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这坏心思哦
    在顾家这般温情的人家住久了,又是被宠的宛如心肝肝,曾经的那些怨恨,都淡去,留下的便是记住那些能为自己所用的本事,以及想要这个家永远都这样子。

    怨恨淡了,心也就善了。

    她知道一个人失去了母亲是多么的痛苦,她都不敢想如果有一天爹娘离自己去了,她会如何,每每想到开头,就心口疼的难受,

    好日子过多了,心也就软了。

    “没,没关系,母亲走的时候,很是体面!”

    因为顾欢喜给的银子,他才能去医馆,才能有时间赚钱,母亲去的时候,他让人给母亲清洗过身子,又穿上了干净的寿衣,还算体面。

    “那就好,你呢,如今再做什么?”顾欢喜问。

    “在这书肆里做工,闲暇的时候也抄写书!”

    顾欢喜微微诧异。

    要知道这可是开远县最好的书肆,能出现在这里的书,对字是十分有要求的。

    “那也挺好的,你好好干,我先挑书了!”顾欢喜说完,便要走。

    “顾姑娘……”梁辰轻唤。

    “?”顾欢喜不解的看着梁辰。

    “顾姑娘,我以后都会在这书肆,你有事尽管来找我,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为顾姑娘去做!”

    “不必……”顾欢喜忙打断梁辰的话,“我当时只给了你几两银子,你也说过会还我银子的,别许这般重的承诺,若你真有心,当去另寻出路才是,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但更要知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以后不会来书肆了!”

    顾欢喜说完迈步便走了。

    几两银子,那个时候几乎是她全部的家当,梁辰那个时候是真的需要,她愿意给,便没想要什么回报。

    她那点只是小恩小惠,不值得梁辰做这么大的牺牲。

    她是女子,亦是君子。

    “顾姑娘,这书肆其实也很不错,至少书多,多看书总是没错的,我会等,若是明年这个时候,顾姑娘都不来这书肆,我就走了!”

    “……”

    顾欢喜没有说话,迈步走了。

    梁辰站在原地,说不出心中的感觉。

    只觉得,似乎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他不懂,但他珍惜顾欢喜这个女孩子,珍惜她在他最难的时候伸出的援手。

    君子重诺,他说的话,便会做到。

    顾欢喜快速走开,顾俊便走了过来,“怎么了?”

    “没事,二哥我们去挑书吧!”

    “好!”顾俊回眸看了一眼,恰好看见梁辰站在那里,高大的书架下,他依旧从容不迫的立着,面对他的探视,也不曾有丝毫的改变。

    倒是个人物。

    顾俊想着,牵了顾欢喜去挑书。

    顾家大人不亏待孩子,得知要来书肆买书,便给了银子,看中什么买回去就是,如果想要方便,便自己抄录一本。

    几个人都抄录了不少书,自己看的时候,也做了批注。

    回到家中,顾欢喜说起要宴客的事情。

    罗氏想了想才说道,“那就宴请嘛,你今儿在柯家吃了什么,你跟娘说一便,咱们照葫芦画瓢就是,也不是多难的!”

    且家里日子越来越好,以后宴客的次数不会少,得学起来才是。

    “柯家有戏班子!”

    “咱们也请!”罗氏说道。

    顾钱氏、顾老汉坐在主位上点头,“嗯,请!”

    “可能要花去好几十两银子!”顾欢喜又道。

    罗氏笑了起来,“傻丫头哎,哪里需要花那么多银子,糕点这些咱们自己做,菜肴也是自己来,柯家那是县令府邸,咱们不必攀比,也攀比不了,做好自己就行,请吧,娘亲自给你张罗,保管妥妥当当,一点差错都没有!”

    “嗯嗯!”

    顾欢喜其实想说,这些个女孩子,可不是为了吃的,而是为了她几个哥哥呢。

    到时候几个哥哥都在家里,帮忙送上两次东西,便能让这些女孩子欣喜万分。

    不过她也享受被呵宠,歪在罗氏怀里,“娘最疼我了!”

    “小没良心的,感情我和你阿奶不疼你!”顾老汉抱怨道,横眉怒眼的看着顾欢喜。

    孩子大了,守规矩了,也不像小时候,走哪里都要他报,又嫌弃他身上烟草味。

    顾欢喜嘻嘻嘻笑着,上前抱着顾老汉脖子,“阿爷胡说,阿爷、阿奶最是疼我,这个家里谁敢和阿爷、阿奶比疼我,我是不信的!”

    “调皮!”顾老汉点了点孙女的脑门,笑的脸上全是皱纹。

    “阿爷,改日我帮你做双鞋子吧,我绣鞋面,让娘来做鞋底子可好?”

    “好好好,慢慢做,做双棉鞋,冬天穿!”

    “好嘞,到时候给阿奶也做一双!”

    “好……”

    屋子里笑声不断,顾欢喜把两老哄的喜笑颜开,罗氏瞧着便起身去厨房看看,晚上煮些清淡的,这天气热起来了,几个男人在外面行走,得吃些去暑气的东西,孩子们也是,读书辛苦,更不能马虎。

    听到敲门声,罗氏去开门,便见是袁氏,“袁大姐怎么来了?”

    “妹子,我来问问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做顿饭好吗?”

    “这……”

    罗氏的心思细,那日出去回来,晚上顾老实狠狠的要她,仔细回味,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顾老实虽然人高马大,床笫之事虽然要的频繁,但从来没有带着怒气过,多数都是细心周到,从来没有不知轻重过,还不许她去周家,这些日子又马不停蹄在外面找房子,嘴巴都起了火泡。

    那是她的男人,她自然心疼。

    “袁大姐,不瞒你说,我这些日子不太利爽,那孩子虽是没了,可这身子……”罗氏说着,为难的很。

    “吃药了吗?”袁氏忙问。

    她也小产过,后面调理许久才止了恶露。

    明白的很。

    “吃了,就是不见好,我这个样子,可不好去你家!”

    “我明白,只是我家那死鬼说要请客,便说你做的菜肴好吃,想请你去帮忙,那你身子不好,便好生休息着!”

    罗氏颔首,“我家六婶、八婶做的菜肴也不错,要不到时候让她们过去帮忙?”

    “那你家怎么办?”

    “我还有两个妯娌嘛,她们都是极好相处的人,一顿饭没事的!”罗氏笑着低语,把心思藏在笑后。

    “那我回去问问!”

    “好!”

    目送袁氏离去。

    罗氏转身深深叹息一声。

    看来这家得赶紧搬了……

    袁氏不是傻子,罗氏瞧着面色红润,气色好得很,自然不会是生病了,那么便有一种可能,罗氏不愿意来自己家,想着这些日子,罗氏对她倒是依旧热情,但是有点什么吃的,也都是让六婶、八婶送来,自己却没有来过。

    情份孩子啊,为什么忽然间不来了呢?

    周炳奇为什么又一定要罗氏来做饭?

    想到那日看见周炳奇和丫鬟在书房里干的事儿,袁氏忽地想到了什么,震在原地。

    他……

    这死鬼不会是看上罗氏了吧?

    仔细去想罗氏,温柔貌美,说话也细声细气,以前就好看,如今打扮好了更是多了一股子妩媚,妇人的风韵不是那些小丫鬟可以比拟的。

    “……”

    回到家中

    周炳奇在堂屋坐着,看见袁氏,忙问道,“如何了?”

    “什么如何了?”袁氏笑问。

    “你不是去顾家请罗氏来做饭,她答应了吗?”

    “人家身子不适,哪里回来咱们家做饭,到时候让六婶、八婶过来帮忙,我说你,真那么重要在酒楼吃就是了,干嘛一定要请家里来!”

    周炳奇被问的心一慌。

    他这心思可不能露,丫鬟是自家的,睡就睡了,这罗氏可是良家妇女,且是有丈夫的。

    浩瀚王朝有律法,奸淫掳掠那都是要砍头的大罪,他也不敢胡乱来。

    尤其是罗氏不愿意的情况下。

    “你懂什么,外面和家里能一样?”周炳奇说完,拂袖就走。

    袁氏愣了愣,才慢慢的坐在椅子上。

    好一会才落下泪来。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竟嫁了这么一个男人……

    自己有媳妇,家里丫鬟也给他破了身子,竟想着别人的媳妇。

    她好不容易有个朋友,难道就要断了关系?

    “娘,您这么了?”

    周瑞生进了堂屋,轻声问,“是爹又惹您生气了?”

    袁氏忙摇头,“没事,瑞生啊,娘没事,是沙子迷了眼,来坐下来,娘和你说说话!”

    周瑞生聪明,且孝顺。

    今年也考中了秀才。

    这个家里,阿奶很少给他银钱,父亲自己都不够用,更别说给钱了,很多开销都母亲袁氏给,父亲似乎也只一个称呼罢了。

    而这个家里,能让母亲露出这个神色,除了自己那个父亲,再无别人。

    “母亲!”周瑞生低唤一声,挨着袁氏坐下,“母亲,您千万要保重自己,可好?”

    袁氏默然。

    周炳奇对罗氏有非分之想,这本身就要不得。

    看顾老实对罗氏那般在意,周炳奇真敢出手,顾老实定会闹腾起来,到时候闹到衙门,周炳奇去死不打紧,却连累了她的孩子。

    “瑞生啊,如今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娘觉得你应该明白,君子行事光明磊落,更要行的端、站的正,只有行为端正,才能走的长远,人要洁身自爱,这不单单是说女子,对男子来说,亦是如此!”袁氏说着,微微一叹。

    看着长子,又想着小的两个,“别学你们父亲!”

    “……”

    周瑞生顿时目标,这事和他父亲还真脱不了干系,“母亲,您放心吧,儿子都明白的!”

    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周瑞生好奇,也提高了警戒心。

    静悄悄的夜

    罗氏歪在顾老实怀中,轻声问道,“你房子找的如何了?”

    “怎么了?”

    “咱们搬家吧,越快越好,今日袁大姐过来请我去周家做饭……”

    “什么?”顾老实忽地坐起身。

    震惊的同时,有着浓浓的愤怒。

    “老实……”罗氏害怕低唤。

    “……”

    顾老实胸口剧烈起伏,好一会后才拉着罗氏的手,“你别胡思乱想,我很快就会找好房子,咱们先搬过去再说,不管如何,要离开这东二胡同才是!”

    倒不是怕了周炳奇,而是这种事情,牵扯上他妻子,闹起来不好看。

    罗氏犹豫许久,才轻声说道,“咱们搬家吧,搬去广元府,或者去榕城,榕城有梁州最好的书院,若是几个孩子去了书院读书,定能高中!”

    顾老实沉思片刻,“这事我得和三哥、五弟商量商量!”

    “嗯!”

    为了这么一个事儿,罗氏再没出门过。

    顾欢喜宴客的事情倒是如期举行,她写了三十张帖子,都是乙班的同窗居多,甲班也就请了柯一梅。

    乙班的女孩子们懵懵懂懂还不知道何为情爱,心思也放在了吃喝玩乐上面,顾欢喜带着她们玩,柯一梅悄悄的出了顾欢喜的屋子。

    她做梦都没想到,会碰见顾俊。

    “……”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顿时就红了。

    顾俊看着柯一梅,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我,我……”

    “你做什么?”

    “我我我……”顾俊忽地回头看向一边。

    顾安几个在后面笑的身子都颤抖,还不能发出声,捂嘴难受的紧。

    “你是来送东西的吗?”柯一梅小声问。

    心跳的厉害。

    甚至都不敢看顾俊。

    “对,对,这是婶娘让我送过来的点心,麻烦你了!”顾俊递出托盘。

    柯一梅忙伸手接住,刚想要说点什么,顾俊便说道,“多谢了!”转身就走,还差点摔倒。

    柯一梅瞧着,有些哭笑不得,却端着托盘进了顾欢喜的院子。

    顾欢喜的院子不大,这么多女孩子还有点拥挤,不过顾欢喜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带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香,让人闻着心旷神怡。

    女孩子们高高兴兴的来,开开心心的离开。

    顾欢喜送柯一梅走的时候,拉着柯一梅的手,“柯姐姐,改日我单独请你!”

    柯一梅笑着颔首。

    心里喜滋滋的。

    也不知道顾老实怎么和家里人说的,驾驶着马车出门去了广元府,还问顾欢喜借了五千两银子,说要去那边看看房子。

    顾欢喜二话不说给了银子,但也不解的很。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顾老实要去广元府安家……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