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直接出局
    顾雍说着话,也精神了起来,下午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欢喜、雍儿、阿木,回去上课吧,等下学,咱们一起走!”

    “嗯!”

    回去的路上,柯一梅暗自欣喜,舒宝儿沉默不语。

    顾欢喜神色淡然。

    下午的课对顾欢喜来说,还真是毫无压力。

    连夫子的刺绣课、荀夫子的厨艺课、华夫子的茶艺课,顾欢喜都愿意学,虽然她本身就会,且还不错,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顾欢喜觉得多学总没错。

    所以刺绣课上,她快速的穿针引线,连夫子瞧的眼睛亮了又亮,拉着她的手看了看又看,“在家里学过?”

    “跟着娘亲、婶娘学过一点!”

    “好孩子,以后这手别拿重多学,别做重活,回去和你爹娘说,以后跟着夫子好好学习刺绣!”

    “……”

    顾欢喜愣了愣。

    这是要收她做徒弟吗?

    连夫子以为顾欢喜不懂,“回去和你爹娘说,她们会懂的!”

    “嗯嗯!”顾欢喜点头。

    连夫子笑着离去。

    顾欢喜坐着愣了一会,去了净房,回来等着第二堂课。

    厨艺课。

    不要觉得古人就不会吃,相反来说,古人要和很会吃的,还会利用各种各样的香料,做出来的东西也是色香味俱全,更天然无公害。

    厨艺课先教大家学会辨认香料,顾欢喜也十分喜欢这堂课。

    不过她没有过多表现,只是表现得自己很喜欢而已。

    茶艺课也是,华夫子先是慢慢的讲解,据说过一段时间,才能去煮茶、泡茶。

    顾家

    顾老汉、顾钱氏今日十分不得劲。

    以往两个小的在身边,只觉得热闹,如今两个都去读书了,家里一下子冷情下来,还真是不能适应。

    “唉!”顾钱氏叹息一声。

    “你别叹息,这不就要回来了嘛!”

    顾钱氏瞪了顾老汉一眼,“要你提醒,我不知道要回来了啊!”

    “……”

    顾老汉抿了抿唇。

    身子往边上挪了挪,可不敢招惹这凶悍的老太太。

    顾钱氏冷哼一声,起身出了屋子,到大门口去看了看。

    又转身去厨房,吩咐六婶、八婶多做几样菜,尤其是顾雍、顾欢喜爱吃的。

    “老太太放心吧,我们都记下了!”

    顾钱氏颔首。

    或许她真应该找点什么事儿做做,如欢喜所言,做些糕点卖卖,打发时间。

    三个儿媳妇出去买东西,想来也快回来了。

    顾老实在作坊忙活了一会,早早就去学院门口等,只是他来的太早,一个人都没有,就格外显眼。

    看门的几个老头也盯着他看了许久。

    暗想这是谁家的傻爹,这散学还早着呢,就来等着了,可够傻的。

    散学的铃声一响,学子们都朝外面走。

    丝毫没有拥挤,也有三三两两在一起说话的,但都极其小声,没有大声喧哗,追逐打闹。

    顾欢喜见到顾雍、顾木的时候就笑了起来。

    “姐姐!”

    “雍儿,阿木哥!”

    三人在一边等着顾俊、顾安、顾,等着他们一起回家。

    柯一梅走过来,“欢喜妹妹,你还不走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不用,一会我哥哥他们出来就走,我爹应该在外面等着了!”

    柯一梅笑笑,站在一边问顾欢喜读书可习惯,顾欢喜点头。

    她喜欢这般紧凑的生活。

    毕竟是女子,夫子教了,能学到多少都没事,等到全优了,就可以去甲班。

    甲班那边的人就更多了,夫子也还是这几个夫子,课程倒是稍微改动了一下,但改动不大。

    要不要认真学也是你自己的事儿,夫子只负责教,你不愿意学,也可以不来。

    “挺好的!”

    顾欢喜说着,见到顾俊他们走来,身边依旧跟着舒宝荣。

    “……”

    舒宝儿似乎吃坏了肚子,下午去了好几次净房,这会儿才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做着。

    脸色发白,很明显比较严重。

    “你还好吧?”顾欢喜问。

    “还好,还好!”舒宝儿说着,深深吸了口气。

    顾欢喜也就不和她多言,牵着顾雍朝外面走。

    顾木默默的跟在两人后面,嘴角挂着一抹笑。

    顾城临走时和顾木说过,笑是最好的武器,只要你笑着,别人就不知道你心里所想,笑也是最好的伪装,但所有的坏心思对付的只能是外人,对付要伤害自己家人的恶人。

    顾木记住了,并努力做着。

    柯一梅偷偷看了一眼顾俊,见他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里也是喜悦的。

    这般有爱的男子,以后也一定是一个机会疼妻子的人。

    出了学院大门。

    顾欢喜就在人群中看见了自家的马车,翘首期盼的亲爹。

    情不自禁扬手晃了起来。

    顾老实也瞧见了,顿时笑眯了眼,忍不住鼻子一酸。

    到底还是闺女贴心,那几个混小子就没这般过。

    “爹(四叔、四伯)!”

    顾老实笑着点头,“快上马车吧!”

    顾欢喜和柯一梅摇手告辞,柯一梅笑着,看了一眼顾俊,才转身离开。

    顾老实吧顾欢喜、顾雍抱进马车,又等顾俊、顾安、顾、顾木进了马车才说道,“你们要不要吃醉仙楼的酱猪蹄?”

    “好呀好呀!”顾雍连忙点头。

    他最喜欢醉仙楼的酱猪蹄了。

    “那坐好了,我这就带你们去买!”

    去醉仙楼买了酱猪蹄,又买了一只酱鸭,再买两坛子好酒,又去徐福记买了糕点,顾老实才驾驶马车回家。

    回到家里,饭菜都准备好,就等孩子们回来就开饭。

    顾老汉、顾钱氏看两个孩子那是真稀罕,问东问西,恨不得把去茅房的事情也问清楚。

    顾欢喜是一切都好,顾雍就精彩多了,叭叭叭什么都说,比如他边上的人,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竟也有了朋友。

    想想倒也不奇怪,顾家可是出了一个解元,马上有三个要考秀才,万一都考中了,在这小小的开远县,那也是极轰动的事情。

    顾老汉又问顾木,“阿木,你呢?”

    “阿爷,我一切都好,夫子教的,都能记住!”

    “记不住也没事,勤能补拙,回家了多看看,不懂的问你哥哥他们!”

    “嗯!”顾木重重点头。

    休息了一会,便去书房读书,顾欢喜又说道,“爹、娘,今日教刺绣的夫子说,让我以后不要做重活,也不要拿重东西!”

    罗氏、顾老实一喜,“是教刺绣的夫子吗?”

    “嗯嗯!”

    “那可真是太好了,咱们欢喜就是本事,你那夫子是想收你做徒弟呢!”顾老实开心万分。

    心里想着,应该准备什么样的拜师礼?才妥当!

    顾欢喜笑了起来。

    她的刺绣已经是大师级的,如今忽然多了个师父也好,以后就师出有名了。

    顾欢喜说完,也去读书了。

    顾雍他们也叫琴棋书画,但下午就是骑射、拳脚功夫。

    若是不愿意学也没事。

    顾雍、顾木都喜欢这拳脚功夫,便一起去学。

    顾欢喜歪在床上,才想着,这位穿越前辈到底是谁?本事倒是大!

    又想起舒家。

    顾欢喜觉得这事情得和家里人说一声,但又怕自己想错了。

    “呼!”

    “欢喜,睡了吗?”顾老实在外面小声问。

    “?”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

    半夜三更的,她爹过来做什么?

    “没呢,爹您进来吧!”顾欢喜慢慢的坐起身,拿了小衣套上。

    顾老实在门外等了一会才推门进来。

    “欢喜啊……”

    “爹!”

    顾老实在炕边的凳子上坐下,才说道,“欢喜啊,爹有些事儿,拿不定主意,问你几个哥哥嘛,有点丢人,这先来问问你,你给爹分析分析!”

    “爹,您说!”

    顾老实深吸一口气,“帝都侯府那边来人了,说是来接手这边的生意,以后做了盘扣直接送过去,然后依他的意思,让我每个月卖一个盘扣花样给他,他也想做一个作坊!”

    “……”

    顾欢喜沉默。

    侯府,舒家人……

    “爹爹答应了?”

    顾老实摇摇头,“还没呢,我总觉得不太妥当,这花样子说好的一个月一个花样子,这要是多出了一个,你就要费心!”

    “爹,如果单纯的要一个花样子倒也没什么,你和他说,一千两银子一个,只要他要,一年十二个,二十四个都可以,但是多了不行,我们和舒记的买卖他不能使绊子,也必须保证咱们家的盘扣和以前一样多就好!”顾欢喜说着,微微一顿,“爹,我其实最担心的是,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咱们家几个哥哥这里!”

    “……”

    顾老实不是傻子。

    顾欢喜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过来。

    这舒记后面是侯府,侯府后面是太后。

    一到了太后这里,就牵扯到夺嫡,如果绑在侯府身上,胜了最好,若是败了……

    紧张的吞了吞口水,“那以后要离他们远一些吗?”

    “平常心对待就好,不近不远,生意上的来往是正常的,爹爹莫要自己吓自己,其实我最怕的还是他们出阴招,把咱们拿捏住,去威胁大哥!”

    顾城的心智,一般人想要拿捏他很难。

    可他有弱点,那就是家人。

    这也是顾家所有人的弱点。

    “那你说,要使阴招,会是什么?”

    顾欢喜摇摇头。

    她还真不知道的。

    顾老实伸手摸摸顾欢喜的头,“可惜你不是男孩儿,若是男孩儿,咱们顾家又要多一个状元郎了!”

    顾欢喜笑。

    顾老实又道,“以后在外面可不能这么聪明,知道吗?”

    “我知道的!”

    瞧着女儿乖巧的样子,顾老实满足极了。

    顾欢喜看着顾老实的样子,握住了顾老实的手,“爹爹,再帮我添一个弟弟妹妹吧!”

    “……”

    “如果是妹妹,我一定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如果是弟弟,我像对雍儿一样对他,带着他一起长大!”

    “欢喜……”顾老实唤了一声,轻轻叹息。“其实爹爹不打算再给你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顾欢喜懂,也不太懂。

    她没有过孩子,不太知道父母对孩子的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爹知道你现在不懂,等以后长大就明白了!”

    “爹……”

    顾老实笑,“这事儿咱们顺其自然,你睡吧,爹爹也回去睡了!”

    “嗯!”

    顾欢喜不是那种喜欢纠结的人。

    不然曾经也不会一把年纪还是个光棍,身边虽有男人追,但又有几个是冲她这个人来的?她那些所谓的家人,不提也罢。

    去京城的路上

    顾城从得知田园也在的时候,错愕了一下。

    只是田园似乎在躲着他。

    顾城笑。

    所以找了一个时间,把田园给逮住了。

    “田园!”

    “顾,顾城!”

    田园今年十七,顾城十六,他比顾城大一岁,但是见到顾城他心里发怵。

    “……”

    顾城似笑非笑的看着田园。

    田园吞了吞口水,“有事吗?”

    “没事,就是找你说说话,这到了京城,以后再见又不知道什么时候!”

    “啊,好!”

    田园说完,挨着顾城坐下。

    顾城看着田园小心翼翼的样子,摸了摸下巴。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吓到田园了?

    但,田园对欢喜的心思……

    “唉!”顾城叹息一声。

    “……”

    田园越发的不解,但也知道,顾城这般叹息,肯定有原因。

    “我在想家里人呢,欢喜今年就去学堂读书了,她长得那么可爱,将来长大了定十分漂亮,求娶的人也一定很多!”

    田园点头。

    这倒是真的。

    顾欢喜长大之后,定是一个美人。

    但嫁给别人……

    “不过欢喜如今还小,等十年后,我想来也有些出息了,那些阿猫阿狗想娶我家欢喜,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人做梦!”

    “……”

    田园心忽地沉了沉。

    吞了吞口水,“你觉得什么样的人能配得上欢喜?”

    顾城看了看田园,笑道,“那肯定要家世好,家里人口简单,父母性子好,还得有本事,学问也必须要好,师承大儒,功名嘛……”

    顾城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怎么也得探花郎吧!”

    “……”

    田园顿时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就顾城这般要求,他怕是一辈子都没希望了。

    “……”

    田园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那是欢喜,那是对他极好极好的欢喜,还那么小的欢喜,他怎么可以有这种龌龊的心思。

    但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世界都一片灰白,再也没有色彩了。

    他更知道,顾城这些话都是说给他听的。

    “欢喜值得最好的!”田园低低说着。

    声音都颤着几乎破了音。

    他很想说,他其实也喜欢欢喜,但是他有什么资格?

    顾城所说的要求,他一样都没有。

    坏的倒是都占齐了。

    “你也是这么觉得吧,到时候等我们兄弟几个都有了功名,自然要给欢喜最好的!”顾城伸手拍拍田园的肩膀。

    他知道自己有些残忍。

    但田园真配不上他家欢喜。

    一个连家在何处都不知道的人,还有吸血蚂蟥一般的养父母,他是绝对不让欢喜去受苦的。

    田园低下头,没有说话。

    田师父知道田园是越发的沉默,什么事儿都压在心里,似乎一夕之间便长大了,也世故了。

    他有心劝,却不知道要怎么劝。

    三月中旬的时候到了帝都,田园站在一边看着顾城坐马车去了光明书院,仿佛看见了顾城所要走的路一般。

    光明、前程似锦。

    拿着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那点钱,去买了最烈的酒,一个人喝的烂醉如泥。

    田师父瞧着,叹息一声。

    把田园拖进屋子,丢在床上,田园抱着枕头呜呜哭了出声。

    “哭吧,哭过之后,就好受了!”田师父说着,出了屋子。

    再次醒来的时候,田园有些呆愣。

    然后便跟着大伙去干活,搬东西,跟着队伍离开帝都。

    “让开,让开,大将军侯要出城!”

    为首的士兵让走在街道的士兵往后退,一个小孩子摔倒在地,田园立即伸手把人扶起。

    小孩的父母万分感谢,田园笑着说没事,背对着街道。

    大将军侯崔玉臻骑在马背上,马儿快速的跑了过去。

    身后跟着十来个武艺高强的随从,策马出了城。

    崔玉臻得到消息,他儿子随身携带的玉佩出现在北疆,他必须立即去确认,那到底是不是他所要寻找的玉佩,如果是,那么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田园转身看着那离去的队伍,沉眸不语,转身去找田师父,然后出城,去下一个地方。

    顾家或许真的要时来运转,一飞冲天,这次考秀才,顾俊、顾安、顾都榜上有名。

    三兄弟一起下场,一起考中秀才,那也是极其有脸的事情了。

    县太爷亲自设宴,请顾俊、顾安、顾以及这次考中的秀才。

    其中便有田东明、田坤明。

    “来,本官敬你们一杯,你们以后可都是国之栋梁,都要好好读书,为国效忠啊!”

    “多谢大人!”

    县太爷笑着,不免多看了顾俊几眼。

    后生长得不错,难怪他女儿瞧得上,要是可以,这亲事定下来也不错,这顾俊定会高中的。

    不说状元,探花总会有的!

    顾城被看的背脊心发凉,头皮发麻,索性假装喝酒。

    躲开县太爷那囊中之物的眼神。

    等宴席散了之后,柯一梅立即上前,“爹,怎么样?”

    “咱们一梅有眼光!”

    柯一梅笑了起来,“爹,那您是同意了?”

    “同意,怎么能不同意呢,这顾秀才瞧着风采翩翩,和我家一梅配极了!”县太爷笑眯了。

    柯夫人也笑了起来,“婚姻是结两姓之好,这事儿咱们还得妥当些,好在年纪都小,有的是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