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喊我名字(顾安番外
    冯柳青面色一僵,随后笑道,“难道是对不上?我早该想到的,仁兄你不过只是看看觉得有趣儿罢了吧?”

    “与你何干?”顾安闭上眼,眯着眼看了一眼不远处正撸起袖子清洗藕的杨敏,随后又道,“我只是瞧不上你罢了,既然你想玩,你出上联!”

    冯柳青倒是没想到,这个土包子竟这么大言不惭,冷冷笑了笑,打开扇子扇了扇,似是想到了什么,‘啪’的一声合上扇子,“风声水声虫声鸟声梵呗声,总合三百六十天击钟声,无声不寂!”

    原本是想要看顾安难堪的面容,还没睁眼就听见顾安清冷的声音,“月色山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六峰峦色,有色皆空!”

    冯柳青面上有些发青,想不到这庄稼汉还真是有点能耐,面上不得不笑着,“仁兄当真是好才华,我还有几对,不如一同对?”

    顾安颔首,示意其继续,冯柳青继续想,“佳山佳水佳风佳月,千秋佳境!”这一下应该对不出来的吧。

    还没等他开始笑,就看见顾安薄唇微张,“痴声痴色痴梦痴情,几杯痴情!”

    对的都恰恰好,冯柳青捏紧了手中的扇子,额头浮起薄汗,“桃花褪艳,血痕岂化胭脂!”

    “豆蔻香销,手泽尚含兰麝!”

    冯柳青面上佩服的笑着,“仁兄好才华,在下甘拜下风!”心中却不知道将人骂了多少遍,他不敢相信一个庄稼汉竟然也有这等才华。

    顾安微微一抬手,“先不着急,我来出一个,你来对!”随后就听他说,“常因酒醉鞭名马!”

    冯柳青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出来,坐如针毡,许久之后才泄气的靠在竹椅上,“在下对不出来,请问仁兄这个对子的下联是什么?”此时的心里才多了几分敬佩。

    顾安侧过头去,杨敏正巧擦着手朝这边走来,瞧见两人的模样不免疑惑,又整什么幺蛾子呢?

    “唯恐情多误美人!”

    “什么?你们在吟诗吗?”杨敏坐在矮凳上,好奇的问,她素来对这些不是很精通。

    冯柳青揣摩着下联的意味,之后才抬头说,“我跟仁兄对对联呢,方才那下联简称绝妙啊,若是我这样肯定是对不出来的!”

    没说话,顾安就这么接受了他的赞美,杨敏见自己插不上话,起身一边朝着厨房去,见冯柳青不说离开,心里不悦,却只能一边说道,“今儿个我要做几道新菜式,冯公子留下一起?”

    “那正好,我也尝尝这乡下菜肴的滋味!”冯柳青道了谢就继续坐下,顾安从头到没没再说过一句话。

    杨敏洗了藕和莲子,称了糯米洗干净,这是从昨晚泡到现在的,特地选了野藕,洗干净后削皮,切掉老梗,便将剩下白白嫩嫩的藕身留在一边,然后把糯米灌进去,一来二去每个藕孔都涨的满满当当。

    再拿几跟细竹篾戳进藕结固定,将白净的莲藕放入小锅内,倒入水漫过藕身的水,放红糖红枣枸杞,用中火烧热。

    洗开大锅,杨敏将藕去皮切丁,切好后再泡在清水里,加上一小勺白醋压味道。

    青椒切丝,生姜也同样,干红辣椒滚到成段,小葱切末。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等这边处理好藕身,另一边的热水也烧的沸滚。

    然后把藕丁倒入沸水中焯一圈,一会后就捞起,拿个碗,一勺醋,一丢丢酱油,再加些许白醋,和山上采的胡椒磨粉混入,放在一边。

    过锅放油,将青红椒丝全部下入,外带几根细细的姜丝,中火煸炒出菜香后下藕丁,癫勺子翻炒,倒汁加盐,最后起锅。

    最后将藕片切成丝,杨敏顺手拿了个轻盈的木盆子,再使劲儿将藕片挤出的水倒入盆中,然后起火,将汁水熬成糊。

    将葱姜切丁,再将切好的姜蒜放入藕丝里搅合,然后加入胡椒粉和盐,然后把煮好的藕浆糊和面粉一同倒入,全部揉成一团。

    开始团丸子,一掐一个,杨敏做这种可是熟练了,以前她是最喜欢吃这些小玩意儿的,舅舅就经常做了惹她开心。

    烧热油,将挫好的丸子放进去油炸,炸到表皮成金黄色就出锅,最后再炒了两个荤菜,打了一碗汤,一个素菜,一桌子菜就好了。

    等做好了之后那边熬煮的糖糯米莲藕也可以出锅了,放凉后切成片,招呼着两人过来吃午膳。

    别说是冯柳青看到这一桌子从没见过的菜愣住了,顾安也是,第一次看到人能把藕做出这么多花样,这还是先前他自己挖的藕吗?

    “饭很多的,尽管吃!”主随客,冯柳青掐了一片冰糖莲藕放入嘴里,咀嚼了许久不舍得咽下去,紧接着又夹起一片。

    “这可真好吃,我第一次吃到这种美味!”冯柳青手下的动作不停,吃了这个尝尝那个,都是第一次吃的。

    “谢谢夸奖!”等两个男人都开始吃之后,杨敏这才动筷,看着吃的欢快的顾安,杨敏心里腾起一股自豪感,忍不住出声道,“相公你慢些吃,我锅里还给你炖着紫薯银耳莲子羹呢,给你解暑的!”

    听到这里顾安手里的动作放慢了一些,冯柳青忍不住看了几眼杨敏,心里对那个紫薯银耳莲子羹也很是好奇,但他问不出口。

    一桌子菜几乎都是两个男人吃完的,冯柳青吃的很饱,从他走路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来,顾安坐回了椅子,杨敏端着一碗紫薯银耳羹出来递给顾安,“我用泉水冰过了,现在吃正好!”

    看了一眼顾安碗里的,冯柳青只觉得自己似乎又饿了,下意识吞了吞口水,顾安眸中冷笑的看着冯柳青。

    冯柳青一愣,立刻就知道了这个男人在挑衅他!只是自尊告诉他不能问出口,只好撇过头不去看。

    这时杨敏又好死不死的说,“这里边我加了一点梅子进去熬,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呢,你要是喜欢我以后每天都给你做,还有好多小点心,反正摘的莲子也多!”

    “莲心掐出来泡茶很香,我都给你晒好了,再过些天我就给你泡上!”杨敏撑着下巴看顾安吃东西,总觉得好看的人吃东西就跟画一样。

    顾安停下手里的动作,舀了一勺却没动嘴,杨敏会意,起身喝了勺子里的汤,“嗯,火候不错,小宝应该会喜欢喝!”

    旁边的冯柳青馋疯了,忍下心头的**,含笑问,“小宝是谁啊?”

    “小宝是我儿子!”杨敏笑着说道,她早就注意到这个男人想喝这个了,可她不想给。

    冯柳青一愣,她不是雏儿吗?哪来的儿子?难道是这个男人带着儿子娶的她?看来只有这么一个结果了。

    没久留冯柳青就走了,坐上马车,回想起刚刚杨敏说的那番话,心里的念头愈发的大,他也想有一个人会这么对他。

    不由得就对杨敏起了心思,要是杨敏知道自己就这样被惦记上了,一定会让他现在就回去把吃的全部给吐出来。

    “相公,你说这冯家在镇子里很有钱吗?”人走后杨敏就放肆的靠在竹椅上,忙活的许久她可累死了。

    顾安喝下最后一口莲子羹,“冯家在这一片有钱有势,怎么,你想去嫁过去当夫人?那个冯柳青似乎挺喜欢你!”

    不知道为什么,说起这事儿他就一阵不高兴嘴上说的也就毒辣了些。

    杨敏奇怪的看了两眼顾安,却没有不高兴,“嫁过去做什么?我又不是要那劳什子荣华富贵,若是我想要银子自个儿赚就是了!”

    “我只是在想,冯家有钱有势的,刚刚你跟我故意糗他,以后会不会借机报复什么的,我倒是没什么,只要他别闹到小宝就好了!”杨敏撑着下巴说道。

    顾安撇撇了一眼杨敏,这小女人的思维倒是别致,只想到这些,若是换了旁人,这个年纪,对方又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早就芳心暗许了。

    也偏的她脑子里只想到对方会怎么对付她,脑海里浮现冯柳青看她的眼神,眸子微眯,“你当真不觉得他好?”

    “那是自然!”杨敏理所当然道,随后疑惑的看向顾安,“怎地忽然问起这个了?我向来不喜欢这些装模作样表里不如一的公子哥,若是你跟他之间选,我自是选你!”

    顾安将碗递给杨敏,杨敏顺势接过,“算你有眼见!”心情好些了也就乐意给杨敏说说冯家的事情。

    “冯家是有名气的书香门第,还有蒋家是武将出身,在这里的是只是分支罢了,你若是不想找了上麻烦事,以后离他们远些就好!”

    杨敏忙不迭点头,“记得了,记得了,对了,你说过两天带我去寻漆木的,过几天的什么时候?”

    “后天,我找几个人一同去,好搬下山!”顾安说道。

    “也好!”杨敏点头,想起上次狼的事**言又止,似是知道杨敏在担心什么,顾安触动开口出声,“上次的两只狼从比较远的山头来,这一次去不一定还能遇见!”

    “就算遇见了,有我在,你怕什么?”他还没有弱到连一只狼都打不过。

    杨敏挑眉,倒也没说什么,将那边处理好的莲子架上去晒,再去房内裁了布出来,顾安忍不住瞧了几眼,看着不像是她的衣衫。

    这女人喜欢的大多数都是浅色的衣裳,最亮的也就是那套粉色的,很少见她穿,偶尔小宝问起来,她也只说是粉色不耐脏。

    说来也是,女人平日里要做许多脏活,衣裳还干净的时候会在他的身边,要是脏了的话就一贯扯了那些有的没的活计来做。

    用她的话来说,那就是反正都脏了衣裳,不多做点怎么对得起我每天洗的衣裳?就是这么一个爱计较的小女人。

    “这是我上次去集市里扯的布呢,穿在身上清透,我眼瞧着三伏天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一家子都不是耐热,早些置办好!”

    女人又继续喋喋不休道,“归置了这些再给你们做几双鞋,我瞧着那些个人都穿着草鞋,可那草鞋磨脚,最主要的是我不会编,待再过几日我寻思着用什么给你们做几双舒适些的!”

    就这么坐着一直到夜晚,这几天晒着的笋干也不错,晚间乌云密布,杨敏瞧着天色不对,急匆匆的去收那些笋干,顾安见状也上前帮忙,将院子里的东西尽数收进来后,竹椅之类的也都放在了屋檐下,前脚进来,后脚就已经下了大雨。

    杨敏呼出一口气,抹了额头的虚汗,“还好抢救的及时,不然那些东西淋了雨可还真不好处理!”说完就走出了屋檐,雨滴拍打在她的肩膀上,抬头尽情的享受着雨水,这大概是她来了之后下的第一场雨了。

    浓烈的土地,青草,雨的味道,使得心情很快放松下来,“终于下雨了,田地里的庄稼会好很多!”

    最乐的便是那些庄稼人,杨敏立刻去洗了个热水澡,趴在窗口看着外头下雨,雨滴拍打在地上,汇成小沟渠朝着外头流去。

    “有什么好看的,去床上!”顾安擦拭着头上的水珠,似乎是已经习惯了女人为他洗发,每一次都得她来。

    杨敏关了窗子老实的缩进里床,扯过顾安手上的汗巾,跪坐着为其擦拭擦拭湿发,“我高兴呢,只是这雨得什么时候停?若是连下个好几日,我们去山里就要耽搁好久了!”

    “这雨约莫着要下一夜,就会停!”嫌弃她擦的慢,扯了巾子自己使劲儿的擦着,杨敏见男人粗鲁的行为,欺身上前扯住男人手里的巾子,顾安不给她,往前面拽。

    杨敏的身子就顺势靠在了他宽厚的背上,顾安心头一颤,温软的身子就靠在他的后背,胸前的浑圆一蹭一蹭。

    不注意之间杨敏已经将帕子给抢到手了,没察觉男人的异样,杨敏嘟囔着,“唉,你别这么弄,也不怕拽断了!”顾安的头发很长,这样也不怕打结!

    好在他就算是长发也不显得娘气,似乎要英气了不少,头发很粗糙,因为长期不好好打理的原因。

    杨敏就这么慢慢的擦着,一边帮其打开头上的死结,顾安脸上飞起两朵可疑的红云,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意识?

    终于擦好了,瞧着外头天色不早了,杨敏伸了一个懒腰,“擦干了,你以后可别不擦干就睡下,会头疼的!”

    “有什么关系?”顾安毫不在意的躺下。

    杨敏瞬间爬起来,严肃的伸出手拍了拍顾安的手臂,“你可别小看这些啊,你现在不在意,等你老了的时候,全化作病痛来找你,到时候你就哭吧!”杨敏哼哧着。

    顾安没去在意,侧过头随口说了句,“不是还有你么?有你照顾着也痛不到哪里去!”的确女人照顾的很好,上上下下打点的都很好。

    就如同小宝去县学的事儿,若是换做了他可是顾不着这些,他起初只是想着能教他断文识字就是了。

    杨敏楞在原地,许久之后痴痴的笑了,他的意思是说他离不开她了吗?这是变相告白吗?好吧她承认她有那么一点点的动心,只限于他是个好脾气的人。

    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许是昨晚下雨没那么闷热,睡的也就久了些,杨敏爬起床,合了衣裳推开房门,此时顾安在院子里练拳脚。

    每天都是这样,晨起后必须要运动一番,一直到出了不少汗才停下来,起初也只认为他是在锻炼,等看久了之后才发现这可能是一套一套的拳法?

    蹲在那儿跟以前一样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果然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好看,饱了眼福杨敏那边就去做早饭,接着昨儿个没做完的藕,这天气热不早些吃了要坏。

    拿了剩下的藕,切成细丝,沥干水分,搓成球,鸡蛋小心的撇去蛋黄,将藕丝和蛋清混在一块儿,再加入些面粉,拌匀,再放入盐,捏出一个个大小厚度匀称的饼子。

    下热油煎炸,最后再煮了一份红枣银耳莲子羹,用的是昨天剩下来的莲子,两人吃的很饱,顾安扫入最后一个饼子,杨敏见他吃的欢快心下也欢喜,“你若是喜欢我每日都给你做啊,这些藕吃不完我打算腌制起来,等以后没菜的时候还能添个菜!”

    “嗯,你自己看着办吧!”顾安收敛了心神,走到院子里,拿了先前的笛子开始打磨,杨敏发现顾安似乎很喜欢这个笛子,这几天自己打磨打磨似乎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了!

    下边的竹子用墨水轻点几下,竟也活灵活现的,杨敏不得不佩服顾安的手法。

    而与此同时,冯柳青看着面前的羹汤,却没了半点食欲,先前在杨敏家里那男人吃的也都是这样,可是他喝了之后却不觉得好喝,心里又一直在羡慕着他。

    百般矛盾,吃过杨敏吃的东西之后,他也就再难以吃下府内的东西了,那女人的手艺太好了,就连他府里的厨子都没有那种厨艺,而且出来的都是一些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新鲜玩意。

    “冯哥哥,你听见嬷嬷们说你不吃东西,可是心情不好?”蒋云云娇笑着迎上前去,看了几眼桌子上没动的佳肴,对周边的下人使了几个眼色。

    冯柳青只是轻轻撇看了一眼蒋云云就转移了视线,“没什么,你来做什么?”现在心烦的很,平时的知心宝贝瞧着也烦。

    蒋云云见冯柳青面色不佳,怕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抬了手摸上冯柳青的手腕,“冯哥哥,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可要告诉云云,云云一定会帮你的!”

    “哦?一定?那你会做饭吗?”冯柳青挑眉,看到蒋云云面上的为难之后用力一甩手,起身往前走,“哼,不会那你说什么都会帮?”

    咬了咬下唇,蒋云云连忙跟上前去,挤出几抹笑容,“哥哥,你今天怎么了?要是不高兴的话就跟云云说呀!”

    “我看上一个女人了,但是那个女人似乎对我没一点意思!”冯柳青说着抬步往前走,心病还须心药医。

    蒋云云楞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原本娇俏的脸瞬间扭曲起来。

    杨敏正在将笋子放在屋顶上无晒,顾安在下边扶着扶梯,这会子门忽然开了,顾安走过去开了门,站在外头的人是冯柳青。

    “有事吗?”顾安似乎并不打算让人进来的样子,站在那上头的杨敏瞧见是冯柳青,招了招手,“冯公子,你来找我有事吗?”

    乘着这个空档冯柳青就挤进门内,朝着杨敏那边走去,“我这几日左右闲着,就想过来瞧瞧你,我挺好奇你们是怎么耕作的,若是我以后也有机会自是要好好学学的!”当然他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

    杨敏踩着梯子下去,冯柳青又继续道,“几日没来就有些想了,还是你的手艺好,把我的嘴都养刁了!”

    她养刁了?!不就是吃了一次吗?杨敏心里嘀咕着,脚下一个不稳,身子就朝着下方跌去,冯柳青下意识伸出手要去接。

    身边忽地卷起一阵风,顾安大手牢牢的支撑柱杨敏的一只脚,将人给撑上去,杨敏踩稳了走下来,拉着顾安的手瞧,“相公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顾安放了手去那边洗手,留下冯柳青一人站在原地,冯柳青也不见外,兀自走到那边的竹椅坐下,因为昨晚下过雨的缘故,竹椅都有些潮湿。

    但是杨敏为了顾安能够好好看书,在上头包了一层布吸水,晒了两个时辰已经干了,怕有湿气还在下头垫了一个小垫子,坐起来舒服。

    两人洗了手回来,杨敏老老实实的坐在顾安的身边,“我原以为像冯公子这样的人,是很瞧不起我们这种人的呢!”

    “哪里的话,大家都是人,怎么会瞧不起呢,说到底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向你们学习!”冯柳青笑着说。

    这句话虽是没有挑明了说,但也表示他们是两种人,杨敏挑了挑眉没说话,“这一次冯公子来可要吃的午膳再走?”

    “如此那就叨扰了!”冯柳青可就准备等着杨敏这句话,杨敏看了一眼顾安,见没什么反应之后,在身上擦了擦手,去屋内拿了篮子过来缝。

    “对了,我方才瞧见你们这院子里有许多竹盘,上头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笋干,这是用来做甚么的?”冯柳青用扇子在手里敲了敲,那个东西看起来有些脏,左右看得出来正是镇子里卖的最多的笋干菜!

    杨敏笑然,“那个是自家晒的笋干,跟镇子里的一家酒楼签了契,这些多少也能卖个好价钱,并且只有我们这一家人晓得怎么做,小本生意,用来养家糊口罢!”

    冯柳青一愣,看向旁边的顾安,“这是兄台家中的秘方?”

    “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顾安抬起手捻去杨敏头顶上的一片落叶,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诗集。

    “那是你家中的祖传秘方?”带着诧异。

    杨敏笑着摇头,“闲来无事做的罢了,自家做的也干净,我一个闲妇人也只能做做这些!”

    起身抖了抖手里的东西,将顾安给拉起来,展开衣裳在顾安的身上比了比,“嗯,还是修的紧一点好看些!”

    顾安疑惑,歪头问,“这是……什么?”看着料子不是什么粗布。

    杨敏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想着你生的好看,若是穿起这种衣服来肯定也好看,料子是我拜托七娘给我带的,这料子是京城里的公子哥用的直绸!”

    “画纸是上次我让你给我画的那副,还记得吗?”杨敏说着将衣服完全抖开,一件墨黑色的长袍,领口打着一个扣结,很是好看。

    下方绣着浅色的墨竹,叶子是白色的,下摆用的金线镶边,袖口宽大绣着金纹,这布的确是好东西,最重要的是这绣艺惊人。

    杨敏将针线插在布包上,“不晓得你喜不喜欢,我想你是合适这个颜色!”说着想了想又坐下穿了针线继续绣。

    一旁的冯柳青浑身不自在,杨敏手里的那件衣裳布料比他平时穿的都要好一些,而且那些绣娘的手艺根本就没有她的好,等等,七娘?

    “你认识七娘吗?还有你说的那个图纸……”冯柳青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他不相信,她不只是一个农妇而已吗?!

    杨敏缝针的手翻飞,眼睛都没眨一下,旁边的顾安开口,“她想,我画,把图纸卖给成衣铺七娘!”说完还从杨敏的竹篮里抽出一张你图纸递给冯柳青。

    看着纸上的图案,冯柳青整个人都在抖,这新颖的样式不就是这几日所有贵妇人都在穿的衣裳上绣着的吗?!原也是出自她的手!

    杨敏很快就绣好了,抻了一下后背,将衣服展开,在墨竹的上头加上了一轮明月,明月下方绣着几片瑞云,锦上添花。

    “你可还喜欢?”杨敏不确定的问,“花的都是我赚来的银子,也费不了多少钱银,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做了罢!”

    顾安欣然点头,“我很喜欢,你做的都好!”只有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女人真是样样都行,不自觉的撇了一眼旁边还惊讶着的冯柳青。

    “刚刚做出来有些脏,等我去洗洗就给你,我估摸着还缺几个腰带,我听说春贵哥最近挖到了一块成色不错的玉石,玉石有些大,茜姐说春贵哥要给她做几个首饰!”

    “我去跟他买半块来,给你雕一条腰带,你喜欢这个样式的?”杨敏将手里的一叠纸递给顾安,顾安仔细选了选,选中了同款的墨竹腰带和祥云明月玉佩。

    “行,过两日我去集市的时候顺带买了工具回来,也正好我们要去砍漆木了,到时候我也方便在摇椅上雕,你说好不好?”

    顾安应下,女人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眼睛总是发着光,倒映着他的身影,似乎整个世界都为她绽放。

    “你……还会雕刻?雕玉……”冯柳青捏紧了手里的扇子,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会!他是不是还要期待一下她能不能飞了!

    杨敏收拾了东西,正要走进屋,听见冯柳青的话,转头笑,“对啊,这些也不是很难的事情,若是有心做就能做的出来。!”

    冯柳青沉默了,不说话,一直到用午饭的时候,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冯柳青觉得他先前在府内吃过的全是垃圾。

    “你……要不要来我们府内当厨子?月钱定要不会少了你的!”冯柳青主动说道,心下八成决定她一定会答应,她做这些不就是为了卖银子吗?

    岂料,杨敏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不用了!”

    冯柳青怔了怔,随后立刻问,“为什么?怎么我的府内做厨子月银可不少!你若是嫌少的话我可以给你多加一些!”

    “不,不是银子的问题,我若是去了你府中当厨子,那我家中的丈夫和孩子就没有人做饭了,我想冯公子不会强人所难吧!”

    “冯公子的赏识,民妇荣幸之至,只是我只是一个小妇人,丈夫是天,我一切应当以丈夫为主!”说完杨敏就坐在了顾安的身边,将手里乘着的一碗黄豆汤放在他面前。

    “这是我给你熬的,不苦,兑了糖水,你尝尝。”杨敏吹了吹递给顾安,顾安端着没有立刻喝,而是看了那边的冯柳青几眼,再喝了一口,的确甜甜的,很浓一股豆子的香味。

    豆渣被女人滤的干干净净,喝起来很方便,喝了一半后递给杨敏,“你喝罢!”杨敏笑着端起抿了两小口又放到小几上。

    冯柳青看着两人如此熟略的互动,胸口闷闷的,朝着两人一拱手,“忽地想起家中还有事,今日就多谢二位款待了,日后定然提了谢礼上门!”意思就是还会来。

    杨敏将人送了出去,毫无形象的坐在顾安的身边,“顾安,你说这货是不是看上我了?”就连杨敏这种傻子都已经察觉到了。

    “是!”

    “你说我哪里好呢?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的,还是一个已经嫁给了别人的农妇,他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杨敏忍不住说道,要是相信冯柳青来不图什么,猪都能上树。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顾安好笑道,“他看上的只是你的能力罢了,毕竟像他这么一个日后要当家主的人,要娶就要娶对他有用的,在他的眼里,你就是那个!”

    杨敏没好气的捶了顾安几下,“就你会损我!话说我也不曾听你叫我的名字,娘子也是先前才第一次喊我,要不你喊喊?”

    “不习惯,现在挺好!”

    “多喊几次就好了!”杨敏继续厚着脸皮追问,又补充道,“我认为一个人的名字很重要哦,毕竟我都叫你真名了,你多少有点表示好不好!”

    顾安放下手里的书籍,随后认真的对上杨敏的眼睛,杨敏疑惑道,“你叫……”

    “杨敏!”顾安轻轻的喊了一声。

    楞了好一会儿,杨敏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顾安撇过脸去,盖住脸上的不自然,“别这么么笑,傻气!”

    “这里又没别人,好了,我去找春贵哥了,明日不是要上山?你也去准备准备啊,我看你就没动过!”杨敏起身插着腰指控道。

    “我早就安顿好了,明儿个等卫光棍和卫春贵还有卫方跟我们一同去!”顾安被杨敏缠不过,才说了一个具体。

    杨敏走在路上,原来是今早卫光棍来挑水的时候说的,一日使他二十文,卫方也是一日二十文,卫春贵死活没要银子,这还是赵茜拦着的,说是为了报答杨敏,对于这事儿顾安也没说什么就应下了。

    “什么时候做的都不告诉我一声!”杨敏嘀咕着挎着篮子就往卫春贵家那边去。

    不远处的石头后边站着一个人,那人看着杨敏的身影,眸光阴狠,杨敏回过头去,却没看见又是很么可疑的东西。

    搓了搓身上起的鸡皮疙瘩,今天难道是撞鬼了?摇摇头没想那么多,刚刚到卫春贵的家里,还没敲门就被人喊住了。

    喊她的是一男子,人高马大的,右眼泛白,杨敏瞬间就识得这人,这就是卫婆婆家里那个瞎了右眼的二儿子卫白。

    “婶子,你快些随我回家一趟,香娘身体不舒服!”说着就要去拉杨敏的手,杨敏连连后退,躲开后卫白这才发现自己做了混账事。

    但顾不得现在情况太紧急,在脸上胡乱的用力拍两下,随后说道,“婶子,你快些随我去吧,香娘快不行了!”

    “甚么不行了?你先别急,带我去瞧瞧!”杨敏心里也着急,这小伙子说话就不能说清楚一些吗?

    急匆匆的来到卫家二兄弟院子里,进了屋门就瞧见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姑娘,这姑娘体型瘦小,瞧着也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模样,的确是个不好生养的。

    杨敏瞧了,发现没了鼻息,旁边的卫白连忙说道,“婶子,方才香娘去洗衣裳,不知怎么地就落了水,我瞧见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这样了!”

    “我听说你家小宝以前也这样,你都给救活了,求求你救救香娘吧!”卫白着急的都要给杨敏跪下了。

    这会子卫凯也匆匆忙忙的从田里赶回来,见杨敏到了家,也是着急,“婶子,香娘她……还有救吗?”

    卫凯身为长子要比卫白成熟许多,心里着急也不曾乱了礼数。

    杨敏将香娘的头往上仰,朝着卫凯招了招手,卫凯连忙过去,“你就这样,对着她的嘴里吹起,用力吹,我没说停下之前不要停。”

    卫凯连忙半跪下去按照杨敏的吩咐做,跪在床上,杨敏直起身子有序用力的按压着香娘的胸口,时间慢慢的过去,卫白和卫婆婆都快急晕过去了。

    杨敏也有些不确定是否真的可以酒醒,再做了几个来回,忽地香娘喷出几口水,卫凯被喷了一脸也不介意,连忙呼喊,“香娘,香娘,你醒醒!”

    香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张了张嘴,“卫凯……”随后将眼睛挪到身边的杨敏身上,卫凯介绍,“这是杨婶子,是她救了你的命。”

    听见如此香娘挣扎着就要起来,杨敏笑着将人按下去,“没事,等你好全了之后再来谢我罢,既然人没事了,我这就回去了,我相公还等着我呢!”

    挎着篮子走出门,卫凯连忙把人拦住,手里是半串铜钱,“婶子,这是给你的诊金,多谢你救了香娘!”

    杨敏只从他手里拿了一文,“举手之劳而已,一文就够了,有这些银子多给香娘补补,她的身子的确弱的紧!”

    说完越过卫凯,走了一小段又停下来,“你若是真的疼她,那便多护着她,我就住在村头,有事了来找我就是!”

    出了卫家二兄弟家,杨敏就直奔卫春贵家,买下了一块玉料之后就急匆匆的回去,开了门,顾安坐在那儿,似是睡着了。

    杨敏笑着走过去,拿起一边的蒲扇为其扇风,扇了好一会儿顾安迷茫的睁开眼睛,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杨敏这才将香娘的事情同他说了,“我瞧那小丫头身子太瘦弱了,村子里原本就不少人不喜欢卫家二兄弟,连带着不喜欢她,这次落水定是那些嬢嬢使坏!”

    “嗯,东西拿回来了吗?”顾安对这些没兴趣,转了一个话题,问。

    “是拿回来了,我给你瞧瞧!”说着杨敏从篮子里将手掌大的玉料递给顾安,顾安仔细瞧了瞧,质地算不上好,中等罢。

    “你就这么确定你自己会雕玉?”顾安将玉料放下,撑着侧脸,看向杨敏,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女人还会这门手艺。

    “似乎是会的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若是不能,我便干脆敲碎了磨成戒面,缠了给你做发带,一天一条够你换的了!”杨敏随意的回答着。

    顾安倒也不追问了,“难道你就不为你自己做点什么?”一直以来这个女人都是在为他还有小宝归置东西,就连给自己做件衣裳都很少瞧见,当初是多少件,现在就是多少。

    “我的衣裳够穿,哪里需要买那么多,小宝在县学,若是穿的不好我怕他被同窗瞧不起,你的话,我只是单纯的认为你生的好看,若是不穿好看的衣裳,就可惜了!”杨敏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顾安就像是行走的衣架子,给他做衣裳其实是一种享受。

    “你喜欢我这张脸?可我是个跛脚的!”顾安摸上自己的脸,以前也有人夸过他生的俊朗,他都不在意,于他而言,实力才是真的,这小女人似乎对他这张脸很满意的样子,第一次为自己生着这么一张脸而感到高兴。

    “跛脚又不是全身瘫痪,就算你全身瘫痪我也一样照顾你啊,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取长补短嘛,我这么能干,刚好弥补你什么都不会。”杨敏龇牙嘻嘻一笑。

    顾安低头微微一笑,的确是,她什么都会,他什么都不会。

    夜间,杨敏熏了艾叶,坐在树下听着顾安吹笛子,这一切是这么的安谧。

    杨敏只觉得很热,猛的睁开眼,发现此时自己就躺在顾安的怀里,而顾安裸着上身,先是一愣随后习以为常,自从变得炎热开始,她的睡姿的愈发的不稳定。

    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她开始有些想念前世的空调风扇了,撩了头发爬起来,套上衣裳,杨敏就去做早饭,今日在山上定是一时半会回不来的。

    煎了十几张鸡蛋饼,再贴了十几个玉米饼,杨敏舍得放料,玉米饼里夹着腊肉,那味道简直不要太好,表皮沾了鸡蛋液,煎的脆脆酥酥的。

    最后再带了一壶兑了蜂蜜的水,一壶米酒,还有一壶清水,篮子装的满满的,估摸着顾安的食量,杨敏还特地煲了一个桂圆莲子银耳羹,小心的用小罐装好,用稻草牢牢的封住,以免撒出来。

    顾安洗漱之后杨敏也准备的差不多了,约好了是早晨之时在山脚下等着,两人在家中坐了一会就出了门。

    山脚下之后卫光棍站在那儿,看样子也是刚刚到,卫光棍身上背着一个小包裹,似是自己带了干粮,杨敏笑着走过去,“你就到了啊?可睡好了?”

    “睡好了的嫂子,春贵哥似乎还要晚一些,我路过的时候看见他们加烟囱刚刚起烟!”卫光棍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清晨露水还很多。

    顾安背着背篓,背篓里面放着的是斧头还有线锯,还有一些其他的家伙,杨敏只负责拎着那个石竹篮。

    再等了一会儿卫春贵就急匆匆的来了,随行的还有赵茜,两人喘着粗气,应是刚刚快跑来的,赵茜插着腰停在了杨敏的面前,杨敏忙不迭的为其顺气,“跑这么快作甚?我们在这儿又不会跑了!”

    “让你们几个久等了,我在厨房忙活了好一会儿呢!”赵茜歉然道,两人休息好了之后就一同上了山,三个男人很有自觉的将两个女人围在中间。

    赵茜挽着杨敏的手,“妹子啊,你怎么好像瘦了不少,可是近来没好好吃饭的缘故?”

    “暑气重,没什么胃口,倒是茜姐你似乎圆润了不错!”杨敏调侃道,看赵茜这幅模样,显然是这几天被滋润的很好。

    赵茜红了脸,抬手就掐住杨敏的脸颊,“唉你个泼皮的,怎么就净会笑我了,真是的!”

    有了两人路上倒是欢快了不少,路上遇见了一头野猪,只是还没准备要去赶它就自个儿走了,就再没遇见什么。

    走到顾安说的那一片漆木那儿,漆木不多,十来棵左右,几个男人立刻就开了家伙动手,杨敏拉着赵茜在周围采药,顺便教给她识别一些最基本的药草。

    “妹子你可厉害了,换做是我肯定记不住这些,不过你家那口子可是用心,我听说了,是你想要这漆木,他就立刻寻了人一起上来锯!”赵茜暧昧的朝着杨敏挤眉弄眼。

    杨敏挑眉,“是吗?你听了哪口子说的!”

    “唉,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赵茜生了恼意,“我只是说顾大对你好,我倒是有些羡慕你们两个,都这么在乎对方!”

    杨敏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怎么了,听你这个口气,是觉得春贵哥床笫之事不让你满意了?”

    赵茜用力的敲了一下杨敏的脑袋,“你这丫头怎么说话愈发口无遮拦呢?这……”说到一般又觉得为难,“我是想给他生个儿子,好给他留个后!”

    “着急什么,你们不是才成亲吗?这日子还长!”杨敏不以为然道。

    赵茜却不这么认为,“唉,我认真同你说话呢,你以为我是你啊,我可着急这事儿,我这算是嫁了第二个人了,我怀疑我……”说着摸了摸肚子。

    很快杨敏就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你怀疑你生不了?”无奈叹了口气,这女人要是成亲了以后是不是都会考虑这个问题,“春贵哥那么疼你,就算你无所出他也一定会疼你,孩子这事儿还得看机缘,求不来的,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调配几幅养身体的药!”

    赵茜立刻抱住杨敏,高兴道,“我就省的你有办法的!”杨敏汗颜,感情从开始就准备朝她要这个呢,饶了一大圈了都。

    那边几个男人瞧见女人那儿热闹,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卫春贵直起身子抹了一把汗,“这木头还真有点难锯,顾大,你什么时候抱个胖小子?”

    “不着急!”顾安头也没抬,继续手下的动作,三人继续手里头的动作。

    一上午的时间就锯好了,特地留下了两颗,免得别人还要,各自坐在草地上,杨敏将竹篮里的东西拿出来,在顾安的面前垫上了一块布,将东西全部放上去。

    其他几人瞧见顾安吃的,再瞧瞧自己吃的,眼睛都直了,赵茜凑到杨敏的身边,“妹子,你家吃的怎么这么好?”

    “还好啊,这些都是平日里吃的,我做了大家的份,一起吃啊!”杨敏热情的将东西摆在中间。

    卫春贵和赵茜自是不客气的,只是卫光棍有些拘束,赵茜一边吃着一边朝杨敏竖起拇指,“唉妹子你这手艺,改天一定抽了空去找你学,你可别不教给我啊!”

    “先前可就说好了,是你自己一直懒着不来,这是自家酿的米酒,喝不醉人的!”杨敏拿了杯子出来给一人倒了一杯茶,几人吃的开心。

    顾安看着旁边笑的一脸明媚的小女人,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他一直都知道,她比的旁人要好很多。

    吃完后顾安总觉得有些犹豫未尽,杨敏让他去着手搬动一下树干,到时候也好搬一些,顾安搬好后回来,杨敏就递上了一大碗桂圆莲子银耳羹。

    “喏,我特地给你备上的,就想着按照你的食量吃那些是不够的!”顾安接过,就地坐下开始吃,杨敏再乘了一碗给自己,就坐在顾安的身边小口小口的喝着,就这般也觉得心满意足。

    日子还是要这般过才惬意,两人商量着来,不管什么时候,她说了,顾安似乎都没有拒绝过,给足了她面子,也给足了她里子和自有。

    杨敏想到这里,不免偷偷看了一眼顾安。

    虽然脸上有疤痕,但还是很好看!

    那边的赵茜闻着味儿凑过来,看见杨敏碗里的,忍不住好奇的问,“妹子你这些吃的都是什么?真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