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孤孤单单一个人
    顾城的那一眼极淡、极轻,却让田园、顾木身子一紧。

    忙站直了身子。

    如今两人身上的衣裳多数新的,尤其是里面的衣裳,罗氏亲手缝制,更是处处周到贴心,就连边边角角也藏好,穿着舒服的紧,外面的衣裳田园穿顾老实淘汰下来的,顾木就穿顾家几兄弟留下来的。

    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家里这些日子忙,不然早给做好了。

    顾木倒还好,和顾城没接触过,这会子满心的孺慕和崇敬。

    田园却和顾城打过交道,虽然顾城从来不多说什么,也不是那种恶人,但是他杵顾城,总觉得他不管有什么心思,都逃不过顾城的法眼。

    以前顾城还是秀才,就厉害的很。如今顾城是举人老爷了,还是第一名解元,又去过帝都,怕是更厉害了。

    顾城看着几个弟弟,又看了看仰头笑嘻嘻看着他的妹妹欢喜,笑道,“我这一路舟车劳顿的,让我先去梳洗一番,然后歇口气,再慢慢跟你们细说!”

    这也是他回来的原因。

    “就是就是,让大哥去休息!”顾欢喜说着,拉着顾城就走。

    三房如今住在自己家里,也就是以前顾欢喜他们家,顾城虽然疑惑,但如今回来了,什么都可以慢慢问的。

    顾城失笑,看向一边笑得满脸皱纹的顾钱氏。

    “去吧去吧,一会过来吃饭就好!”顾钱氏慈爱说道。

    孩子们有自己的乐趣,她这老太太就不强留了。

    再说大孙子瞧着确实累的,先歇息一会也好。

    顾城先洗澡,本想睡一会的,发现顾欢喜、顾雍都在他炕上,顿时哭笑不得,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陪大哥睡一会!”

    “嗯!”

    姐弟两连忙点头。

    他们盼了这么久,天天在门口买吃的,为的就是等顾城,这一去大半年,可想的很呢。

    看着睡在身边的弟弟妹妹,顾城拉了被子给盖上,也躺了下来,顾雍往顾城怀里靠了靠,嘻嘻嘻笑出声。

    “雍儿乖,睡一会!”

    “开心,睡不着!”顾雍说完,又嘻嘻嘻笑了起来。

    顾城感叹一声。

    得,不睡了。

    “那大哥给你们说故事吧,帝都那边的小故事,精彩的很!”

    “嗯嗯!”顾雍一个劲的点头。

    顾欢喜挨着顾雍,也笑的眉眼弯弯。

    她知道大哥会疼弟弟妹妹,可舍不得责骂。

    顾城才慢慢开口,说起这些日子遇上的奇闻异事,然后就说到了臭号。

    “这个秀才运气不太好,第一场考试是臭号,第二次还是臭号,第三次依旧是臭号,他觉得实在是太倒霉了,不过他没有因为坐在臭号边就不好好考试,相反的,他更认真面对考试,你们差后来怎么样了?”顾城问。

    顾雍不知道的摇摇头。

    顾欢喜则认真想了想,“他考中了,还得了第一名!”

    “咦……”顾城惊讶了一下。

    他这个妹妹聪明能干的很,他是知道的,却不想这般聪慧。

    “因为这个人是大哥啊!”顾欢喜无比认真回答,看着顾城笑眯了眼。

    “怎么猜到的?”

    顾欢喜坐起身子,“大哥告诉我的呀,大哥说的时候已经释然了,很明显大哥知道,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第三次不是意外!”

    “你说的对,大哥都知道的!”

    所以他其实心里呕死了,却还装模作样,但是一到可以交卷,他便出来了。

    还因此得罪了那人。

    那般不知人间疾苦的人,不想也罢。

    “我就知道,大哥这么聪明!”

    “鬼机灵!”顾城伸手揉了揉顾欢喜的头。

    “我也要,我也要!”顾雍忙道。

    他也要揉揉头。

    顾城笑,伸手揉揉顾雍软软的头发,顾欢喜也伸手去揉揉,还捏了捏他的脸。

    三人笑了起来。

    顾俊几个人在外面唉声叹气,“好想我现在就五岁,然后就能进去插科打诨了!”

    顾安笑而不语。

    顾噗嗤笑出声,“你也可以进去啊,只要不怕咱们笑你,去嘛,去装五岁,看看大哥怎么收拾你!”

    田园、顾木坐在一边。

    顾木心生向往。

    他也要好好读书,将来考秀才,考举人,做大官,报答这一家子对他的好。

    田园就想很多了。

    顾城在顾家的地位是超然的,这种超然不是因为他考中了举人,而是因为他是长孙,上面长辈给他体面,下面弟弟妹妹敬重,很听顾城的话。

    顾家的团结、和睦是他从未见过的。

    “田园,你想什么呢?”顾安推了推田园。

    田园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

    他能想什么呢?顾城考中举人,这是大事,值得开心的事儿,他也替顾城开心。

    晚饭前所未有的丰盛。

    男孩儿们都得了点酒,顾欢喜、顾雍也拿筷子沾了一点。

    “辣!”

    顾雍吐出舌头,顾于氏忙夹了菜给他吃。

    点点他的脑门,“看你还嘴馋不!”

    “不馋不馋了,不好吃,不好吃!”顾雍一个劲的摇头,含糊不清说着,又张嘴要吃的。

    顾欢喜笑眯了眼。

    其实这酒味道还可以,这可是醉仙楼最好的酒了。

    田园在一边看着,好几次想把顾欢喜爱吃的菜转到她面前,可想到坐在一边说话沉稳的顾城,他就不敢了。

    只能安静的吃着到了跟前的菜。

    都不敢大口吃饭了。

    顾家人都沉浸在顾城回来的喜悦里,还真没人注意到田园的异样,就是顾木都兴奋的去偷看顾城,尤其是接收到顾城的善意后,顾木更是兴奋。

    田园顿时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顾城中了举人,他本来是很高兴的,可是顾城那一眼,让他连气都不敢大喘。

    吃了饭,顾老汉发话,让顾城休息,天大的事儿都等明日再说。

    顾雍要拉着顾欢喜去跟顾城睡,顾城笑着应下了。

    弟弟倒没事,就是二十、三十睡一辈子都没事,可这妹妹如今都六岁了,男女七岁不同席,他能照顾欢喜,也怕只有这一次了。

    “好,走吧!”

    顾欢喜是不愿意的,耐不住顾雍一个劲的要去,只得随了他。

    到了三房,顾文氏打了水让顾欢喜、顾雍洗脸,又去抱了被褥过来。

    “城儿,晚上你警醒些!”

    “娘,我知晓的!”

    顾城不觉得顾雍、顾欢喜需要人照顾。

    等到收拾好,顾欢喜、顾雍已经缩在了被窝里,笑嘻嘻的看着他。

    顾城温和一笑,“睡吧!”

    角落里留了一盏灯。

    顾雍很快发出了轻微的鼾声,顾欢喜闭着眼睛,顾城坐起身轻轻给两人掖了被子,才躺下闭上眼睛睡去。

    很快,顾城也发出鼾声,明显是极累。

    顾欢喜睁开眼睛,看着黑乎乎的屋顶,也看见了横梁。

    她那个院子的屋顶都钉了木板,那是他爹特意给她钉的,她一个女孩儿家,钉了木板,安全。

    她知道,他爹是怕有采花贼从屋顶上往下偷看。

    她能投胎在这个家,真好!

    顾欢喜想到这里,闭上眼睛睡去。

    翌日天才亮,顾家便忙碌起来,顾老汉要带着顾城回顾家村祭祖,这是大事儿。

    好在那边基本上都准备好,就是被褥也送了干净的过去,只管带些吃的东西回去就成。

    顾城从自己阿爷口中才得知,家里如今是赚钱了,赚大钱了。

    也跟着笑了起来。

    顾家要回顾家村,顾木自然是跟着去了,田园却没了去处,只能回到镖局。

    “田园!”

    “师父……”田园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头昏昏沉沉的,疼的厉害。

    “你这是怎么了?”田师父不解问。

    “师父我没事,我这就去练功!”田园说着,站起身,一下子就栽了下去。

    田师父伸手去捞都慢了一步,看着他磕在地上,头上顿时便流出了血。

    田园病了,发热、咳嗽,有些严重。

    田师父知道田园的心结,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田园。

    顾家那般人家,一旦进去,又有几个舍得出来,太温情了。

    “这孩子,是个苦命的!”田师父叹息一声。

    田园躺在床上,一个劲的喊着,“娘,娘……”

    到后来嗓子都哑了,田师父也不知道他喊谁了?

    田家那边也没个人来看他,田师父觉得田家真不是东西,不过这样子也好,以后田园和他们也没什么感情,一个月给点钱,也算是全了田老汉当初把他捡回来。

    田园再次醒来,觉得浑身都疼的厉害,

    屋子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喉咙也疼的很,火烧火燎的,强撑着下床去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好在水是热的,一口下去,田园才觉得整个人好受了许多,慢慢悠悠的回到床上,田园是再也睡不着了。

    如果他死了?是否有人会为他哭泣?

    是否有人会记得他?

    或许不会有吧!

    一时间觉得泄气极了……

    “田园,听说你病了,我娘让我来看看你,呐,这个点心给你吃!”何彩蝶一边说,憋着气,快速的把糕点放在了桌子上,就跑了出去,“好臭好臭!”

    田园听着何彩蝶的话语,又看着桌子上的糕点,只觉得满心讽刺。

    垂下头不言语。

    他想,明年或许应该去走镖了。

    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也能连连心智,他都十六了。

    不是小孩子了。

    顾城比他小一岁,都去过帝都,好成了举人老爷。

    顾家村

    顾家这几日都热闹的很,因为顾城考中第一名解元,顾家来了很多客人,七大姑、八大姨平时走动的不走动的,如今都拿了礼来。

    嘴里说着赞美的话,心里算计着,以后有了这门亲戚,腰杆也能直了。

    顾钱氏笑着招呼大家喝茶,吃点心。

    酒席那边自有人忙活,顾文氏、罗氏、顾于氏只管接客,招呼坐位就好。

    文家、于家这次也是,能来的都来了,大人小孩,人数不少。

    但眼尖的人发现,罗家没人来,少不得议论一番,看见罗氏神色平常,顾老实进进出出看见罗氏都细心体贴,顾文氏、顾于氏对罗氏也多有照顾,顾老汉、顾钱氏对罗氏更是和和气气。

    谁都不是傻子,就单凭罗氏生了顾家唯一的孙女顾欢喜,在这个家,就没人敢给她脸色看。

    “阿奶!”顾欢喜跑进堂屋,扑在顾钱氏怀里,咯咯咯笑了起来。

    “怎么了?这么开心,说给阿奶听听!”顾钱氏笑着,给顾欢喜擦擦汗水。

    这么冷的天,汗水都玩出来了,想来是开心的。

    “是二哥、哥哥、四哥、阿木哥哥他们玩拔河比赛呢,然后绳子端了,都摔在了雪地里,这会子正在打雪仗,总是丢我,我套过来的!”顾欢喜口齿清晰低语。

    听到外面的吆喝声,更是一个劲往顾钱氏怀里钻,“阿奶救命,阿奶救命,哥哥他们来了!”

    顾钱氏笑的不行,就见顾俊几个在门口探头,忙抱紧了欢喜,把人藏在身后,“俊儿,你们干嘛呢?”

    顾俊把手往身后一藏,“阿奶,我没事,您看见欢喜妹妹了吗?”

    “没看见,兴许去别处玩了!”

    “哦……”顾俊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他都看见顾欢喜的鞋子了。

    阿奶真偏心。

    不过他打算去门口外面守株待兔,外面这会子好玩的很,欢喜很快就会出来。

    “那阿奶,我去玩了!”

    “去吧去吧!”

    平日里都要读书,可难得这么肆意玩耍。

    等顾俊一走,顾钱氏才把宝贝孙女抱在怀里,“被哥哥他们欺负了?”

    “没,就是我打雪仗跑不快,雪钻进衣服里,冷冷的!”顾欢喜说着,窝在顾钱氏怀中。

    主要还是不习惯玩的这么疯狂。

    她比较喜静。

    “那就在屋子里,不出去了!”

    “恩恩!”顾欢喜应声,去一边拿了橘子薄了吃。

    这橘子是一个亲戚送来的,皮薄肉多甜滋滋的,好吃的很。

    东西也不多,最先分到了一个,吃了还嘴馋着呢。

    “慢慢吃,别噎着!”

    “嗯!”顾欢喜乖巧点头。

    顾钱氏嘱咐了一声,又陪人说话,接受着大家的赞美。

    夸她孙女可爱、乖巧,可比夸她孙子读书好受用多了。

    顾家一片欢声笑语。

    就连才来的顾木,也跟在顾俊、顾安、顾身后,带着顾雍玩的十分开怀。

    他再也不是那个没有依靠的傻小子,他明年就要去学堂,他不是这个家的人,但他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人,把这里当成家。

    他从踏进这个家那天开始,就发誓,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护这个家安安稳稳。

    永远都这样子和和顺顺。

    “顾木,你在他们家好吗?有没有人欺负你?你这衣裳真好看!”

    顾木笑,若是以前,他肯定会炫耀一番自己的新衣裳,不过现在他不会炫耀了。

    这个家里,从来没有人炫耀自己穿的多好,吃的多好,一切都是习以为常,平常心对待。

    “我很好!”

    三个字,足以包含了很多很多很多。

    顾安听见后一笑,不枉这些日子,对他费心一番教育,是个聪明的。

    “顾木,快点过来,我撑不住了!”顾安大叫一声。

    “三哥,来了!”

    顾木应了一声,快速跑去帮忙了。

    一时间尖叫声响彻云霄,几乎就是再比谁的嗓门更大了!

    顾城在屋子里招呼着他在开远县的同窗,听着外面的笑声,也抿唇笑了起来。

    “子链家真热闹!”褚淮西笑道。

    “弟弟们比较好动,褚兄见笑了!”

    “走,咱们看看去,想想咱们年少时,可有这般玩闹过?没有的,只是如今想玩,却再也没有这个玩的心情了!”褚淮西感慨道。

    顾城没有接这个话,“褚兄,请!”

    他和褚淮西,迟早会分道扬镳。

    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请!”

    顾城迎风而立,看着那群玩闹的小子们,手忽然被一只软绵绵的小手拉住。

    顾城低头去看,顾欢喜嘻嘻嘻笑了起来,“大哥,有没有吓到?”

    “嗯,吓了一跳!”顾城说着,弯腰捏捏顾欢喜的脸,“难怪你喜欢捏顾雍!”

    “大哥……”

    顾欢喜羞窘。

    她就这点小癖好,也被说出来,真丢人。

    “好好好不说,不说,你为什么不去玩雪?”

    “冷,我喜欢像大哥这样,站在一边看着就好,再说我是女孩子,女孩子要矜持!”顾欢喜认真低语。

    “那文家、于家姐妹也来了啊,你为什么不去玩?”

    “她们……”顾欢喜欲言又止。

    这些人,想去她屋子里玩。

    她知道,其实想问她要东西。

    那些东西,给文素儿,那是因为和文素儿谈得来。

    而且关系不一样,这是伯娘家的姐妹。

    但是今天,乱七八糟的人太多了。

    顾城笑了起来,“那就跟在大哥身边吧,来,这些都是大哥的好友,大哥给你介绍一下,看看你能记住几个!”

    顾欢喜点头,却看着褚淮西道,“褚大哥!”

    “顾妹妹,褚大哥对你不住,这次没有考中,惭愧惭愧!”褚淮西抱拳行礼。

    确实也是惭愧的。

    “褚大哥不要气馁,这次只当积累经验,下次去就不会手忙脚乱,定能中的!”

    “顾妹妹言之有理,多谢妹妹吉言了!”

    顾欢喜乖巧可爱,又懂事,又口齿伶俐,十分招这些才子们喜欢。

    当然,多数还是看在顾城的面子上。

    进屋子后,顾欢喜坐在一边吃橘子,也不多话,安静、乖巧,只专心吃橘子,那小模样真是越看越让人喜欢,褚淮西想着家中也有这橘子,等回去了,派人送点过来。

    想和顾家结亲的心思也浓了几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