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你是男子汉
    顾老实又说起自己看中的几个山头,每一个都要二百多两银子,有一个就在顾家村后面,离家比较近,山脚下还有小溪,山头也还算可以,要二百三十两银子,顾老实算计过,要是真想买,还能少十两的样子。

    他先买下来,山脚下修个屋子,拿来堆放东西一类,反正先几年也没多少收成,但是可以养鸡,或者养兔子一类,这些东西也不用刻意去喂,一年下来也不用赚多少,家里有吃,还能拿去送人就够了。

    如果将来手里实在是缺钱,把这山头卖出去也可以,那个时候肯定不是现在这个价格了。

    三五十两肯定是要多的。

    顾老实和顾老三、顾老五说着自己的打算,顾诚就觉得这样子十分不错,不过到底还是保守一些,两个支持顾老实买,自己却不想买。

    顾老实也不勉强他们,既然和家里人说好了,等开年就去把山头买下来。

    顾欢喜觉得顾老实很有生意头脑,不过她现在一个孩子,保持沉默,什么都不懂最好。

    田园走的很快,在路上摔了一下,滚到了田坎里,弄了一身泥、一身水,被这么一冷,倒是清醒下来。

    他去顾家做什么?去了又能如何?

    顾家是顾家,他是他,如今他是田家的人。

    “呼呼!”

    田园坐在田坎上,有些委屈的哭了起来。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田家,根本不是他的家,而他的家又在何处?

    田屠夫站在不远处微微摇头,到底还是没上前。

    看着田园在那里哭,就那么默默的站在不远处。

    是该长大了。

    这个世道便是如此,只有自己有本事,足够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田园哭了好一会,才起身准备朝家走,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黑影,试探性的唤了一声,“师父?”

    “嗯!”

    “你怎么来了?”田园胡乱的抹着自己的脸。

    有些羞嚇。

    他居然哭鼻子了。

    “本来是送你回家的,不过见你又急急忙忙出来,便跟在你身后!”田屠夫从袖口抽出一块帕子,丢给田园,“擦擦脸吧!”

    “多谢师父!”田园慌乱的擦着脸。

    帕子上还有点香气。

    淡淡的,像是皂角的味道。

    田园才记得师父虽然是屠夫,家里也只有他一个,可那个小院子里却干干净净,身上也没穿过脏衣服。

    “师父,我是不是太丢人现眼了?”田园带着浓浓的鼻音问。

    “是也不是,你还小,现在哭鼻子也没什么,这些都是你要经历的,等长大了可就不能哭了!”田屠夫说着,伸手摸摸田园湿漉漉的头,“你现在是要回家,还是去我那里?”

    “我可以在师父家睡一晚吗?”田园问。

    反正他一夜不归,家里也不会在意。

    “这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你可以去我那里先洗一下,再回家去!”

    “多谢师父!”

    到了田屠夫家,田屠夫给烧了热水,田园洗了之后,穿着田屠夫的衣裳,坐在火堆边烤火,田屠夫在一边洗衣裳。

    田园瞧着,心口热乎乎的。

    这或许才是父亲吧!

    “师父!”

    “嗯?”田屠夫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师父,如果我是你的孩子该多好!”田园小声低语。

    田屠夫听见了。

    手中动作一僵,好一会才说道,“师父也有个儿子,不过……”

    “不过怎么了?”田园忙问。

    “因为一些事情,被他娘带走了!”田屠夫说着,深深呼出一口气,用例的搓洗着衣裳。

    说到底还是他对不住那娘俩。

    “那师父你去找了吗?”

    “找了,没找到,你师娘那人,性子烈,也极其有本事,她想要躲起来,又怎么会让我找到!”田屠夫说着,不免微微发红了眼眶。

    有些人当初怎么也放不下,可是后来放下了,有些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想起那个鲜衣驽马的女子,为了他受了那么多委屈,心口疼的厉害,只能用例搓洗衣裳,然后拧干放在一边烤着。

    田园好几次想问,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田屠夫伸手揉揉田园的头,“做男儿得有担当,要一诺千金,答应下来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尤其是娶妻上,既然娶了,不管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都是责任,都要护住她!”

    “师父……”田园低低唤了一声。

    “这些话如今你还不太懂,但是将来你肯定会明白的!”

    田园慎重点了点头,“我听师父的!”

    “嗯,等衣服烘干了就回去吧,那个家再不好,总免了你颠沛流离,风餐露宿,良民的身份就足够你受用一生,你是要做大事的人,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田老头、田李氏没见识,心眼针鼻孔那么小,田园要真去计较了,以后难有出息。

    田屠夫劝了几句,便去休息了。

    田园坐在火堆边认真想着,等到衣裳干了,才穿着回了家。

    他不知道田家人是否知道他出去过,反正没人来问一句,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去。

    初五的时候,去了县城镖局,田园是越发的认真、用功,不管是武功还是读书认真,也更勤快,脏活累活师兄弟们不愿意做,他都肯做,让人觉得他有点憨。

    但夫子更喜欢他,没事也会认真指点他一些学问上的事情,就连杨教头也更愿意花时间指导他功夫。

    所有人进步还小的时候,田园的进步是神速,顾安也会来镖局,杨教头也会指点一下,虽然没有正式拜师,但是顾安有这个意思,杨教头也想着正儿八经收个徒弟,把自己一身本事传承下去。

    只是没有想到,田屠夫竟到了镖局做教头,认认真真的收下了田园做徒弟,顾安则拜了杨教头为师父。

    田屠夫至此叫田师傅。

    “师父,您以后还杀猪吗?”田园问。

    “不一定,到时候再看!”田师父说着,又用力拍了拍田园的肩膀,“以后好好练武!”

    “是啊田园,好好跟着你师父学,他那一身本事,你若是学个十之**,就够你受用一辈子了!”杨教头笑着说道。

    田园重重点头。

    顾欢喜四岁的时候,顾老实买下了一个山头,又在县城买了一个二进的宅院。

    山头写了顾安的名字,宅院则写了顾欢喜的名字,房契给了顾安。

    “爹知道这样子是疼欢喜了些,可你是男儿,以后想要什么都能赚,但欢喜是女孩儿,爹娘想多为她打算,这宅院你如今可以住着,等她出嫁的时候,给她做嫁妆,你可愿意?!”顾老实小声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