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真情告白
    在生意场上必须得去,但他舍不得家中的妻子难过落泪,更舍不得她伤心。

    她是他的妻,此生与共,是要携手到老的妻。

    她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她孝敬公婆,和睦妯娌,善待晚辈,他不单单怜惜着,也敬重着她。

    “我,我知道不能哭,可是我忍不住,我……”罗氏解释着,却怎么也解释不清楚。

    “傻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爹这辈子都没纳妾,你知道为什么吗?”

    罗氏不解。

    是没银子吗?

    顾家家境其实还是不错的。

    “是因为舍不得我娘伤心,更舍不得我们几兄弟多了庶弟、庶妹,到时候争斗不休,而我也舍不得你伤心,更舍不得咱们欢喜伤心,她是我的心肝宝贝女儿,我是一点委屈都舍不得她受!”顾老实说着,又笑道,“我要真弄个姨娘回来,我爹定会打断我的腿!”

    罗氏有些惊讶,也有些释然。

    捶了顾老实几下,才哽咽说道,“我都知道的,只是我这心里有些慌乱,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你如今也算有钱了,指不定心里小九九就多起来了!”

    “天地良心唉,我赚了钱都原数上交,我口袋里就没朝过五两银子,且每次花出去的,不是给欢喜买吃的,就是用的,再就是买点菜肴、点心、酒的,花出去的钱都清清楚楚,你可不能冤枉我!”顾老实求饶着。

    罗氏失笑,“好了,看你醉醺醺的,一身酒味,难闻的很,我烧了热水,你打了洗洗,还有醒酒汤也煮了,温在锅里呢,我给你端来!”

    “不急,不急,我先去看看欢喜!”顾老实想去看看女儿。

    他知道,如果靠自己,一辈子都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会做家具的人太多了。

    他那点名声,还是不够用的。

    顾老实进屋子的时候,顾欢喜就醒了过来。

    有些迷茫,眉头却蹙了起来,“爹爹……”

    “嗯,醒了!”顾老实伸手揉揉顾欢喜的头发,手上有一股子胭脂味,陌生、又带着点熟悉。

    陌生那是妓馆妓子的,熟悉是她娘身上的。

    顾欢喜躲开,闷闷说道,“爹爹身上臭臭的!”

    “唉……”顾老实叹息一声。

    见女儿躲着自己,心里难受的很。

    “欢喜乖,爹爹以后再也不去了,你睡吧,爹爹去洗洗,明儿一早带你街上吃早饭你,你不是喜欢喝豆浆么,还有油条呢!”

    吃,顾欢喜不在意。

    见爹爹知道错了,笑了起来,“爹爹可是答应我了,以后再也不把自己弄得臭烘烘!”

    “爹爹答应你,以后再把自己弄这个样子,就是小狗!”

    “我信爹爹!”顾欢喜说着,躺下。

    顾老实看着顾欢喜,好一会才微微一笑,“乖,睡吧!”

    “嗯!”

    看着这个女儿,心就安了。

    觉得一切都有动力,仿佛无穷的力气一般。

    等到顾欢喜睡着了,顾老实才起身轻手轻脚出了屋子。

    回到主院打水洗澡,看着挂在一边的衣裳,罗氏迈步进来,“把这套衣裳拿去烧了吧!”

    “……”

    罗氏想说这套衣裳还是崭新的,烧了可惜。

    可想着这套衣裳去了什么地方,也就不心疼了。

    “嗯!”

    拿着衣裳出了澡房,在院子里把顾老实穿过的衣裳给烧了,心也平顺了。

    不管顾老实今晚做了什么,也都过去了。

    这一夜不管是罗氏还是顾老实,都比较热情,也比较激动。

    事后,顾老实才说道,“那妓子我摸了几下,没你有感觉!”

    罗氏又羞又恼,掐了顾老实一把,依偎在顾老实怀中,“以后别去那种地方了,若是谈生意的那人,真喜欢去这种地方,你可以在外面酒楼吃了饭,再找人送过去就是!”

    “好!”顾老实应下。

    为今日的事情惭愧。

    他当时没想那么许多,如今害的妻子这般担忧。

    “秀兰,睡吧!”

    “嗯!”

    夫妻两相依偎着睡去。

    月光皎洁,高挂夜空。

    岁月静好,与子偕老,这是罗氏心中的想法,也是顾老实心中的想法!

    小作坊运转的很快。

    招工启事帖出去就来了不少妇人,高矮胖瘦都有,罗氏、顾文氏、顾于氏面试,让她们先做一个盘扣出来,看手脚利索不利索、做的好不好,仔细不仔细。

    这一番下来,竟有八十来个十分不错的,都是县城的人,也是这附近的,家里条件也不怎么好,丈夫忙忙碌碌赚的钱,也只够家里开销,如今这儿招工,自然巴巴的来了。

    这么多人,三妯娌一商量便丢留下了。

    只是这么多人要怎么安置?问题又来了。

    顾欢喜和阿爷、阿奶、顾雍买菜回来,得知情况之后才说道,“要不租一个院子吧!”

    “欢喜这主意好!”

    周围落的清净,家里吃点什么也不觉得尴尬。

    那边做饭可以请两个妇人来做,她们就可以检查各人的盘扣做的好不好。

    既然要找院子,还得顾老实来。

    顾老实立即去找,既不能太远,也不能太小,只是这么一找,房子就不太好找了。

    “老四啊,你看如今院子难找,找到了还要给一笔钱,就显得有些多余,不如这样子,我们那个院子空出来做作坊,我们住你这边来,就住在这后院子里,收拾收拾,拾整拾整也是可以的,还能省下一笔租金!”顾老三说道。

    “可是三哥……”顾老三不愿意的。

    “这事你别反对,这后院屋子也不差的,你看该有的都有,再说如今是特殊时期,等咱们赚了钱,手里有钱了,再买宅院就是了,我是哥哥,这事听我的,就这么定了!”

    最后只能把三房的屋子腾出来,拿来做盘扣,做好的检查好的,搬到顾老实家,放在厨房边上的屋子里。

    这盘扣倒也不怕别人学去,因为学你只能学到一种,且有舒家那边在,也没几个商家敢明目张胆和舒家,太皇太后娘家作对。

    一切都顺利的很,第一次交货的时候,是六月底,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一百个人做了足足快九百两银子的盘扣。

    舒达易前来清点,盘扣做的确实不错,便给了银子,拉着盘扣走了,并说好,“下个月月底再来!”

    “好,好!”

    八百两银子,绸缎、吃饭、乱七八糟琐事就要二百两,加上工钱又去了四百多两,余下还能二百两银子,分成四份,各得五十两。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