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开始赚钱了
    罗秀才就不乐意分家。

    父母在不缘由,他还没死呢,分什么家。

    可这个家矛盾确实也多,就佳怡这事,若是没有人挑拨,也未必会发生,偏生章氏性子也大,回来一问清楚,也不闹,带着孩子就走。

    这事谁对谁错,真经不起推敲。

    但欢喜却是受了委屈。

    “老爷子啊,都说树大分枝,家大了也是要分的,你看你一直不分家,几个儿子不说,儿媳妇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就连这煮饭谁煮多了都要争论一番,不如分家,分家之后各过各的,有钱你去外面买房子,没钱就给我住在家里,还在一个院子里,想见也随时都能见到,也没那么多闹心事,你说对吧!”罗陈氏劝着。

    这个家,其实早就应该分了。

    大儿子都是做阿爷的人,还窝窝囊囊的确实不像话。

    罗秀才沉默,许久之后才深吸一口气说道,“那就分吧!”

    这个家迟早是要分的,如今都想着分家,便分吧。

    罗家要分家,对罗秀才来说,其实还是十分难以抉择的事情。

    只是分家事情重大,一时间也不可能分好,得坐下来仔细商量,家里的东西、钱财也要归纳整理,一步一步来。

    罗秀才不知道的是,从他答应要分家开始,几个儿子、媳妇都松了口气。

    这个家,总算要分了。

    顾家

    吃了晚饭,一家子坐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打算。

    “不管怎么说,本身的活计不能丢,老三、老五还是要去干活,或者先别去,帮着老四把这陀螺做好,家里买菜我和你们娘去,做饭嘛还得老三、老四、老五媳妇来,也别搞什么轮流的,一起做,做得快,也不累人,这五毒绳虽赚钱,咱们也不能光顾着赚钱,连家人都不要了!”顾老汉认真说道。

    “爹,我们记下了!”

    “记下了就好,都去睡吧,明日就开始编这五毒绳!”

    顾欢喜坐在一边小声说道,“爹娘,咱们可以请人来编啊!”

    “……”

    “……”

    一家子都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继续说道,“我们才几个人,能编多少,咱们找几个灵巧又本分的,以多少钱一条让她们做,咱们只需要盯着就好,赚的会更多呢!”

    顾老实、罗氏一想。

    还真是这个理。

    只是这人要去哪里找?

    一般人肯定不行,得听话懂事,手脚灵巧的,一个五毒绳给几文钱?

    且这般也做不了几个月,等到了五月,这活就不能做了。

    顾文氏、顾于氏也开始想。

    首先是要亲戚,绞尽脑汁想着谁家的可以,这一定要选择女孩儿,还要爱干净,手脚利索,不搬弄是非才行。

    只是到时候这帐要怎么算?

    这生意是四房接下来的,办法是欢喜想的。

    那么四房起码要占一半,然后三房、五房平分。

    “那这赚了钱怎么分?”顾老三问。

    亲兄弟,明算账,先说清楚,到时候才不会出乱子。

    顾老实想了想才说道,“现在手里的,都算欢喜的,从明日开始,咱们重新买线然后请人编,到时候除去开销,余下多少钱,分成四份,我们三兄弟一人一份,爹娘、欢喜平分一份,三哥、五弟,你们看怎么样?”

    “行,我没意见!”顾老三说道。

    “我也没意见!”顾老五附和。

    爹娘手里有钱,最后还是他们三兄弟的,欢喜是女娃儿,这主意是她想出来的,理应该得到一份。

    顾老汉却淡淡出声,“这一份我和你们娘不要,给欢喜存起来,这主意是欢喜想出来的,她有资格得到一份,我和你们娘还是那个想法,你们兄弟和睦,就够了!”

    顾老实倒没什么意见。

    这五毒绳本身只能卖一段时间。

    明年肯定谁都能做了。

    顾老三、顾老五点点头,“爹,我们听您的,那一份就给欢喜存起来,以后做嫁妆!”

    钱财分配已经谈好,那么就是请人了。

    商量好决定请十个,最好是这附近的姑娘,中午可以在顾家吃,晚饭要回家去,但是不能把这五毒绳的事情说出去,需要签个协议,要是走漏了消息,得赔偿巨额的银子。

    一家人很快商量一个章程。

    这附近的姑娘嘛,找周袁氏就行,她在这附近住了多年,谁家有姑娘都是知晓的。

    一家子洗洗早早就睡了,对未来,那是满心的向往和期盼。

    第二天早上,顾老实就去买彩色绳子,顾欢喜教顾文氏、顾于氏编五毒绳,顾老汉、顾钱氏去买菜。

    这边菜市口早上、下午都有人来卖菜,想要新鲜上午少买些,下午再去就行。

    罗氏准备了些东西去周家。

    周袁氏见到罗氏,笑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袁大姐,我找你帮忙来了!”

    周袁氏错愕了一下,却还是请罗氏进了屋子去说话。

    “到底什么事情啊,值得你这般慎重跑一趟!”

    “袁大姐是这样子的,我家最近捣鼓了一点小玩意,恰好又和人定下了买卖,可是人手不够,就想来问问你,有没有合适的人,给我推荐几个!”

    周袁氏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关于衙门的事情就好。

    她这几日和丈夫闹起来了,衙门的事情,她实在插不上手。

    “这好说,你要什么样子的,这东二胡同,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姑娘!”

    “要手脚灵巧、话不多,能守住秘密的人,你放心,只要她认真干活,钱少不了她的!”

    “那一天能有多少钱?”

    罗氏算了一下,一条五毒绳可以给三文钱,一天编四五十条不成问题,那么下来就是一百五十文。

    “只要她肯做,一天一百文肯定是有的!”

    一天一百文,一个月就是三两银子,一年近四十两,谁家姑娘都愿意的。

    “这感情好,我跟你说啊,你给这么高的工钱,我肯定能帮你找最好的!”

    “那就多谢袁大姐了,只是袁大姐,这活计大概只有两个月,两个月得换别的活计,且还要签协议,不能把给我们做什么说出去,若是谁泄露了,要赔我们银子的!”

    “那也就是说,只要守口如瓶,什么事儿都没有!”

    罗氏点头。

    “这是应当的,毕竟赚钱嘛,都不容易!”

    周袁氏也不问罗氏到底是什么活计,当即就带着罗氏去走了一圈,就请到了十五个姑娘,罗氏想着也不差这五个,一起领回了家。

    顾老实三兄弟也买了好几箱子彩绳子回来,为了怕露陷,还特意去别的县城,来来回回跑,也是累的够呛,这会子吃了东西,已经回屋子睡觉去了。

    让十五个姑娘先按了手印,把她们先安置在堂屋边的屋子里,由顾欢喜亲手教她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