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一家 团聚了
    顾欢喜、顾雍被一群女孩子、男孩儿围在中间。

    有几个胆子大的男孩儿伸手想捏顾欢喜的脸。

    “你干什么?”顾欢喜退后一步。

    “你脸看起来好软的样子,我想捏捏!”

    顾欢喜还没开口,顾雍双手叉腰,“你敢,你要是敢捏我姐姐的脸,我咬你!”

    四岁的顾雍,咬牙切齿的样子,别说凶悍了,倒是可爱的很。

    把一群人都逗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我是认真的!”顾雍大声吼道。

    他真的是认真的。

    谁敢捏他姐姐,他就咬谁。

    顾欢喜感动的很,拉着顾雍,“雍儿,我们找阿奶去吧!”

    “好!”

    她长得可爱,家里人捏捏是疼爱,外面的人捏她,就有点邪恶的心思了。

    她是不会让外人捏她脸的。

    姐弟两要走,糖自然是没有了,哄着想把姐弟两留下。

    顾欢喜抚额,把糖给了一个看起来很高大的男孩儿,“哥哥,你来分吧,我先带弟弟去找阿奶了!”

    “啊……”顾木惊讶了一下。

    给他来分?

    所有孩子都惊呆了。

    给顾木来分,顾欢喜知道顾木是什么人吗?他没爹、没娘,是一个野孩子啊。

    “麻烦哥哥了!”顾欢喜把布袋子塞到顾木怀里,拉着顾雍就走。

    顾木站在原地,看着离去的顾欢喜,顾木微微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是顾家妹妹,很得宠的顾家妹妹,长得真好看呢!

    “顾木,你快点分糖……”

    “干嘛让他分,我来!”其中一个男孩子说着,一把抢了过来。

    顾木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叫了起来,“欢喜妹妹说了让我来分的!”

    一下子就朝那男孩子打了过去,然后把布袋子给抢了过来。

    满脸通红,眼眸里都是凶意。

    把一群平日里以欺负他为乐的孩子都吓住了。

    顾木红着脸,双手都在发抖。

    却还是抓了糖一个一个分过去,分到最后只剩下两粒,才发现顾欢喜牵着顾雍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我,我……”顾木吞了吞口水,“我没有藏私!”

    其他孩子得了糖,见顾欢喜手里没了,一溜烟跑开,去大人屋子里,吃点心、瓜子去了。

    “我知道,你是不是没分到啊?”顾欢喜问。

    “有,还有两粒呢!”顾木忙道。

    顾欢喜看着顾木,身上衣裳脏兮兮的,头发都打结了,瘦瘦巴巴的,比她高了不少。

    “哥哥,你是谁家的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顾木顿时羞红了脸,又有些泄气,“我没有家,我爹娘都没了,阿奶也没了!”

    “……”顾欢喜顿时想起来。

    顾木。

    出了五伏的顾家村人。

    听说他爹已经死了很多年,娘也跟人跑了,跟着阿奶生活,早些年她只是听说过这个人,却没有见过。

    如今见到,却没想他已经孑然一身,连个亲人都没有了。

    难道那些孩子要欺负他。

    “那你去我家啊,我家阿爷、阿奶!”顾雍忙道。

    “……”

    “……”

    顾欢喜、顾木都一愣。

    “去我家啊,我家有阿奶!”顾雍又道。

    “我,我可以吗?”顾木忙问。

    村子里是没有人愿意收留他的,因为他家实在是太穷了,没田、没地,一个茅草屋子,他如今还不能干活。

    等于就是一个吃饭的。

    顾雍看向顾欢喜,顾欢喜想了想,“我问问我爹啊!”

    “嗯!”顾木连忙点头。

    仿佛看见了希望。

    他想去顾欢喜家,也愿意去的。

    他远远看过,顾家很好,人也很好。

    那厢,族长也说起了顾木的事情。

    “这个孩子也是可怜,爹早就去了,娘也跟别人跑了多年,和阿奶相依为命,如今阿奶也去了,村里也没人愿意收留他,旺财啊,你们都住到县城去了,还有个作坊,你便把这孩子带去吧,别的也不用管,就给他口吃的,家里孩子穿不了的衣裳给他穿,别让他冻死、饿死就成,你看行吗?”族长沉声问。

    顾老汉闻言沉默了。

    家里倒是不怕多一个孩子,可若以后总是送去也不好。

    “族长,倒不是我不愿意,多一个孩子,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情,只是以后呢?以后他长大了要娶媳妇,这些我们管还是不管?”顾老汉问。

    “这个就看你们感情了,他要是听话懂事还孝顺,你们也觉得这孩子不是个白眼狼,就给娶个媳妇,若是不孝顺、懂事,撵出来就是了!”族长说道。

    其他人都看着顾老汉。

    “那以后不会有人总把人送我家去吧?”顾老汉问。

    “这不会,谁若是胆敢去找你麻烦,我饶不了他!”

    一番话,顾木便有了去处。

    人生在这一刻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顾老实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其实他最不解的还是那两个乞丐为什么没来?难道乞丐不想有一个家吗?

    族长让人去喊顾木过来。

    顾欢喜、顾雍也跟着在门口看热闹。

    “顾木,你过来!”

    顾木上前几步,紧张的满头大汗。

    族长微微叹息一声,“顾木啊,如今你还小,我和大家都商量过了,让你跟着你五爷去县城,你可愿意?”

    “……”顾木惊讶。

    没有回味过来,谁是五爷?

    “我……”顾木犹豫。

    他想去顾欢喜家。

    顾老汉轻轻出声,“顾木,族长问你,你可愿意去我家?”

    “啊……”顾木又惊又喜,顿时便红了眼,一个劲的点头,“我愿意,我愿意的!”

    族长颔首。

    “顾木,既然你答应,那给你五爷磕个头,从此过去后要听长辈的话,做一个懂事的孩子!”族长说道。

    “是!”

    顾木走到顾老汉面前,重重的磕了头。

    从此他就要住到顾家去了。

    “起来吧孩子!”顾老汉扶顾木起来。

    入手瘦如柴木一般的身子,顾老汉不免怜惜三分。

    “多谢五爷!”

    “喊阿爷吧,和城儿他们一样,喊我阿爷,你还是顾木,只是比以前多了一个家罢了!”

    他收养顾木,也只是给他一个家,等以后他大了,有本事了,就要独自生活去。

    “嗯!”

    顾木要去县城,家里还有些东西要收拾。

    还要去给爹、阿奶告别。

    顾欢喜、顾雍都好奇顾木家是什么样子,便偷偷的跟了上去。

    顾木的家……

    顾欢喜抿唇。

    很旧的茅草屋,她敢保证,如果外面下大雨,里面肯定会下小雨。

    姐弟两站在门口,便听到屋子里传来顾木的哭声。

    “姐姐?”

    “嘘,没事的!”

    顾欢喜小声安抚顾雍。

    她理解顾木的心情,从一个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有欣喜,也有不舍。

    对顾家村的人,他想来没多少感情的吧。

    等到顾木哭红了眼出来,看见门口的顾欢喜、顾雍,顿时呆住,“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一会了,你还好吧?”顾欢喜问。

    “没事,让妹妹看笑话了!”

    顾欢喜摇摇头,“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咱们就走吧,一会吃了午饭,我们就要回去了!”

    “嗯!”

    对顾木,很多人是羡慕的,毕竟如今的顾家和不是当初的顾家。

    吃了午饭,一家子便离开了顾家村,先往钱家村那边去。

    顾木坐在顾老实身边,“叔,我们去哪里?”

    “一会就知道了!”顾老实笑笑。

    “嗯!”

    顾木沉默。

    等到了山间,看着那一个坟墓,顾木才明白过来。

    顾钱氏上前去烧香,絮絮叨叨的说着话,顾老汉站在一边默默的陪着,顾老实带着顾欢喜、顾雍在马车上说话。

    顾木站在一边,羡慕又庆幸。

    从此,他也是这个家的人了。

    回去的路上,顾老实问顾木,“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顾木不懂。

    “你是想去学武呢,还是去读书?”顾老实问。

    “我可以都学吗?”顾木小心翼翼的问。

    顾老实错愕了一下,笑了起来,“好小子,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叔我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既然你要都学,叔就送你去,但是你去了之后,就要好好学,毕竟学到的本事都是你自己的!”

    “四叔……”

    顾木低唤。

    “嗯?”

    “我真的可以都学?”顾木小声问。

    不太确定,却又希望是。

    “对,你可以都学!”

    顾木顿时笑了起来,“我一定会好好学,做一个有本事的人!”

    报答给予他这一切的人。

    报答这个家。

    他顾木,一定会做一个有本事的人。

    十年做不到,就二十年……

    前方并不迷茫,只要他有一颗坚定的心!

    回到顾家的时候,得知带了一个顾木回来,倒也没诧异,只是让六婶烧了热水,让顾木洗澡、洗头,拿了顾的衣裳,只是顾木瘦,顾的衣裳穿在他身上都显得很大。

    顾木摸着身上的衣裳。

    这衣裳布料真好,穿在真舒服,是他从来没有穿到过的。

    曾经也不敢想的。

    “你先穿着,明儿就重新给你做两套!”罗氏温柔说道。

    “婶娘,不用的,把哥哥们不穿的衣裳改改给我穿吧!”顾木认真说道。

    “如今啊,只能先改两套给你穿着!”

    “没关系,这些衣服都好得很,我很喜欢,婶娘,我还在长身体,衣服很快就穿不了了,就穿哥哥们不要的吧!”

    罗氏笑,伸手摸摸顾木的头,“傻孩子,你别多想,先把身体养好,等开年了,就要去学堂了!”

    “我也要去学堂?”

    “和欢喜、雍儿一起去!”

    顾木点头。

    转眼就到了十一月底,正式迈入十二月。

    顾家打算今年回乡下去过年,所以乡下那边要仔细打扫。

    交了这批货,又赚了不少,顾老实的意思,请人打扫。

    所以亲自跑了一趟顾家村,请了几个手脚勤快又能干的妇人把家里里外外、犄角旮旯都收拾了一遍,又买了不少柴火堆在后院,池子也让人掏干净,重新放了干净的水,又买了一些鱼放下去,让隔壁邻居割点草喂着。

    “爹,家那边已经收拾好了,到时候我先把您和娘,还有秀兰她们送回去,我和三哥、五弟在县城,等货交了就回来!”顾老实轻声说道。

    “嗯,这样子是可以的,咱们先买些东西回去,把家里都整理起来,今年在乡下过年,明年就在县城吧,不回乡下了!”顾老汉说着,顿了顿,“这次的货要做多久啊?”

    “到十五就好了,过了十五就空下来了,爹咱们买两头猪杀吧!”

    “买买两头,那个鱼打听到了吗?”

    顾老实点头,“打听好了,过几天就送过来,每条都十斤上,我要了一千斤!”

    “这么多?”

    “嗯,秀兰做酸鱼好吃,我打算让娘做点酸鱼,到时候可以送人,再晒点鱼干,熏一些,自己也可以吃的!”

    顾老汉点头,“行,你看着办就行!”

    他如今可不管事儿,等着享福就好了。

    顾老实笑笑,家里如今都开始置办年货了,只等着顾城回来就行。

    到时候乡下办酒,干货都已经准备好,活猪也联系好了,鸡也定好,到时候就买些青菜,基本上就能做得很好了。

    家里盼着顾城回来。

    顾老汉、顾钱氏每天都在门口转悠,顾欢喜带着顾雍、顾木在门口买吃的,什么东西都买,顾木从来不知道,外面有这么多好吃的,基本上都是他吃的最多,顾欢喜浅尝即止,顾雍贪嘴,却吃不了多少。

    他也没见过这么疼弟弟的姐姐,只要卖到门口的,顾雍想吃,顾欢喜就给买,从来没拒绝过。

    顾木没有姐妹,不知道被人宠着的滋味,可是在顾家,他发现顾欢喜就没拿他当哥哥,多数似乎当他和顾雍是一样的。

    “好吃吗?”顾欢喜呼着。

    这豆腐干可真辣,味道倒是不错。

    “呼,好吃,就是辣,呼……”顾雍说着,小嘴都红了,用力吸气,吸气。

    顾木也辣的眼泪鼻涕都下来了,还觉得好吃。

    这豆腐干十文钱一份,一小碗。

    三个人吃一小碗,都辣的上气不接下气。

    边上还有一个杯子,里面是一种凉凉的糖,等吃了辣辣的豆腐干,再吃一粒糖,嘴巴就好受多了。

    顾钱氏路过的时候瞧着笑了起来,“好吃吗?”

    “阿奶,好吃,您要吃吗?”顾雍问。

    “不不不,阿奶不吃,你们吃吧!”顾钱氏连忙摇头。

    这么辣的东西,她可不敢吃。

    笑笑便去忙活了。

    要回乡下去住,被褥这些要带回去,还得仔细收拾。

    顾木也没见个这么宠孩子的长辈,顾欢喜手里似乎有用不完的钱,家里人也不管她怎么花用。

    知道初六这日,顾木才知道,顾欢喜、顾雍一直在门口等人。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浑身都带着沉稳的男子。

    “大哥!”

    他一下马车,顾欢喜、顾雍就跑了过去。

    顾城蹲下身,抱着弟弟妹妹,“我回来了,想我吗?”

    “想,我和姐姐天天在门口等着大哥呢!”顾雍说着,笑眯了眼。

    顾城心里暖和,抱紧了怀里的弟弟妹妹,“大哥也想你们,走吧,外面很冷,咱们进去说!”

    “恩恩!”

    顾城一手牵一个,看着顾木的时候,有些错愕。

    “大哥,我是顾木!”顾木连忙出声。

    顾城微微颔首,牵着顾欢喜、顾雍进了家。

    “城儿回来了!”顾老汉叫了一声,连忙上前,仔细看着顾城。

    “长高了,瘦了!”

    “阿爷!”顾城喊了一声,便微微红了眼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先去坐着,阿爷去给你拿行礼,晚上咱们一家子吃顿好的!”

    “嗯!”顾城点头。

    进了大厅,看着顾钱氏。“阿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顾钱氏激动的很,恨不得拉着顾城检查几遍。

    但见顾城瘦了许多,也是心疼的,“先坐下来,行礼让你阿爷拿!”

    “嗯,听阿奶的!”顾城说着,挨了顾钱氏坐下,怀里一边是顾雍,一边是顾欢喜。

    顾钱氏基本上都问一路上可辛苦,吃的可好,考举累不累,辛苦不辛苦。

    顾城一一回答,都是挑好的说,标准的报喜不报忧。

    “好孩子,你是好样的,如今可是举人老爷了,阿奶啊……”顾钱氏红了眼眶。

    “阿奶,我很好,您不用担心,几个弟弟将来也会很好的,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和他们说说,以后考举要注意些什么!”

    其实最重要还是心态。

    心态好,基本上考出来不会差。

    顾文氏过来,看着顾城,只是一个劲的笑着,然后伸手抹了一把脸。

    “娘……”顾城喊了一声,上前走到顾文氏面前。

    “回来就好,我和你爹念了许久,你的屋子也一直给你收拾着,炕也烧得很旺,娘这就去烧水,一会你洗个澡,换身衣裳,咱们在慢慢说!”

    “好!”

    顾城微微点头。

    回家的感觉真好啊!

    在外面,他也见过了繁华,但是远不及这一刻,娘几句话,祖母那微微发红的眼睛,还有弟弟妹妹那无忧无虑的注视。

    他一定要有出息,在帝都拥有一个大宅,让一家人都住在一起,不管外面多少风雨,家永远是家。

    等顾城洗好澡换了干净的衣裳出来,家里人都在了。

    “大哥!”顾俊、顾安、顾开心喊了句。

    看着顾城笑的开怀。

    “嗯!”

    “大哥,那考场是什么样子的,跟我们说说吧!”

    顾城看着自家兄弟,又看了看迟来的田园和站在一边的顾木。

    想来他不在的这些日子,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