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伤了额头,遇贵人(2更
    这一切来发生的太突然,谁也没有想到罗佳怡会忽然发飙。

    顾欢喜也没想到,硬生生被推摔倒在地,额头还磕在了青石板上,顿时痛的厉害,顾欢喜还感觉到湿漉漉的,伸手一摸,竟是流血了。

    “欢喜!”

    顾老实惊呼一声,一跨步上前抱起了顾欢喜,见顾欢喜额头一个血口,血不停的流。

    又心疼又恼火。

    顾欢喜也觉得委屈,只是微微红了眼眶,抱着顾老实的脖子。

    罗氏也心疼,恨不得抓住罗佳怡狠狠打一顿,可她不能。

    罗佳怡没教养,是罗家的事情,她已经嫁出去,是顾家媳,如今只是回娘家而已,管教罗佳怡的事情轮不到她。

    可这心里,真真难受的紧。

    拿了帕子轻轻捂住顾欢喜的额头,罗氏眼眶发红,泪水在眼眶打转。

    “娘不哭,欢喜不疼的!”顾欢喜怕罗氏哭出来,柔声安慰着。

    “嗯,娘不哭,娘不哭!”

    罗秀才、罗陈氏也惊了一下,这顾欢喜是顾家唯一的孙女,顾老汉、顾钱氏有多疼爱,罗陈氏是知道的。

    可罗佳怡是幺儿媳妇的心肝肝。罗陈氏也不敢随意责骂。

    拉着罗佳怡,罗陈氏瞪了罗佳怡一眼,忙问道,“有没有伤着?”

    罗氏看了自己老娘一眼,没好气反问,“都流血了,娘说呢?”

    “那你快去厨房拿点猪油给抹抹,小孩子嘛,好的很快的!”

    罗氏气了一个倒仰。

    顾老实看向站在一边不知道错的罗佳怡,“不必了,我这就带她去看大夫!”

    女孩子爱俏,可不能留下了疤痕。

    “这点小伤何必大惊小怪,看什么大夫,就抹点猪油止血……”罗陈氏不悦。

    这女婿太不把她这个岳母放在眼里。

    “娘!”罗氏尖叫一声,眼泪顿时滚落出来,“这是伤在脸上,不是看不见的地方,娘,我们先去看大夫,看了大夫就不回来吃午饭了,等有空了我再回来看您和爹,先走了!”

    罗氏说着,拉着顾老实就走。

    临走时罗氏淡淡的看了罗佳怡一眼,罗佳怡还冲罗氏吐吐舌头,扮鬼脸,“活该,我就是要推她,不许她来我家打秋风!”

    罗氏气了个倒仰。

    她女儿是来打秋风吗?

    她买回来的东西都值二两银子了,这二两银子就是在县城好的酒楼,就能美美吃上一顿了。

    “好,很好,看来我在这个家,还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不回也罢,免得说我是来打秋风的乞丐!”

    罗秀才一巴掌拍在桌几上,“闭嘴!”

    很明显气的不轻。

    他年纪大了,没事就喜欢打盹,这一盹那晓得会发生这么个闹心事儿。

    “秀兰啊,你先带欢喜去看大夫,午饭不回来就不回来吧,等爹把事情弄清楚了,一定给你和欢喜一个交代!”

    最主要是要给顾家一个交代。

    罗氏没有说话,顾老实不耐烦说道,“走了!”

    以后这罗家,没事他定不来了,也不让欢喜来。

    简直一点教养都没有。

    一家三口出了罗家,罗氏坐在马车里抱着顾欢喜,顾老实驾驶马车前往医馆。

    “好在伤的不重,先止血,再抹点生肌的药膏,要是有银子,去县城看看,县城的药膏更好写!”

    “多谢大夫了!”顾老实连忙道谢。

    看见顾欢喜额头肿了一个大包,那伤口瞧着触目惊心,虽抹了药膏,可瞧着还是心疼坏了。

    把闺女抱在怀里,轻轻拍着背安抚道,“没事了,不怕不怕!”

    “爹……”顾欢喜吸吸鼻子。

    想告诉爹爹她其实不怕的。

    就是当时没想到一个古代的小姑娘胆子这么大,在长辈面前就敢推人,也有些寒心外祖母,原来所谓的疼爱,都只是表面功夫而已。

    “好了,爹爹带你去吃馄饨好不好,这山水镇的馄饨可好吃了,保准你吃了还想吃!”顾老实哄着。

    心里还在想着,回去要怎么可家里几个小子说,明日爹娘瞧见要怎么交代。

    若是说不好,秀兰怕是要被爹娘不喜。

    “不如娘包的好吃!”顾欢喜说着,看着一边神色有些恍惚的罗氏,软软的喊了一声,“娘,回家你给我包馄饨吃好不好,要肉多多的!”

    “好,好啊!”罗氏连忙应声。

    扭开头擦了擦眼角。

    付了诊费,一家三口出了医馆,去吃了些东西,才赶着回开远县。

    顾老实怕伤着顾欢喜的额头,马车赶的并不是很快。

    走到半路,却见前面道路上,有辆马车似乎坏了,连忙停下问道,“需要帮忙吗?”

    一个中年男人抬头,看着顾老实。

    那一身迫人的气势,脸上的疤痕让顾老实一惊,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说道,“我看你马车好像坏了,就问问,如果不需要帮忙,我、我这就走!”

    龙腾瞧着没有说话。

    顾老实越发紧张。

    他一个老百姓,趋利避害的心态是根深蒂固的,加上这个中年男人一看就厉害的很,他自然害怕。

    顾欢喜轻轻掀开马车帘子,“爹……”

    看向龙腾的时候,眨了眨眼睛,好奇居多,害怕少些,有几分天真可爱。

    龙腾瞧着神色就软了软。

    他小孙女也这个样子,娇憨娇憨的,招人喜欢。

    只是也就软了软,他不太爱说话,自然不会招呼人。

    “……”顾欢喜脑子有什么闪过,却没想起是什么。

    罗氏紧紧抱着顾欢喜,有些埋怨顾老实多管闲事,这个男人一看就不好招惹,人家没开口,干嘛要自己往上撞,这下子好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一时间有些僵持。

    气氛也怪异的很,顾老实想开口,又不知道要怎么说。

    吞了吞口水,紧张的满头大汗。

    一只素白纤细的手掀开了马车帘子,舒薪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埋怨的瞪了龙腾一眼,才说道,“我们这车轴子坏了,我家相公正在修理呢,只是他这个人不太爱说话,多谢你愿意帮忙了!”

    龙腾看着舒薪,神色彻底软下来,转身去继续修马车。

    “没事没事,我刚好会木匠活,我马车内有工具,我帮忙看看!”顾老实说着,忙拿了工具箱子,打开去帮着修马车轴子。

    顾欢喜看着舒薪。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夫人。

    舒薪也在打量顾欢喜,见顾欢喜额头上有个血包,“这孩子怎么了?”

    “摔了一下!”罗氏小声道。

    “疼吗?”舒薪伸手去摸顾欢喜的小脸。

    肉呼呼的,真可爱。

    “一开始有点疼,现在不疼了!”

    “真是个乖孩子,我这里有个治伤特别好的药膏,给你拿去抹着,保管你好了以后一点疤痕都不会留!”

    “多谢姨姨!”顾欢喜道。

    “可不能叫姨姨,得叫婆婆了!”舒薪笑着,又捏了捏顾欢喜的脸,转身去拿药膏了。

    “……”

    顾欢喜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肉呼呼确实蛮好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