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你居然尿床了(2更
    田园的珍珠耳环到底还是没有送出去。

    因为顾城把他看的很牢,压根没给他机会。

    田园知道,顾城不是看不起他,可到底是为什么,田园也不知道。

    顾老实驾驶马车把人送回家去,都看着他们进了家门,才放心回家。

    田园走在最后一波,恰好顾欢喜出来,“欢喜!”

    “田大哥!”顾欢喜喊了一声。

    “嗯!”田园应了一声,伸手就要去拿锦盒,恰好顾雍在一边喊。

    “姐姐,你快来!”

    “来了!”顾欢喜应了一声,又快速跑了去。

    田园顿时失望的叹息一声,把珍珠耳环放了回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失望的感觉。

    顾老实要送他回镖局。

    “叔,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你能行吧!”

    “能行的!”田园说着,出了顾家,慢慢朝镖局走去。

    这会子天色还早,今天又是端午节,街上还有不少人,热闹的很。

    本该是温暖的五月,田园第一次觉得有些冷。

    田园回到镖局,顿时便有人走了上来,看着田园顿时便笑了起来。

    笑的格外不怀好意和讥讽、揶揄。

    “……”

    田园不懂,“师兄,怎么了?”

    “没事没事!”

    那人说着,走的更快一些。

    田园越发诧异,回到房间,拿出盒子,却不知道要把东西放在什么地方。

    他和师父一个房间,师父的柜子他不能乱动,更不能打开。

    想到这里,田园把衣柜打开,把盒子放在最角落里。

    才转身就看见不少人在窗户外笑了出声。

    不解诧异的关了衣柜,“你们有事吗?”

    “没什么事情,就是田园啊,你是不是尿床了!”

    尿床……

    田园忙转身去床上一看,果然有一滩湿漉漉的。

    田园不是傻子,也不是笨蛋,自然明白这个不是尿。

    看着这一滩湿,田园无奈一笑,“这不是我尿床了,至于为什么湿了,我相信你们其实是明白的,我只是不明白,我们的是师兄弟,我被捉弄,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很开心?!不觉得这样子很无聊吗?”

    然后转身默默的收拾床。

    把能换的都换了,那湿掉的地方拿布巾吸。

    连着好几遍后,田园才觉得差不多了,又垫了两条裤子,重新铺了床单。

    然后把湿了一滩的床单拿出去洗。

    师兄弟们站在一边,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正如田园所言,这样子有些无聊。

    都不是小孩子了,再过几年就要走镖,这样子确实无聊的很。

    摸摸鼻子转身便走了。

    何彩蝶躲在暗处跺了跺脚。

    很是失望。

    她以为会看见田园气急败坏的样子,结果没看见不说,田园还义正言辞的说了一通。

    “气死我了!”何彩蝶咬了咬唇,转身就走。

    她一定不会放过田园的。

    混蛋!

    田园打了井水洗了床单、被套,拎干了晾在院子里。

    等回了房间,田园倒在炕上。

    今天开心,又有些失望,礼物没送出去,回来之后,这些琐碎事情都算不得什么。

    田园想着,这点小事倒是真的无所谓。

    “田园,打雷了,你的床单、被套好收了!”

    “好!”

    田园起身,到院子收床单,田园却发现床单上面被剪了好几个洞。

    “呼……”

    田园深吸一口气。

    收了床上放在屋檐下,然后打算等它干了,找针线缝补。

    田园不会针线活,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拿去顾家,拿去顾家总有人帮他缝补。

    到时候他的珍珠耳环,就能理所当然的送出去了。

    想到这里,田园只觉得,这床单剪的真好。

    “啊!”低低的叫了一声,田园深深的吸了口气。

    何彩蝶等着田园暴怒,嘶吼,接过什么都没有。

    有些失望,也有些诧异。

    要知道,镖局的学徒每个人都只有两套床单,一年四季再也不会有,田园竟然一点愤怒都没有。

    “无趣!”何彩蝶撇撇嘴。

    一时间也懒得去争对田园。

    顾家

    五毒绳赚了钱,不过基本上都没留下什么,各家都有自己的困难。

    顾欢喜被罗氏带着,去每家衣裳铺转悠,罗氏看衣裳,顾欢喜在一边看盘扣,一圈下来,顾欢喜已经有了打算。

    这天,外面风和日丽,顾欢喜在屋子里,很认真的做起了盘扣。

    用了罗氏最好的布料,在一边认真的做着。

    卷布条,用针线慢慢的缝。然后下面用了一小层,顾欢喜做的很蛮,很认真。

    罗氏、顾文氏、顾于氏都紧张又认真的看着,等着。

    “好了!”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把做好的一对八朵小花的盘扣放在桌子上。

    上面的叶子都灵巧逼真。

    “哇!”顾于氏惊叹一声,小心翼翼的伸手拿了仔细看着,“好漂亮,这要是做在衣服上,肯定漂亮极了!”

    “对呀,我从来不知道,盘扣还可以这么好看!”

    顾文氏也欣喜万分。

    这样子的盘扣,一定会有人买的。

    就是她都特别想要拥有一套呢。

    “这一套都是一样的吗?”顾钱氏问。

    顾欢喜摇摇头,“阿奶,您在等等,我马上在做几个出来,搭配起来,您看看好看不!”

    “好好好!”顾钱氏开心低语。

    她真是个有福气的老太太,老了老了,还得了这么好的一个孙女。

    这是要带着全家赚钱呢。

    顾欢喜在一边做,顾于氏、顾文氏、罗氏在一边也学着做。

    其实盘扣她们都会,只是没有做出这么好看的款式来。

    这会子越做越有兴趣,等顾欢喜做了一套出来,又拿了一件衣裳给缝上去。

    “这盘扣一缝上去,这件衣服瞧着就漂亮了好多!”罗氏赞叹道。

    她这衣服还是初嫁顾老实的时候做的,一直没舍得穿,如今顾欢喜重新做了盘扣,罗氏觉得这衣裳漂亮了好几个档次,也让她想要穿起来。

    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盘扣是她女儿想出来的。

    这花儿可真漂亮啊。

    “娘,你说,咱们这盘扣能不能卖出去?”罗氏小声问顾钱氏。

    顾钱氏坐直了身子,很认真设身处地想了想才说道,“要说喜欢,我这把年纪了,瞧着鲜艳也是喜欢的,但让我拿钱来买,我可能不会买,但……”顾钱氏顿了顿,“但这是在我家这个情况下,我自不会胡乱花钱,可若是我有金山银山,是会买的!”

    富贵人家,只管好看,不管多少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