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心肝宝贝
    这边其实还真没什么好打扫的,等顾老实回来,基本上都收拾的差不多,把门锁好,便一起回家。

    这个月赚的钱都已经拿到了手中,顾老实一直没拿出来分,而是等着去醉仙楼吃了晚饭,然后一大家子都在的时候分。

    顾老实难得去了镖局。

    “您是来托镖的吗?”

    “不是,我是来找你们杨教头和田师父的!”顾老实笑道。

    “哦,您稍等,我这边帮你去喊人!”

    很快杨教头、田师父都被请来,顾老实连忙上前,“杨教头,田师父!”

    “顾掌柜!”

    田师父抱拳。

    如今的顾老实,也着实当的起一声顾掌柜。

    “田师父、杨教头,我家今日在醉仙楼吃饭,我亲自过来请你们一同前往!”

    一个是顾安的师父,虽然顾安没怎么来,但一日为师终生为师,该有的礼节,顾老实从来不曾忘怀分毫。

    田师父是老友,又是田园的师父。

    顾家拿田园,那也是当自家孩子看待,如今田园都是住在顾家,早上吃了早饭顾老实送过来,傍晚自己走回去。

    “好!”

    田师父、杨教头应声。

    “等傍晚时分,我们和田园一起过去!”田师父又道。

    顾老实含笑应下,又说了几句便回家了。

    既然要去醉仙楼吃饭,也不能太寒酸,更不能臭烘烘,杨教头要回去清洗一番,田师父亦然。

    田师父喊了田园来。

    “晚上你顾四叔请我们去醉仙楼吃饭,你是跟我们一起过去,还是先去顾家?”

    田园想了想,“那师父,我能现在就去吗?”

    田师父失笑,“早知道你要去,让你顾四叔等你一下,跟他一起去好了!”

    “多谢师父!”

    田园行礼后,快速出了镖局,朝顾家跑去。

    他像一只轻快的大鸟,跑的飞快,难得的还哼起了歌谣。

    他的衣裳都在顾家,有一崭新的衣裳,是顾钱氏才给他做的,他可舍不得穿。

    今儿恰好要去吃饭,回去可以先洗个澡,然后换上新衣裳。

    如今他的衣裳都不用自己洗,而是六婶、八婶给洗,他有了更多的时间练习武功,读书认字。

    田园很多时候都想,自己去考秀才,应该是能考中的。

    可是考中秀才之后呢?谁拿钱给他继续读书?他知道读书要用很多很多钱,所以在那次顾老实问他想不想去学堂之后,摇头拒绝了。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以后也要开个镖局,做这个浩瀚王朝最大的镖局,不过如今他要好好练武,好好读书,爱护欢喜和顾雍,友爱顾俊、顾安、顾。

    顾家才是他的家。

    至于田家……

    田园微微一顿。

    田家这两年,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仿佛当他这个人死了一般。

    真希望他们永远都当他死了……

    田园到了顾家,家里人都已经换好了衣裳,六婶、八婶忙烧了热水,让田园去洗澡换衣裳。

    她们虽是顾家买回来洗衣做饭的,但是今儿也可以跟着去吃一顿,两个人都高兴的很,尤其是从繁华到落魄,再到被人欺凌,到了顾家这般好的人家,都拿出了十分真心来。

    田园很快洗好澡,穿上顾钱氏给他做的衣裳,擦干了头发,又往手上抹了点药膏,把衣服那种去找六婶、八婶。

    “先放这里,等晚上回来再给你洗!”六婶笑眯眯的伸出自己的手,“刚刚抹了点香膏!”

    “嗯嗯!”田园认真点头。

    他明白的。

    他现在也不敢随便碰水呢。

    顾文氏、顾于氏也开心的很,到这会子才知道,顾老实请了她们娘家兄弟,虽然只是一顿饭,但是意义不一样。

    “娘,好看吗?”顾欢喜戴了两朵珠花,粉雕玉琢笑嘻嘻的看着罗氏。

    罗氏放下眉黛,认真看了看闺女,才点头,“漂亮极了,跟仙子一样!”

    “娘今儿也好看!”

    罗氏笑眯了眼。

    如今顾老实能赚更多的银子,她虽不懂那么许多,但也知道,自己得把自己收拾好看了,不能丢顾老实的脸。

    罗氏又抿了抿口脂,戴上了银耳环,才牵着顾欢喜出屋子,恰好顾老实喊了马车回来接家里人,朝主院走来。

    瞧见罗氏这般打扮,顾老实呆愣了一会,才笑的露出了大白牙,“嘿嘿!”

    罗氏上前几步,不悦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是不是难看?”

    “不,不,好看,真好看!”顾老实说着,看向一边含笑的顾欢喜,“欢喜先出去玩一会,爹和娘有话要说!”

    “嗯!”顾欢喜笑着跑了出去。

    “你要说什么?”罗氏问。

    就被顾老实拉进了屋子,按在墙壁上就狠狠亲了上去。

    “唔……”

    罗氏瞪大了眼睛。

    顾老实可不老实,大手也没闲着,好一会后才气喘吁吁说道,“以后都这样子打扮好不好?”

    “嗯!”罗氏微微点头,羞红了脸。

    心跳的厉害,却也是开心的。

    顾老实轻轻的给罗氏整理好衣裳头发,“我先出去,你收拾一下出来!”声音轻柔。

    要不是一会有正事儿,他真会要了罗氏。

    罗氏羞着点头,等顾老实拿布巾擦了擦嘴,出去后,才深吸口气,又重新装扮了一番,跟着出去。

    顾欢喜正在逗顾雍玩耍,见自己老爹满面春风的走出来,顾欢喜低眉浅笑。

    不一会见自己娘红霞满面,整个人娇滴滴的,顾欢喜越发开心。

    爹娘感情好,是做儿女最想看见的。

    “欢喜!”田园走到顾欢喜身边,蹲下揉了揉顾雍的头,“雍儿!”

    “田大哥,一会去吃好吃的!”顾雍说着,吸了吸口水。

    “一会你多吃,喜欢吃什么,我帮你夹!”

    “恩恩,我听田大哥的!”顾雍笑嘻嘻,“田大哥也帮姐姐夹!”

    “好!”

    顾欢喜笑着不语。

    她压根不需要人夹菜啊,她都会的。

    而且桌子上面有圆盘,转到自己面前,自己夹就好了。

    等人都收拾好了,顾老实招呼大家上马车。

    两马车,一马车坐男子,一马车坐妇人、孩子。

    等到了醉仙楼,伙计立即招呼上二楼,顾老实让顾老三去接几个孩子,他和顾老五在这边等人。

    二楼雅间

    两张大桌子。

    顾欢喜眸子一扫,就明白了,今天是要坐两桌。

    顾钱氏一手牵顾欢喜、一手牵顾雍,“欢喜、雍儿来,咱们去那边坐着!”

    主桌是坐男子,次桌妇人、孩子。

    伙计端了糕点、茶水进来。

    顾老汉搓搓手,满心满眼的高兴。

    很快文家三兄弟、于家两兄弟也到了,顾老五带着人上来。

    打了招呼,便坐了下来。

    等杨教头、田师父上来,顾老实便招呼着伙计可以做菜了。

    顾老三带着顾俊、顾安、顾回来。

    “舅舅!”

    雅间里顿时热闹起来。

    菜肴一样一样端上来,顾欢喜坐在位置上,小口小口吃着。

    看着大家都吃的这般开心,脸上都是喜气洋洋,还有这种说不出的温馨,心里也是开心的。

    她喜欢这样的生活,为了这个家,她愿意付出一切。

    菜肴丰盛,都是家里没有吃到过的,顾欢喜吃的小肚子撑起,圆鼓鼓的,伸手摸着肚子,不想走路。

    这种吃撑的日子,偶尔来一次就好,要是天天吃这样子,她得长一身肥膘。

    顾欢喜想着。

    等吃好后,有马车送大家回去,顾欢喜才明白,她这个爹啊,其实厉害着呢。

    马车慢慢悠悠的晃动着,顾欢喜靠在罗氏怀里,有些昏昏欲睡。

    “睡吧,等回了家,让你爹抱你回房去!”罗氏温柔低语。

    轻轻拍着顾欢喜的背。

    “要洗脸洗脚!”顾欢喜小声嘀咕。

    一边顾雍早已经呼呼大睡,顾欢喜伸手去捏捏顾雍的小脸。

    热的顾文氏、顾于氏抿嘴浅笑。

    她们喜欢捏顾欢喜的脸,顾欢喜就捏顾雍的脸。

    “姐姐,别捏我,觉觉!”顾雍小声嘟囔一句,又呼呼睡了过去。

    顾欢喜笑着缩回手。

    这个小弟,她是怎么都喜欢不够。

    挨在罗氏怀里,闭着眼睛。

    等到了家,她能感觉到有人抱起自己,是熟悉的皂香,还有点酒香,手臂沉稳有力,把她抱在怀里,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被珍视的感觉。

    “你小心些,别弄醒她!”罗氏小声提醒。

    “嗯嗯,把披风拿来给包上!”

    在晕黄的灯笼下,两夫妻轻手轻脚的抱着怀里的女儿,慢慢的进了家门,朝小院走去。

    顾老实把小小的人儿放在暖烘烘的炕上,拉了被子给盖上。

    坐在炕边伸手摸着顾欢喜的头发。

    眼眸微微湿润。

    “爹爹……”

    “乖,睡吧!”顾老实轻轻拍着欢喜的背。

    一个大男人,竟温柔的很。

    “爹爹,没洗脸、洗脚!”顾欢喜小声嘀咕。

    眯着眼看着自己老爹。

    顾老实温柔一笑,“睡吧,爹爹一会给你洗!”

    “嗯!”

    顾欢喜应了一声,乖巧的闭上眼睛。

    罗氏端了热水进来,拿了顾欢喜的布巾放在木盆子里。

    顾老实站起身,“我来给闺女洗!”

    “……”罗氏微微诧异,却是让开了身子。

    顾老实拎干了水,轻轻的给顾欢喜洗脸,擦手,又小心翼翼的给洗了脚,见顾欢喜小脚胖嘟嘟的,顾老实一笑,给擦干了放在被窝里。

    才对罗氏说道,“秀兰你去倒一下水,我坐一会!”

    “嗯!”罗氏知道顾老实心里激动。

    千言万语,又不知道要怎么跟闺女说,这般默默的坐着,也算是分享了吧。

    端了水出屋子,便听到里面传来压抑的哭声。

    罗氏眼眶一红。

    她福气好的,嫁了一个重感情的男人。

    顾老实哭的很压抑,轻轻的哭声里,掩饰不住的感动和开怀。

    他早些年没想过要女儿,直到那年在主家干货,见到主家的千金,粉雕玉琢的,漂亮可爱的紧,当时他就痴了,巴巴的想要一个女儿。

    罗氏肚子争气,也是他有福气,总算得了一个心肝。

    有了女儿,他就努力赚钱,想着给女儿攒一份嫁妆。

    只是没想到,这闺女简直是财神爷下凡,让他第一次赚到了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也从未见过那么多银子,在他手里过。

    顾欢喜本来有些睡着了,但听到顾老实的哭声,便睁开了眼睛。

    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爹。

    “爹!”

    顾老实闻言,连忙抬头,红着眼看着顾欢喜,“是不是爹吵醒你了?”忙擦拭眼泪,“爹没事,爹就是开心,你知道这一个月赚了多少银子吗?”

    顾欢喜摇摇头。

    “很多很多,爹爹现在还没算出来,咱们能分多少,但是属于你的部分,爹爹都给你存起来!”

    “嗯嗯!”

    顾欢喜点头,坐起身,依偎到顾老实怀中,“爹爹,您真好!”

    “傻闺女,爹爹不对你好,对谁好,再说了,这都是你的功劳!”

    顾欢喜不语。

    不管是给她,还是给家里,她都没事,反正家里人不会亏待她。

    而且她更在意的是亲情,而不是银子。

    顾老实抱紧怀里的女儿,这是他的心肝肝的。

    想说很多,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睡吧,明儿一早,爹爹给你一个惊喜!”顾老实把顾欢喜放在炕上,拉了被子给盖住,轻轻的拍着顾欢喜的肩膀,温柔的哼着小曲哄顾欢喜睡。

    顾欢喜抿着唇,笑着沉沉睡了过去。

    顾老实心疼女儿,也知道她年纪小,今天又蹦蹦跳跳一天,肯定累坏了。

    亲亲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又留了一盏灯在角落,四处检查了一番,就算灯倒了也不会出事,才轻手轻脚出了房门。

    看着站在门口的罗氏,忙脱了衣裳披在罗氏身上,“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罗氏欲言又止。

    她想说她担心他。

    顾老实伸手拥住罗氏,一手握住罗氏的手,“走吧,先送你回去!”

    “你今晚不分银子了吗?”罗氏问。

    “分的,等把你送屋子去,就去爹娘屋子里分!”

    罗氏眨了眨眼睛,顾老实笑了起来,“亲兄弟,明算账,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

    “嗯!”

    回了屋子,顾老实搂着罗氏亲了一会,才气喘吁吁的离开主院。

    罗氏靠在柱子上眸子润润,微微勾唇笑了起来。

    顾老实虽不说,但她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为那个失去的孩子。

    想来他心里在意极了,也疼极了。

    或许,她应该再给他生一个孩子,不管儿女。

    欢喜就是欢喜,谁也夺不走属于她的宠爱,她怕是想太多了些。

    “呼!”

    罗氏叹息一声,去弄了热水洗脸、洗脚,然后脱光了钻到了被窝里……

    顾老实过来的时候,顾老三、顾老五正陪着两老说话,爷三都有些醉乎乎,满嘴竟是胡话,顾钱氏坐在一边含笑的看着他们。

    她知道他们高兴,就是她也高兴坏了。

    今日去醉仙楼吃了顿好的,花了不少银子。

    她倒是不心疼银子,反而有点开心,能去醉仙楼吃饭,说明家里赚钱了。

    顾老实推门进来,带进一阵冷风,爷三都清醒过来,看着顾老实傻笑。

    “嘿!”顾老实也是一笑,把门关上,“爹、娘!”

    “嗯,坐吧!”顾老汉说着,歪在被子上,笑的合不拢嘴。

    又觉得嘴干巴巴的,见顾欢喜也没来,拿了烟斗点燃吸了两口,顿时觉得生活美满了。

    顾老实坐下后,才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顾老三、顾老五眼睛一亮。

    “四哥,给我先摸摸!”顾老五笑嘻嘻说道。

    “给!”

    对兄弟,顾老实素来大方。

    顾老五连忙接过,仔细摸了又摸,才说道,“我这一辈子,都没摸到过这么多银子!”

    不免微微红了眼眶。

    要不是欢喜想出五毒绳、想出盘扣这好主意,这一辈子怕也只能碌碌无为,拼死的赚钱供孩子读书,一辈子苦哈哈,啥也做不了。

    顾老实拍拍兄弟的肩膀,才认真说道,“这次教盘扣,除去各项开支,还余下三千六百两银子,加上借来的一千两,还有四千两多,零头有一百多两,我放着作坊那边的开支!”

    “先还掉借来的一千两,还有三千两,四股分一人七百五十两,只是家里的开销也需要银子,我便决定一人拿出五十两来给爹娘,以后开销问爹娘拿!”

    顾老三忙道,“老四,给爹娘银子我是答应的,别说五十两,就是五百两也没问题,但欢喜那五十两不能动!”

    “对,我们给爹娘,是作为儿子应该的,而且这银子最后还花用到了咱们身上,没得欢喜拿银子出来给我们花用的道理!”顾老五也连忙说道。

    顾老汉满意点点头,“那就这样子,你们一人交五十两,拿七百两,欢喜拿八百两,咱们家能有这般好光景,都是欢喜的功劳,该欢喜的一文钱都不能少!”

    顾老汉见三儿子点头,才继续说道,“这一百五十两银子肯定是花用不掉的,余下的我便收着了,以后还能存下多少你们三兄弟平分……”

    “爹,您和娘尽管用就是了,不够儿子这里还有!”顾老三忙道。

    顾老实、顾老五也连忙表示赞同。

    顾老汉欣慰颔首,“你们都是好孩子,我和你们娘没白养你们,天色不早了,分了银子各自回去歇息吧!”

    “哎!”

    顾老实忙分了银子,才出了屋子。

    一股子寒风吹来,顾老实抿嘴笑着,送两个兄弟出门。

    如今顾老三、顾老五都住在自己家里,后院屋子给三婶、五婶住。

    待他们走远,顾老实才关了门,转身慢慢的去了顾欢喜屋子。

    轻手轻脚推门,走到炕边,把银票放在顾欢喜枕头下,轻轻吻了吻顾欢喜的额头,“爹爹的心肝宝贝,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