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贴心的小欢喜
    顾安仔细想着这个五彩绳到时候能不能卖出去。

    要做多少?

    书院那边他倒是可以帮忙卖一下,也有几个交好的要送一些,这些同窗家中有钱居多,到时候也能卖一些出去。

    最最主要还是要送各种铺子去,届时是单单五彩绳还是还有别的?

    “卖倒是可以卖的,只是咱们要好好打算一番,还有欢喜能编出多少款式来,咱们得把这一笔赚了才是!”顾安说着,都兴奋起来。

    他十分想做成这笔买卖,不管赚多少。

    “哥哥看我的就是了!”顾欢喜说着,又剪了绳子快速编着。

    一会又一个款式,一会又一个样子,也会歪着头沉思,然后也做废了好几个,兄妹两在屋子里忙活了一下午,罗氏笑着进来的时候道,“你们两忙活什么呢?”

    “娘,您看!”顾欢喜献宝的让罗氏看她编出来的五彩绳。

    “哎呀,这是欢喜编的吗?可真好看!”罗氏拿了一个放在手腕上比划比划。

    颜色又靓丽,款式还好看。

    “真好看,咱们欢喜真棒!”罗氏夸道。

    见兄妹两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罗氏笑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娘,你说我们端午的时候卖这个怎么样?”顾安问。

    家里有点钱,但都是小钱,以后去帝都科举赶考,要用的钱更多。

    他虽然是读书人,但不会死读书。

    家里什么情况还是知道的,节俭不行,得努力赚钱才是。

    罗氏顿了顿,拿起仔细看了看,沉默片刻才说道,“这东西吧,怎么说呢,是恨漂亮的,但是照着做几次,别人就能学会了!”

    其实也就是图个稀罕。

    这点罗氏懂。顾欢喜、顾安也懂。

    但是这东西能赚钱,却是真的。

    顾欢喜抿着唇,“娘,我们可以做了放起来,等端午的时候再拿去卖!”

    “也可以,只是不能做特别多,多了就不稀罕了!”

    顾欢喜点头。

    忽地又想到了别的。

    这种手绳确实不能做多,时间长了会不会掉色?就算要做,也得明年一二月才能开始,到时候五月初拿去卖。

    不过,或许还能编一个特别大的出来,定能卖一个高价。

    端午节嘛,还有什么比赛龙舟更合适的。

    顾安也点点头。

    顾欢喜拉着顾安,“哥哥,你帮我画一个龙舟,我编个大大的龙舟怎么样?”

    “……”

    “……”

    顾安、罗氏都惊讶的看着顾欢喜。

    这用彩色绳子编个龙舟,得多少心思,多少时间。

    虽然编出来肯定可以卖一个好价钱,但是万一卖不出去呢?

    “娘,哥哥,你们觉得怎么样?”顾欢喜问。

    “欢喜啊,这编个龙舟,得很多时间,你还小……”罗氏说着,微微一顿。

    最主要编一个龙舟,得要很多彩绳子。

    顾欢喜笑着还小,本应该开开心心玩耍的时候,赚钱的事情轮不到她操心。

    “娘,让我试试嘛!”顾欢喜撒娇道,又推了推顾安,“哥哥,你帮我劝劝娘,让我试试嘛!”

    “这……”顾安犹豫。

    他和娘的想法是一样的,妹妹还小,这些事情还真轮不到她操心。

    每天开开心心就好。

    “哥哥,求求你了,我先做一个小小的,要是好,咱们在做大的好不好?”顾欢喜拉着顾安一个劲的摇晃。

    摇的顾安昏头昏脑,最后只得求救的看着罗氏,“娘,您就答应了吧,咱们让欢喜做个小的,若是不费心,咱们再做大的啊!”

    “唉!”罗氏叹息一声,“那就依了欢喜的!”

    这赚钱的法子,罗氏也没藏着掖着,晚饭后就和两个妯娌、婆婆说了,一家子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觉得可行。

    彩绳并不贵,就算费些功夫而已。

    “我觉得倒是可以,只是欢喜那么小,会不会累着!”

    “我不小了,伯娘我不小了!”顾欢喜连忙出声。

    就怕自己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又因为她小而没了。

    顾于氏笑了起来,摸摸顾欢喜的头,“是是是,我们欢喜不小了,都会编这么多好看漂亮的五毒绳,可厉害了!”

    打心眼里喜欢、疼爱顾欢喜。

    小时候这孩子就聪明,这大一些了更清晰。

    “嗯嗯,我最厉害了!”顾欢喜靠在顾于氏怀里,笑的眉眼弯弯。

    倒是把屋子里人都逗笑了。

    顾老实一家子要搬去县城,为了几个孩子,家里也不会栏着。

    在县城平日也就多了时间出去交流,顾于氏、顾文氏都不会有意见,只会把家里打点的更好,让罗氏不要担心家里,在县城有更多时间照顾几个孩子。

    一家子商量了一下,三房、五房合伙把顾老实隔壁的院子买了下来,决定等杀猪后去打扫,该住人的住人,多出来的屋子给顾老实拿来做仓库和干活的屋子。

    几个孩子可以一起读书,书房做一个就好,至于睡觉的地方也可以一起,实在不行分开也可以。

    大不了柴火多弄一些过去,两个院子都有水井,用水是极其方便的。

    那院子也买了下来,就是自己家的,养两只鸡,种点小菜、葱姜蒜也可以。

    几个大人商议,顾诚就拿笔墨写着。

    “要有个鱼池,养鱼好不好?”顾欢喜小声问。

    “好!”顾老汉摸摸顾欢喜的头,嘱咐顾诚也记下。

    “大黄呢?大黄也带去吗?”顾欢喜又问。

    “带去,大黄是咱们欢喜的保护神,带去一块喂养!”

    “那阿爷、阿奶也去好不好,咱们都住在一起!”顾欢喜巴巴问。

    其实去了县城,可以合伙开一家饭馆,一年下来肯定能赚不少。

    家里的田地也可以租赁给别人。

    顾老汉又是满足又是心疼,“阿爷、阿奶老了,就不去县城了,咱们欢喜和哥哥们去就好了!”

    “那要是欢喜想阿爷、阿奶了怎么办?”

    顾欢喜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这还没分开呢,就舍不得了。

    “那阿爷、阿奶就去县城看欢喜!”顾老汉笑道。

    家里不能丢下。

    顾老实先去试探试探,要是县城日子真比顾家村好,那肯定是要去县城的。

    如果不好,至少根基还在,回来也没关系。

    所以去县城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那欢喜不去县城了,欢喜留下来陪阿爷、阿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