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霸气凛然(顾安番外2更
    杨敏愣了好一会儿才紧张的抱着顾安的手,“顾大,你是不是劫狱了啊?刚刚那些衙差是你以前的弟兄?对不对?你快说啊!”

    “你怎么会这么想?”顾安愣住了,不由得想这小女人的想法还真丰富,但看到她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还是说,“我以前有个朋友,刚好跟镇丞认识,走了关系,就放出来了!”

    杨敏这才放松下来,“你要是有路子就早点说啊,春贵哥就不用受刑了!”对于卫春贵杨敏还是很愧疚。

    赵茜坐在卫春贵的面前,喜极而泣,“这一下没事了,你不用被砍头了!”卫春贵冲着赵茜虚弱一笑,随后闭上眼睛就昏了过去。

    赵茜连忙慌乱的看向杨敏,杨敏检查了一下,宽慰道,“放心吧,只是累昏过去了,茜姐你就在这里照顾着,我跟顾安先回家去,一会我请大夫过来给看看!”

    “嗯,多谢你们了!”

    那边,镇丞看着手里的书信,懊恼的把头上的乌纱帽摘下来,旁边的师爷好奇的问,“老爷,到底因为什么事这么苦恼啊?”

    他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忽然把人一放,还下令把苏家三兄弟抓起来了,先前得的银子也如数退还,现在看更是看着一封信愁的头发都快白了。

    “你懂什么?这一次我们可算是摊上大事了,得罪了不应该得罪的人!”县官抓着头发,满脸的懊恼。

    等等,他先前好像还骂了他的媳妇,完了,完了,看了看手里乌纱帽,怕是这顶帽子随时都可能不保了。

    “要不,送点对方喜欢的过去?”师爷摸了摸发白的胡须说,那卫春贵也是好命了,有贵人相助,不过能让老爷慌成这样的,到底是谁家?

    县官叹着气摇头,“行不通的,先前他告诉我,如果走漏了风声他就要杀了我!”一想到那人先前的事迹就觉得一阵后怕。

    将乌纱帽戴回头上,罢了,能坐多久就多久吧,现在安分一点,说不定以后还有得救。

    杨敏坐在竹椅上,看着旁边满脸淡定的顾安,似乎这两天的事情就不曾发生一般,“顾大,你好好跟我说说,你说你那个朋友的事情,到底是不是骗我的?”

    顾安看着杨敏认真的眼睛,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撒谎,木讷道,“是!”

    杨敏捂着脑袋,满脸痛苦之色,“天呐,你知道劫狱是有多大的罪吗?这一下我们全部都跑不掉了,快,收拾收拾细软,我们准备跑吧,哦对了,还得先把小宝从学院里接回来!”

    说着杨敏就匆匆忙忙起身准备去收拾东西,顾安皱着眉把人拽回来,“我也没说我是劫狱的,你这么慌张做什么?”

    杨敏怔了怔,重新坐下,耐下心中的一万个疑惑,“你是用正当的手法把人给弄出来的吗?”

    “是!”

    “镇丞之后不会再追查这件事了吧?”杨敏继续问。

    “嗯!”

    得到回答之后杨敏才松下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

    顾安手里紧了紧,就问这几个问题就放心了?她到底是有多相信他,这么想着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些开心,“就这几个问题?”

    杨敏靠在竹椅上,彻底的放松自己,“当然,不然还能有什么,不过唯一遗憾的就是那三个痞子了,春贵哥挨了一顿打受了一场牢狱之灾,那几个人却还逍遥法外!”一想到这儿杨敏就觉得心里不平衡。

    “逍遥?不见得!”顾安抿了一口水,眸子微眯,危险的光芒乍现,狡猾的就像一只狐狸。

    那边的杨敏没注意到这些,“也是,恶人自有天收,这次的事情可费了我不少银子,唉,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又少了不少……”杨敏一阵肉疼。

    另外一边的苏家三兄弟可不跟说的那么如意了,原本还在如意馆逍遥的三人,忽然被一群冲进来的衙差抓了。

    中途骂骂咧咧的吸引了不少目光,不少人怀疑是不是终于有人要治一治这三个恶棍了,便一路跟到了衙门。

    镇丞坐在上头,宣判三人罚五十两给卫春贵,十两给杨敏,最后还要蹲个五六年,这个消息对于本来就落魄的苏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耗。

    银子,他们有。

    但坐牢……

    “大人,你怎么收了银子不办事?”苏老二瞪着猩红的眼睛,死死的抓着木栏,县官就站在外头,平静的看着疯癫一般的三人。

    “我也没办法,谁叫你们自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要不是我拦着,你们现在小命不保,可不是蹲个五六年赔点银子的事情了!”镇丞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也惹的他一生腥。

    三人平时得罪的人不少,也不仔细去想得罪了谁,“我们给你银子!都给你!你把我放了!大人,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就这样办事的?”

    “我没办法,你们要是不进去,改天我这乌纱帽可就保不住咯,所以,你们安心去坐牢吧!”镇丞说着带着人就出去了,留下三人在后面咆哮。

    杨敏知道了这个消息可乐的合不拢嘴,蹲个五六年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五六年不仅女色,而且出来之后还是身无分文。

    苏家原本浑厚的家底一下子亏空了一半,家里没了个男丁,衰弱的速度肉眼可见。

    不提这些,杨敏一下子多了十两银子,这可不是一笔小钱了,于她可以做很多事情。

    带着草药去看望卫春贵,发现赵茜跟他的关系突飞猛进,杨敏是看出来了,但也不立刻说破,等到两个人主动说出来的时候吧。

    卫春贵是个好的,赵茜也是,就单凭这一次牢狱之灾看得出来,若是两人在一起杨敏是支持的,不过如今细细想来。

    赵茜先前那么紧张,难道两人之前就有了情愫?杨敏不由得感叹,是她蠢笨了些到现在才看出来。

    “这一次的事情多谢春贵哥了,日后你若是需要我帮忙,尽管找我就是!”杨敏坐在桌边磨药。

    卫春贵躺在床上,笑道,“没呢,我也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若要说的话,你日后多帮衬着茜儿,她一个女人家的,我不太放心!”

    杨敏无奈的叹着气,“你们啊,这还没在一起呢,就这么欺负我,关照我自然会的,但还是你自己去照顾她吧!”

    赵茜也从外头进来,对上杨敏戏虐的眼神,俏脸上瞬间腾起两片红云,杨敏将草药碾磨成药膏,再用一个小瓶子装着递给赵茜。

    “这东西一天搽三次,伤口处我不太方便,就交给茜姐你了!”杨敏调侃道,赵茜羞红着脸推搡了下杨敏。

    收拾了东西杨敏就回了家,将卫春贵和赵茜的事同顾安说,“所谓患难见真情,也就是说的他们吧。”

    顾安只是应了一声,继续看着手里的诗集,杨敏将这几日耽搁的事做了,拿着针线坐在院子里,开始缝制先前的那些个图案。

    绣着绣着外头就来了人敲门,杨敏将帕子塞给顾安,擦了擦手去开门,站在门外的酒楼的小二,身后的是一辆车,车上盖着一块布。

    “是你啊,快些进来,把东西放在那边就好了!”杨敏招呼着人将东西搬出来,顾安从头到尾也只是看了几眼。

    小二说,“这些就是暂时买到的了,我们掌柜的说,若是这一批做出来不错,后续会继续送来的!”

    “嗯,知道了!”杨敏点头,小二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那儿看书的男子,忍不住问,“那是你家相公?”

    “是呢,我家那口子就喜欢在这个时候看看书,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的吗?”杨敏笑着回答,她也值得他为什么这么问。

    有哪家庄稼人会在青天白日的看书?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田里劳作?

    小二没再问,客客气气的走了,杨敏看着堆成小山的笋,只觉得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没有着急着动手,乘着卫光棍来送水的时候,让他帮忙砍了两大捆的竹子。

    让顾安帮忙削成竹篾,杨敏则是坐在编竹盘,编下一个来就坐在竹椅上休息一会,足足编了四个之后,天色也不早了。

    杨敏洗了手,做了顿好吃的给顾安,在外头几日,终是吃不惯外头的东西,睡不惯外头的床,就在客栈那几天,杨敏每每晚上都会醒来两次。

    吃了后杨敏就开始处理笋,全部剥好之后已是浑身大汗,烧热水将切好的笋放进去,放了盐开始煮。

    一个下午终于是将东西全部给煮好了,杨敏累的躺在竹椅上不想动,顾安递过来一杯水,“若是这么累,为何不分几天做?”

    杨敏不好意思的笑,“我这个人啊就是这样,事情不一下子昨晚就浑身不舒坦,我今日做完,剩下几天就只用晒,对了,我还没跟你说我这些笋干的事情吧!”

    等洗了澡,两人坐在树下纳凉时,杨敏就将那天所有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顾安想了想,“往后你去镇上次数少些,若是有需要合作的,喊了他们自己过来拿!”

    “我会跟他们说的!”杨敏嘻嘻一笑。

    看着她的笑颜顾安一阵恍惚,“你每天都有这么多话要同我说,不会觉得厌烦吗?”等说出口后才回过神来,想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杨敏摸着下巴,似是在认真思考,“厌烦?倒是不会,我只知道我还有好多事情要跟你说,反倒是你,不嫌弃我说的都是些没用的事情就好!”

    顾安撇过头去,闷声道,“嗯!”

    “明儿个就是小宝回来的日子啊,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学院的表现怎么样?我们一起去接他吧,顺便买些好的回来,我给你们煮好吃的!”杨敏忍不住说道。

    “好,一起去吧!”顾安说道。

    说完,才发觉自己,似乎越来越喜欢这种相处模式。

    夜深了,顾安坐起身,看了一眼安详的睡在自己身边的人,一阵恍惚,记得先前自己还一度怀疑她是别人派来靠近他的。

    因此还闹了脾气,不知道为什么,他主动去找她,她便兴高采烈的跟他回来,后来她一直都在为这个家考虑、付出。

    得了东西,卖了银子,就回家,还毫无防备的将银子给他,要说跟别人联系,他觉得她不会。

    渐渐的,他也就开始相信她。

    因为小宝的事情睡在一起,他并没有排斥她,甚至后来觉得一个人睡少了点什么,便睡在了这床上。

    女人总是喜欢跟他说点什么,这一次她很依赖他,他感到高兴,乐意给她解决这件事情,这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用了自己以前的身份。

    第一次因为自己的身份感到高兴,能够帮得上忙。

    女人意外的并没有逼问他的身份,只是确定了没有危险之后,就跟往常一样,他很诧异。

    渐渐的开始响起刚开始他买她的意图,这个女人他看不透,但又想去看透,她就好像是一颗蒙尘的珍珠,发着诱人的黯淡的光芒。

    莫名的,他有点害怕,要是往后她离开了他怎么办,一直都没得出个结果,他甚至忘了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害怕?

    杨敏揉着昏沉的脑子起身,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被人动过了,她也猜的出来,是顾安做的。

    先前她睡着之后就是顾安帮她换的药,回来后每天晚上他都会等自己睡熟了之后换药,她不排斥他动她,反正是为了她好。

    两三天下来后背也好的差不多了,起床做了早饭,大旺媳妇就敲开了门。

    “妹子啊,两天前的事情我听说了,嫂子我当初只拿得出几两银子,你可莫要怨我!”一想到这事她每晚都难以入睡。

    “我省的,嫂子,你待我的好我省的!”杨敏拍了拍大旺媳妇的手,大旺媳妇这才点头应下。

    赵茜跟她说了,村子里就三家凑了点银子,其中就有大旺家,但是不管怎么凑,庄稼人哪里凑得出那一千两?

    大旺媳妇拉着杨敏聊了好一阵子,非得让她把之前的事全部给说一遍才让人走。

    “妹子,嫂子问你件事啊!”大旺媳妇忽然说道。

    “嫂子你说,我听着!”杨敏一边绣着手里的东西。

    因为事情解决了,这两天杨敏心情都不错。

    “你跟顾大也有小半年了,怎么还不见你肚子有动静?”大旺媳妇多看了几眼杨敏平坦的小腹,等看到杨敏窘迫的脸后连忙说,“妹子你可别介意嫂子说话直接啊。”

    “顾大呢你也看到了,你若是走了怕是很难再找到别的媳妇,也不知道他们家到底还没有种,你总得给他继承个香火不是?”大旺媳妇以为是杨敏不想生,一边全解道。

    杨敏伸手摸上小腹,孩子?他们连那些事情都没做过,要是能有孩子那才真的是见了鬼!但大旺媳妇说的话其实有几个道理。

    她是不在意这些的,反正她一辈子吃喝住行不愁就够了,古代的人似乎都很讲究落叶归根、传宗接代。

    顾安也会这么想的吧,要不哪天去找个姑娘回来代孕,也好给他留个种啥的。

    杨敏发现自己越想越离谱,算了,这种事情还是让顾安自己去想吧,至少她没有这么想法。

    看杨敏神色黯淡,大旺媳妇心里暗自揣摩,过了一会又说,“妹子啊,你要是身子有问题,你就跟顾大说吧,我瞧顾大也不是不疼你的,两个人商量商量总会有办法解决!”

    “你们也莫要因为这件事情伤了感情,小两口啥的,吵吵架就是了,要是闹的和离……”大旺媳妇在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杨敏连忙打住。

    揉着胀痛的太阳穴,杨敏连忙出声,“嫂子,我能生的,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打算要呢,这事儿啊你还是去跟顾大说吧!”刘氏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以为是自己戳到杨敏的痛点了,大旺媳妇也就停了嘴,“妹子,你若是不喜欢我就不说了,我瞧着你院子里头晒着好些个笋子,是准备做什么?”

    “这些啊,是拿去卖的,我还没做出来,要是做出来效果好啊,我就拉着嫂子你一同做,多少也可以补贴一些家用!”杨敏并不打算瞒着刘氏。

    一听这种的还有银子拿,大旺媳妇面露喜色,拍了拍杨敏的手,“那嫂子可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这会子我加那口子也应该回来了,我先回去烧水做饭!”

    送走大旺媳妇,杨敏心里也五味杂陈,想着大旺媳妇的话,也没了心思去绣花。

    杨敏收拾了手里的东西,蹲在顾安的身边,就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脸,一直到顾安忍受不了她的目光放下手里的书看她的时候,才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大旺媳妇找你问什么?”顾安在杨敏期待的目光下问出了这个问题,这女人似乎很无聊?

    “也就是问先前春贵哥的事情,刘嫂还说了……”杨敏拉长了声音,故意吊顾安的胃口。

    顾安漫不经心的问,“说了什么?”

    “刘嫂说为什么我们还没有孩子!”成功看到顾安的手一颤后,杨敏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合上手里的书籍,顾安看着手,随后单手捂住脸,好一会儿后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孩子吗……他从未想过。

    侧过头看向那边忙碌的杨敏,继而合上眼,以后也不太可能有了罢。

    杨敏收拾收拾就打算去借了卫春贵家的牛车,带着村里几个妇人去接孩子,顾安驾驶马车。大旺媳妇说家里有事,让她帮忙一同把是弟也接回去。

    杨敏自是答应。

    到了书院门口,顾安坐在牛车上,静静的等着,杨敏是坐不住,和那些妇人一样,在书院门口翘首。

    “……”

    顾安看着杨敏。

    小宝不是她生的,和她也没血缘关系,为什么对小宝这么好?

    比很多亲生父母对孩子还要好。

    日头毒辣,杨敏忍不住用帕子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这鬼天气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已经有两月没有下过雨了,就连洗衣裳的那条河,水都下去了许多。

    再这样下去不少地方就要开始闹旱灾,若是这一次收成不行的话,旱灾加上饥荒,又是一阵闹的,杨敏只希望不会影响到她这里。

    思考着,忽然看到小巷子处站着一个人,仔细看了,是二娘,两人视线相撞,杨敏朝着她微微一笑,二娘连忙点头。

    杨敏还瞧见她的旁边站着一个男子,手里攥着她的帕子,时不时为其擦掉额头的汗水。

    杨敏抿唇一笑。

    二娘过的应该还不错,她来,是想看看小宝吧。

    人也陆续出来了,有了上次的教训,是弟这次跟着小宝一同出来,勾肩搭背的,小宝一看是杨敏,迈开脚丫子就扑进杨敏的怀里。

    杨敏无奈的笑着,将人推开,用帕子轻轻擦拭他额头的汗水,“你啊你,当心摔着了,我就在这里,也跑不掉!”心疼的捏了捏小宝有些消瘦的脸颊,果然瘦了不少。

    小宝握住杨敏的手,“娘,小宝可想你了!”

    一旁的是弟没瞧见刘氏,连忙挤过来,“婶婶,我娘呢?”

    “你娘今天有事来不了,我带你回去!”说着从怀里小心的摸出两个油纸包,两人连忙打开一看,里面包的是两个精致的糖人!

    是弟欢喜的舔了一口,是甜的!“我路上的时候遇见的,想着你们会喜欢就买了两个,走罢,咱们回家!”朝着二娘那边点点头,杨敏一手牵着一个往顾安身边走。

    “娘,你在看什么啊?那边有什么东西吗?”小宝一边看着糖人,一边问。

    杨敏笑着摇头。

    二娘早已泪流满脸,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只觉得心疼的喘不过气来,“那是你以前的孩子?跟你以前丈夫的?”

    “是,他叫卫小宝,很可爱对吧!”二娘擦拭掉面上的泪水,说完后连忙捂住嘴,不安的看着身侧的男人。

    “嗯,很可爱,我们回家吧!”男人粗糙宽大的手紧紧的拉住二娘的手,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夕阳的余晖洒在两人身上,安静美好。

    二娘原以为自己嫁给这个屠夫就注定要苦一辈子了,但过去的第一晚,男人很平静,只是叫她吃了饭就去干活了。

    屠夫是靠那双手吃饭的,手很巧,做事的时候很认真,样貌算不上好看,只能说是端正,屠夫做饭不是很好吃,至少她第一顿吃的时候是这么觉得的。

    晚上,她以为要经历那事,屠夫却搬了被褥睡在地下,持续了一段时间这样的生活,她放松下来了,想通了后也决定好好过日子。

    屠夫待她很好,她时常暗暗想,能够被卖给他真是幸运,屠夫那事要的不多,他同她说,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子嗣了,她并不在意。

    两人搭伙过日子,屠夫将银子都给她保管,她慢慢的也就接受了这个其貌不扬,但是很温柔的男子。

    杨敏把是弟送回去之后,就拉着小宝回家,好好盘问一下在学院里发生了什么,待知道没受欺负之后这才放松下来。

    卫梁因为李氏的缘故,在学院里被各种欺负,杨敏是觉得那孩子的苦日子到了。

    哄了小宝去屋内,杨敏搬着竹椅坐在顾安的身边,推了推顾安的手,“顾大,今儿个看见小宝的娘了,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你之前有没有听说小宝是什么时候生的?”杨敏搓着手,贼兮兮的问。

    “八月初六!”顾安抬头,思索片刻后低头继续看书,

    杨敏摆着指头数,“那还要点日子,你的呢?”

    “十五!”顾安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忽然问起他什么时候生的来了。

    “没啊,我就问问,十五是哪个十五啊?几月的?”杨敏继续问下去。

    “这个月!”顾安说,被杨敏吵的头疼。

    杨敏一阵无话,好久才嘟囔着道,“你怎么不告诉我啊,我给你过个生辰啊,我算算日子明天就是了,我哪里来得及准备什么!”

    “没必要!”顾安知道这女人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干脆放下手里的书籍,“我不过生辰,没必要准备东西!”

    杨敏没说话,只是站起身朝着里屋走,顾安不解的看着杨敏离去的背影,怎么忽然间就生气了?

    连着一整天,杨敏都窝在屋内没出来,顾安洗了澡走进去,却什么都没有说,挨着躺下,闭上眼睛睡觉,女人安静的不像话,难道是因为下午的事情同他置气?

    翌日,杨敏早早的做了早饭,顾安晨起吃早饭的时候,转个眼人就不见了,这女人怎地如此小气,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就生气了,当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那边的杨敏背着背篓上了山,清晨,嫩绿的草尖上还挂着露水,杨敏四处找找,最后在靠近山腰的地方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乐滋滋的准备下山。

    却忽然不远处的草丛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杨敏咽了一口口水,难道是什么野兽?想着脚步慢慢往下边挪去。

    草丛里慢慢的走出一头饿狼,骨瘦如柴,眼睛发绿死死的盯着杨敏,仿若在看一大盘丰盛的食物,杨敏浑身出冷汗,腿肚子开始发抖。

    随后不远处的草丛里又钻出一头饿狼,两头狼一步步的朝着杨敏逼近,杨敏拽紧了背上篓子的带子,心中暗自数着,三,二,一!随后不要命的往山下跑。

    怎么今天这么‘幸运’!这种中奖的几率太低了,一切来的太快杨敏接受不了,忽然脚下被一根粗数根绊倒,杨敏倒在地上,眼看后边的饿狼就要跟上来。

    杨敏不顾脚上的疼痛,咬着牙拼命往山下跑,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停下,停下的话她的小命就折在这里了!

    分明上山的路不远,但杨敏却觉得自己跑了一万年,身后的饿狼紧跟在她的身后,眼看着村子到了,杨敏想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却发现那些饿狼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休息都不敢休息,抬腿就往家里跑,不知道什么时候饿狼没有再跟着了,剧烈的运动让杨敏原本梳好的发髻散乱开来,原本干净的衣服上沾满了泥垢,汗如雨下。

    那些狼一定下了山!杨敏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抬起腿就要往家里去,忽然身后响起一阵龇牙咧嘴的声音,杨敏没有回头,声音理她很近,她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回头,那饿狼就会朝她扑过来,她会被立刻咬断脖子!

    杨敏牟足了劲头,仿佛用了这辈子所有的力气朝着飞奔而去,这个时候路上没有人,村子里的人都刚刚出了门,在田里忙活。

    杨敏连滚带爬的好不容易到了家,快速的拍打着门,好一阵都没有人来开门,那饿狼在杨敏面前笃步,忽然猛地朝着杨敏扑去。

    杨敏下意识闭上了眼,难道她这辈子就注定要被一只狼给咬死了吗?!心里满是不甘,随后就听见一声哀嚎,自己的身后靠着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顾安在书房听见有人拍门,没打算去,后才想起杨敏出去了,只得去开门,刚刚开门就看见一条饿狼朝着这边扑来,杨敏逼着眼睛瑟瑟发抖。

    想都没想伸出手拦住那飞扑起来的饿狼,眼疾手快的拽住了那饿狼的毛,狠狠的往地上一摔,用膝盖死死的压住那饿狼的身体,攥了拳头就狠狠的朝着狼头砸。

    等狼彻底没了动静后,顾安并不放松,掐住那饿狼的脖子,挪进院子,抄了放在那边的砍刀,等把狼头给剁下来之后这次将尸体丢到一边。

    杨敏瘫坐在地上,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吓傻了,顾安走到杨敏的面前,刚伸出手,就听见杨敏喊,“顾大,顾大你快去,还有,还有一只狼下来了,现在一定在村子里!”

    这个点在村子里的都是妇孺,要是那饿狼进了谁家的院子,简直不能想象!

    顾安拿了砍刀就往外走,杨敏就坐在那儿,许久后才回过神来,撑着疲软的身子往里走,撇了一眼那边瞪大着眼睛,目露凶光的狼头,心头一阵后怕。

    小宝迷茫的从书房走出来,走到杨敏的身后,杨敏立刻蹲下身子,用自己挡住小宝的视线,小宝偏过头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杨敏快速的伸手捂住小宝的眼睛,“小宝不要看,很脏的东西,回书房去吧,爹爹很快就回来了!”

    小宝这才点了头回去,娘怎么身上这么脏呢?杨敏将书房的门关上,六神无主的坐在竹椅上,心下又开始担心顾安,那饿狼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起身就要出门,看见那边的顾安拿了砍刀回来,砍刀上沾染了血迹,顾安径直越过杨敏,将砍刀放回原位随后拉着站在门口的杨敏到一边。

    “你去山上了?”顾安脸上还染上了血迹,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杨敏。

    杨敏点头,顾安继续问,“你一路被追回来的?”杨敏继续点头。

    顾安憋不住了,“你怎么这么蠢?多少次让你不要去山上了你就是不听,非要惹出什么事来对吧?这一次算你走运,只有两只,这要是再多一只,我看你就不用回来了!”

    “你不是很聪明吗?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你要死就死在外边!”顾安第一次这么生气,他就说这个女人这么早去干嘛,原来是去山上!

    一想到她这么危险,可能丢了性命,他就一肚子的火气。

    杨敏抿着唇点头,“嗯,对不起……”说着眼眶不争气的红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眼泪是憋不住。

    见人哭了,顾安也有些慌,把人带入怀里,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语气尽量放轻,“没事了,两头狼都死了,安全了!”

    杨敏哭的更大声了,顾安站累了,拉了人坐下,就静静的看着她捂脸哭,到最后小声畷泣。

    “不哭了?”顾安取了汗巾递给杨敏,杨敏胡乱的在脸上擦两下,打着嗝儿点头。

    “下次别一个人去山里了,这一带原本就不太平!”顾安接过杨敏的汗巾,擦拭掉手上和脸上的鲜血。

    杨敏揉着眼睛,“嗯,我知道了,那头狼怎么样了?”

    “没事,只是吃了两只鸡,死了,现在村里的人应该都回来了,要是有人问你怎么回事,你就说在河边看到的!”顾安将沾满血迹的外袍脱下,叮嘱道。

    知道顾安是在保全她,杨敏答应下来,余光瞥到顾安的手上有一条略长的伤痕,连忙站起身,脚踝一阵刺痛,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面道。

    顾安接住人,“你忽然间怎么了?”扶着人重新坐回去。

    “似乎是刚刚逃跑的时候扭伤了,太害怕了所以现在放松下来才感觉到!”杨敏将鞋袜褪去,果然就看到红肿的脚踝。

    “要用药吗?”顾安蹲下身子,握住杨敏的脚,脚很小,就跟她的手一样,白白嫩嫩的,很想咬上一口。

    “要啊,你去后院啊!”杨敏惨叫一声,眼泪瞬间溢满眼眶,顾安将杨敏的脚放下,“这样你好得更快一点,摘什么药?”

    最后还是顾安扶着杨敏去摘了草药,磨碎了敷好,包扎还是顾安为她包扎的。

    顾安正要走的时候杨敏连忙把人给拉住,将剩下的草药也捣烂,扯了顾安坐下来,细心的用纱布为其包扎。

    顾安看着捧着自己的手细心的女人,没阻止,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好的,再加上他自己有药膏,此时他很享受这个过程。

    包扎好了之后,杨敏抹了抹头上的汗,“我去烧水洗漱吧,我这样不像样!”

    杨敏挣扎着做起来,又被顾安按了回去,“我去!”不容拒绝的语气。

    起身去厨房烧水。

    顾安还为杨敏兑好了温水,杨敏擦了身子,洗了头发后慢慢的走出来,院子里原本狼的尸体已经被处理干净了。

    “顾大,你说那狼的皮扒下来怎么样?”事情过去了,杨敏的胆子也就大了些,擦着发梢的水跟顾安讨论怎么料理那只狼。

    “那狼皮送人都不要,没多少肉,我交给他们了!”顾安也换了一身衣裳,“你今天去山上干什么?”

    “没什么啊,找点东西!”杨敏连忙摆手,顾安眯起眼睛可疑的看着杨敏,女人这么慌张,似乎在隐藏着什么,他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杨敏靠在竹椅上,呼出一口浊气,“顾大,刚刚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小命不保!”顾安又救了她一次。

    “嗯,以后要还!”

    不知道为何顾安想捉弄一下杨敏,果然看到杨敏愣住了,随后笑的明媚,“好啊,要是能还的话,我一定还!”

    村子里因为这两只狼闹的人心惶惶的,顾安打狼的事迹也传了出去,不少人登门拜谢,顾安没有收下东西,将人送了回去。

    杨敏下午就又出去了,只是走之前特地跟他说不是去山上,很安全。

    很晚女人才回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比较长的盒子,神秘兮兮的,之后又一个人在厨房捣腾了许久,坐在桌前,今天跟往日不一样,桌上什么都没有。

    “娘,今天不吃饭吗?”小宝好奇的问,摸了摸扁扁的肚子,看来今天是吃不到娘亲做的好吃的饭菜了。

    杨敏神秘兮兮的从锅里端出了一碗香喷喷的面,放在顾安的面前,笑眯了眼睛,“这是我特地给你做的长寿面!我给你放了两个蛋呢,你可要全部吃完!”

    顾安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面,知道女人刚刚在做什么了,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放入嘴里,刚要咬断就听见杨敏着急道,“不行!不能咬断!长寿面要一口气吃完的,咬断了福气可不好!”

    顾安只得继续吃下去,姿势很违和,终于在杨敏殷切的目光之下吃完了,顾安还没说话,就看见杨敏神秘兮兮的拿出那个盒子推到他的面前,“顾安,生辰快乐,这是我给你的生辰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看着面前的盒子,顾安只觉得心头热乎乎的,一会儿后才伸出手去开盒子,盒子只是寻常的木盒子,没什么看头。

    里边垫了黄色的锦缎,上面静静的躺着一根笛子,笛形状很好看,一面刻着翠竹,一面刻着兰花,如果上了漆会更好看一些,收工还有点粗糙,看得出是赶出来的。

    杨敏不好意思的挠头,“我只有这个手艺了,我特地去问的茜姐和春贵哥,他们同我说的具体怎么做,你放心,虽然不好看,但是声音还是可以吹出来的!”

    顾安将笛子拿起,手上摩擦着,莞尔,“谢谢,我很喜欢!”东西是什么,从来不重要。

    而是这份心思,和感情。

    杨敏看楞在那儿,第一次看见他这种笑,很好看,心跳加快,杨敏连忙捂住胸口,他撩她!

    “你怎么了?”顾安疑惑的看着杨敏,这女人怎么忽然脸红了。

    杨敏干咳几声,“没什么,你试试吹出来的音色怎么样?”连忙转移话题,要是继续这个话题,可不是要命,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竟然被一根木头撩了。

    顾安将笛子放在嘴边,悦耳的笛声回荡在小院子里,吹了一会儿后顾安停下来,“你的料子选的不错。”

    “那当然了,我上次就看中了这根料子,我听说那个时间点去砍下来的话,笛子做出来会更好用,可是谁知道就遇上那破事,还好我逃跑的时候没把篓子给丢,不然我铁定要后悔死!”杨敏自满道。

    看着手里的笛子,原来今天是为了这个才上山,之后才会发生那种事情,不知道为何,现在他有点想抱着她。

    这么想,也做了,杨敏楞在那儿,身子被顾安紧紧的抱着,动弹不得,小宝小手捂着脸,从指缝间偷看。

    “顾,顾大?”杨敏伸出手拍拍顾安的后背,他怎么了,忽然就抱人,难道这是表示感谢的一种方式?

    顾安意识到自己失礼,把人放开,握紧了手里的笛子,“不好意思!”

    杨敏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你喜欢就好了!”

    转身去锅里把做好的饭菜端出来,这一顿很丰盛,都是顾安和小宝喜欢吃的菜式,爷两吃的很饱,杨敏洗了碗筷后就坐在院子里。

    因为她腿脚不方便,做饭菜都只能在旁边放个凳子,靠着这个移动,顾安和小宝主动包揽了烧水的事。

    一家人洗了澡坐在院子里,顾安拿了笛子过来,“我吹一首给你们听,如何?”

    “好啊!”

    杨敏去屋内找了几根粗线就坐在顾安的身边,一边听着,手里忙活。

    曲调悠扬绵延,似晚风轻抚过面庞,令人陶醉,又撕夏日中的一抹清凉。

    一曲作罢,杨敏犹豫未尽,“再来一首?”

    她做这个笛子的时候其实只是想想,毕竟顾安会画画有识字,可能会这些乐曲了?所以挑了一个最常见的笛子。

    他喜欢就好。

    “今儿个有些晚了,你若是想听,我改日再吹给你听!”顾安此时心情似乎很好,说话的语气也跟着轻快了许多。

    杨敏将手里红色的结递给顾安,“我瞧着你这上头缺了一点配饰,就算是弥补一下粗陋的做工吧,带着这个会好看很多!”

    顾安接过系上,红色的结很好看。

    他很喜欢。

    也有些想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