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何为幸福?
    她可是听说了,褚家也有和顾家结亲的意思,只是不知道褚家想结亲的人是谁?

    如果是顾俊……

    柯夫人看了女儿一眼,柯家可不敢抢。

    柯一梅笑着扑在柯夫人怀里,“娘,有劳您费心了!”

    “傻孩子,娘自然希望你嫁的好,以后日子舒心,顾家虽然底子不怎么样,但是如今那盘扣作坊也赚不少,最主要是后生们优秀,有一个解元的大哥,只要顾城在殿试上占有一席之地,他们的前途差不了!”

    柯夫人都知道的事情,更别说县太爷了。

    他也是考虑到这里,才愿意结亲的。

    柯一梅笑着。

    柯夫人虽然在笑,还是在担忧。

    万一褚家……

    回去的路上,顾俊一直蹙眉。

    “怎么了?”顾安笑问。

    心里还是得意的。

    一次就考中了秀才,也算是为家里争光了。

    “我总觉得县太爷看我的眼神怪兮兮的!”顾俊说着,百思不得其解。

    顾安、顾顿时笑了起来。

    “二哥,枉你平日自诩聪明,怎么就不想想,县令家还有个千金呢!”顾笑道。

    “……”

    顾俊一脸懵逼。

    想到柯一梅的样子,长得还是蛮漂亮,娇娇俏俏的,又活泼开朗,若是娶为妻子,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二哥,我跟你说,其实柯小姐也不错的!”顾说完,自个笑歪了过去。

    顾俊瞪了顾一眼,“小孩子家家,懂什么!”

    “谁说我不懂,那柯小姐每次看见二哥就走不动路,又害羞的紧,好不容易有了欢喜这路子,这便巴巴的靠过来,说真的二哥,那么多姑娘喜欢你,都没柯小姐来的执着!”顾一本正经出声。

    加之喝了点酒,有些激动。

    顾安笑,满眼的揶揄。

    顾俊无奈,“我倒是没注意!”

    他那个时候一心读书,哪里会注意别的女孩子,唯一放在心里的就是家中妹妹了。

    “如今注意也还来得及!”顾说着,靠在马车壁上,笑的眉眼弯弯,“倒是没想到,没有大嫂,却先有了二嫂!”

    “不许胡说,对人家柯小姐名声有碍!”顾俊沉声。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种事情,还是别胡言的好。

    “二哥说的是,四弟,这样子的话确实不能乱说!”顾安低语。

    见顾有些醉了,把人拉到自己怀中。

    顾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到了家。

    顾酒劲上来,路都走不动,顾俊背着进家门,顾安付了车钱才上去扶住。

    “怎么醉成这个样子?”顾于氏轻声问。

    “婶娘,四弟喝的倒是不多,就是那酒后劲厉害的很!”顾安解释。

    顾于氏微微颔首,帮忙把顾放在炕上,才说道,“你们两个要不也留下来歇息一会?”

    “不了婶娘,我先回家去!”

    “我也回去!”

    见顾俊、顾安都要走,顾于氏也不挽留。

    但却想着,或许应该让自家男人和两个兄长商量一下,凑点钱,买个大宅子,一家子都住在一起才是。

    别说顾于氏有这个想法,顾文氏、罗氏也是这么想的,别人家总想着分家单过,顾家人倒是想着一起过才是。

    只是如今家里人多了,一起过这院子太小可不行。

    顾老实为这事犯愁着呢。

    因为合适的房子其实不多,他想着要不买两个院子,拆了修建,但是花进去的钱可不少,且以后怕是不会一直住在开远县,这弄得太好,太大也未必能够卖出去。

    等到把顾欢喜、顾雍、顾木从学堂接回来,吃了晚饭,顾老实便和家里人商量,“能够住下咱们一大家子的,确实没有,若是买两个大院子,然后拆开重新修建,又不划算,爹娘,您们看怎么办?”

    顾老汉、顾钱氏沉默。

    顾老三、顾老五认真想着。

    “四哥,那就买两个宅院拆了修嘛,多花点钱也无碍,咱们要住很多年呢,兴许以后要去别的地方,但总要一家人住在一起才是一家人!”顾老五说道。

    想着如今也算赚钱了,实在不行卖掉现在的房子,或者租出去,一个月也有点钱。

    顾老实看向顾老三,“三哥,你怎么说?”

    “买吧,买两个宅院,拆了修建一下,咱们好好规划,这以后孩子们大了,要娶媳妇,这院子也不能太小,小了可住不下一大家子,咱们的倒是可以小些!”

    这便算是商量好了,这宅院要重新买,买两个比邻的宅子,拆了重新修建。

    如顾老三所言,得大点,孩子们有自己的朋友,以后有自己的家人,偶尔还有客人来,屋子少了还真不行。

    这些顾欢喜都不管。

    她只管安心读书就好,有了连夫子的指导,她的绣功比起之前进步了不少,当然,她也不敢太过于表现,怕露陷。

    但她功底在这里摆着,连夫子……

    应该叫师父才是,师父一指点,她就能举一反三,对师父来说,那也是极大的惊喜了,且她配色大胆,绣出来的东西又漂亮又靓丽,为此她给几个哥哥各做了一个荷包,还做了一个和银票一起托镖局送去帝都给大哥顾城。

    看着几个哥哥带着她绣的荷包,她爹也缠着让她做了一个,结果便是给叔伯婶娘、阿爷、阿奶、亲娘也各做了一个。

    “姐姐,你又在发呆!”顾雍靠近顾欢喜。

    顾欢喜笑,捏捏他的脸,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女孩子,又不用考状元,能识字就好了,读那么多书做什么?倒是你,再不认真,就追不上阿木哥了!”

    顾木学习是真刻苦,有种闻鸡起舞的坚韧在,每一门学科都是优加,每一个夫子都称赞不已。

    顾木也从没有骄傲过,相反更刻苦,他是一个有目标且珍惜机会的人,渐渐也找到自己的位置,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份子,心态也极好。

    “……”

    顾雍皱皱眉,“才不和阿木哥比,他比我大那么多,比我厉害是正常的,我还小呢,等我大了就厉害了!”

    顾欢喜笑。

    顾木也笑了起来,伸手摸摸顾雍的头,继续看书。

    书房里又安静下来。

    顾欢喜又歪着头发呆。

    琴棋书画她喜欢,但不是很爱,且她也没打算做才女,差不多就够了,倒是刺绣、厨艺、茶道她学的很认真,她学的认真,夫子就愿意多教一些。

    顾欢喜忽地坐起身。

    她给家里人都绣了荷包,好像没给田园绣。

    “……”

    也不知道他走镖什么时候回来?算了,还是给他也绣一个吧。

    田园像什么呢?

    他这个人有地寡言,但是真挚、诚恳,还有担当,长得也高高大大,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不如就绣一个竹子的荷包吧。

    或者药材的也行。

    反正也看不下去书,顾欢喜索性起身悄悄出了书房,回了自己院子,找了缎布,又拿出针线,剪了一个荷包出来,快速的绣着。

    她手巧,速度又快,瞪大罗氏过来的时候,已经绣了大半。

    “又给谁绣荷包?”

    “给田园哥绣的,我想起来家里人都有了,田园哥没有!”

    罗氏闻言,微微诧异。

    说起田园,她也唯有叹息。

    这孩子其实蛮好的,懂事、能干又勤快,心眼好又善良,也不藏私。

    可惜和家人走散了,田家那边对他也不好,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就去走镖了。

    才十六岁的少年,走镖那么辛苦,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吃得消……

    “那你也早些睡,荷包明天做也行,天气就要热起来了,等你学堂放假的时候,咱们去买布料做衣裳吧!”

    “好!”

    顾欢喜是听话懂事的,把东西收拾好,便开始打水洗脸、洗脚,罗氏在一边忙活着。

    “咱们可能要买大宅子了!”

    顾欢喜抬眸,“都商量好了吗?”

    “商量好了,打算买两个,然后拆了规划后再修建,你还是有个院子的,你说说看,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我……”

    顾欢喜想了想才说道,“和现在这样子就蛮好,就是院子再大些吧,我想在院子里种花!”

    她想悠闲悠闲的过日子,不想太忙忙碌碌,毕竟如今她还是个孩子呢。

    罗氏笑着点头。

    “到时候你睡觉的地方弄大一些,里间放床,外间弄个炕,你读书写字的屋子也大些,要不要挖个小池子,养几条鱼,再种几株莲藕!”

    “好!”

    等顾欢喜洗好躺在炕上,罗氏才倒了水出去。

    顾欢喜抿着唇,其实这些她都可以自己做好,偏偏罗氏从来不让她做。

    学堂里一个月可以休息四天,都是上十三天课休息两天。

    四月十四,这日学堂不用上课,顾欢喜答应和罗氏去街上买布,伯娘、婶娘都要回娘家,她喊过阿奶,阿奶以自己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为由不肯去。

    顾欢喜只得和罗氏一起上街。

    一大早,母女两便收拾好,拿了银子出了门。

    先去吃了豆浆、油条,才慢慢的逛着。

    “娘,您看,是二舅!”顾欢喜拉着罗氏指了指不远处。

    罗氏看过去,眸子微微一红。

    那是她娘家二哥。

    她还真没注意,他们来县城开饭馆,还离的这么近。

    若说罗家,她还惦记着的,也就是这二哥了。

    当初欢喜出生,也是二哥提议送了银手镯。

    罗氏深吸一口气,牵着顾欢喜的手,“我们走吧!”

    顾欢喜以为罗氏会过去呢。

    “娘,您不去和二舅打招呼吗?”

    “不去了,我和他们……”罗氏顿了顿,“既然说要端了关系,就断的彻底些,走吧!”

    罗氏牵着顾欢喜就走。

    顾欢喜回头去看罗光宗,见他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连人吃好付钱喊他都没反应。

    或许,这个家里,也就这个二舅还有点人情味。

    不过她娘怕是被伤的狠了,再不想原谅罗家的人。

    顾欢喜握紧罗氏的手,希望她的伤痛可以少些,真真正正开心起来。

    罗氏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儿,笑了起来。

    母女两去布庄买了不少布料,让掌柜送到东二胡同顾府,又去逛胭脂水粉铺子。

    罗氏如今爱俏,也喜欢买,还是买好的,上脸效果不错,还买了香料。

    顾欢喜看得一愣一楞。

    她这个娘,这样子挺好的。

    逛了胭脂水粉铺子,又去首饰铺子,罗氏挑了一个细细的金手指,她手腕又细又嫩,戴着真是好看得很。

    “娘,你买两个吧,这个金手镯戴两个更好看!”

    罗氏闻言略微犹豫,却还是让掌柜拿了两个,一戴果然好看。

    但是一个她买了就买了,两个到底有些贵。

    “娘,买吧,难得遇上喜欢的,爹爹有钱呢!”顾欢喜劝着,又挑了两支钗子,让罗氏试试看。

    “钗子就不试了,这两个金手镯多少银子?”罗氏问。

    “夫人好眼光,这金手镯虽然细小,但是做工精细,七十两一个,两个一百四十两!”掌柜忙道。

    也是想做成这么买卖,“夫人若是诚心想要,就少五两,一百三十五两!”

    罗氏笑了出声,“那是贵了,最多九十两,再多就不买了!”

    这也是在罗氏的预算里,毕竟买了不少东西花了不少钱,顾欢喜的钱一部分拿出来给几个哥哥读书,余下的都欢喜自己保管,如今也有五千两,零碎的多少罗氏也没问,因为顾欢喜还要买些东西给顾雍吃,但顾老实赚的钱都交给她,顾老实身上也留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不过基本上都交给了她。

    顾老实喜欢她打扮的漂漂亮亮,她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男人嘛,谁不希望自己的媳妇漂漂亮亮,带出去有面子。

    掌柜一听,也知道罗氏是诚心想买。

    “这个价格真卖不了,我瞧夫人也是真喜欢,添点,一百两如何?”

    “掌柜的,我也是诚心想买,再贵肯定是不行了,九十两你要是能卖,那我就买了,若是不行,我们别家看看!”罗氏含笑的看着掌柜。

    掌柜见罗氏温柔美丽,皮肤白皙,举手投足都是一股子说不出的韵味,他也算是见多识广,自然明白这般妇人说话是认真的,笑着感叹一句,“那就这个价,权当混个眼熟,夫人下次要买珠钗,还来我这里,我给夫人优惠些!”

    “好!”罗氏自己挑选了,又给个顾欢喜选了一对银耳环,顾欢喜去年的时候穿了耳洞,如今戴着一个耳环圈圈,串着一粒小珍珠,显得十分娇俏可人。

    兴许是去读书了,瞧着没以前那么胖嘟嘟,长高了不少。

    顾欢喜自己也喜欢罗氏挑选的耳环,拿着比划不已。

    罗氏又给顾钱氏挑选了一对金耳环,才去付了钱,眼瞧着要吃午饭了,这才出了家门,就看见了顾老实的马车。

    “爹!”

    顾欢喜喊了一声,飞快的跑过去。

    顾老实弯腰把闺女抱在怀里,轻声问,“想爹了没有!”

    “想!”顾欢喜圈着顾老实脖子。

    她观察过,像她这么大的孩子,被爹抱着的可没有。

    顾老实笑,温柔的看向一边站着的罗氏。

    罗氏走了上来,扬起手贵顾老实看,无声的告诉他,她买了一对金手镯。

    顾老实笑得越发温柔,靠近罗氏一些,“好看,咱们再进去,给娘买对耳环吧!”

    罗氏笑而不语。

    顾欢喜觉得这狗粮也吃的差不多,才娇声道,“爹,娘给阿奶买了,可好看呢!”

    “真买了?”顾老实问。

    似在问顾欢喜,又似在问罗氏。

    母女两笑了起来。

    顾老实心里开怀极了,“走,带你们饭馆吃饭去!”

    “爹,我自己走!”

    “行!”

    顾老实放下顾欢喜,罗氏便给父女两整理衣裳,带着她们去饭馆吃饭。

    顾欢喜一手牵着自己的爹,一手牵着自己的娘,她便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等到了饭馆,看见一身宝蓝色长衫,头发用宝蓝色发呆固定,公子如玉,小小年纪已具风流顾安的时候,顾欢喜笑的越发开怀,“哥哥!”

    顾安笑,等顾欢喜到了身边,摸摸顾欢喜的头,“东西都买齐了?”

    “还没呢,哥哥一会我们去书肆吧,听说来了不少话本,我上次的都看完了!”

    “好!”

    顾安宠这个妹妹,几乎都是顾欢喜说什么就是什么。

    一般人家不给女孩子看的话本子,顾欢喜都有,家里也没人反对,更没人觉得不妥。

    尤其是顾欢喜看了之后,对那些书生、小姐的感情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后,更是一点不反对了。

    古往今来,娶为妻、奔为妾。

    一个书生,不好好读书去考取功名,反而去勾搭良家女子,若真爱,就应该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而不是哄骗了小姐,带了金银细软私奔。

    那小姐也是傻,真以为这般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那可真是太蠢了。

    拿着自己的银子去养书生,一朝书城高中,有了更好的选择,是绝对不会娶她的,良心好点的让小姐为妾,良心黑掉的,一碗汤药下去,指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顾欢喜看这些,一来是偶尔打发时间,她反而更喜欢看那些杂谈和各地风土人情,正能量励志的书也蛮多的。

    顾老实点了茶水、小吃,招呼妻子、儿女吃,自己也点了一壶酒。

    一家四口,很少这般单独出来吃饭,这种感觉新奇又带着温馨。

    顾老实当即决定,以后要多带着妻儿出来吃饭,或者去外面走走。

    赚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生活就是一家子在一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和和美美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