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顾欢喜的小心机
    田园跑的很快,仿佛何彩蝶是毒蛇猛兽一般。

    何彩蝶气的直跺脚。

    真是可恶透了。

    这个混蛋。

    何彩蝶站在原地想了想,这口气怎么也出不来,歪着头想了想,去了后院,从水缸里舀了水,悄悄的进了房间,倒在了田园的床上。

    然后若无其事的出了院子,又喊了两个师兄过来,小声吩咐了一番。

    “师妹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的!”

    “你们知道就好了,只要你们帮我,我就跟爹说,让你们早些去走镖!”

    “多谢师妹!”

    何彩蝶笑笑,心中得意极了。

    田园出了镖局,便朝东二胡同这边走。

    顾家

    男人们正在撒雄黄,女人在厨房包粽子。

    顾欢喜学了一会,也包的有模有样。

    这是来县城后第一次端午节,粽子种类有两种,红豆、绿豆、花生、蜜枣的,腊肉粽。

    如今天气还不算热,包了粽子还能放一些时候,家里人有多,所以多包一些也没关系。

    门口都挂了菖蒲、艾草。

    厨房热闹,男人们也热闹,顾城还请了几个同窗一起过来,这几个人也要去帝都赶考,所以这顿饭,更是不能省了。

    锅里炖着红烧肉。

    顾欢喜最近特别喜欢吃肉,顾钱氏夹了一块放在碗里,让顾欢喜先吃。

    “谢谢阿奶!”

    “快吃吧,小心烫嘴!”

    “恩恩!”

    顾钱氏摸摸顾欢喜的头。

    如今虽住在顾老实家,但是一般过节还是要到顾老三这里。

    虽挤了些,但是热闹。

    家的感觉就是如此。

    顾欢喜吃了红烧肉,便去了堂屋,远远就听到哥哥们说话。

    都是说诗词歌赋,偷偷的探了头进去。

    “一个小童探头来,头上带着粉绢花,嘴角含笑眉眼弯,唇红齿白招人爱!”

    顾欢喜伸手摸摸脸。

    这酸秀才。

    “这是子链兄家欢喜妹妹吧!”

    “正是小妹!”顾城笑道。

    子链是他的字。

    中了秀才后,先生就给取了字。

    “大哥!”顾欢喜说着,迈步进了屋子,看着那拿她作诗的男子,歪头想了想,才说道,“这位哥哥文采确实好,出口成章,我也想回两句,可是学问有限,倒是前几日看书的时候,有这么一句,疑是文曲下凡来,倒是满适合这位哥哥的!”

    天上文曲星,人间状元郎。

    “啊,好,好!”青衣男子笑的开怀,在怀里摸了摸,才摸出一个玉佩,一见是男子用的东西,不适合顾欢喜,面露为难,“妹妹今日送我这么好的诗句,为兄却连像样的见面礼都没有,该打该打,妹妹且宽限为兄几日,待为兄下次来,定送妹妹一合心意的礼物!”褚淮西笑道。

    他知道顾城有个妹妹,原以为和他家那几个妹妹一样,烦人的很,哪晓得竟这般聪慧。

    一时间还真没准备礼物。

    “哥哥这么说,是不是我也要准备礼物给哥哥?可是我针线活不太好,倒是便了几个五毒绳,看颜色适合哥哥戴,我这便去拿来赠予几位哥哥!”顾欢喜说完,转身又出了门。

    顾城连忙上前拉住顾欢喜,“欢喜等等,你家那边现在都已经锁门了,你怎么进去?”

    “去问娘拿钥匙啊!”

    “我跟你一起去!”顾城笑道。

    “恩恩!”

    兄妹两个去问罗氏拿了钥匙,回家去拿五毒绳。

    顾城小声说道,“欢喜,谢谢你!”

    “大哥和我,还客气什么!”

    她确实是有意的。

    此去帝都赶考,路途遥远。

    顾城一个人去,家里人都不放心。

    顾城说起过,这次一起去的人中,有个师兄家境不错,家里会派人跟着一起去,她为了路上有人照料顾城,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后,才格外的嘴甜。

    一句疑是文曲下凡来,瞬间把褚淮西讨好了,说到底还是为了他这个哥哥。

    顾城揉了揉顾欢喜的头,“傻丫头,你还这么小,操这么多心做什么?”

    “因为你是我大哥呀!”

    别人,她才不会呢。

    顾城一时间无言,心口的感动,真的无言可以说。

    等顾欢喜把五毒绳拿过来的时候,气愤最最好。

    顾欢喜坐在一边啃着褚淮西拿来的桃子,这桃子个子不大,但是味道不错,顾欢喜小老鼠一般坐在一边咔嚓咔嚓啃着,褚淮西笑道,“欢喜妹妹爱吃桃子?”

    “嗯嗯,我爱吃所有的水果!”

    “……”

    褚淮西错愕了一下,倒是被顾欢喜的直爽逗笑了起来,“我家还有除了桃子,还有荔枝哦,等荔枝成熟了,我让人给你送点来!”

    “多谢褚哥哥!”

    一下子多这么多个大哥,顾欢喜一边吃一边感慨。

    她是越来越没节操了。

    一个七老八十的灵魂,竟能毫无压力的开口喊十几岁的后生哥哥。

    田园来的时候,屋子里正热闹的很。

    “田大哥!”顾欢喜喊了一声。

    “欢喜,呐,这是给你的糕点,你拿着吃!”

    徐福记的糕点、基本上都是按块算钱的。

    顾欢喜惊讶了一下,莫非田园走镖赚钱了?“多谢田大哥!”

    然后打开让大家一起吃。

    对于乡下孩子来说,徐福记的糕点确实好吃,但对县城里的孩子来说,这真没什么。

    加上就顾欢喜一个女娃,加上一个顾雍,也不可能和两个孩子抢东西吃。

    纷纷摇头,顾欢喜拉着顾雍去了厨房,把糕点分享给长辈吃。

    田园摸了摸胸口,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这珍珠耳环送出去。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田园虽然是个武夫,但大家并没有看不起他,反而拉着问他有没有能增强体格的功夫,简单点。

    “有,五禽戏,每天早上练一段时间后,肯定有所效果!”田园说着,一个一个认真教着。

    好几次伸手摸自己的胸口。

    顾城瞧着,面色微微一变,却很快调整过来,跟着学五禽戏。

    要以朋友来说,田园为人诚恳,说话做事都不拖拉,也不是那种心眼极多的坏人,完全可以当成挚友来交往的。

    可偏偏田园对顾欢喜的喜爱,有些不对劲。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是旁观者清,他对欢喜的关注太多了,也太过于喜爱了。

    这是顾城不希望的。

    他的妹妹,不能嫁田园这样子的武夫,且顾欢喜还小,等顾欢喜可以嫁人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官职,到时候欢喜的婚事,可以更好。

    吃饭的时候,田园问了句,“欢喜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欢喜和阿奶她们在饭厅那边吃,菜肴都是一样的!”顾城道,然后招呼大家吃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