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再遇梁辰
    五菜一汤,有荤有素,都是这家饭馆里的招牌菜。

    顾老实请人来吃过,味道好得很。

    一家四口吃,倒是有些多了。

    若是换了一般妇人,怕是要念念叨叨,罗氏却什么都不说,含笑的给丈夫、儿女夹菜,温柔的嘱咐要多吃,才慢慢小口吃着。

    周炳奇今日是来给人作保的,别看只是个小小的衙役班头,但在小老百姓的眼中,那也是了不得的人了。

    找他作保的人叫何穆棱,说起来也算得上是亲戚,是她母亲表妹的儿子,也算得上表兄弟,何穆棱家中生意最近几个月不太顺畅,如今又得了笔买卖,打算问钱庄借点银子,但钱庄那边需要保人,他那个表姨便求到了母亲跟前,他为了何穆棱给的好处,自然愿意走这一趟。

    只是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顾家人。

    罗氏许久没去周家走动了,周炳奇是知道的,这会子见到,周炳奇忽然觉得,原来他是想见罗氏的。

    尤其是此刻的罗氏比起上次见到时更精致、漂亮,身上成熟的韵味是那些十六七的小姑娘不能比的,那种干净良家妇人的气息,让人瞧着心痒痒。

    何穆棱也看见了顾老实、罗氏,脚步一顿。

    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

    顾老实当初去何家说的话还历历在目,虽然这些日子顾老实没对何家做什么,但顾家赚钱的速度却是极快的。

    一时间何穆棱不知道是否应该上前去打招呼。

    “顾兄、弟妹,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倒是巧了!”周炳奇笑着上前。

    顾老实是知道周炳奇的,也打过两回交道。

    顾老实站起身,抱拳行礼,看了何穆棱,只当不认识、没瞧见。

    何穆棱脸一青,难看的很。

    说起来他和顾老实还是连襟,若没有罗秀玉那蠢货,如今倒是可以问顾家借钱,还省去了利钱。

    “周班头!”

    “干嘛这般客气,喊周大哥就好,你们这一家子倒是和睦!”周炳奇说着,又看了一眼罗氏,然后看了看顾欢喜、顾安。

    惊叹了一下。

    这两孩子长得可真好,倒是把他们爹娘最优秀的都继承了。

    顾老实笑了起来,“难得两个孩子学堂不读书,带他们出来转转!”

    有些不太喜欢周炳奇看罗氏的眼神。

    男人其实很多时候,心思也细腻的,尤其是在女人方面。

    周炳奇看罗氏的眼神虽然隐晦,但顾老实磨砺了几个月,眼力见多少也涨了。

    “那就不打搅你们一家子了,我先过去,告辞!”

    “告辞!”

    顾老实目送周炳奇、何穆棱离去,才坐下继续吃饭。

    那厢

    周炳奇、何穆棱上了二楼,进了雅间。

    周炳奇才小声说道,“那顾老实倒是好福气,妻子娇美,儿女玉雪聪明!”

    何穆棱看了周炳奇一眼。

    顿时明白这个表哥不是什么好鸟,心思微转。

    “那是贱内的亲姐姐,说起来我和顾老实还是连襟!”

    “……”

    周炳奇惊愕的看着何穆棱。

    “可为什么刚刚他见着你,不打招呼?”

    “唉!”何穆棱叹息一声,“也是贱内对不住她姐姐,说起来也是一言难尽!”

    周炳奇忽地想起一件事情,便是袁氏去看过罗氏,回来说罗氏小产,是被她亲妹妹推摔倒小产的。

    顿时明白过来。

    恰好汇通钱庄这边的掌柜也来了,周炳奇押下心中的旖旎心思,热情招待上去。

    何穆棱却想着,周炳奇既然对罗氏都有心思,他或许用别的方法来达到目的。

    顾家一家子了饭,便去胭脂铺拿东西,等回到家里,布庄那边已经把布料送了过来。

    罗氏把给顾钱氏买的金耳环送上,顾钱氏笑眯了眼,“尽胡乱花钱!”

    却取下了银耳环,戴上了金耳环。

    顾欢喜把镜子递上去,“阿奶,您看,好看极了!”

    “确实好看的很!”顾钱氏心里开怀。

    想着和几个儿子倒也没白生,儿媳妇也都不错。

    罗氏又给顾钱氏量了尺寸,又让顾钱氏给顾老汉量尺寸,打算给两老做几身夏衣。

    两个老人也不啰嗦,利落的量了尺寸,让罗氏拿去做衣裳。

    其实要买两相邻的大宅也不容易,这些顾欢喜是不管的。

    自有大人去操心,她说要给银子,爹娘都拒绝了,让她好生守着就是。

    在月底的时候,她得到了柯一梅的请帖,请她去府里玩耍。

    “县令家的千金啊!”

    顾欢喜躺在炕上,翻了一个身子。

    说是赏花宴,这个时候倒也确实有些花儿开的不错,但更多是女孩儿攀比,炫耀自己的衣裳。

    顾欢喜本不太想去,但想着柯一梅喜欢自家二哥,还是准备了礼物前去。

    一套精致的盘扣,还有一个自己绣的合欢花荷包,那几片合欢花就跟真的一样,花瓣纹路都能看的出来。

    绣这个荷包,顾欢喜是用了心的。

    “还需要加点别的吗?”罗氏问。

    “不用了娘,这样子就挺好的,咱们是女孩子间的交往,能送这个就不错了,娘放心吧,柯姐姐不会怪罪的!”顾欢喜笃定的拉着罗氏的手,把手放在罗氏的手中比划着。

    大手、小手。

    罗氏温柔一笑,“那就好好的玩!”

    “嗯嗯!”

    她有几个优秀的哥哥,想来不少女孩子都巴巴的等着和她交好呢。

    到了这天,顾老实把顾欢喜送到柯府,把顾欢喜交到了柯一梅手中,便驾驶马车去了作坊。

    柯一梅拉着顾欢喜的手,“你可算来了,我以为你会来的早一些呢,快跟我去吧,好多人都到了,就差你了!”

    “早上起迟了!”顾欢喜说着,把荷包、盘扣递给柯一梅,“这我绣的荷包,姐姐看看是否喜欢!”

    柯一梅伸手接了一看,“哇,这合欢花绣的跟真的一样,妹妹你的手太巧了!”

    这荷包柯一梅是真喜欢。

    忙解下腰间的荷包,换了顾欢喜给绣的,倒跟她今天的衣裳极其相衬。

    “好妹妹,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要穿什么衣裳,这荷包真好看,你下次再帮我绣一个吧!”

    “好!”

    顾欢喜又把盘扣送上。

    这是一套花儿盘扣,这两日要交的货。

    款式新颖,最上面是一朵应景的蔷薇花,那蔷薇花卷的好看的很。

    “这是蔷薇花吗?”柯一梅小声问。

    “嗯,是蔷薇花!”

    “真是太漂亮了,谢谢妹妹,我正愁新衣裳用什么盘扣呢,那铺子里倒是也有盘扣卖,可是贵的很!”忙递给丫鬟,“你拿去放好,莫让人瞧去了!”

    “是,小姐!”

    柯一梅笑眯了眼。

    她知道这盘扣定是新款,因为她没在铺子里瞧见过。

    拉着顾欢喜到的时候,女孩子们都站了起身。

    这些都是柯一梅请来的人,家里在开远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关系更是错综复杂,

    顾欢喜是柯一梅请来的,但是她招人喜欢是因为她有四个厉害的哥哥。

    僧多粥少,她哥哥就四个,这么多女孩喜欢,少不得就要讨好她,让她传传小荷包、告白的诗句一类。

    “欢喜妹妹!”

    顾欢喜顿时被几个人围在中间,把她从头到脚好一通夸。

    夸了衣裳夸发髻,就连今儿穿的鞋子都被夸了一番。

    顾欢喜笑着。

    其实她穿的也不是多好,和这些千金小姐比起来,那是差了很多。

    “各位姐姐好!”

    “欢喜妹妹,什么时候你也请我们去你家玩啊!”

    “对啊,还没去过欢喜妹妹家呢!”

    “妹妹,你就答应吧,我们也不挑剔,到时候你家有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对对对!”

    顾欢喜想了想,“好,那下个月月底如何,等我回去给你们写帖子!”

    “欢喜妹妹,你真好!”

    顾欢喜笑而不语。

    她想,这些中,说不定就有她家嫂子呢。

    她家不单四个亲哥哥厉害,就是阿木哥也厉害的很呢。

    “哎呀,我来迟了!”舒宝儿笑着走了过来。

    才短短两个月,瞧着她似乎又胖了。

    “柯姐姐,欢喜妹妹,各位姐姐妹妹好!”舒宝儿笑眯眯说道。

    这些日子在学堂,她倒是收敛了不少,也不让丫鬟跟着读书。

    尽管舒宝儿表现的很好,但顾欢喜和她依旧不是很亲近。

    “欢喜,想什么呢?”舒宝儿低语。

    顾欢喜摇摇头,拿了糕点小口小口吃着。

    她人小,吃的也秀秀气气。

    县令家就是不一样,吃了点心,就可以去听戏,都是一些小女孩子们喜欢的戏文,顾欢喜也跟着哼了两句。

    “欢喜以前听过戏吗?”舒宝儿小声问。

    “听过啊,和阿爷、阿奶去戏园子听过!”

    舒宝儿笑,眸子里闪过一抹讥笑。

    果真是土包子,戏园子里的戏和侯府精心养出来的戏班子能比?真是没见过世面。

    这院子还是很大的,你可以听戏,也可以去见赏花,柯一梅热情的招呼着大家,时不时还要照看顾欢喜,真真八面玲珑。

    顾欢喜手托着腮帮子,一手拿了瓜子磕。

    引来不少人笑,一般她们都不会这么磕瓜子,要么剥开吃,要么丫鬟剥了吃瓜子仁就好。

    像顾欢喜这般,还真是没有。

    “好吃吗?”柯一梅笑着坐在顾欢喜身边,脸蛋红扑扑的,格外好看。

    十二岁的姑娘,容貌虽然还透着稚气,没有长开,但柯一梅模样不错,五官极好。

    “好吃啊,柯姐姐要不要吃?”

    柯一梅摇摇头。

    她不磕瓜子,只吃瓜子仁。

    顾欢喜笑,端了茶抿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淡淡的。

    “柯姐姐,这是什么茶叶啊?”

    “白茶!”

    顾欢喜点头。

    柯一梅靠近顾欢喜,“你喜欢,我改日送你一些!”

    “不用,我就问问,在家里我都不喝茶的!”顾欢喜甜甜一笑。

    继续磕着瓜子。

    柯一梅笑,也学着顾欢喜拿了瓜子磕。

    感觉味道不错。

    或许一直吃别人剥好的,难得第一次,倒是格外的稀奇。

    其她女孩儿都微微诧异。

    这柯一梅可是县令家的千金,身边最不缺的就是丫鬟伺候。

    倒是没想到,她会为了讨好顾欢喜,跟着一起磕瓜子。

    看来对顾俊是真的上心了。

    同样喜欢顾俊的,不免黯然神伤,有柯一梅在,她们是不敢和柯一梅抢人的。

    尤其是柯一梅的姨父还是府尹大人。

    顾欢喜哪里知道这些小女孩们,才短短片刻,心思已经千回百转。

    “欢喜!”

    顾欢喜抬眸看着舒宝儿,“有事吗?”

    “你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啊!”

    “这是自然的!”

    柯一梅的赏花宴,柯夫人自然要帮忙打点,别的不说,光是饭菜,又美味可口,还好看,顾欢喜每一样都尝了一下,觉得都很好吃,不免多吃了两筷子。

    舒宝儿瞧着不免心中好笑。

    再聪明也只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罢了,又何须担心哄骗不了她。

    夹了菜放在欢喜面前的碟子里。“欢喜,你尝尝这个!”

    “多谢!”

    顾欢喜笑笑,小口小口吃了。

    吃了饭,又玩了片刻,便要各自回家了。

    很多人都是家里人来接,顾欢喜也不例外,不过来的人是他四个哥哥,还有顾雍。

    “咦……”顾欢喜不解。

    柯一梅看着顾俊,脸一红。

    恰好顾俊也看了过来,脸顿时更红了。

    顾俊想到什么,俊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偷偷去看柯一梅,恰好柯一梅也偷偷的看他,四目相视,顾俊只觉得心跳有些快。

    柯一梅红着脸,脸顾欢喜说了什么她都没听进去,只一个劲的点头。

    顾欢喜浅浅一笑,牵着顾雍和柯一梅告辞。

    听着身边被揶揄到哑口无言的二哥,顾欢喜拿了钱给顾雍买吃的。

    顾木护在两人身后,免得他们被人冲撞了。

    柯一梅怎么回到正厅的都不知道,只觉得整个人像要烧起来一般,心噗噗噗的跳。

    “这是怎么了?”柯夫人小声问。

    “娘,他或许也是喜欢我的吧!”柯一梅红着脸,看着自己的娘笑。

    顾俊想来也是想见见她的,所以才带着几个兄弟来接妹妹。

    柯一梅想着顾俊也是喜欢她的,更是心跳如鼓。

    柯夫人愣了愣笑起来,“那可是好事,你们小孩子间有意思,那便好好相处,我和你说,好好对顾家妹妹,别光想着都是利用讨好,那般被疼宠着的孩子,真心假意她清楚的很!”

    怕自己女儿犯错,柯夫人忍不住提醒。

    那顾家小女儿,她今日远远瞧过,虽没学过规矩,但举手投足间,倒是有些云淡风轻的洒脱。

    这顾家,怕是要出一窝子金凤凰了。

    “娘放心吧,欢喜妹妹是真招人喜欢,比起家里那些个,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我自是真心待她的!”

    柯夫人笑。

    看着自己的女儿,那是什么都好。

    她只得两子一女,两个儿子都去帝都光明书院读书,一年到头见到也有次数,陪在身边只有这个女儿。

    虽然府中还有别的女孩儿,但那都是别的女人生的,和她可没有半点关系。

    作为主母,不苛待他们便算不错了。

    也是她眼瞎,竟嫁了这么一个什么都好,就是贪花好色,不然也不会做县令这么多年,升不上去。

    这顾家好啊。

    家风清正。

    顾家几个老爷也算是能赚之人,却没有一人纳妾,听说家里干干净净,几个夫人都是和善人,女儿嫁过去日子定会舒心。

    “你明白就好,对喜欢的人,也要多几分心,可以适当做点什么,却不能太过,失了女子的矜持,若是他心中没你……”柯夫人说着一顿,“梅儿,情爱之事强求不得!”

    柯一梅一震。

    忽地站起身,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慢慢坐了回去,呐呐低语,“母亲放心,女儿明白的!”

    若顾俊对她无心,这份女儿情也该截止了。

    若是顾俊对她不厌,也有几分喜欢,她便会争取,这般好的儿郎,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相较于母女两的交心,顾欢喜几兄妹就惬意多了,先在路边大吃一通,基本上都是顾欢喜、顾雍、顾木吃,顾俊、顾安、顾自持身份,可做不出在大街上就吃东西糗样来。

    顾欢喜、顾雍的贪嘴,顾木是给他就吃,顾雍吃不下的他都会吃。

    不过顾雍懂事,事先就分好,他咬过的就算再难吃,也会闭着眼吞下去。

    “嗝!”

    三个人打着嗝,去书肆买书。

    先在书肆开的茶楼里喝点茶,去净房洗干净手。

    这书肆的净房弄得格外的有意思,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还点着熏香。

    顾欢喜收拾好,才去挑书。

    书肆里很安静,顾欢喜走的也很轻。一个模样俊俏高挑的后生跟在她身后,一个劲的打量着她。

    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怕吓着她。

    顾欢喜回眸,小声问,“你干嘛跟着我?”

    梁辰忙抱拳行礼,“姑娘莫非忘记我了?”

    “我认得你吗?”

    顾欢喜仔细想了想,她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梁辰微微一笑,“那日我蓬头垢面,实在是邋遢,不过姑娘好心之举,让我渡过难关,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寻姑娘,却不想今日遇上了!”

    其实他早就找到顾欢喜了。

    只是顾欢喜身边一直有大人,他不敢上前,怕顾欢喜的家里人知道她拿出那么大一笔银子,被大人责骂。

    后来得知她去读书了,经常来这书肆买书,便费了心到书肆来帮忙,便是希望能单独和她说说话,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你……”

    顾欢喜仔细看着梁辰,忽地想了起来,“你就是那个为母亲治病的公子?”

    “正是小生!”

    “原来是你,你母亲好些了吗?”顾欢喜忙问。

    梁辰神色一暗,“我母亲去年便仙逝了,不过因为姑娘的银子,母亲她去的很体面,多谢姑娘了!”梁辰再一次抱拳作揖。

    心中隐匿的伤痛在这一刻,到底还是泄露了出来。

    在这个陌生的县城,有人会问他一句。

    再坚硬的心,在这瞬间也软了下来。

    顾欢喜吓了一跳,被梁辰伤痛的样子震惊到了,忙安慰说,“你别这样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不知道你母亲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