅的脸上此时毫无血色,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容,“你们怎么来了?今天你们受伤了,可抹了膏子?”

    两人没回答,杨敏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原本火辣辣的后背已经不疼了,而且后背上似乎还沾着什么。

    “你个傻子,你怎么能就这么认罪了呢?”到这个时候赵茜也就绷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卫春贵立刻慌了手脚,“你可别哭啊,你哭了我的打可不是白挨了吗?”

    只是赵茜的泪水此时哪里止得住?卫春贵从里边挤出手,小心的擦拭赵茜脸上的泪水,“你可别哭,你哭了别人可要说我欺负你了!”

    赵茜紧紧的抿着唇,憋着泪水,“你现在可怎么办?你就这样一辈子,连一个种都不曾留下,就这样断了后……”

    “我都不在意呢,人活着反正也就这样,我一直都说为自己活着的,但这顿打可是为你挨的!”卫春贵努力挤出笑容,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惨。

    赵茜咬紧嘴唇,“你倒是想的通透,村里那些个人都不愿意帮你,刑法可都下来了?”

    “我不说,说了你可又要哭鼻子了!”卫春贵笑道,赵茜伸了手进去用力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卫春贵吃痛抽了一口冷气,赵茜立刻手忙脚乱的问,“你怎么样了?可是伤着哪里了?那群王八蛋竟然对你用这么重的刑法,不就是打了个人吗?”

    卫春贵不说,她们也猜到是什么了,估计是使了银子加了不少别的罪责进去吧,这么想杨敏的心里更难受了。

    自责,愧疚,几乎快要把杨敏给淹没了,如若可以调换就好了,她甘愿此时站在里面的是她,不是卫春贵。

    这时数名衙差进来,无视两人开锁,两人将卫春贵抬着往外走,两人连忙跟上去,赵茜喊着,“不是没到时间吗?!你们怎么能带他走!”

    走带外面,等来的却不是牢车,顾安站在外边,双手负背,平静的看着他们。

    杨敏一愣,连忙走过去,“顾大,你怎么在这里?他们,他们要把春贵哥带走了!”无措的抱着顾安的手。

    顾安点了点头,随后对那些衙差道,“小心点,轿子在外面!”那些衙差还真的就点了头随后抬着人往外走。

    这举动让三人都愣住了,顾安也跟着往外走,赵茜疑惑的看向杨敏,杨敏也是满脸困惑的摇头。

    卫春贵躺在轿子里,衙差亲自抬轿,顾安则是坐上了牛车。

    等回了村,到了卫春贵家,衙差帮忙把人给抬到床上,这才走了,面对忽如其来的一切三人都是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