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敢说实话吗?
    顾欢喜的生辰还是十分开心的,几大桌子,菜肴丰富,加上晚上要在这边住,所以中午吃了,晚上还吃了一顿,男人们喝了不少酒,都是醉仙楼最好的酒,价格贵的很。

    而且这钱还是顾老实自己出的,

    他木盒子也卖了不少钱。虽比不上盘扣钱多,但是也不少。

    他素日里也没什么开销,就喜欢吃点酒,罗氏也从来不管这些的。

    文素儿晚上和顾欢喜睡在一起,好奇的问顾欢喜,“那个田大哥,怎么也住你们家?”

    “田大哥教我们练武功!”

    “他会武功啊!”

    “会,厉害着呢!”

    文素儿翻了一个身,“那你会武功吗?”

    “不会,我就会点养身的功夫,那种能够飞檐走壁的是不会的!”

    她看见过田园一口气就跳到了屋顶上,然后还不踩碎瓦片。

    在屋顶上快速跑着,也不会掉下来。

    “欢喜,你爹娘对你可真好!”文素儿羡慕道。

    顾欢喜笑着,“其实爹娘对自己的孩子都是好的,你也不错啊,我看舅母对你也很好的,你是不知道,有很多人家还卖孩子呢!”

    “……”

    文素儿沉默。

    又听到敲门声。

    “有人敲门!”文素儿推了推顾欢喜。

    “嗯,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

    两个人起身穿了衣裳出了屋子。

    顾欢喜好奇是谁过来了,去开了院门,见田园站在门口,笑问,“田大哥?”

    “我,我,欢喜妹妹,生辰快乐,这是给你的礼物!”田园说着,把手里的锦盒递到顾欢喜面前。

    这珍珠耳环买了很久了。

    一直没机会送给顾欢喜。

    “……”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伸手接过,“谢谢田大哥!”

    “那,那你早点休息,我也回去睡了!”

    “好!”

    看着田园转身离去。

    顾欢喜和文素儿回了屋子。

    “快打开看看,他送了你什么?”文素儿好奇问。

    “嗯!”

    顾欢喜打开锦盒。

    是一对漂亮的珍珠耳环。

    “哇,好漂亮!”文素儿惊叹道,“这个一定很贵吧!”

    “我不知道啊,不过真好看!”

    文素儿想要伸手摸摸。

    不过这是顾欢喜的生辰礼物,欣赏就好。

    摸摸还是算了。

    “欢喜,你什么时候穿耳洞?”

    顾欢喜认真想了想,“今年吧,小时候我怕疼一直不肯,今年肯定要穿了!”

    “到时候你带着这对耳环来我家玩好不好?我觉得你戴起来肯定好看极了!”

    顾欢喜点点头。

    这耳环好看,但是怕也不便宜呢。

    浩瀚王朝珍珠稀少,而且这对珍珠还圆润的很,也不知道田园哪里来的钱,买这么贵重的礼物。

    不过顾欢喜也没多想,把耳环收好,和文素儿一起睡了。

    月底是顾家最忙碌的时候,因为盘扣要交货。

    也有人弄了盘扣出来,只是到底不如顾家的好看,精致,少了些创新。

    就是花儿搭配的颜色也不行。

    顾记盘扣在浩瀚也算是出名了。

    顾欢喜只管开开心心的玩,下午跟着田园学五禽戏,晚上一起读书。

    月初的时候,顾欢喜又得到了十月的银子,八百两。

    如今她可有钱了。

    她想着,或许应该把这钱拿去买铺子,租赁出去。

    但又怕家里要急用银子,索性什么都不做,就锁在了箱子里。

    帝都

    顾城已经去光明书院那边报名,已经被光明书院收为了学子,虽然还没有确认自己的先生,但是他并不着急,而是打算回一趟家,等开年了再回来去学堂。

    一来是想家,二来也是要回去给三个弟弟上上课。

    也不知道他中举的消息家里人知道了没有?

    东西都已经收拾好,褚淮西也要回去,打算好好休息,三年后再来烤。

    “顾城,外面有人找!”

    顾城闻言,有些不解,还是出了门。

    一辆宽大的马车停在门口,和这周围小院格格不入。

    “顾解元,请上马车,我家主子在马车上呢!”一个面容干净,说话有些尖锐的男子说道。

    然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顾城错愕了一下,平静的上了马车。

    马车内是一个男人,一个瞧着很温润却带着霸气的男人。

    那种霸气,是君临天下的那种感觉。

    边上还跪坐着一个女子,正在给他泡茶。

    “坐吧!”

    建康帝指了指一边的小凳子。

    “是!”顾城微微颔首,掀开衣袍坐在凳子上。

    女子倒了茶,推到顾城面前,顾城只看见她的手指十分白皙纤长,好看的很。

    和家中妹妹肉呼呼的手是不一样的。

    “喝茶!”

    “多谢!”

    顾城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建康帝瞧着,不免觉得诧异。

    这顾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竟把孩子教的这么好?

    “你猜出我的身份了?”建康帝问。

    “回万岁爷,猜出来了!”顾城小声说道。

    其实没猜出来的,但是建康帝手指上的扳指,他看见了上面的龙纹。

    “哦,说说看,怎么猜出来的?”建康帝笑问。

    这面前的少年,颇有他年轻时的风采。

    再者他的文章写的确实好,所以才出宫来,想见见是个什么样的人,竟把他家星宸气哭。

    还不来找他算账。

    如今一见,倒是公子翩翩,风度不凡,有几分霁月光风的样子。

    如今年幼,等上几年后,怕是让不少闺秀芳心暗许。

    “外面的侍卫说话尖锐,明显是位公公,至于万岁爷,是万岁爷大拇指上的扳指,让小生猜出来了!”

    建康帝看了看大拇指,笑了出声,“倒是聪明,那朕问问你,对于科举,你有什么看法?”

    顾城深吸一口气,“万岁爷,小生可以敞开了说吗?”

    “可,你尽管说,朕恕你无罪!”

    “是!”顾城先起身,行了叩拜之理,才坐在小凳子上,“万岁爷,天下只有一个帝都,却有八州三十二府,每个府有六县五镇、村无数,浩瀚是一个大国,但在科举上,却是有漏洞的!”

    建康帝坐直了身子。

    跪坐在他身边的女子抬眸看着顾城。

    顾城却没看她。

    气的她要发飙,建康帝眸子微微扫了她一眼,她便低下头去了。

    “继续说!”建康帝道。

    看着顾城,仿佛已经看到二十年后,这个男孩在朝堂上的身影。

    若是个忠臣,是浩瀚的福气。

    若是个奸逆……

    “是!”顾城端了茶水,轻轻抿了一口,“天下学子,所求的便是有朝一日,通过科举,改变自己的人生,达到自己的愿望,或为官,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那么最后一步,便是举人考贡生,应该是最神圣,并与其它是不一样的,可如今就连考举都到了京城来,天下泱泱学子,却只有一个解元,小生觉得不妥!”

    建康帝听了之后,微微抿了抿唇。

    好一会才说道,“那依你之言,又该如何?”

    “考举应该在各州府,由朝廷派人下去监考,各州取一个解元,并在春天考,是以为春闱,秋试便是考贡生的时候,是以在秋天!”

    “都三年一考?”建康帝问。

    “童生可以一年一考,由县里县令来考举,秀才由各府来考,也可以一年一考,由府尹来考,举人不一定要在什么地方,也可以每一个府轮流来做为考场,由皇上派人去监考,这般轮流来,还能让地方经济发展起来!”顾城低低出声。

    建康帝却是笑了起来,“这般一说起来,倒是有点意思了!”

    何止有意思,简直有意思极了。

    这般无意之中,把皇权给抬起来。

    帝都,还是三年来一次,但是意义却不一样了。

    这可是有机会一步登天啊。

    而且下面秀才考举人,兴许会简单一些。

    建康帝看着顾城,不免感慨,“你应该生在富贵人家!”

    “万岁爷,小生不愿意生在富贵人家!”顾城低低出声。

    “为何?”

    “家人千金万金不能换,富贵贫穷亦不换,如今的贫穷算不得什么,十年后,小生定能让亲人过上好日子!”

    建康帝震愣一下,从腰间解下了一块玉佩,“这个赏你了!”

    “多谢万岁爷赏!”顾城起身,恭恭敬敬磕头行礼。

    才接过了玉佩。

    “回去吧!”建康帝摆摆手。

    “小生告退!”

    顾城出了马车,有些站不稳。

    立在一边的王德伸手扶了一把。

    “多谢!”顾城道谢。

    王德笑笑,“顾解元不必多礼!”

    顾城慢慢的朝院子走去。

    背脊心早已经湿透了……

    马车欢欢的行驶马来,马车内,龙星宸才说道,“父皇,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家星宸眼光甚好,只是星宸啊……”建康帝微微一顿。

    感情的事情,强求不得!

    如他,如皇后……

    “嘿嘿,我就知道,我看人不会错的!”龙星宸笑嘻嘻说着,挽住建康帝的手腕,眉眼弯弯。

    顾城回到屋子,坐在椅子上发呆。

    “顾城,你怎么了?”褚淮西问。

    “没事!”顾城把玉佩收好。

    褚淮西诧异了一下,“刚刚你见了谁啊?”

    “褚兄,我不能说,请你谅解!”顾城起身,抱拳行礼。

    “没事,我也就一问,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咱们明日就出发回家了!”

    “都收拾好了!”

    他如今手里也没什么钱了,想给家里置办点什么,也有心无力。

    只能空手回去。

    “你不给家里买些东西吗?”

    “不了!”顾城微微摇头。

    褚淮西看着顾城,“你是不是没银子了?若是没银子了,我借给你!”

    “不是,只是家里什么都有,就不买了!”顾城说完,笑的云淡风轻。

    若没有那日浪费掉的九十两,他可以给家人买很多东西的。

    “那随你吧!”

    褚淮西不勉强。

    文人,有文人的风骨。

    顾城尤甚。

    他不愿意开口,便罢了。

    翌日

    马车才出了城,就被人拦了下来。

    龙星宸看着马车,趾高气扬叫出声,“顾城,你下来!”

    顾城掀开马车帘子,寒风中,龙星宸一身锦衣,就是脖子上都是雪貂毛。

    褚淮西推了推顾城,“这是你朋友啊?”

    “不是!”顾城低声,便下了马车,朝龙星宸抱拳,“有礼了!”

    “你要走了!”龙星宸问。

    眼眶微微发红。

    这个家伙,居然不跟她告别。

    “是,回家去了!”顾城轻声。

    看着龙星宸,眸光却没有聚在她身上。

    他是厌恶、不喜她的。

    若是一开始还觉得她是富家公子,远离就好,那日醉仙楼的事情,便让顾城决定,至此都不要和此人有任何关系。

    “那你明年什么时候来?”

    “三月之前!”

    龙星宸笑了起来,“听说你家在做盘扣生意,那你能不能给我带几套漂亮精致的盘扣来,要别人没有的,我,我,我送人!”

    “这不妥!”顾城直接便拒绝了。

    “……”

    龙星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结香也错愕万分。

    他怎么敢这么直接的就拒绝了公主?

    “回家的路遥远,小生先走一步,告辞!”顾城说完,微微抱拳,转身要上马车。

    龙星宸忽地抽出了鞭子,“顾城,你敢走!”

    顾城回头,淡淡的看着龙星宸,“若是我得罪了你,你尽管抽我两鞭子泄气,但有一点,我是没银子赔了!”

    “你……”龙星宸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要抽我出气吗?若是要,请快些吧,我还要赶路呢!”

    龙星宸真是被气的狠了。

    顾城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她,怎么可以……

    她可是公主,是公主!

    用力的甩了一下鞭子,“结香,我们走!”

    转身快速的上了马车,结香连忙跟上去。

    然后马车扬长而去。

    顾城站在原地,静静的站着,直到马车远去,才呼出一口气,上了马车。

    “子链,那是谁?”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褚淮西沉默,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顾城是他的好友,说是救命恩人也不为过。

    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在问自己,按道理说褚家要钱有钱,要好先生也能请到,为什么他不如顾城?

    可是经历这么多事情后,他才明白,他确实不如顾城。

    龙星宸上了马车,越想越气,可又没办法。

    要她把顾城弄死,又下不去手,“可恶可恶!”

    “公主……”

    结香担忧的喊了一声。

    “混蛋顾城,等你回来要你好看!”龙星宸叫着。

    只是要这么收拾顾城,龙星宸还没写想到。

    回家的马车晃晃悠悠,顾城渐渐的抛开杂念,拿了一本书慢慢看着,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褚兄,咱们来下棋吧!”

    “好啊!”

    开远县

    顾家

    “请问有人在家吗?”

    顾老汉正跟在顾钱氏身后干活,打算给家里犄角旮旯都收拾一下,就听到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顾老汉说着,把扫把给了顾钱氏。

    开了门,看着这人一身官服,顾老汉吓了一跳,“您……”

    “老人家,您就是顾解元的祖父吧!”

    顾老汉有些发懵,“谁?您说谁?”

    “顾城顾解元!”

    “……”顾老汉有些回不过神来,朝顾钱氏喊道,“老婆子,老婆子,你快来!”

    是被喜悦冲的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顾解元是谁他不知道,但顾城他知道,这是他大孙子。

    “怎么了?”顾钱氏小声问,紧紧抓住了顾老汉的手。

    “……”戴成安失笑,微微抱拳,“本官是广陵府戴成安,您家顾城考中了解元,本官是前来道贺的!”

    八大州、三十多个府,一百多个县,就他广陵府出了一个顾解元,这是多么让人欣喜的事情啊。

    所以当喜报下来的时候,他都有些不淡定了。

    这个解元,先不说在皇上跟前能被记住,但朝中勋贵间,肯定有人开始笼络顾城。

    “我家顾城考中举人了?”顾老汉问。

    他是知道解元的,但他没敢往顾城身上想。

    “是的,考中了,第一名,顾解元!”戴成安忙道。

    “哈,哈哈!”顾老汉抓住顾钱氏的手,“老婆子,考中了,考中了,我们大孙子考中了!”

    结果两老夫妻就在哪里高兴,压根忘记请戴成安进里面坐。

    而罗氏、顾文氏、顾于氏带着顾欢喜、顾雍出去买东西了,六婶、八婶则在厨房忙活着午饭。

    戴成安瞧着不免感慨,他这是被拒之门外了吗?

    恰好顾老实回来拿点东西,见到一身官服的戴成安,“草民见过大人!”

    “你是?”戴成安看着顾老实。

    “老四,老四你来的正好,咱们城儿考中了!”顾老汉忙道。

    “中了?”顾老实忙问。

    “中了,中了,这个大人就是来说这事儿的!”顾老汉喜滋滋说道,有些手足无措。

    顾老实回过神来,“大人,快里面请,草民父亲、母亲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喜事儿,不周到之处,还望大人见谅!”

    “无碍!”

    戴成安进了顾家,见四处都干干净净,又看见一边的盆子、抹布、扫帚,想必这两老夫妻正在打扫收拾家。

    “老婆子,快把这些都拿走!”

    “哎,好,好!”

    两老夫妻忙把东西都挪走,去厨房让六婶泡茶。

    顾老实招呼戴成安坐。

    “你是顾解元的父亲?”戴成安问。

    “不是,草民是他四叔!”顾城说着,忽地一顿,“解元,大人,您是说,我家城儿考了第一名?”

    “正是!”

    “好,好!”顾老实连说两声好,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顾家总算是要出头了。

    总算是要出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