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田园有喜憨夫宠入骨 第349章 ,打算打算(顾安番外1更
    杨敏瞧了香娘,只是哮喘而已,为时还早,还是可以治疗,仔细的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杨敏就准备回去了,但是一想起刚刚的场景杨敏心就忍不住跳的有些快。

    “多谢嫂子你,这是诊金,我送你回去吧,大晚上的一个女人家走不安全!”卫凯递了银子,主动说道。

    杨敏也没拒绝,两人刚刚走出院子,就看见站在门外的顾安,杨敏脸瞬间就红透,卫凯见人来了,也就识趣儿的走开,“既然顾大哥你来了,我就不送,慢走!”

    两人走在路上,月亮将身影拉的老长,一路无话,只能听见路上蛐蛐的叫声,格外的静谧。

    “你会因为我刚刚的行为厌恶我吗?”顾安忽然出声道,方才在家里,心生了这个念头,便犹如杂草一般疯长出来,一时间竟有些害怕,害怕她会因此厌恶自己。

    杨敏怔了怔,面上的红云还未褪下,“哪里这么容易厌恶,是我自己太放肆了!”而且她相信,只要她不愿意的话顾安是不会用强的,她也不晓得哪里来的信任。

    见顾安没再说话,杨敏再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地笑出声,“难道你是因为害怕这个才跑出来的?”

    顾安坦率的点头,“我不想你厌恶我,因为这种事!”

    “咱们也这么久的交情了,我自是不会的,你放心吧,只是……你以后稍微收敛一点!”杨敏红着脸别过头,她竟觉得此时的顾安可爱的紧。

    回了屋子杨敏洗了手后重新躺上去,许是因为之前的缘故身子紧绷了一些,很快就又陷入了梦乡。

    顾安看着身侧躺着的女人,刚开始身边有个女人还挺不习惯,后来身边没了这个女人反而不习惯。

    次日,杨敏早早的就随着大旺媳妇去集市了,购置了一些东西之后,杨敏再去卖了两套图纸,午饭是去钱掌柜那儿吃的,小二认识杨敏,这桌子菜没要一个子,原本两人吃的就少,杨敏没拒绝。

    听钱掌柜说起,最近镇子上的饭馆酒楼除了他,还有另外两家还有些生意之外,一片惨状,估计有好几家要开不下去,杨敏听着记在心里。

    吃完后杨敏带着大旺媳妇,去看了一下二娘,同她说小宝近期的情况,左不过就是学了许多,又长高了之类的,杨敏说的琐碎,二娘也乐得听。

    之后杨敏就坐着卫春贵的牛车回去,这一趟听说二娘有了身孕,是那屠夫的,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很高兴。

    杨敏回去后将这些事情全部都说给了顾安听,“现在这生活是越来越好了!”杨敏不由得感叹道。

    聊了一会儿杨敏就去厨房忙活了,见又有人来敲门,打开一看,蒋云云就站在外头,这一回身后没有带着丫鬟。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是嫌我这儿地窄!”杨敏笑盈盈的将人拉进来,蒋云云这几日起色好了不少,应当是有了什么时运。

    蒋云云坐在矮凳上,不似之前嫌脏,“我也就今儿个得了空,这几天遇见一难缠的痞子,也就耽搁了!”

    “但看你说话的模样对方可不止是一个痞子这么简单!”杨敏调侃道,蒋云云立刻就恼了,掐了几把杨敏的咯吱窝,惹的杨敏连连求饶。

    顾安就坐在不远处看着两人打闹,之前还针对的两人,现在就好的跟相识了数年的友人一般,不过这事儿他又何尝不是呢?

    “我今儿个来可是找你蹭饭的,你先前的答应了请我吃饭,可不会赖账吧?”蒋云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自是记得的,正巧我做了些零嘴,你来尝尝!”她是真心来,她也乐得真心款待她,从厨房里端了两碗冰镇好的羹汤,还有几碟点心来。

    蒋云云瞧着卖相不错,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口,捂着小嘴满脸惊讶,“你这是甚么?怎么这么好吃,我先前都没有吃过的!”

    “独门秘方,不得外传,你要是喜欢就过来找我,我做给你吃!”杨敏嬉笑道,蒋云云此时就好像是她妹妹一般,她一直想要一个妹妹。

    连吃了好几块点心,小嘴塞的满满的,蒋云云好奇的看向那边盘子里,“那边的是什么?好吃吗?”

    “这个?你怕是吃不惯的,我做给我相公吃的!”杨敏说着起身,将东西放在了小几上,顾安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她,随后又继续看着手里的诗集。

    蒋云云眯着杨敏看两人,仿若一直偷腥的猫儿,“唉我说,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我看你相公那模样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是啊,开始的确不好相处,后来习惯就好了,他这个人很好的,就是对不熟的人凶了一些!”杨敏笑道。

    蒋云云又看了几眼顾安,立刻摇头,“凶了一点?我看还不止,估计是只对你一个人温柔吧,嗨呀,搞得我好羡慕!”

    杨敏嗔怪道,“点心都堵不住你的嘴,你今儿个来我这儿可跟家里人说了?你还这么小不要乱跑,我这儿距离镇子上挺远的!”

    “说了呢,我同爹娘说你是一个很好的人,而且我的身边都有护卫跟着,不会吃什么岔子的,你就放心吧!”蒋云云说完就看见杨敏要说什么。

    立刻打住道,“你放心,我下来之后就让他们在马车里边缩着了,不会惊扰到你附近的邻居,你看我考虑的这么周全,要不要再给我端点好吃的?”蒋云云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杨敏。

    杨敏无奈的笑,“你少吃点,你来的巧,我真好在做午饭,留着肚子吃吧!”

    “那就多谢了!”

    杨敏做了好几个菜,蒋云云也是一个能吃的,三个人竟也吃完了一桌子的菜,蒋云云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忍不住感慨道,“姐夫,还是你有福气,能娶到这么能拾捣饭菜的!”

    端了一小碗汤药放在蒋云云的面前,“你啊,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蒋云云嘿嘿一笑,盯着杨敏的腰身,“我倒是羡慕你,你这身段可没几个大家闺秀能比得上!”端起碗一饮而尽后觉得有些不对劲,吐出来已经来不及了,苦哈哈的看向杨敏。

    杨敏抽了帕子帮其擦干净嘴角的汤渍。

    “这是消食的汤药,按照那些现在在我这里吃的,晚上回去就吃不下了!”

    再同蒋云云聊了一会,杨敏给其包下了不少糕点后就送人离开,蒋云云撩了窗帘,往后看,就瞧见还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杨敏,挥了挥手,就把脑袋缩回去了。

    杨敏关上门,走在顾安的身边坐下,面上带着的笑容表示她此时心情不错,哼着小曲,顾安将手里的书籍放下,“你会哼曲?”

    “我跟着村里村下的学了一两句,唱的还中听!”杨敏前世也随着他们一起去看过村里的戏班子唱。

    “唱几句来听听!”顾安躺下,闭上眼睛,似乎已经准备享受了。

    杨敏清了清嗓子,就唱那黄梅戏罢,一曲作罢,杨敏笑着看着身侧的顾安,“可还能听?”

    “与戏班子相比还差许多!”顾安刚刚说完就收到了女人哀怨的眼神,“但挺好听的,你若是还能唱就继续吧!”

    被夸了杨敏心里欢喜,尽挑了自己会的来唱。

    蒋云云刚刚下了马车,拎着糕点要去买点甜酒,忽然面前就出现了一堵肉墙,一不留神就撞了上去,腰间多了一只手。

    陆离搂着人,“去哪儿了?我在这里等了你许久!”随后吸了吸鼻子,“你身上带了好吃的?”随后两眼放光的看着蒋云云手上的油纸包。

    蒋云云还没来得及将油纸包给藏起来,就被陆离给抢走了,连忙喊道,“你个无赖的!快些把东西还我,那是人家特地给我做的!”

    “给你做的?男的女的!”陆离一边说着,一遍搂着蒋云云的要往不远处的柳树走去。

    蒋云云拍打着陆离的后背,却如同瘙痒一般,“关你什么事?”

    陆离放在蒋云云,将油纸包拆开,里头包着许多零嘴,从未见过的,想也不想就捏起一个放入嘴里,有了第一块就忍不住吃第二块。

    “你给我放开!那是给我的!我的!”蒋云云肉疼不已,上去就要抢,被陆离轻松躲过。

    “你告诉我今天去哪里了,我就还给你!”说话将陆离已经吃了三块了,蒋云云见自己的零嘴快没了,心里也着急。

    “今天去见一个朋友了,就在附近的村子里,这些点心也是她给我的!”蒋云云急忙道。

    “男的女的?”

    “女的!好了我都说了,你可以还给我了吧!”蒋云云咬着下唇,陆离这才将油纸包还给蒋云云,糕点已经少了大半。

    蒋云云嘟着嘴,就坐在旁边捻起一块塞入嘴里咀嚼,似乎在吃陆离一般,陆离在蒋云云身侧蹲下,“不就吃了你几块点心么,这么小气!”

    冷哼一声,蒋云云继续吃着。

    陆离说,“没想到你这样的小姐,还会有在村子里的朋友,看样子年纪应当比你大一些!”

    “因为一件小事结交的,她人不错!”提起杨敏,蒋云云是感激的,她是唯一一个在她失败之后不会嘲笑她,还笑着跟她打招呼的人,而且这个人曾经还是敌人。

    陆离挑眉看着面前忽然消沉的蒋云云,“走,哥哥带你去吃花酒!”蒋云云立刻挣扎道,“我是个女人!”

    将笋干收下来,看着外头忽然阴沉的点起,“这会子下雨了,倒是累人,顾安你也快来帮帮忙啊!”

    顾安这才动手帮杨敏将盘子给端下来,收齐了之后两人就坐在屋檐下等着下雨,杨敏的双腿一荡一荡的。

    再过了些天,杨敏去接小宝,先去周边看了一眼,果然是如同赵掌柜说的,生意惨淡的很,远远的就瞧见一家酒楼正在拆招牌,杨敏好奇的凑上前去。

    忍不住问,“唉,这是拆招牌是要做什么?”杨敏凑到掌柜的身边,掌柜的奇怪的回过头,见杨敏穿着干净,“这酒楼开不下去了,这原本就没什么人愿意来这儿吃,今年家家户户节省开支,我还开下去啊就等着赔了棺材本咯!”

    “这样啊,你这酒楼是要卖出去?”杨敏问。

    掌柜的了然回答,“是啊,不然哪里还有出路!”

    “那你是准备卖多少银子?”杨敏继续问道,掌柜的这才转过身来,打量了一下杨敏,“你问这么多,难不成你要买?”

    杨敏只是笑没有回答,掌柜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楼,“卖个两百两银子吧,这么多年的老饭馆了,多少舍不得!”这话是说给周围的人听的。

    得了数,杨敏就走了,将小宝接了回去,一路上心里头都想着这件事儿。

    顾安见女人从镇子上回来之后神色就一直不对劲,走上前抓住杨敏的手,“你再这样你切到手了,到时候再哭我可不管你!”

    杨敏听这话也没生气,转了身看着顾安问,“顾安,我想开个酒楼!”

    “嗯!”顾安拉着人去那边摇椅上坐下,继续听着女人说话,“我觉得按照我的厨艺,和我的菜谱,开个酒楼是足够的,生意绝对会很红火!”

    “所以呢?”顾安端起茶杯递给杨敏,杨敏喝了一口后继续说,“可是我问了,盘下一个酒楼需要二百两银子呢,之后还有各式各类的费用,我暂时还买不起!”

    “想开酒楼?”顾安问,杨敏立刻点头,“我想呢,你看啊,我要是开了酒楼肯定能赚好多银子,到时候我们就能搬到镇子上去也住了!说不定还有机会去京城做生意!”

    “你想的倒是不错!”顾安看着手里的画卷,过一会儿又说,“再过些天吧!”杨敏心里倒是不在意这些,心里只想着怎么才能快速的挣钱。

    夜间杨敏正睡的香,外头有人一大堆的人敲门,还是顾安把杨敏叫起来的,“怎么了?”杨敏揉了揉眼睛,不解的问,“难道没人跟你说,扰人清梦是一件很无耻的事情吗?”

    “外头有很多人找你,去治病!”顾安说完杨敏才睁开眼睛,随后又躺下去,“我刚刚跟周公下棋呢,眼看着就要下好了!”看了一眼顾安,灵机一动。

    “要不你背我去吧,反正你后背宽敞,我在你的背上还能再睡一会!”顾安虽是跛脚,但是走的时候却十分稳健。

    顾安没拒绝,找了衣裙让杨敏穿上,随后拿了箱子将人背起来,这个世界上也就之后她一个人敢使唤他了。

    外头的人瞧见顾安背着杨敏出来,都十分疑惑,一汉子刚要出声就被顾安阻止了,“她今天白天累了,让她再睡一会!”说着径直朝着前面走去,杨敏听的见顾安的说,嘴角忍不住上扬。

    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还是选择放轻了脚步,不吵醒杨敏。

    之后杨敏真是累的站不直,这一次了七八户人家,原因就是因为那一张稀奇的能怀上孩子的配方,不少女人用了开始两天还好好的,第三天就开始流血。

    杨敏也只能心里说几声活该,用的药后并且叮嘱各类事宜,杨敏觉得嘴皮子都要磨破了,说的最多的一项就是,“这种房子以后千万不要相信,去通知用的早的几家人明儿个来我这里拿药,还有邻村的人若是有这种情况也可以来找我,顺道同他们说,这种病一般人是治不好的!”

    当然,这种妇科病在这里怎么可能治得好,类似于这种轻则以后每月痛经,重则不能生养子嗣。

    顾安在杨敏的面前蹲下,杨敏怔了怔,随后趴上去,“顾安,还好是你,我可能这辈子唯一的幸运就是遇见你了!”对啊,白捡了这么一个好男人。

    唯一的幸运?女人说的倒是轻巧,这么想着脚步却轻快了不少,回家的路上杨敏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顾安浸了帕子给她擦了手脚后褪了衣裙,想着杨敏刚刚的话,一夜无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