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顾城赶考去了
    也算是极多的了。

    要知道以往一个月才几两银子,最多不会超过十两。

    这还是一开始大家都不太熟悉,又搬了几次作坊,收拾耽搁。

    顾老实那木匠铺子生意也渐渐有了起色,不算好,也不算差,开销除去,一个月也能赚十来两银子。

    顾欢喜得了银子,就让顾老实带着出去给顾老汉买了酒,最好最好的酒,一坛子去了六两银子,可把顾老汉高兴坏了,又心疼钱。

    给顾钱氏买了一个银镯子,又花去十两,剩下三十四两,顾欢喜都存在了小锦盒里。

    作坊的事情算是步入正轨,顾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古城去帝都考举人。

    家里给收拾了东西,又给足了银子,才送顾城去褚淮西家。

    顾欢喜抱着顾城的腿,“大哥!”

    顾雍抱另外一边,也喊了句,“大哥!”

    顾城看着弟弟妹妹,“你们在家要乖,等大哥从帝都回来,给你们带好东西!”

    “嗯!”顾欢喜点头,松开了手。

    顾雍见姐姐松手了,也跟着松手,乖乖点头。

    目送顾城上马车离开家。

    顾城一上马车,忍不住掀开马车帘子,看着家门口的亲人,摆摆手,“你们回去吧,我会认真考试的!”

    “大哥加油!”

    顾城放下马车帘子,微微泛红了眼眶。

    此去帝都赶考,他带的东西不多,两个箱笼,里面装了平常用的文房四宝和书,还有一个放衣裳,银子都换成了小额的银票,只有十来两碎银子。

    顾老实把人送到褚淮西家。

    褚家是真真正正的大户人家,十个顾家都不能和一个褚家比。

    褚淮西见到顾城十分热情,“子链来了!”

    又跟顾老实抱拳行礼,“四叔!”

    “褚少爷!”

    褚淮西颔首,“四叔放心,我会照顾好子链的!”

    不为别的,就为顾欢喜那句‘疑是文曲下凡来’他也会对顾城好些。

    再说,他们本身是朋友,交情也算不错。

    顾城家贫,却人穷志不短,十分有气节。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回去了!”顾老实说完,驾驶马车离开。

    褚淮西才邀请顾城进里面去,他家的东西比较多,要稍微迟一些出发,刚好他娘想渐渐顾城,毕竟家中有两个妹妹,年纪和顾城相仿,且顾家一家子和睦,是个十分不错的人家,且如今蒸蒸日上,若是成了,倒也是一段佳话。

    褚夫人见到顾城时,心中的赞同的。

    这个孩子,才十五六岁,已经风采翩翩,举手投足沉稳淡定,没有阿谀没有奉承,只是礼貌性的温厚,敬重有礼。

    听说他学问十分好,并没有出身贫穷而志短,相反他智学多才,淮西回来夸过很多次。

    引为知己。

    “见过褚伯母!”

    “好,顾城是吧,我听淮西提起过你,真是一表人才,是个好儿郎!”褚夫人笑着。

    又说了几句,便借口有事情离开了。

    褚淮西笑着说道,“你这次去京城,带的东西多吗?”

    “不多,两个箱笼!”

    “这么少?”

    “能带的都带了,不少了!”顾城说道。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娇俏的呼唤声,“哥哥,哥哥!”

    不一会,两个身穿绸缎衣裳、头戴着漂亮精致饰品的女孩跑了过来,见到屋子里的顾城时,都错愕了一下。

    连忙站直了身子,有些紧张的喊了一声,“哥哥!”

    褚淮西笑。

    才对顾城说道,“这是我那两个调皮的妹妹,这个是大妹妹淮玉,这个是小妹妹淮依!”

    顾城抱拳,“见过二位小姐!”

    “公子有礼!”褚淮玉、褚淮依连忙还礼。

    公子翩翩,温润有礼。

    褚淮玉、褚淮依相差一岁,一个十四,一个十三,都是懵懵懂懂知道情爱的年纪,加上学堂里女子也比较多,也会坐在一起议论男女情爱。

    加之能让自己大哥这般引荐,想来学识不错。

    不免有些动心。

    褚淮西见时间也差不多,便带着顾城朝外面走。

    褚淮玉、褚淮依跟在后面,姐妹俩窃窃私语,少不得议论一番。

    只是两个人都十分小声,走在前面的褚淮西、顾城倒是没听清楚两个人说什么。

    只当小女孩儿闹着玩罢了。

    顾城坐褚家的马车前往帝都,上车之后便深深吸了口气,无论如何,一定要考中。

    但如家人所说,顺其自然,尽力就好。

    顾城去刚考了,家里死气沉沉好几日,不过又很快活了过来。

    倒是顾欢喜病了。

    一开始只是昏昏沉沉,她知道自己有些发热,告诉了阿爷、阿奶。

    “我的乖乖唉,你快好好休息!”顾钱氏让孙女躺在炕上,又让顾老汉去请大夫。

    顾老汉跌跌撞撞出了家门去请大夫。

    大夫过来给顾欢喜把脉后微微蹙眉,“小小年纪,竟是操劳过渡,你们家让小娃儿做什么了?”

    “……”

    “……”

    顾老汉、顾钱氏顿时红了眼眶。

    罗氏一下子便哭了出声。

    “唉,也不是什么大病,我开点药,去热后好好调养就行!”

    “多谢大夫了!”顾老汉跟着去抓药。

    只是顾欢喜下午的时候,就不停的发热,吃了药都没用。、

    “阿爷!”

    “在呢,欢喜,阿爷在呢!”顾老汉握住顾欢喜的手,顾钱氏不停的给顾欢喜换额头的温热布巾。

    罗氏都不去管作坊了,只管专心给烧了热水,锅里煮着淡粥。

    顾老实今日要去送家具,那家有杨梅,知道家里孩子喜欢吃,就买了一篮子带回来,满心想着哄的闺女开怀大笑,侄儿一个劲的喊四叔最好、四叔最棒。

    只是到了家门口,也没一个人出来迎迎他。

    “这是怎么了?”顾老实错愕了一下。

    “欢喜、雍儿,我回来了!”顾老实喊了一声。

    拎着杨梅大声道,“快点出来,我给你们买了好东西,不出来我就吃光了哦!”

    “……”

    罗氏听到声音,快步出来,见到顾老实,眼眶红了起来。

    “怎么了?”顾老实急忙问。

    上前几步柔声问,“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不是,不是,是欢喜病了!”罗氏说完,眼泪直流。

    顾老实愣了一下。

    “谁病了?”不确定问。

    “女儿,咱们女儿生病了!”罗氏说完,哭了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