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好人、坏人、恶人
    田园闻声扭头看去,就见何彩蝶跟在一个妇人身边。

    一身粉色衣裳,整个人娇俏可人。

    连忙站起身行礼。“见过夫人!”

    何夫人笑了笑,“不必多礼,你也是来上香的吗?”

    何夫人说着,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微微行礼,便乖巧的站在田园身边。

    “回夫人,是!”

    “嗯!”何夫人点点头,“这是你妹妹?”

    田园看了看顾欢喜,“这是我顾四叔家妹妹!”

    “长得真可爱,你们在这边等大人吗?!”

    田园点点头。

    他们确实在这等大人。

    “那你们在这边等吧,不要到处跑,看好你妹妹!”何夫人温柔道。

    田园点头。

    何彩蝶一直看着田园、顾欢喜。

    顾欢喜长得好,皮肤也好,浑身上下透出来的劲儿何彩蝶更是讨厌。

    她不喜欢顾欢喜。

    拉了拉个何夫人袖子,“娘,我们走了!”

    “好!”

    何夫人笑着又吩咐了田园几句,才和何彩蝶离开。

    田园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才坐在石凳上,顾欢喜笑道,“田大哥,你很紧张!”

    “嗯,有点紧张!”

    田园没说何彩蝶如何的不招人喜欢,他不会说别人坏话。

    顾欢喜却想歪了。

    以为田园喜欢何彩蝶,笑着不言语。

    不过那何夫人倒是有些教女无方,那女孩儿一直都是鼻孔朝天的样子。

    田园这追妻路怕是不易呢。

    那厢

    何彩蝶不悦嘀咕道,“娘,你干嘛理会他们呀!”

    “傻孩子,有句话叫打狗还看主人呢,田园是没什么值得我高看的,但是他师父连你爹都敬着几分,所以多少要给他几分薄面!”

    “哦!”

    何彩蝶漫不经心应了一句,心里还是没把这当回事儿。

    却不想母女两个的话被顾老实听了个正着。

    顾老实牵着顾雍,想着顾安跟在杨教头身边习武,虽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但好歹每日都要去练,顾安回来也说过不太喜欢镖局那边。

    如今想来倒是有点上梁不正下梁歪。

    田园每天在这样子的坏境里,想来受了很多委屈。

    要说上香还愿,罗氏是真的够诚心,大国师的菩萨她都拜了一遍,等到下山的时候,脚都是抖的。

    顾老实只能让田园背顾欢喜,他背顾雍,还要搀扶着罗氏。

    “要不咱们喊个滑竿吧,你这样子走下去,腿受不了!”顾老实温柔说道。

    “喊滑竿可不便宜,再说了我来上香,主要得虔诚,没事,咱们慢慢走!”罗氏说着,就要走。

    顾老实一把拉住她,“秀兰,你听我说,你已经够诚心了,别闹,这事听我的!”

    喊了滑竿来,让罗氏坐上去。

    顾雍好玩,也嚷嚷着要坐,罗氏便抱着他。

    “四叔,我来背欢喜吧,一会您还有正事儿呢!”

    顾老实想着那两个小乞丐,点点头。

    顾欢喜倒没那么多花花心思,田园背她,她就让田园背,抱着田园的脖子。

    一步一步的朝山下走,田园走的很稳。

    他觉得这样子让他背着,一辈子他都愿意。

    顾老实到半山腰的时候,那两个乞丐还缩在角落里。

    缘分就是如此奇妙的东西,以往这两乞丐都是到处乱串的,今日是吃饱了,便窝在角落里睡觉。

    “你们两个醒醒!”

    “……”

    两个乞丐都不解的看着顾老实。

    他们人的顾老实,是那个好心人的丈夫。

    “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若是你们记住了,就来县城东二胡同找我,当然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叫什么,家住东二胡同什么地方,这些都得你们自己去找,若是找到了,我便收留你们,供你们一日三餐,让你们跟着我做活!”顾老实说着,从怀里摸了一百文钱,“这钱给你们买馒头吃!”

    大一点的乞丐看着顾老实,犹豫许久才伸手接了钱。

    看着顾老实离去。

    小的才问道,“哥哥,我们要去吗?”

    “……”

    “哥哥,我想去,我不想饿死!”

    大一点的伸手揉揉弟弟的头,“那咱们去找他去!”

    他家妇人很温柔,他的女儿笑起来也很甜。

    另外两个是他儿子吧,看起来都很好的样子,想来不是一个苛刻的人。

    顾家一行人下了山。

    顾老实找到马车,把罗氏扶到马车内。

    这边上卖吃的就多了,尤其是角落一个卖馄饨的,据说好吃的很。

    “田园,你带着欢喜、雍儿去吃馄饨!”顾老实说道。

    他有些话要跟罗氏说。

    “哎!”田园带着顾欢喜、顾雍去点了五碗馄饨。

    见顾老实进了马车,田园拉着顾雍说话。

    顾欢喜朝马车看了一眼,心里略微担忧,却没表现出来,坐在一边专心等着馄饨。

    马车内

    罗氏微微红着眼眶。

    顾老实把人拉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莫怕莫慌,天大的事儿还有我呢!”

    “我,我……”罗氏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

    “别哭,你千万要把情绪稳住了,咱们欢喜敏感的很,你这样子她会担心的!”顾老实温柔说道。

    他虽然是个泥腿子,但能混到如今这个样子,多少还是有点眼力见的。

    “相公,我……”罗氏紧紧抓着顾老实的袖子,牙齿咬的发颤抖。

    “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呢,回家告诉我,我来拿主意!”顾老实低头看着罗氏发红的眼睛,在她眼角亲了亲,“看这小模样,一会咱女儿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没个正经!”罗氏又羞又恼,抬手捶了顾老实一下,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管如何,还有丈夫呢。

    女儿也还好好的。

    她确实不能胡思乱想。

    “你们不是要吃馄饨么,我也想吃呢,上次吃还是咱们刚刚成亲的时候了!”

    “一会多吃点,要不咱们买点带回去,给家里人也尝尝!”

    “嗯,买点带回去!”

    这东西做起来简单,要做这味也不难,不过难的是心意。

    罗氏收拾了一下自己,才让顾老实牵着下了马车。

    “娘(伯娘)(婶子)”

    看着三个孩子,罗氏抿嘴笑了起来,刚好馄饨也端了上来,“快吃吧!”

    又温柔的嘱咐顾雍、顾欢喜慢慢吃,不要被烫着。

    “好吃,伯娘,好吃!”顾雍含糊不清的说着,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因为吃了馄饨,边上还有卖果子的。

    姐姐说了,一会要买果子的。

    等吃好了,顾老实便前去说要买些带走,这老板也是会做生意,调制好的馅、擀好的混沌皮按照顾老实说的称了。

    “你拿回去包下锅煮就是了,还有这香料,到时候舀起的时候,放点在碗里就好,加点葱末,味道跟我这一样!”

    “好!”

    顾老实付了钱。

    让罗氏带着几个孩子去买果子。

    如今这个时候,梨子、桃子、杨梅都出来了,也有人卖荔枝,不过荔枝是真贵,五十文一斤。

    顾欢喜哄着顾雍把一百文拿了出来,合在一起买了四斤。

    一人分了一个,余下的都装在篮子里,带着回家晚上一起吃。

    顾老实瞧着心中欣慰。

    这闺女没白疼啊!

    回去的路上,顾雍实在是有些累了,歪在罗氏怀里睡觉,顾欢喜也有些犯困。

    顾老实要赶马车,便让田园抱一下顾欢喜。

    “……”

    顾欢喜心里不愿意啊,可她现在是个孩子,又不能太明显。

    “我不困的,嘿嘿!”顾欢喜说着,干干的笑了起来。

    撑到后面,顾欢喜也没撑住,靠在田园怀里睡了过去。

    她这小身板哦,可真是缺少锻炼。

    顾家

    顾老汉、顾钱氏在门口晃悠好几遍了,就是大黄也睡在门口,耷拉着脑袋,见顾老汉、顾钱氏过来,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假寐。

    “这狗子!”顾老汉笑骂,却要和觉得这狗子亲。

    没白养。

    “阿爷、阿奶,我们回来了!”

    两老听到声音,忙去门口等着,见两个心肝扑过来,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顾老汉站在一边。

    顾钱氏拉着顾欢喜、顾雍问道,“好玩吗?”

    “好玩,我们买了好多吃的,阿奶还有荔枝哦,我和姐姐一起买的,买回来给大家一起吃,可甜可甜了!”

    “咱们雍儿真乖!”

    顾钱氏虽然偏宠顾欢喜些,可几个孙子那也是放在手心里疼着的。

    她只管牵着两个孩子回家,搬东西这事儿自有男人们做。

    再说东西也不算多,搬一下也快。

    搬到屋子,罗氏就洗了些桃子、杨梅、梨子、荔枝端上来给两老吃,又去厨房把东西收拾好,免得闷坏了。

    顾老实则要出门。

    田园想留下吃晚饭,可又怕招嫌弃。

    便起身准备告辞,顾老实拉住他,“等吃了晚饭再回去,跟我去那边院子看看,我那边有些木头要搬,你力气大,帮我干活去!”

    “好!”田园欣喜说道。

    顾老实笑,抓了一个大大的梨子丢给他,“拿着吃!”

    田园接住,“嗯!”

    一起出了门。

    至于其它的,田园也算是看出来了。

    顾家人不会吃独食,那些东西最多也就是顾雍吃点,余下的肯定要等晚上大家一起吃的。

    等到晚上,顾家先吃了馄饨,才是饭菜。

    饭后一起坐在院子里,吃杨梅,吃荔枝。

    顾家人多,四斤荔枝也没几个,杨梅多数拿来泡了酒。

    “今天啊,可开心了……”

    顾雍在那边开心说着,把家里人逗的哈哈大笑。

    田园喜欢这样子的气氛。

    这不是他的家,可他想住在这样的家里面,所以一次次厚着脸皮,腆着脸留下来。

    看着院子里顾雍咯咯咯的笑声,又去看一边笑的眉眼弯弯的顾欢喜。

    田园也跟着笑了起来。

    夜深了

    顾老实将浑身是汗的罗氏抱在怀里,大手还不老实。

    罗氏气喘吁吁,热的要命,却也贪念缠绵后这一刻的缱绻。

    “今日那大师说,我们欢喜是早夭之相……”罗氏感觉到顾老实抱在她的手紧了紧。

    她知道,顾老实多想要个女儿。

    当初她怀孕的时候,喜欢吃辣的,顾老实一个劲的想着酸儿辣女,恨不得一日三餐都让她吃辣子算了。

    顿了顿,又把大师说过的话前前后后一字不落说了一遍。

    “呼……”

    顾老实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抱紧了罗氏,“那咱们就多做善事,为欢喜积福,秀兰……”

    “嗯?”

    “不要胡思乱想,我不会做恶事,我也会和爹娘说这事,你不要一个人胡思乱想,我见不得你伤心!”

    “呜呜……”罗氏哭出声。

    顾老实便也不劝不说了。

    他知道,罗氏今日是吓着了。

    罗氏没什么见识,早时候在家中也不得宠,跟了他孝敬公婆,和睦妯娌,善待下面侄子。

    她是个善良、勤劳的人。

    也很少哭泣,但凡哭了,便是真的慌了。

    轻轻的拍着罗氏的背,顾老实心中的想法越发的坚定。

    他要赚钱,然后拿一部分出来做善事,为欢喜积福!

    福气多了,自然有上天眷顾。

    翌日

    吃了早饭,顾老实把几个孩子送去学堂,又把田园送去镖局,和田师父说了以后田园晚上就住在顾家,早上他送过来,回家便喊了顾老三、顾老五进了顾老汉、顾钱氏屋子。

    后面跟着三妯娌。

    等门关上,顾欢喜带着顾雍躲在门口偷听。

    因为她知道,今儿八成是要说她的事情……

    “你说什么?”顾老汉惊呼。

    顾钱氏也白了脸。

    年纪大了,最听不得死。

    尤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顾老实把事情说了一遍,屋子里沉沉的,让人有些窒息。

    许久之后,顾老汉才说道,“都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以前是泥腿子,这玩意也用不上,但如今和以前到底不一样,你们一个月也能赚不少钱,我和你们娘也跟着享福,我知道你们都是好的,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恶人,但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这是对的,我呢,打算把这个拿来做家规,我这字不好,我听说这县城里有个大儒,老四你门路多些,看看能不能托点关系,咱们去求个字!”

    “爹……”顾老实忙唤了一声,“爹,不用去找别人,您来写,字丑不要紧,您写了,传给后代子孙,比起那大儒写的更有意义,我去书肆那边定一本好些的空白书来,咱们就在第一页写,后面的便空白着!”

    屋子里还在商议着。

    顾欢喜抬眸看着蓝天白云。

    顾家这样子的人家,便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因为上上下下,老老小小,都齐心协力,努力团结。

    所谓的家规,也只有这几句话而已,后面都是空白的,要怎么做,也端凭自己良心了。

    而这个家规,还是因为她顾欢喜,才立6下来的。

    顾欢喜吸了吸鼻子,抬手抹了抹脸。

    “姐姐,你怎么了?”顾雍小声问。

    “没事,雍儿咱们去抓蛐蛐吧,墙角好像有蛐蛐呢!”

    “好啊!”顾雍开心极了,跟顾欢喜去抓蛐蛐。

    小小的花园中,两个孩子撅起屁股,慢慢的移动着。

    时不时传来笑声,以及欣喜的尖叫声。

    只是这蛐蛐可不好抓,姐弟两忙活了一上午,一个蛐蛐都没抓住,倒是弄了一身泥巴。

    罗氏瞧着,倒愿意顾欢喜孩子气一些,毕竟才五岁呢。

    顾欢喜也确实孩子气起来,家里的事情也不过问了,每天带着顾雍玩耍,下午跟着田园练五禽戏,玩耍跟着哥哥们读书、认字。

    偶尔带着顾雍在门口买吃的,糖人、糖葫芦、瓜子、花生。

    也会买点玩的,更会在院子里放风筝,只是折腾半天也没飞上去,姐弟两却依旧玩的不亦乐乎,白皙的皮肤见着就有些黑了。

    顾家的家规也写好了,顾老汉亲手写的,字确实不好看,还晕了墨,但却恭恭敬敬的供奉起来。

    谁都把这当回事儿。

    并牢牢记在心里。

    转眼又到月底了。

    顾家人都在等舒达易,只是等到月初,舒达易也没来。

    “这会不会不来了?”顾老三问。

    可是如今都堆了一屋子盘扣了,若是不来,可就要亏大了。

    顾老实沉默着。

    他也急,但是他知道不能急。

    一急这个家就会乱。

    “四哥,要不让大家先休息两天?”顾老五提议道。

    “让我想想!”

    这个月的盘扣比起上个月可多多了,真要是不来了,可怎么办?

    顾老实也紧张的,但在哥哥、弟弟面前,他还是要按捺住自己的情绪。

    顾老三、顾老五不言语。

    顾老三伸手拍拍顾老实肩膀,“就算不来,咱们就自己去卖,那盘扣好看,准能卖出去!”

    “就是!”

    顾老实看着自家兄弟,点点头。

    他其实真没紧张。

    但被兄弟这般信任,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我去买点酒菜,晚上咱们兄弟好好喝一个!”顾老实说着,便出了家门。

    他这几日经常出门,就是为了那两个小乞丐能够找过来。

    去酒楼定了几个酱肘子、一只酱鸭,又买了一坛子好酒。

    家里早上就买了菜,又特意转到菜市口,见有人卖虾,又买了二斤。

    对于老百姓来说,这样的菜肴,那也是极好极好的。

    买了东西拎着往回走,见有人卖蛐蛐。

    想到顾欢喜、顾雍两个捉了许久也没捉住一只,“你这蛐蛐怎么卖的?”

    “我这蛐蛐啊,一般的十文钱一只,好的就贵了,您看……”

    顾老实笑笑,“你给我来两只一般的!”

    “行嘞,我给您装一个笼子!”

    这蛐蛐吧,不会养的人养上两日就死了。

    也就图个稀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