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也是少有
    顾老实看着沉睡的闺女,又给掖了掖被子,才轻手轻脚出来屋子。

    他一走,顾欢喜就睁开了眼睛,眨了眨,又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枕头下,知道是什么后,也没多想,翻了个身,拉了被子把自己包住,沉沉睡去。

    顾老实回了主院,推开门进去,屋子里一股子淡淡的香,这香以前没闻到过。

    想到罗氏今日的打扮,顾老实一股子火热。

    快速去舀了热水洗脸、洗脚,然后穿了亵衣、亵裤上了炕。

    伸手一摸,一片滑腻。

    “罗秀兰,你这个妖精!”

    少不得一夜的妖精打架……

    顾文氏在门口等了又等,才见顾老三回来,见他走路东倒西歪还哼着小曲,怕他摔着,连忙上前扶住他,“你慢点!”

    “没事没事,摔不着,我心里高兴呢!”

    “……”

    顾文氏无言,她心里何尝不高兴。

    只是这高兴在罗氏没了孩子的前提下,总得隐下来些。

    免得罗氏伤心。

    “媳妇,你开心吗?”

    “开心,外面冷,咱们先回屋子去!”

    “嗯,回屋子,咱们在慢慢说!”

    夫妻两回了屋子,顾老三献宝一样把银票拿了出来,“媳妇,咱们赚钱了,赚钱了!”

    想到远在帝都的儿子,顾老三微微红了眼眶。

    他知道,委屈了大儿子,可那个时候没办法啊。

    家里确实难。

    也好在欢喜懂事,把钱都拿了出来。

    虽说是借,可那也是雪中送炭的事儿。

    顾文氏点点头,接过银票慢慢数着。

    七百两,一个月赚了她这一辈子才能赚到的钱。

    捏着银票扑在顾老三怀里,呜呜哭了出声。

    因为家里条件这个样,她都不敢再要孩子,倒不是怕养不过来,而是怕顾此失彼,不能每一个都好好对待。

    如今,或许可以考虑,但小儿子都那么大了……

    越想越是心酸。

    顾老三抱着顾文氏,轻轻安慰着。

    无论如何,日子是好起来了。

    五房

    顾于氏把顾雍收拾好,又去给顾盖了被子,才转身回了屋子。

    这才收拾到一般,顾老五醉醺醺的进来,拉着她就往炕上倒去。

    “四哥分银子了吗?”

    “分了,先给我亲会儿!”

    顾于氏本想问问分了多少,可见顾老五这般猴急,加上这些日子又忙又累,也是空旷许久,也是想的。

    便随了他的心意。

    一番恩爱下来,夫妻两缩在被窝里,顾老五才把银票拿出来给顾于氏,“你猜多少?”

    “好几百两肯定有的!”

    “你自个数!”

    顾于氏拿了衣裳套上,便认真数了起来,顾老五歪在一边看着,觉得怎么也看不够。

    或许是继承了顾老汉的痴情,顾家三兄弟都爱媳妇的很。

    若真说起来,给一万两让他去做坏事,定会心动,但若是给个女人,却未必……

    “天啊,足足七百两呢!”

    “本来是七百五十两的,给了爹娘五十两,算开销什么的!”

    顾于氏笑,“应该要给的!”

    虽说五十两太多了,但这个家好起来了,开销肯定也要大起来,而且公公婆婆也不是那种乱花钱的人。

    应该要给的。

    更何况这次盘扣生意,自己娘家兄弟跟着也赚了不少。

    “那是该给的,你也买点东西给爹娘,还有欢喜,总之也不用多贵重,心意到了就好!”顾老五柔声。

    伸手在顾于氏身上不老实。

    “我知道的,这不用你说,欢喜马上就要六岁了,要不我给她做套衣裳吧,还有耳环也买一对,我听娘的意思,过年要给欢喜穿耳洞了!”

    “嗯,买好点,别省银子,她啊,可是咱们家最有钱的人儿,以后咱们还得仰仗她呢!”

    顾于氏捶了顾老五一下,“没个正行,说什么胡话,这些话在家里说说就成了,外面可不能乱说,要给欢喜招来灾祸,看你后悔不!”

    顾老五闻言,惊出一身冷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是知道的。

    要真让人知道顾家盘扣生意是因为顾欢喜才起的,那起子坏心思的把主意打到欢喜身上……

    顾老五不敢去深想。

    忙道,“我以后再也不胡说了!”

    “知道就好!”

    要说顾家人的开心,那么田园就是急,心急火燎的急。

    他不知道自己急什么,就是睡不着。

    翻来覆去的。

    他有股子莫名的焦虑感。

    既然睡不着,田园索性起身在院子里耍了一套拳,真真是虎虎生风,让人瞧着就觉得十分带劲。

    顾安被吵醒,套了衣服出来,“怎么了?”

    “没事,就是睡不着!”田园说着,继续比划着。

    “为啥?”

    “不知道,心里发慌!”

    顾安失笑,“既然睡不着,那咱们练练,今日师父问我武功如何了,还说过几日要练练我!”

    “行,咱们练练吧!”

    兴许练练,心里那口子郁闷之气便散了。

    只是两个人练了半宿,倒是练出点兴趣来,要不是想着明日顾安好去学堂,田园还有很多事情,不然怕是要练到天亮。

    天亮了

    崭新的一天开始。

    顾欢喜有点喜欢赖床,家里人疼她,也都随便她睡,有时候顾雍还跑过来陪着一起睡。

    早饭的时候,顾老实便提议,让三妯娌都留在家里,照顾好爹娘,最主要是孩子,尤其是明年开春,三个孩子都要下场考秀才。

    顾老汉沉思片刻,认可了顾老实的话。

    以前是没人,也想着省银子,如今算是赚钱了,家里才是紧要的。

    三妯娌也没什么问题,不去作坊那边,倒是多了不少时间,娘家也要去走动,欢喜生辰也要买点好东西。

    十月初五

    罗家来人了。

    是罗秀才、罗陈氏一起来的,罗耀祖赶马车。

    顾老汉、顾钱氏借口有事便出门去了。

    罗氏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顾欢喜、顾雍躲在一边偷看。

    “秀兰,上次是佳怡不对,不过这事说起来也不全怪佳怡,她也是被哄骗了,好在欢喜没什么大碍!”罗陈氏小声说道。

    罗氏坐在一边沉默不语,也不理会她。罗陈氏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罗耀祖深深吸了口气,“四姐,我也不跟你隐瞒了,今日我来,就是想让你跟姐夫说一声,那盘扣生意,能不能分一份给我做,也不要多,三百人就好了!”

    罗氏倒是抬头看着罗耀祖,呵呵笑了起来。

    这就是她的家人。

    三嫂、五弟妹娘家才一百人,他倒是开得了口,三百人。

    真是想得美呢。

    若是以前,定也是一碗水端平,可是如今,别说一百人了,就是一个,她都不愿意。

    她压根就不想喝罗家有所牵扯。

    “你笑什么笑?”罗耀祖冷声问。

    “我笑你好不要脸,笑你不知廉耻,笑你真是异想天开,更笑我自己,你们拿我当什么?欢喜受委屈的你在哪里?罗秀玉把我推摔倒,孩子没了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如今倒是腆着脸上门来了,你们不燥得慌,我都替你们脸红!”罗氏说着,激动的脸都涨红了。

    眼泪刷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她的无情,都是被这些人逼的,而这些人还是她最亲最近的人。

    “……”

    罗秀才忽地站起身,错愕震惊的看着罗氏。

    罗陈氏也说不出话来。

    “你们走吧,不要再来了,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当我死了,从此别来害我,别来害我的女儿了!”

    “秀兰…”罗陈氏叫了一声。

    要说贴心,肯定是罗氏贴心。

    但罗陈氏最看重的还是幺儿罗耀祖。

    “你们走吧!”罗氏说完,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眼泪从指缝里流出。

    这一次,罗耀祖沉默了。

    看着哭成这样子的姐姐,恍惚想起,从小到大,也是这个姐姐最疼他,更是有求必应。

    如今这般对他们,是真的伤了心,冷了心,再也不会原谅他们了。

    “四姐……”罗耀祖喊了一声。

    罗耀祖还想说点什么,见顾欢喜迈步走来,抱着罗氏无声哄着。

    抬眸淡淡冷冷的看着他。

    那双眸子里,没有以前的亲热,也没了感情,就那么冷冷的,像看陌生人一般。

    罗耀祖心惊失色。

    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这般沉稳了?

    顾欢喜看着罗耀祖,没有说话。

    有些话,罗氏可以说,她却不能,抱着罗氏,无声安慰。

    罗耀祖沉默的抿着唇,慢慢的朝外面走。

    罗陈氏想说点什么,最终复杂的看了一眼罗氏,迈步跟上罗耀祖。

    罗秀才想了想才说道,“给你带了点东西,你……”

    “你拿回去吧,我家什么都有,不用了,再说无功不受禄,你们的要求我没做到,这东西吃着心不安,都拿走吧!”罗氏抬眸淡淡说话。

    眼眸通红,眼泪湿了脸。

    罗秀才老脸一红,指着罗氏,“你为什么这么倔,那是你的娘家,生你养你十六年……”

    “我知道,就是这样子,我的欢喜被欺负了,我没闹,我孩子被罗秀兰害没了,也没闹,如今都还了,都还了,我不欠你们了,什么都不欠了!”罗氏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又讥讽的笑了起来,“若真是来看我,又怎么会带这么差劲的东西,这怕是谁送给你们,你们都不愿意吃,然后拿来丢给我吧!”

    “……”

    罗秀才脸越发涨红。

    因为罗氏猜对了。

    罗氏瞧着,越发的失望。

    罗秀才顿时有些待不住,忙拎了东西便出了罗家。

    罗陈氏见罗秀才拎着东西出来,忙道,“怎么还把东西拎回来了?”

    罗秀才气狠,一下子把东西砸在了罗陈氏脸上,“蠢妇,蠢妇!”

    这些事情,他是不管的。

    都是罗陈氏来打点,也没想着罗陈氏会拿这么次还是她自己都不愿意吃的东西来顾家。

    “我,我……”

    罗秀才上了马车,便有些气喘。

    越想越觉得丢脸。

    罗陈氏颤颤巍巍的去捡东西,然后上了马车,罗秀才却抢过直接给丢出了马车,“耀祖,回家!”

    以后他再也不会来顾家。

    丢人!

    罗陈氏彻底被吓到,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罗耀祖不言语,驾驶马车离开,马车轮子压过黄纸包,把里面的东西压爆出来,竟是发霉了。

    “啧啧啧,这是谁啊,竟送发霉的糕点到顾家!”

    “谁知道呢!”

    顾老汉、顾钱氏拎着一篮柚子,站在一边看着,面面相视。

    顾老汉叹息一声,“幸好歹竹出好笋!”

    罗家这个德行,罗氏却是好的。

    大厅里。

    顾欢喜抱着罗氏,罗氏也抱着顾欢喜,她只是伤心,却不绝望。

    她有爱她的丈夫,还有懂事上进的儿子,乖巧可人的女儿,她是幸运的。

    “娘回屋子去洗洗!”

    “嗯,我陪娘!”顾欢喜紧紧拉着罗氏的手。

    顾雍连忙上前,拉着罗氏另外一只手,“我也陪着伯娘!”

    罗氏牵着两个孩子,微微笑了起来。

    罗家来了人,顾老实晚上的时候就知道了,还得知罗家送来的糕点是发霉的,顾老实抿了抿唇没说话。

    却对顾老汉说道,“爹,你那烟,给我抽两口!”

    顾老汉看着自己的儿子,递了烟斗。

    顾老实拿着坐在台阶上吸了几口,顿时呛的他泪流满面。

    也不知道是被烟呛到了,还是心里难受。

    顾欢喜在一边瞧着,上前抬手轻轻给顾老实擦拭眼泪。

    “爹……”

    “爹没事,就是被烟呛到了!”顾老实连忙把烟斗递给自己老爹、

    他可是知道,自己这小闺女闻不得烟味。

    “那我给爹拍拍背,就不呛了!”

    “好!”

    顾欢喜抬着肉呼呼的小手,给顾老实拍着背,夕阳下,两个人就在台阶上,影子渐渐的融合在一起。

    十月二十五

    明儿就是顾欢喜生辰。

    家里早就忙活起来,文家、于家那边都说要来坐坐,这也是给顾老实面子,谁叫盘扣是四房罗氏想出来的。

    对娘家,顾文氏、顾于氏都没说实话。

    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鸡鸭鱼肉自然是要准备的,还有顾欢喜生辰,礼物更是不能少,罗氏亲手做了一套大红白兔毛皮领的袄子,手腕上也是一圈,顾欢喜早早试过,穿起来好看的很。

    等到二十六这日早上,文家、顾家早早便来了人,顾欢喜跟着顾雍喊人,都是舅舅、舅母、姥姥。

    “哎呦,这两孩子,小嘴可真甜!”文家姥姥说着,拿了糖给两个孩子吃。

    “谢谢姥姥!”

    “乖了!”

    姐弟两在一边去吃。

    文家姥姥才说道,“亲家母,欢喜开年了要去学堂吧?”

    “去呢,虽说是女孩子,还是识字些好,以后找人家,更容易些!”顾钱氏笑道。

    顾家如今的样子,顾欢喜的婚事,一般人家肯定不行的。

    至少要比顾家好。

    只要顾城考中了举人,顾俊、顾安、顾考中秀才,那欢喜的亲事,定还要高上一些。

    文家姥姥笑了起来。

    她有个孙子,今年八岁,和顾欢喜倒是极配的。

    只是如今看顾家的样子,怕是看不上文家。

    尤其顾家就这一个孙女,她这口也开不了。

    不过,等过年的时候,带着走动走动,万一两个孩子玩到了一起,彼此情投意合,倒也是极好的。

    再看顾欢喜,长得粉雕玉琢,又活泼精灵,顾家家风好,孩子教出来个个顶棒,顾欢喜长大差不了。

    “亲家母所言甚是!”文家姥姥笑道。

    顾欢喜生辰,得了不少礼物,还有几对珠花,漂亮的很。

    女孩儿就喜欢漂亮,顾欢喜也不意外,拿着在头上比划着。

    “欢喜妹妹,我帮你戴上!”文素儿讨好道。

    她是没想到,顾欢喜有自己的院子,有自己的衣柜,还有好多绢花、珠花。

    今儿能跟着来,还是她和顾欢喜差不多大年纪,爹娘才带她来的。

    “我已经戴了,不戴这个了!”顾欢喜说着,见文素儿头上就两朵绢花,还旧了。

    “素儿姐姐,这对珠花送给你吧!”

    “……”文素儿有点回不过神来。

    “来,姐姐坐这个小凳子上,我给姐姐梳一下头发,再把这珠花戴上!”

    “好,好啊!”文素儿连忙坐下。

    顾欢喜拿了梳子给文素儿梳头发,两个揪揪,然后戴上珠花。

    文素儿已经穿了耳洞,这会子用茶叶棍子穿着。

    顾欢喜想着自己还没穿耳洞,就已经有了好几副耳环了,便打开了小箱子,“素儿姐姐,你挑一副吧!”

    “送给我?”

    “对啊,送给你,你自己挑吧!”

    平时家里也没女孩,难得来了一个,文素儿也很知趣。

    她还是蛮喜欢的。

    “那我挑一对!”

    “你随便挑!”

    文素儿到底还是没有挑最漂亮的,而是挑了一对小小的银耳圈,让顾欢喜帮着戴上。

    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欢喜妹妹,谢谢!”

    她长这么大,还没带过珠花,也没戴过耳环呢。

    真好看。

    “绢花要吗?我还有一些绢花,你也挑几朵去吧!”

    顾欢喜又打开了抽屉让文素儿挑选。

    “不了不了,你已经送我珠花、耳环,我不能再挑了!”

    再挑就显得贪心了。

    她虽然没读书认字,但是也知道,贪心不好。

    顾欢喜笑着,挑了几朵适合文素儿的绢花,“拿着吧,我笑着头发少,反正也不戴的!”

    顾欢喜头发也不算短,但不长就是了,确实不是特别多,但黑黝黝的,发质特别好。

    “欢喜妹妹,等我回去,我给你绣个荷包吧,我最近学了刺绣!”

    “好啊!”

    顾欢喜送文素儿东西,顾家人是无所谓的,反正也值不了多少钱。

    于家却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把家里的女孩子带来,和顾欢喜处好关系也好的。

    真是失算了。

    不过想着马上要过年了,等过年后,还要走亲戚,到时候带过来也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