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哥哥们的爱慕者
    虽然她的灵魂已经几十岁,但她如今的身体才六岁,且每一个地方的学识都是博大精深,她会的那点,在这个时代未必有用。

    这也是她不敢表现太多,免得被人当成怪物的原因。

    她更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她想出来的盘扣,都只能说是她娘想出来的,阿爷更是明令禁止对外说一个字。

    “呀,你叫欢喜啊,你的名字真好听!”

    “对呀,好喜庆哦!”

    顾欢喜微微笑着,和一群小姑娘打招呼,并记下她们的名字。

    “让开让开!”

    一道声音传来,紧接着就看见一个小胖妞在好几个人的维护下走了过来。

    顾欢喜属于微胖,但这小胖妞却是超级胖,整张脸都圆嘟嘟的,把眼睛都撑的眯成一条缝。

    而她身边的那几个小姑娘,很明显是她的婢女。

    能让婢女陪着来读书,想来家里非富即贵。

    “大家好,我叫舒宝儿,今年七岁了!”舒宝儿介绍着自己。

    一说话,脸上的肉便抖动着。

    尽管年纪都还小,但都明白,舒宝儿身边的那几个婢女可厉害,倒也没人去嘲笑她长得胖。

    舒宝儿找了位置坐下,她那几个婢女便坐在她周围。

    看舒宝儿的样子,也没人敢上前去和她争抢。

    去年还留在乙班的,便坐到了后面去。

    顾欢喜、舒宝儿的位置隔的很近,中间只有一条过道。

    顾欢喜长得可爱,粉雕玉琢的,最主要瞧着肉多,舒宝儿不免多看了两眼,觉得还算顺眼,又想到爹爹的吩咐,便起身走到顾欢喜面前,“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顾欢喜,今年六岁!”

    “我叫舒宝儿,比你大一岁,今年七岁,我是从帝都那边来的!”

    顾欢喜点头。

    难怪听着有股子外乡人的腔调,原来是帝都来的。

    她大哥去帝都读书,也不知道如何了?

    一听舒宝儿是从帝都那边来的,小女孩儿们立即上前问东问西,舒宝儿倒是爽快,基本上都回答了,但言谈之间,带着一些傲气。

    顾欢喜含笑听着,恰好听到有人说,“先生来了!”

    大家很快坐好。

    是一位女先生,一身紫衣,迈步走了进来。

    看着一室的女爱孩子们,女先生微微颔首,“你们好,我是你们的先生,你们可以喊我云夫子!”

    “云夫子好!”

    云夫子微微颔首,“以后由我来教你们四书五经,读书认字,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那都是很多年前的古话了,既然如今你们有了机会来学堂读书,一定要认真,因为学了本事,便都是你们自己的,更要对得起父母为你们付了高昂的学费,将你们送到南通书院来!”

    “一会开始发书、文房四宝,以后都是你们今日坐在什么位置,以后就是什么位子,一定要爱护好自己的东西,尤其是书,不能撕毁,不能脏污,若是做不到,夫子我可是要打手板心的!”

    云夫子的声音轻轻柔柔,但却十分威严,谁都没怀疑,云夫子是在说假话。

    尤其是坐在后面的那些女孩子一个个跌跌撞撞,一言不发,就知道云夫子的话是真的。

    顾欢喜也端端正正的坐着,没有因为自己的心里年龄而轻视,相反更多的是敬重。

    云夫子应该相当于是班主任那一类。

    “下面开始发书了,你们都过来排队!”

    顾欢喜算了一下,这个乙班大概有五十来个人。

    每一人得了一本书,三字经。

    文房四宝一套,还有宣纸。

    “你们拿在手里的东西,都要爱护好,若是学习好的,便可以升到甲班了!”

    拿了书坐回位置上,顾欢喜轻轻的翻开一页。

    人之初,性本善……

    这三字经,顾欢喜是背不完整的。

    且多数是繁体字,她要不是这几年都沉浸在几个哥哥的书房里,还真不认识。

    等都得到了书,坐回自己的位置,云夫子才开始教大家读书,“人之初,性本善……”

    “人之初,性本善!”

    整整齐齐的读书声。

    能来读书的孩子,都是珍惜这个机会的,家里也有些钱财。

    等到外面传来敲铃声,顾欢喜猜是下课了。

    云夫子站起身,“下课!”

    女孩们纷纷站起身,恭恭敬敬行礼,“多谢夫子!”

    云夫子收拾东西离开。

    柯一梅顿时跑了进来,拉着顾欢喜说道,“你要不要去更衣?”

    更衣,也就是小解、大解的意思。

    顾欢喜微微点头。

    她虽然不是特别急,但是还是想去先方便了,免得憋急。

    跟着柯一梅去了净房,收拾的还很干净,一个一个的小屋子,都是蹲下去的,边上的盒子里放着整齐的竹片。

    顾欢喜微微错愕了一下。

    她家里是用麦秆,后来有钱了用纸,不过纸也蛮粗糙,但比用麦秆好很多。

    “呐,这个给你!”柯一梅从门缝里递了纸来。

    顾欢喜诧异一下,伸手接了,“谢谢柯姐姐!”

    顾欢喜记得小时候都是罗氏拿布巾给她擦屁股,后来大了,家里用什么,就跟着用什么。

    “别客气,你会穿裤子吗?要不要帮忙?”

    “不用,我会的!”顾欢喜慢慢的把裤子穿好,才出了净房,到一边去洗手。

    柯一梅又拿了一块布巾给顾欢喜,“擦擦手吧!”

    “谢谢!”

    今天第一天读书,家里也不知道女童这边是个啥情况,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

    “别客气,我刚刚来的时候,也手忙脚乱的,这个帕子还是新的,送给你擦手了!”

    “……”

    这为了她家哥哥,也实在是太客气了。

    只是这柯姐姐,喜欢她哪个哥哥呢?

    这边两个人才收拾好出去,就听到那边有人议论纷纷,“顾童生他们来了!”

    “我哥?”顾欢喜挑眉。

    柯一梅顿时欣喜万分,“欢喜妹妹,就是你哥哥呢,快,咱们快过去看看!”柯一梅伸手拉着顾欢喜就跑。

    “……”

    这得多喜欢啊?

    她没有喜欢过人,不知道这种青春萌动的感觉。

    顾俊、顾安、顾三人站在乙班门口,含笑的接受着一众女孩子含羞带怯的暗送秋波。

    “哥儿、哥哥、四哥!”顾欢喜喊了一声,跑了上去。

    柯一梅跟在一边,笑的十分含蓄。

    三兄弟见顾欢喜跟柯一梅在一起,有些意外。

    “这是柯姐姐,她帮了我好多!”顾欢喜笑着说道,打量着柯一梅,见她有意无意的去看顾俊,顿时明白,这是喜欢她家二哥呢。

    顾安、顾顿时笑了起来。

    顾俊倒是一本正经的抱拳行礼,“多谢了!”

    “没,没事的!”柯一梅羞红着脸。

    心噗通噗通直跳。

    果然,走顾欢喜这条路子行得通。

    顾安摸摸顾欢喜的头,“还习惯吗?”

    “习惯!”然后往边上退了退,“哥哥,别摸我的头,头发会乱的!”

    顾安笑了起来。

    “好,不摸不摸,你要听夫子的话,不然会被打手心的,知道吗?”

    “知道的!”

    三兄弟见顾欢喜确实适应,加上又要上课了,便一起离开。

    几乎甲班、乙班都知道顾欢喜的身份了。

    顾家四兄弟,那可都是名人,长得好,学问做的好,如今顾城又是第一名解元,可是所有女孩子心中夫婿的最佳人选。

    作为他们唯一的妹妹,顾欢喜简直就是一个香饽饽。

    柯一梅心里开心极了,因为顾俊跟她说话,还朝她行礼。

    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真是太激动人心了。

    “欢喜妹妹!”柯一梅低唤,声音都柔了又柔。

    “柯姐姐?”

    “快要上课了,你去上课吧!”

    “好!”

    柯一梅一走,顾欢喜又被围在一起。

    舒宝儿推开几个女孩子站在顾欢喜身边,“刚刚那三个是你哥哥?”

    “对!”

    “马上要考秀才了?”

    顾欢喜点头。

    不解的看着舒宝儿。

    帝都来的,舒姓,莫非的太后的族人?

    “我哥哥也是!”舒宝儿笑眯眯拉着顾欢喜的手,“你和我都在乙班,都有哥哥要靠秀才,不如我们做朋友吧,最好最好的那种朋友,怎么样?”

    “……”顾欢喜看着舒宝儿。

    作为一个见识过太多算计的人,顾欢喜顿时明白,舒宝儿怕是有备而来。

    “我们是同窗了啊,难道同窗不是朋友吗?”顾欢喜天真问。

    “这个……”舒宝儿想说点什么,铃声响了起来。

    还是一个女夫子,自称姓韩,“你们喊我韩夫子就好,我教你们抚琴课,不过抚琴之前,咱们要先学谱子!”

    顾欢喜倒是十分愿意学的,因为她不会的。

    后来是方夫子教棋,袁夫子教书,赵夫子教画,这便是上午的课程了。

    书院外墙

    顾老实已经走了一圈,才发现这书院可真大,墙也够高,他走了半天,也没找到地方可以翻墙进去。

    泄气的捶了捶墙壁。

    恨自己没有好好练武功,要是他会武功,一下子就能翻进去了。

    倒是看见了两个狗洞,他比划了一下,进不去。

    “……”

    顾老实扪心自问,要是狗洞能钻进去,他是钻还是不钻?

    应该不会的吧!

    回去的路上,顾老实还在想这个事儿。

    顾欢喜中途吃了点心,才明白读书可真不易。

    “欢喜,咱们吃饭去吧!”柯一梅过来喊顾欢喜。

    舒宝儿连忙拉住顾欢喜,“欢喜答应和我一起的,你一边去!”

    “嘿,你这小妮子!”柯一梅说着,推了舒宝儿一下,把舒宝儿推了一个趔趄。

    舒宝儿几个婢女立即要上前,柯一梅冷笑道,“你们别忘了,我是谁家的女儿,就算你们是帝都来的,那也要讲道理,我和欢喜先说好一起去饭堂吃饭,你也要一起就一起,凭什么叫我一边去?你这种不讲道理的人,欢喜妹妹可不会跟你做朋友!”

    “……”舒宝儿被说的一噎。

    忙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神色淡淡,要说她还真喜欢柯一梅些,柯一梅对她好,那是喜欢她哥哥,这种爱屋及乌没有算计,更多只是表现。

    舒宝儿动机太明显了。

    难道是因为她大哥?

    是了,解元呢,想来很厉害的吧,所以那些人从大哥那里无从下手,便把主意打到了家里来?

    想到这种可能,顾欢喜眸子微微一眯,又看向舒宝儿。

    “我先答应了柯姐姐的,如果你不嫌弃,咱们一起吧!”

    “那,那好吧!”舒宝儿低语。

    心里恼火极了。

    要不是父亲特意吩咐了,她才不想理顾欢喜。

    长得可爱,招人喜欢,哥哥还多,个个都宠她的很。

    这些都是她所没有的。

    不,她也有顾欢喜没有的,她是舒家人,是侯府的人。

    身份高贵着呢。

    三人才出了拱门,一个小胖墩就扑了过来,“姐姐,姐姐!”

    顾欢喜看着顾雍笑眯了眼,“上课累不累,有没有吃点心?”

    “不累,我吃了点心了,阿木哥也吃了!”顾雍说着,紧紧抓住顾欢喜的手。

    满心满眼的开心。

    顾家的孩子都爱读书,也觉得读书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最主要能出人头地,带着家人过上好日子。

    也或许是顾家家风好。

    顾木站在一边,也是笑的眉开眼笑,“妹妹!”又朝柯一梅、舒宝儿点头。

    顾木长得像他娘,样子不错,在顾家这些日子,吃得好,睡得好,心情好,身上的阴霾之气已经渐渐散去,多了活泼从容。

    站着的时候腰挺的笔直,还是十分招人的。

    柯一梅心中有顾俊,朝顾木点点头,便没有下文。

    舒宝儿却多打量了几眼,觉得这个小哥哥倒是不错。

    “阿木哥!”顾欢喜喊了一声,牵着顾雍的手,“走吧,咱们吃饭去!”

    “嗯嗯,姐姐,我听说饭堂里有好多好吃的,你卖给我吃好不好?”

    “好啊,不过咱们不能浪费,少买点可以吗?”

    “我听姐姐的!”顾雍乖巧点头。

    顾木走在两人身后,默默的行走,但是仔细看,就能看的出来,他是以保护的姿态走在后面,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已经很有心了。

    等和顾俊、顾安、顾汇合,才一起去饭堂。

    饭堂更是大的很,里面的菜肴都已经做好,温在路子上,喜欢什么打什么,三三两两坐在一起。

    也有男女同桌,但那应该是兄妹。

    顾俊带着去打菜,顾欢喜瞧着便笑了,这分明是现代的快餐店模式,看来有一个穿越前辈呢。

    柯一梅、舒宝儿不肯走,也不好撵人,索性一起去长桌子那边吃,菜也点了不少,顾俊付了钱,都端着菜肴、米饭,找了位置坐下。

    顾雍是饿坏了,拿了筷子就吃,顾欢喜给他夹菜,“雍儿,你慢点吃!”

    “姐姐,饿!”

    顾欢喜失笑,摸摸他的头,“明天咱们多带糕点!”

    “嗯嗯!”

    饭堂里人不少,但并不喧闹,都安静的来,安静的去,学子们都讲究食不言。

    舒宝荣端着菜肴过来,“我能在这里坐下吗?”

    顾俊颔首。

    舒宝儿开心的喊了一声,“大哥!”

    “嗯!”舒宝荣淡淡应了一声,一点也没有顾家兄弟看见顾欢喜时的宠溺。

    “……”

    舒宝儿低下头吃饭。

    她人胖,饭量大,吃的多。

    丫鬟给她打了三次饭,才算吃饱。

    舒宝荣臣着脸,朝顾家人抱拳,“见笑了!”

    “无碍!”顾俊有礼一笑。

    若是他的妹妹,他不会让她吃这么多,还装模作样的跟别人表达歉意。

    就算吃这么多,也不会踩低自己妹妹。

    又没吃别人家的饭菜,有什么可道歉的?

    看着自家虽然胖乎乎,但是胖的很可爱,顾俊觉得,还是自家妹子好,不会暴饮暴食,又乖巧懂事。

    午饭后,有一会休息的时间,这边也有茶桌,准备了茶水、点心,几人去点了一壶茶,顾雍便有些打哈欠。

    他习惯了午睡。

    顾欢喜便让他挨着自己眯一会。

    “姐姐,衣裳会不会皱?头发会不会乱?”顾雍小声问。

    “……”顾欢喜无言,好一会才说道,“那咱们说说,你上午都学了什么吧,还有你们的夫子都是男夫子吗?我们这边都是女夫子!”

    “都是男夫子,看起来好严厉的样子,我上课一点都不敢乱动,心噗通噗通直跳!”顾雍说着,呼出一口气。

    顾木在一边笑。

    他也很紧张,也和顾雍一样,都不敢乱动。

    这机会得来不易,他更要努力才行。

    顾俊、顾安、顾笑而不语。

    都是这么过来的,习惯就好!

    柯一梅、舒宝荣、舒宝儿坐在一边,有些尴尬,虽然都是顾雍再说,顾俊几人只端了茶小口小口抿着,含笑的看着说话的顾雍,但总给人一种不太好融入的感觉。

    舒宝荣端着茶杯抿了一口,掩去眸中的想法。

    这顾家人,想要深交怕是难,尤其是让他们听话,更是难上加难。

    那个小娃儿,也才四岁吧,口齿清晰,举止有礼,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机灵劲,更别说那个叫顾欢喜的女娃了。

    虽然她不显山不露水,但是绝对不说废话,开口之语让人听着就觉得信服,舒宝荣觉得,她不是个简单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