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背黑锅
    “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今家里也杀猪了,猪腿也留了三只下来,你们三个明日带着去一趟师父家,再买些东西!”

    顾老三是石匠,顾老实是木匠,顾老五是铁匠,都是苦力活,来钱也不算快,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营生,一年下来也能攒下不少。

    当年顾老汉送他们去学手艺,也算是有远见了。

    顾老三、顾老实、顾老五连忙点头。

    猪腿是家里给的,大约二十多斤,再买些点心、糖果,再给师父打几斤酒,也算是不错的礼了。

    家里大事都是顾老汉说话,小事、琐碎事都是顾钱氏说,不过今日顾钱氏累着了,便坐在一边歇息。

    顾老汉又吩咐了一些事情。

    比如马上要过年了,家里年货也要置办起来,活计没做好要去做,做好了要去结账,顾老汉也只是提点一两句。

    见顾欢喜在他怀里打瞌睡,可心疼的紧。

    “老四,把欢喜抱下去睡吧,给她洗个热水脚,炕也检查一下,别冻着了!”顾老汉絮絮叨叨说着。

    他和老妻本不赞同顾欢喜自己睡,可这孩子非要,不然就小声哭泣,他心疼孙女,只能依着顾欢喜。

    “知道了爹!”顾老实把女儿抱在怀里。

    顾欢喜朦朦胧胧的看了一眼,伸手抱住顾老实的脖子,“爹!”

    “乖了,睡吧!”摸摸女儿的小脑袋,顾老实整颗心都填的满满的。

    “嗯!”

    顾欢喜还真睡了。

    小孩子的身体就是这点不好,不太受她控制。

    罗氏也连忙起身,拿了棉袄子包住顾欢喜,带着她回了屋子。

    顾老三、顾老五两夫妻也慢慢起身,回自己院子。

    回了院子,罗氏立即去打水过来给顾欢喜洗脸、洗手、洗脚,小心翼翼的很。

    顾老实抱在顾欢喜,“咱们女儿真招人稀罕!”

    罗氏看着丈夫眸光都是温柔,抿嘴笑了起来。

    “把她放在床上去睡吧!”

    “你先去看看被窝暖和不!”顾老实道。

    就是舍不得撒手。

    这白日里,他不是去县城做活,就是忙活家里的琐事,闺女有爹娘带着,根本落不到他手里,也只有晚上能抱一会。

    要不是闺女不跟他两口子睡,他真想每天晚上都抱着香香软软的闺女睡觉。

    “这就去了!”罗氏进了顾欢喜的房间。

    点亮了油灯,炕是日夜都烧着的,炕上暖烘烘的,罗氏还是不放心把手伸到粉粉的被子里面去摸了一下,也是暖烘烘的,才放心下来。

    顾老实抱着顾欢喜进来,“暖和了吗?”

    “暖和的!”罗氏抱过顾欢喜,顾老实立即从一边拿了一个长长的木盆过来,放在罗氏身边,便转身出了屋子。

    罗氏脱了顾欢喜的裤子,“欢喜,拉嘘嘘了,嘘嘘……”

    迷迷糊糊间,顾欢喜也是听话的拉了。

    她小时候根本控制不住,大些了,倒是痴念这种温情。

    等把尿好,罗氏才给顾欢喜穿上裤子,把她放在炕上被窝中,歪在一边轻轻拍着顾欢喜的背,温柔的哼着小曲。

    顾老实进屋子把木盆子端出去,倒了之后用水冲干净又端回来,站在炕边看着罗氏、顾欢喜母女两。

    “睡着了!”

    “嘘!”罗氏轻轻的示意顾老实不要说话,起身拉着他轻手轻脚把油灯移到角落去,这样子屋子里就不会黑漆漆,顾欢喜醒来也不会害怕。

    夫妻两回到房间,罗氏便歪在炕上,“进而可累死我了,往年还有五弟妹帮帮忙,今年她怀孕了,我也不敢让她做活!”

    “不是有其她嫂子、弟媳妇的!”顾老实说着,伸手给罗氏捏着肩膀。

    罗氏舒服的喟叹一声,才不屑说道,“得了吧,这些个嫂子、弟媳的,来吃饭还差不多,压根没两人真心干活,都是在那边偷懒说话,不然娘也不会累的晚上话都没说!”

    顾老实想着,确实如此。

    “往年五弟妹帮忙,娘也轻松不少,明年咱们家杀猪,认认真真请两个人来帮忙吧,给点钱也好,让娘歇着!”罗氏又道。

    “行,听你的!”顾老实叫老实,人确实实在的。

    赚了钱都给罗氏,也不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孝顺,又顾家,疼爱孩子。

    罗氏当年也是看中他这点,才鼓起勇气嫁了过来。

    公公婆婆讲道理,从来不会磋磨儿媳妇,有儿有女,丈夫还爱她,就算不能绫罗绸缎,也是幸福的。

    “你先休息一会,我去打水进来给你洗脸、洗脚!”顾老实说着,就出去了,不一会端了热水过来,给罗氏洗脸洗手。

    罗氏笑着任由他伺候,等洗好后,罗氏打开炕头的木抽屉,准备拿香膏子抹抹手,却发现冻疮药膏不见了。

    “你拿冻疮药膏了?”罗氏问。

    “没啊,我拿来做什么!”顾老实洗着脚,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拿冻疮膏哪里去了?”罗氏问了句,连忙翻看了一番,除了冻疮膏也没别的东西不见,又起身去内屋,开了衣柜锁,衣柜里钱箱子也还锁着,拿了钥匙打开,认真数了数也没少。

    “咦……”

    罗氏不解的咦了一声,然后坐到炕上,“你说,这屋子谁进来过啊!”

    “别的东西有丢吗?”顾老实问。

    “没丢!”罗氏说着,想了想才说道,“我去问问安儿去,这冻疮膏可不便宜,快一两三钱银子了呢!”

    “衣服穿上,别冻着!”顾老实说着,给罗氏拿了一件外套,想了想又说道,“我也看看安儿去,虽说考童生重要,可这身子更重要!”

    “嗯!”

    夫妻两个一前一后出来,到了顾安门口,也没直接推门进去,而是小声喊了句,“安儿,爹和娘可以进来吗?”

    顾安连忙放下了书,“爹娘进来吧!”

    得了许可,罗氏、顾老实才进了屋子,顾安忙请爹娘去炕上坐,“爹娘这么晚了还不歇息,过来可是为了冻疮膏的事情?”

    罗氏一听,以为是顾安拿的,便笑道,“是为了这事,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倒是你,虽然要小考,但是也别累坏了身子,咱们今年不行,明年再来,别因小失大,只有健康的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顾安闻言点点头,“娘,我记下了,一会就睡!”

    也不去说,那冻疮膏是顾欢喜拿的。

    罗氏也不问冻疮膏去了哪里,吩咐了几句,和顾老实一起回房休息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