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家风
    田园想的很明白,去做镖师,虽然辛苦,但是可以读书认字,还能学武。

    学武功不单单可以强身健体,还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田李氏惊讶错愕。

    原来她没听错,田园这混账小子竟真的不想杀猪了。

    杀猪哪里不好?日日有肉吃,还能有钱赚。

    “你说什么,你莫非是魔怔了,就你这个年纪,不杀猪你能做什么?在家跟你爹、几个哥哥一样种田、下地?”田李氏尖锐的叫出声。

    要不是这小子能赚钱,她早一顿臭骂,让他滚出去了。

    “我要去做镖师!”田园慎重低语。

    他想好了,要去做镖师,一定要去。

    “你说什么?你要做什么去?做镖师?你莫不是脑子坏掉了,你一不会武功,二也没路子,你做什么镖师去?”田李氏怒喝。

    好端端的大肥羊,怎么可能让他飞出锅子去。

    “师父可以帮我去说说,不过前五年没有一文工钱!”田园小声说完。

    田李氏一听越发愤怒。

    五年没一文钱,那这个家里的开销从哪里来?

    田园从五岁捡回来,没多久就帮着家里放牛,八岁跟着田屠夫去杀猪,十岁就能拿钱回来,早年一年下来也有四五两银子,也不在家里吃饭,衣裳也是旧衣裳改一下给他穿,就给个屋子,晚上烧点热水就好。

    今年到现在已经拿回来七两银子了,他也没别的开销,这七两最起码能存下六两九钱,东子、坤子的束脩、宣纸、笔墨都够了。

    若是他不去杀猪,五年的时间一文钱不拿回来……

    想到这里,田李氏脸色十分难看。

    “我不同意,你好好的猪不杀,去什么镖局,你若是不听话,就给我滚,权当我早些年瞎了眼,把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给捡回来!”田李氏骂完,转身就走。

    她的声音很大,家里都还没睡呢,也就都听见了。

    田家各个屋子里顿时议论纷纷。

    田老头坐在炕上,吧嗒吧嗒抽着烟,田李氏气愤的坐在炕上,一个劲的咒骂着。

    “好了,别叨叨,烦不烦!”田老头呵斥一声。

    田李氏看了田老头一眼,“你让我别叨叨,你怎么不想想,他现在跟着田屠夫杀猪,一年好几两银子,等上两年自己能够去杀猪了,杀一头猪起码五六十文,还能得些肉,家里至少买肉不用钱,还有东子、坤子的束脩,一年也要好几两银子,他不杀猪这钱从哪里来?”田李氏说着,心中越发恼火。

    “四个儿子平日里要在家干活,田里、地里、砍材乱七八糟一做,再去镇上做点小工,一年下来也存不了多少钱,家里上上下下二十来口人,吃喝拉撒需要多少钱,还不能生病,一旦生病,又是一大笔开销,这两年稍微宽松一些,还是因为田园去杀猪拿了钱回来,如今他说要去镖局,五年一文钱都拿不回来不说,到时候他都十七了,二十岁的时候总得给他娶个媳妇吧,有了媳妇赚了钱,还能拿回来?”田李氏越说越激动。

    田老头烟也吸的越发猛了。

    两人都没有继续说话。

    田园站在麻木的回到房间,坐在炕上,拿了冻疮药膏仔细的抹着。

    抬手轻轻闻了闻,淡淡的药草香,和顾欢喜手上的香气不一样。

    倒在床上,想起了顾欢喜软绵绵的小手和肉嘟嘟的脸。

    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一次他一定要坚持,明天杀猪也不去,如果真要把他撵出去,才让他去镖局,那就把他撵出去吧。

    顾家

    顾欢喜站在一边看着顾钱氏把炕上的毯子换掉,又铺上干净的蓝色碎花垫子,才抱了把她放在炕上。

    又堂屋里里外外打扫一遍,才坐在炕上叹息,“可真是累!”

    “我给阿奶捶背!”顾欢喜说着起身上前给顾钱氏捶背。

    “哎呦我的乖乖!”顾钱氏说着,心里软的。

    这么小丁点,就知道给她捶背。

    几个孙儿老成,一个个早早就有主见的很。

    也就这么个小心肝,知道心疼她这老婆子。

    “嘻嘻!”顾欢喜笑着。

    其实也没什么力气,就那么捶几下,手臂还酸溜溜的难受,但是让顾钱氏心中慰贴。

    顾欢喜觉得倒也值得。

    顾老汉进来的时候瞧着,也是笑的不行,“哎呦,咱们小欢喜可真贴心啊,来给阿爷也敲敲!”

    “嗯嗯!”顾老汉坐下,顾欢喜走过去给敲着。

    顾老汉一脸享受的样子。

    他就五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有,本就遗憾,便把希望放在下一代,却结果得了四个孙子,独独得了这么一个孙女,自然是放在手掌心疼爱着。

    这小心肝聪明懂事嘴巴又甜,可招人稀罕了。

    顾欢喜插科打诨,把阿爷、阿奶逗的开怀,等到顾家三对夫妻到来时,屋子里更是热闹一片。

    顾老汉把顾欢喜抱在怀里,才认真说道,“喊你们过来,是有几件事情要说一声!”

    “爹,您说!”顾老三恭敬道。

    顾老实、顾老五也连忙点头。

    “眼看四个孩子就要小考,决定明年能不能下场,如今几个孩子都努力读书,咱们做大人的也不能拖后腿,老五媳妇怀着身子、需要好好养胎,家里的活计老三媳妇、老四媳妇多担待一些,早饭也做的丰盛些,让几个孩子挑选自己喜欢的吃,零花钱从十五文涨到二十五文,晚上做一顿夜宵,汤汤水水做的精细些,你们住在一个院子,也不能让他们熬夜太深伤了身子,差不多得喊他们休息!”顾老汉沉沉说道。

    顾文氏、罗氏立即应声,“爹,我们记下了!”

    为了自己孩子,性苦点算什么。

    也就做饭洗衣收拾家里喂牲口,如今猪都不用喂了,更是轻松。

    “嗯,家里现在还有多少只鸡?”顾老汉问。

    罗氏仔细想想,“大概三十多只吧!”

    “那以后每天晚上炖一锅鸡汤,每个孩子必须吃上一碗,然后鸡汤留下一些,晚上给他们煮粥,豆腐皮也弄一些出来,老四媳妇,你豆腐皮做的好,辛苦你明日多做些出来了!”

    “不辛苦的,爹您就放心吧,我和三嫂会照顾好几个孩子的!”

    顾老汉点头,又说起其它的事情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