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后会有期
    顾老实帮着修马车,也不敢随意和龙腾搭话,只是专心的拿着锤子敲着。

    他怕龙腾身上发出来的拿着气息,觉得很霸气,不敢直视,拿着锤子的手都在发抖,

    “你手抖什么?”龙腾沉声问。

    “我,我紧张!”顾老实实话实说。

    他确实紧张。

    背脊心都是汗。

    龙腾看了顾老实一眼,走开一些,见顾老实松了一口气,又认真修马车轴子,才拿了烟斗抽起来。

    舒薪看龙腾又在抽,忍不住说道,“叫你少抽些,对身体不好的!”

    “今天第一次,抽了就不抽了!”龙腾小声道,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

    在外人面前,舒薪还是给龙腾面子的。

    逗着顾欢喜。

    顾欢喜倒也给面子,舒薪问什么,她就说什么。

    无非就是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啊,读书了没啊等等。

    等马车修好,龙腾摸了银子递给顾老实。

    “不不不,修马车本是举手之劳,你们又给了去疤痕的药,这银子是万万不敢要的!”顾老实连连后退。

    是真心不敢要。

    再说修个车轴子也不费神,对方也给了药,可不敢要钱。

    龙腾也不勉强,朝顾老实微微颔首,“多谢!”

    扶舒薪上了马车,朝顾老实抱拳,“后会有期!”

    便驾驶马车离去。

    方向刚好和顾欢喜一家子相反。

    顾老实站在原地,轻轻念了句,“后会有期!”

    只是看那对夫妻的穿着打扮、气度,肯定不是一般人,就算将来再会,也是路人见面不相识,且今日帮人修了马车轴子,人家给了药,已经两清,他又何必把这四个字当真。

    伸手摸了摸顾欢喜的小脸,怜惜说道,“等回去后,爹爹拿了药去医馆问问!”

    “恩恩!”顾欢喜点头。

    心中其实明白,这药是真的。

    别的不说,光是那玉瓷瓶就贵重的很,里面的药她先前闻了一下,一股子药草香,好闻的很。

    那对夫妻怕是身份不凡。

    不过这和她没什么关系,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罗氏温柔低语,“咱们先回去吧!”

    回到了家中,大黄鼻子灵敏,围着顾欢喜转悠。

    顾欢喜摸摸它的狗头。

    现在早已经不疼了,不过爹娘还是很紧张。

    她从小到大还真没受伤过,最多就是被针尖刺一下。

    “欢喜,你先回屋子躺着,娘先烧点热水给你擦洗一下!”罗氏说着,看向顾老实,“你去看一下这药是不是去疤痕的!”

    “唉,我再去菜市场买点菜!”

    “你别去了,先把药弄清楚再说,买菜一会再去!”罗氏说着,有些气虚。

    她心里难受。

    可是又知道不能发出来。

    顾老实是真心爱着罗氏,自然知道罗氏的心思,偏生他又是个嘴笨的,千言万语也不知道要怎么说,“那我去了!”

    “嗯!”

    罗氏让顾欢喜躺在炕上,又给烧了热水轻轻的擦拭着,顾老实也急急忙忙回来,想到大夫的话,顾老实捧着瓷瓶的手都在发抖。

    “怎么了?”罗氏担心问。

    “医馆的大夫说,这是秘药,一般只有宫里的贵人才能用,就算能用的,也是非富即贵!”顾老实说着,心噗通噗通直跳。

    他临走时打点了大夫,希望他守口如瓶,不要到处乱说,免得为家里招来杀身之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还是懂的。

    “那这药能给欢喜用吗?”罗氏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能,这个就是活血散瘀去疤痕的,你把欢喜额头上的药膏都擦干净,抹上这个吧!”

    “好!”

    那药膏一抹上,顾欢喜就觉得火辣辣的疼痛感顿时就消散了很多。

    “还疼吗?”罗氏心疼的问。

    “不疼了,娘,我不疼了,您别担心,也别难受,我没事的!”顾欢喜安慰道。

    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我们欢喜真棒!”罗氏亲了亲顾欢喜的小脸。

    忍着出了屋子。

    看着站在院子里的顾老实,罗氏微微发红了眼眶,“我……”

    “被胡思乱想,这事情和你没关系,那孩子被宠坏了,我不跟她计较,只是这么个孩子,如果没有大人在她跟前碎嘴,是不会胡说八道的,以后罗家那边,能不去就别去了!”顾老实说着轻轻的把罗氏抱在怀里,“秀兰,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赚钱,让你过上有丫鬟、婆子伺候的日子,让罗家的人再也不敢瞧不起你,瞧不起咱们的女儿!”

    说到底,还是他没用。

    他要是家财万贯,谁敢这么说他的妻子、女儿的乞丐,回娘家打秋风。

    罗氏红着眼点点头,让顾老实留在家里守着女儿,自己去买菜。

    买了鱼,看见有卖虾的,罗氏问了价格,三十五文一斤。

    “您明儿还来吗?”

    “明儿不一定,要是有弄到肯定会来的,要是没弄到就不来了!”老汉说着,笑眯了眼。

    罗氏狠心买了三斤,又买了排骨才回了家。

    等到顾老实去接四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做饭。

    罗氏厨艺好,做什么都香,鱼打算红烧,虾分了一半出来水煮,一会沾了醋吃。排骨炖萝卜,炒青菜,一个炒咸菜,凉拌马头兰,也算是极好的了。

    “娘,(婶娘、伯娘)我们回来了!”

    四个孩子欢欢喜喜的下了马车,顾安手里还拿着一串糖葫芦,红红的瞧着就十分有食欲。

    “给欢喜买糖葫芦了!”罗氏笑问。

    “嗯,学堂门口有人买,就买了一串回来,欢喜爱吃这种酸酸甜甜的东西!”顾安说着,有些疑惑,“咦,欢喜今日跑哪里去了?大黄这狗子呢?”

    若是以往,算准了时间,顾欢喜、大黄早早就在门口等着了,今日实在太奇怪。

    罗氏神色一慌,“在、在屋子里呢,我去看看菜!”

    转身便进了厨房。

    有点落荒而逃的局促。

    顾安看向顾老实,顾老实搔搔头,“一会慢慢说,你们先去看看欢喜吧!”

    “哦!”

    顾安迈步朝内院走去。

    顾俊、顾紧跟其后,顾城则眯了眯眼,看着顾老实,“四叔,到底怎么了?”

    “这个,一言难尽啊!”

    顾老实把去罗家的事情说了一遍,顾城听了之后没有说话。

    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

    罗家,该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