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得理不饶(顾安番外
    杨敏扬起手里的碗,“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只是慢慢炖煮,你若是想喝我回头教你!”意思就是这一壶粥是没你份。

    这是煮给顾安的吃的。

    顾安将空碗递给杨敏,杨敏将剩下的都倒给他,顾安吃的欢快,可馋坏了旁边的赵茜,嘟着嘴不满道,“唉,妹子,就你偏心,也不给我尝尝!”

    “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还使性子,回头我就给你煲了送去可行?我这是特地给相公煲的,他要干活,自是得多吃点!”杨敏将碗里的喝完,整理了一下篮子。

    三个大男人一人扛一根,往山下扛,杨敏和赵茜就守在山上,瞧人上来了,连忙迎上前,杨敏浸湿了帕子,将那一壶蜂蜜糖水递给顾安,“多喝点,免得中暑了!”

    顾安喝了一大口,甜的,杨敏踮起脚尖为其擦汗,清凉的水拂过,顾安觉得身上的暑气解了不少,几口甜水下去力气也上来了。

    将甜水递给杨敏,“你也喝吧!”杨敏莞尔,小抿了一口,再浸湿了些帕子递给顾安,“你往身上擦擦会好受很多!”

    那边的赵茜和卫春贵一直注意着两人的动作,赵茜一边为其擦着汗,一边道,“你瞧吧,我就说这两个人没事,那顾大啊就是不知道怎么说,我就觉得他们两个挺好的!”

    “是我多心了,只是甚么时候我家媳妇也能像大妹子那般准备妥帖?”卫春贵说着轻轻掐了一把赵茜的腰。

    见这男人青天白日的说荤话,赵茜恼的用力扭了一下卫春贵手肘间的肉,疼的卫春贵连连求饶。

    最后一趟的时候几人也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会,杨敏将糖水递给顾安,顾安喝了两大口都就没再动,将水壶塞进杨敏的手里,杨敏会意喝了几口,再将水壶递给顾安给他漱漱口解嘴里的腻味。

    “唉,我的妹子,若我是男子也恨不得娶了这么一个媳妇,甚么事儿都准备好了!”赵茜羡慕的看着杨敏,杨敏只是笑了笑没回答。

    见这边无趣,赵茜就看向旁边的卫光棍,“卫光棍,你怎地也还不娶亲?这邻村这么多标志的姑娘你都瞧不上吗?”

    卫光棍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是他们瞧不上我呢,我没钱银没地的,谁会嫁给我?”他心里盘算着,手里的银子差不多了就去买一个贴心的媳妇回来,跟嫂子一样。

    一路下山杨敏收了不少草药,下边是卫春贵的牛车,将木头放上去,赶了牛,杨敏和赵茜就坐在木头上,几个男人在旁边走。

    赵茜悄悄的扯了扯杨敏的袖子,小声道,“妹子,你好好同我说,你晓得这么多,先前是在哪家公府做事的啊?”

    杨敏摇头,皱着眉,“我也不知道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卖到阿能地方,最后稀里糊涂的被顾大给买下来,我是谁我也不记得了,倒说这些东西我都晓得!”

    赵茜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神色不太对,杨敏主动出声道,“我既是他的人了,自是要在这里好好过日子的,茜姐你放心罢!”

    听杨敏这么说,赵茜的面容才好了些。

    砍的多,卫春贵主动抗了一根走,说是打算回家给赵茜做一个妆奁,卫光棍推辞不过也抗了一根回家。

    到家了杨敏立刻烧了水,两人洗了澡后浑身都舒坦不少,去厨房将今儿个的那些东西洗了,这才重新坐回顾安的身边。

    “明儿个再开工吧,今天也累着了,顾安,你今晚上想吃什么?”杨敏看着旁边闭目养神的顾安,先前没见他坐这档子事,再加上跛脚不方便,怕是一路上都很累罢。

    睁开眼,顾安看着杨敏说道,“我想吃你昨儿做的丸子!”

    顾安难得提要求,杨敏欣然点头,“这几天吃的都是这个,再吃个两三天就没了,等小宝回来了我就给他做点点心吃!”

    “明儿做吧!”顾安忽然道。

    杨敏诧异的撇过头去,“你也想吃?”

    “嗯!”

    将院子里的东西归置好,因为前些天下了一场大雨,这几天农活也不忙,有了时间自是要回家陪着家里人的。

    蒋云云咬着手指坐在马车中,该死的,她之前悄悄跟着冯哥哥去看过了,他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妇人!一个没有她好看的妇人!

    真不明白有什么好的,不过那男人倒是长的倒是不错,脸上虽有疤痕,但气质好,比冯哥哥还要好,可惜了是个跛脚,配不上她。

    早间钱掌柜那边已经差人来收了笋子,还送来了一批新鲜的,这一次量要比之前多很多,小二面上堆满了献媚的笑,“大嫂子,你送的货我们掌柜的很喜欢,这些是加量的,还是有多少收多少,这是这一次的银子,收好!”

    “我省的,只是我一人做也做不来,你们掌柜的若是不在意,我多使了两人做!”杨敏看着院子里堆的高高的笋子犯愁。

    小二点头,“若是质量没问题,都是收的,我们掌柜的还说,要是夫人还有其他的好东西都可以一并送来!”

    “嗯,有了我自是先优先你们这儿!”杨敏笑道,送走了小二后杨敏才苦哈哈的倒在竹椅上。

    顾安见如此,递过去一杯水,杨敏喝完后放在小几上,“可有我一阵忙活的了,不过为了赚银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对了顾安,我给你的衣裳洗干净了,你快去穿上我瞧瞧!”杨敏立刻拉着顾安来到房内,翻出那件衣裳,激动的看着顾安。

    顾安也不忌讳,褪了外裳,杨敏找了一根同色的腰带给顾安系好,再从妆奁那儿拿了一根发带,让顾安坐下来为其束发。

    能感受到女人的手穿过发丝,一下一下的,很轻,似乎撩拨到心里去。

    “我这是跟村里那几个嬢嬢学的呢,来,你瞧瞧好不好看!”杨敏拉着顾安来到水缸旁。

    顾安随意撇了一眼,“嗯,好看!”

    杨敏嬉笑着,“我就知道这件衣服很衬你,再过几天啊我的玉带就做好了,你若是不喜欢穿出去,就在家里穿给我看也是好!”

    这时忽然有人来敲门,杨敏疑惑的出去开门,就瞧见站在门外的是一穿着艳丽的女子,肤若凝脂,很是好看。

    “请问你……找谁?”杨敏疑惑的问,她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号人物啊。

    蒋云云冷哼一声,直接就带着人越过杨敏,走到院中径直走到院中,等瞧见那边坐着的顾安后眼睛都直了。

    几步凑过去,扭捏道,“这位公子,请问我可以坐在这儿吗?”一副小女儿家的娇态。

    顾安眼睛都没抬,继续看着手里的诗集,“不可以!”清冷的声音一下子就浇灭了蒋云云心中刚刚升起的火苗。

    杨敏倒是乐意见得,心里好受了不少,果然像顾安这种根本不可能给别人好脸色看的人,这种女人去了就是找骂。

    “你!你就是冯哥哥喜欢的那个女人罢!”蒋云云见气没地方发,转身插着腰直指杨敏,准备将火气撒在杨敏的身上。

    杨敏走到顾安的身边坐下,随意的道,“这位小姐你也看到了,我是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妇人,这是我相公,这些话最好是还是不要说的好,免得我相公不高兴!”

    蒋云云紧抿了红唇,仔细看了顾安一会才识得这人就是跛脚的,瞬间就没了什么兴趣。

    “我听冯哥哥说他喜欢你,定是你使了什么把戏,你若是现在答应我不再纠缠,我就不给你难堪!”蒋云云垫了块帕子,干脆坐在不远处的矮凳上,身后的两个丫鬟为其扇风,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杨敏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相公,衣裳你可还喜欢?我特地拜托七娘给带了几匹布,我再寻思着给你做双鞋子!”

    “嗯,你做的都好!”顾安说。

    被两人无视,蒋云云气急,拽起旁边的东西就要砸,快要砸过去之时顾安稳稳当当的将东西接住,随后丢在地上,“脏!”

    杨敏笑着,“脏了就丢掉吧!”

    蒋云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受辱过,站起身逼近杨敏的面前,还没等她开口说什么。

    就听见杨敏出声,“我不管你是什么家的小姐,是冯柳青自己要来我这里蹭饭,我同他半点瓜葛也没有,人情我还了!”

    “我不愿意干涉你们之间,当然我也不是好惹的,这个院子就是我的地盘,你现在进了我的地盘还敢这么猖獗,找死?”杨敏眸子微眯,不屑的看着面前的蒋云云。

    蒋云云捂住心口往后退几步,这个女人怎么回事!“你,你!明明是你有错在先!”

    “哦?我有错?那你说说我错在那里,来是他冯柳青要来,说也是他冯柳青在说,现在无凭无据来这里同我计较这些,也是遇到我好脾气,你敢去别人家试试?屎都给你打出来!”杨敏站起逼近,毫不客气道。

    蒋云云心头泛起一阵惧意,这个女人怎么忽然变了样?真不知道冯哥哥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疯妇!

    “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叫你好看的!”蒋云云放了狠话之后仓惶离开,杨敏将门关的响。

    坐回椅子上,杨敏无趣的撇撇嘴,“不过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毛丫头,还在我眼前跳跳,真是不自死活!”

    “她也不算个心眼忒坏的,不过这冯柳青还跟是给我惹了麻烦来,要不以后就不让他进我们家的门了?”杨敏一向很讨厌这种莫名其妙背上的‘情债’。

    顾安将诗集递给杨敏,“你若是想断了干系,最好就是同他说清楚,若是有什么危险找我就是!”

    “好!”杨敏爽快应下来。

    次日,杨敏正在院子中同顾安雕刻着东西,忽然有人来敲门,杨敏示意顾安去开门,顾安则是走进了书房,无奈只得自己去。

    开了门,站在门外的冯柳青,冯柳青拍着手里的扇子,“我又来了,应该不会介意吧?”

    “介意,冯公子,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的比较好,你的那位旧相识已经来我这里找麻烦了,这让我和我的丈夫都觉得很困扰!”杨敏直接了断道。

    冯柳青面色一僵,杨敏正要关门的时候,冯柳青的手伸了进来,杨敏抬头刚好说什么的时候,手猛的被人一拽,随后后劲一疼,昏倒之前只看到冯柳青那张发青的脸。

    冯柳青二话不说就将人给扛上了马车,顾安在书房内看书,很久都不见院子里有什么动静,开了门出去,院子里此时空无一人,门紧紧的关着。

    许是出门去找赵茜了罢?顾安想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毛毛的,书看不下了,干脆就去捣腾杨敏今天画好的木板。

    杨敏迷茫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间古色生香的屋子,瞬间就想起发生了什么,那个该死的冯柳青竟然还真的就敢绑架她!

    穿了鞋去开门,果然被锁住了,就连同窗子也被锁住了,杨敏无力的坐在床边,顾安会发现自己不见了吗?心里有了几丝期待。

    杨敏在屋子里走了一圈,能摔的摔,不能摔的全部弄翻,一阵子之后整个房间已经一团糟,杨敏就乖乖就坐在床上等人来。

    果不其然,门外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杨敏立刻坐端正,冯柳青从那边走过来,身上换了一套衣裳,玄青色袍子,款式跟顾安的那件有点像。

    杨敏挑眉,语气并不好,“怎么,冯公子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他还真敢做!

    冯柳青径直走到杨敏的面前,杨敏都不屑于给他一个眼神。

    知道杨敏生气,冯柳青努力让自己软下性子来,“杨姑娘……”

    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敏给的打断了,“我已经嫁人了,请叫我夫人!”

    “嫁人?不,我看你是处子之身,不像是嫁人的人,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跟那种人才一起的,对吧?”冯柳青忽地握住杨敏的手,惊的杨敏连连后退,甩了好几下都没甩开。

    冯柳青掩饰住心下的不满,继续道,“杨姑娘,我向你保证,我绝对可以对你好的,我有银子,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我是真心对你的!”

    “若是你被那个男人挟持了,我一定救你出来,你不用害怕!”冯柳青的态度让杨敏胃里一阵翻腾,这个男人还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终于将自己的手从冯柳青的手里扯出来,在身上擦了好几下,仿佛是在擦掉什么脏东西一般,不顾冯柳青此时铁青的脸。

    杨敏冷哼一声,“你说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什么?你自然看上我,就代表我身上有你想要的,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可以让你以后的路很好走的道具而已!”

    “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意图,你想要什么我都清楚,所以闭上你那肮脏的嘴,你没有资格说真心!”杨敏啐了一口,靠在床栏那边满脸痞气。

    冯柳青一愣,刚要解释,杨敏又继续道,“你想用我来赚钱,你看上了我想的那些点子,你爱上了我的厨艺,你喜欢我的手艺,你想要我的才华,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不,不完全是,还有就是你个人魅力吸引了我!”没有否认,冯柳青补充道,面上还是那一副假兮兮的笑容。

    杨敏冷哼一声,越过冯柳青走的远远的,“是不是你我心知肚明,我话撂这儿了,我喜欢我相公,就算我是雏儿怎么样?我就愿意这样一辈子照顾他,陪在他的身边!”

    “收起你那肮脏的想法,冯柳青,你是个聪明人,你也知道,强买强卖最后是得不到什么的,你就算把我人绑来这里了,我也绝对不会帮你!”

    “我原是对你客客气气的,若你一辈子就这么偶尔来玩玩,我还真能把你当朋友,但很显然,你利益熏心,像你这样的商人到最后也没什么出息!”杨敏手中冒汗,她不是不怕,而是她现在怕就等于助长了冯柳青的气焰。

    似是戳到了痛点,冯柳青朝着杨敏快步走来,扣住杨敏的手将人压在门上,“你真认为我不敢动你?”

    “你若是敢,就来,我杨敏从来不是贪生怕死的人,我今儿个要是死在这儿,明日你全冯府的人都得给我陪葬!”杨敏高声呵斥道,眼睛直直的瞪着冯柳青。

    冯柳青手下用力,杨敏吃痛,咬着贝齿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就凭那个跛子?呵,他能有什么能耐。”

    “有什么能耐你不需要知道,但你要知道,这后果绝对是你承担不起的!”她在赌,就赌这个冯柳青不敢动手。

    忽地冯柳青松开手,将杨敏狠狠的甩在地上,走出了门,眸子阴沉的看着杨敏,“你给我好好呆着!你们谁都不许给她送饭!”说完狠狠的关上门。

    杨敏从地上爬起来,搓了搓擦红的手掌,这冯柳青真不是个男人,竟然打女人,诅咒他以后生儿子没丁丁。

    看了一眼周围的布置,怕是真的插翅难逃了,干脆就安静下来,几顿不吃她还饿不死,整理整理床榻就躺上去,放下床帐,这床睡着还挺舒服。

    顾安一直坐在竹椅上等,等了许久女人都没回来,一般这个时候就应该回来做午饭了,可今儿过了午饭时间还没回来,顾安心头浮现一股不好的预感。

    开了门出去,走到大旺家,敲开大旺家的门,“是顾大啊,有什么事吗?”大旺手上还沾着油渍,应当是还在洗碗。

    “她,我娘子在你们这儿吗?”顾安问。

    大旺媳妇立刻摇头,“不在啊,我这大门一早上没开了,怎地,妹子今儿个还没回来吗?”

    “没事了,叨扰了!”顾安眸子微眯,朝着卫春贵那儿走去,敲开了卫春贵家的门,出来的开门的是赵茜,赵茜见是顾大也很诧异,“顾大,怎么是你来了,妹子嘞?”

    这么一听杨敏也不在这儿,顾安随便说了几句就回去了,走在门口,发现地上还有马车滚轮的痕迹,这会子从那边回来的招娣瞧见顾安站在那儿。

    忍不住说了句,“顾叔叔,你们家是来了客人吗?我先前瞧见这里有一辆很好看的马车呢!下来了一个也长的很好看的哥哥!”

    顾安眸子微眯,不动声色的进了门,大旺媳妇将卫招娣带进来,正准备去问问顾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敲了门却没有人回应。

    杨敏没睡沉,有了开锁的声音就立刻坐起身,从床边离开站在一堆粗架子后边,尽量挡住自己的身躯。

    冯柳青跌跌撞撞的走进门,似乎是喝醉了,杨敏心头一跳,慢慢的往那边挪动,瞅准了时机就要往外边跑的时候忽然被一群下人给拦住。

    紧接着就被丢上了床,杨敏捂着胸口,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冯柳青,“冯柳青,你想要干什么?!”她可不会应付酒鬼!

    冯柳青猛的压在杨敏的身上,将人的双手固定住在头上,“你说我想干什么?等我把你的身体要了,那男的自然是不可能要你这只破鞋,到时候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瞳孔瞬间变大,杨敏奋力挣扎着,折腾间踢中冯柳青的胯部,得了空子杨敏快速的朝着床下跑去。

    没跑几步就冯柳青摁在地上,双手被固定在背后,双腿被压着,力气大的吓人!杨敏心头响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随后空气中想起一声衣裳撕裂的声音,杨敏倒抽了一口凉气,感觉到背部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泪水便忍不住湿了眼眶。

    冯柳青就要俯下身子的时候,忽然有人猛的开始敲门,冯柳青不满的看着那儿,“作甚么!”

    “少爷少爷,外头忽然闯进来一个人!他……!”还没说完门外就一声巨响,随后就响起了一声锁链断裂的声音,门被踢开。

    看见门外站着的模糊的男人身影,泪水糊了视线,杨敏猛的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来了。

    顾安拿着砍刀就来了,一路上连走带跑,终于赶到了,天知道他有多着急,她就那么小小的一只,一个小女人,力气又不大,若是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到了冯府他就再也管不了,终于一路打到这里,推开门,就看到女人被压在地上,背上大刺刺的暴露在空气中,心中怒火更甚。

    几步走到冯柳青的身边,用力攥起他的衣服,丢下砍刀,二话不说照着脸就是一拳,顶起脚重重的打在腹部,将人甩在地上,拿起那边的砍刀看向杨敏,“他哪只手动的你?”

    杨敏快速从地上爬起来,紧紧的捂着胸口,“两只手!”

    “啊!”冯柳青惨叫着,右手无名指和小指与手掌分离,溅了一地的血,顾安起身,用力的踹了几脚蜷缩在地上惨叫的冯柳青。

    走到杨敏的身边,褪下衣物将人包裹了个严严实实,伸手擦掉杨敏眼角的泪水,“我带你回家!”说罢打横把人抱起,往外走去。

    屋外大大小小的家丁倒在地上,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拦路的,一路上两人无话,等到家中关上了家门。

    顾安将杨敏放在床上,检查了一下身上没有伤口,这才说,“为什么当时不喊我?”

    “没来得及!”杨敏吸了吸鼻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你怎么才来救我啊,我等你好久了!”

    坐在杨敏的身边,顾安的身上还沾着点点血迹,将杨敏的头按在肩膀上,“我来迟了,抱歉!”对啊,若是他早点察觉就好了。

    早点察觉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也是他去的还早,若是……剩下的他已经不敢想象了,杨敏忍了一路,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抱住顾安的脖子,“顾安,我好害怕!”

    “嗯,我在!”顾安伸出手僵硬的抚摸着杨敏的后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想要安慰她。

    不知道哭了许久,杨敏饿的不行了,才停下来,两只眼睛哭的很兔子一般,红肿。

    杨敏吸了吸鼻子,“谢谢你来救我,顾安!”这次要是没他,自己指不定就真的在那儿咬舌自尽了。

    顾安站起身,“你换身衣裳出来吧,我给你打水洗脸!”说完就走了出去,顾安捂着心口,适才瞧见女人红着眼睛,娇糯糯的喊他,心口痒痒的。

    这会子冷静下来了,杨敏也意识到自己没有穿衣裳,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换了一套干净的,顾安兑了温水,杨敏走过去在盆子里洗了脸。

    “你吃饭没有?”杨敏瞧着现在天色有点晚,再过一会子就要吃晚饭了,自己不在家,这男人铁定是饿着。

    “没,你随便做点就好!”顾安回答,此时的他没心思想这些吃食。

    随便给两人煮了一大碗面,杨敏坐到顾安的身边,心中有点忐忑不安,“顾安,你说你就那样砍了他的两只手,会不会有事啊?”

    “你担心他?”顾安问,握着竹椅的手稍微握紧,眸中划过几丝狠戾。

    “若是没事的话,我恨不得他死,只是他好歹也是富家的人,到时候找我们算账,这可怎么办啊……”杨敏攥着小手放在心口。

    见顾安没有回答,杨敏心里更着急了,伸出手握住顾安的手,“你快同我说说,若是没有办法我们现在收拾收拾就走!?”

    “的确应该收拾收拾!”顾安到,一把扯住站起身要走的杨敏,大手握着杨敏的手,捏了捏,见杨敏满脸疑惑的样子,才说,“家里有些乱了,你去收拾收拾!”

    “什么跟什么啊……”杨敏想要抽出手,奈何顾安握的紧,只得做罢,“想着也是,若是有什么事儿你可别一个人扛着,记得同我说!”

    “嗯!”顾安把玩着杨敏的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女人的手很软,很软,就跟没有骨头一般,摸上去滑滑的,同他的完全不一样。

    两人再坐了一会,杨敏就去收拾,这边情况安稳,冯府那边就不一样了。

    镇丞正在家中享受着姨娘的照顾,那边就有人传,说是冯家出了事,喊他过去看看,他一看,这阵仗,难道是惹了什么土匪窝子,人家下来一锅端了?

    走进去,冯老爷悲痛的看着在床上躺着的儿子,“儿啊,你快说到底是谁得罪的你啊!爹去给你报仇!”

    蒋云云从外头跑进来,二话不说就扑倒在床边,紧紧的握住冯柳青的手,冯柳青吃痛惨叫一声,蒋云云吓的连忙撒开手。

    “你来做什么?!”冯柳青怒吼道,他酒醒了,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对这个女人多了许多厌倦,若不是她,杨敏又怎么会这么快不待见自己,或许他就有机会。

    “你对云云这么凶做什么?云云你莫要在意,他现在情绪不太稳定!”冯老爷连忙安慰着,以后还要依靠蒋家的财力呢!

    蒋云云红了眼眶,但也老实的站在一边,镇丞这么一看,“冯老爷,你把下人召进来问个清楚,这怎么平白无故就这样了?”

    冯老爷一听有道理,立刻召了今天的小斯来,那小厮跪在地上,浑身抖的跟簺糠一般,“问你话呢,你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小厮咽了一口口水,壮了胆子。

    这才道,“今儿个少爷从外头带回来一小妇人,就关在房里,开始那小妇人闹的很,后来就消停了不少,之后少爷,少爷,他,他还打算对那小妇人用强的,再后来就一个男人闯进来,打伤了所有人,之后的事情小的真的不知道了!”说着又是猛的磕了几个头。

    蒋云云这么一听,比任何人都要快的吼出来,“你又去找那个小妇人了?!你怎么就是不死心呢!”

    冯老爷这么一听就知道是自家儿子错在先,但这口气难咽下,“柳青,你快说啊,那小妇人叫什么,竟教你这么着迷!那男人又是谁?”

    “爹!”冯柳青咬牙道,“她叫杨敏!”

    “杨敏?”镇丞想着,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旁边的师爷连忙上前提醒,“老爷,就是上次卫春贵那案子上,你说不能得罪的人的媳妇!”

    这么一听镇丞身形不稳,差点就栽了下去,“你你你,你说的那个小妇人,家里是不是有个男人,脸上有疤?”

    “是啊,怎么了?”冯柳青奇怪的看着县官,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镇丞用力的拍一下大腿,“哎呀,你啊你,你抢别人家就算了,不对,别人家的也不能抢,总之你这一次可是闯下大祸了,这事儿我就不掺和了,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你可千万别来找我,我的乌纱帽可还没戴够呢!”

    冯老爷瞧见事情不对劲,皱眉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人你这是何出此言呐?”他也被弄懵了。

    镇丞欲言又止,“那个男人你们可惹不得,他身后的人啊,咱们这一辈子也别想见着那种,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要是真闹出事儿来了!可别扯上我!”镇丞说着,指了指天,急匆匆的带着师爷离开。

    冯老爷黑了脸,冯柳青算是听明白了,连忙扯住冯老爷的袖子,“爹,现在可怎么办?要是他动手的话,我们冯家……”

    “还不是你个逆子!好端端的跟云云在一起不好吗?非得去抢了人家媳妇来,还打算用强,这是没成,要是成了,你就准备看着你爹死吧!”说着也连忙走了出去。

    镇丞说的绝对不会是假话,看着他那个模样一定是之前栽这上头了,他得快点想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

    冯柳青心里七上八下的,脑子里还回荡着镇丞说的那话,那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早该想到的,一个庄稼汉怎么可能会精通各种书籍,还这么能打,气质不凡!

    蒋云云站在那儿看着冯柳青,“冯哥哥,我只问你一句,你喜不喜欢我?”强忍着鼻头的酸意,她做了这么多,为了他,他不但不领情还对她发脾气。

    “你滚吧,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提起她冯柳青就一阵火气,当下也不控制自己的脾气。

    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蒋云云扭头就走,过了一会儿冷静下来。

    冯柳青才发现自己做了蠢事,这一下没了杨敏,蒋家的合作也是不可能的了,瞬间人就颓废起来。

    是夜,杨敏因为白天受了惊,晚上早早的就睡下了,顾安一向睡的很浅,在身边的人有些不对劲后就睁开眼睛。

    杨敏此时泪流满脸,呓语不断,她以前似乎也有这个毛病,但是每一次很快就醒了,这一次约是因为白天的事。

    小心的擦掉杨敏脸上的泪痕,找了把蒲扇撑着脑袋为其扇风。

    杨敏次日醒来,发现自己难得的睡的很好,只是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放下看,此时自己的手被顾安捉在手里,双腿被钳制住。

    顾安的手里还拿着一把蒲扇扇着风,杨敏动了动身子,顾安就醒了,不好意思道,“我吵醒你了?我这是……怎么了?”

    “你昨晚一直说胡话,还打人,我就这样压着你!”顾安揉着脑袋坐起身,走带那边穿上衣裳。

    得了回话杨敏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摸着去厨房做了朝食,两人吃的很饱,杨敏似乎遗忘了昨天的事情一般,跟顾安继续着手做摇椅。

    杨敏最近新得了一种红色的草,碾出的汁水经过处理之后涂在木头上干了之后很好看,而且不会沾衣裳。

    只涂了先前做好的摇椅,摆在那儿晒,做到一半杨敏就去坐在那边休息了,大门被人敲响,这一次顾安主动去开门。

    打开门出现的是冯老爷,顾安瞧着人有点相似,二话不说直接关了门,冯老爷只看了顾安一眼,也晓得这人不是普通人物。

    杨敏好奇的凑到顾安的身边,“外头是什么人啊?我看你这么生气,难道是冯柳青又来了?估摸着他这会子还下不来床呢!”

    “差不多了,你去开门吧!”顾安洗了手就坐在竹椅上,杨敏好奇的去开了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中年男子,后边抬着一箱箱的东西,当然还有坐在软轿上的冯柳青,立刻就要关门的时候门就被拦住了。

    “想必你就是杨敏吧,我今天特地携了犬子来向你赔罪道歉,这些都是歉礼!”冯老爷面上堆满了笑容,就跟一朵菊花似的。

    杨敏撇了撇嘴,最后还是将人给放了进来,毕竟这一大帮子的人在外边堵着也不是个事儿,在顾安的身边坐下,冯老爷招呼着人把一箱箱的歉礼抬进来,随后走到顾安的身前,“犬子做了那混账事,他已经得到了教训了,还请两人莫要在意!”

    “在不在意不在于我,问我娘子!”顾安拿起一旁的被子,自顾自的抿了一口,看都没看一眼那边的歉礼。

    冯老爷再一次看向杨敏,先是打量了一下,这女子并没有那么倾城啊,不知道自家儿子为什么就看上她了,“只要能原谅犬子,纹银百两都不是问题!”抛出了最大的一个诱惑,这一下应该能上钩了吧。

    谁知杨敏嗤笑一声,“你以为银子就能盖过去了吗?你们家那些银子我可不稀罕,儿子做错了事情就让老子来挡着,我看你养的什么窝囊废!”

    既然人把脸送上门来打,她当然会不客气,现在她就恨不得把那冯柳青给拽下来狠狠的打一顿,一泄心头之恨。

    冯老爷和气的笑着,“犬子身子不适,所以就让他在后头等着了,道歉是一定要的!”说着立刻直起后背朝着后边怒吼,“你个不孝子,快过来!”

    冯柳青这才从软轿上下来,走到杨敏的身前,抿了抿唇,“昨日的事,对不住,是我不对,还请……不要介怀!”他不甘心。

    “这就是你的诚意?呵!”杨敏丝毫不领情,“我不要你们银子,你们给我我都不要,我嫌脏,我要你冯柳青跪在我面前,跟我道歉!”

    冯老爷这一下也绷不住了,“这就过分了吧,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随意跪你?!”

    “是啊,你儿子就是千金之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妇人,所以呢?你儿子就能强行把我‘请’过去,若不是我相公来的及时,现在出了什么事儿你应当清楚!”

    “既然是来道歉的,就拿出你的诚意,不要在我面前演戏,我不稀罕!”杨敏说道,面色微冷。

    冯老爷为难的看向顾安,“这……要不你同你夫人说说,这事儿能不能双方都让一步,和气生财嘛……”

    “我一向随着她!”顾安敛眸,表明了态度,冯老爷的脸色跟难看了,原本他以为只要使了一点银钱,对方高兴了这事也就过去了,谁晓得这么难缠。

    杨敏心下是欢喜的,毕竟顾安无条件的偏袒自己,她可不认为对方会因为她良心发现才来道歉,各中定有顾安的原因,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不愿说,她也不问。

    “话我是撂这儿了,既然您家教这么好,又怎么能容忍儿子做这事?”杨敏双手环胸,大刺刺道,“今儿个我原是打算跟着相公去找镇丞老爷的,毕竟……强抢民妇这可不是什么小罪名,对吧,冯老爷?”

    今天不给他整个半死杨敏可不会松嘴,一想到之前的事情杨敏就恨得牙根痒痒。

    双方都不说话,杨敏忽地站起身,拉着顾安的手站起身,“相公,走,我们出去走走,让他们就在这里呆着吧!”顾安也就由着杨敏。

    忽地冯柳青出声,“我跪!”杨敏和顾安两人才转过身来,杨柳青一撩袍子,直直的就朝着杨敏跪了下去,能听到响声。

    杨敏挑眉,毫不客气道,“你的诚意,我收到了,你们可以滚了,我们这里不欢迎外人。、!”挥了挥手似乎就跟赶苍蝇一般。

    冯老爷连忙将冯柳青给扶起来,一群人丢下了一箱东西后全部都带着,灰溜溜的逃了,杨敏不满的就要喊,被顾安拦下来。

    这才去开了那箱子,箱子里装的道不是银子,零零碎碎的一些药材,杨敏抽出里边的一个锦盒,里边装着的是一根老山参,杨敏欣喜,连忙拿起来闻闻,“还真是大手笔,这山参有些年头了!”

    “你要拿去煲汤吗?”顾安说着坐回自己的位置,看这小女人满足的样子,他觉得陪她演这么一出其实也挺好的。

    “那就可惜了,这东西放着,以后总会有需要的时候,剩下的这些我去整理整理!”杨敏说着却没着急着动手,“对了,顾安,你对这一次的事情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