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真心假意一目了然
    田师父闻言,惊了一下。

    这些日子,田园确实有些不得劲,但是回来的路上,他都很开心的。

    莫非是因为顾家离开了……

    “田园!”

    田园摇摇头,“师父,我其实是一个懦夫,罢了罢了,便这般苟且偷生下去吧!”

    有些东西太过于美好,他又怎么敢去奢求。

    “……”

    田师父到了嘴边的劝解,一时间倒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田园给他的感觉,便是低微之中,带着高贵,这种高贵似乎来自于骨子里,灵魂中。

    或许未被田家捡到之前,他应该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田园想明白了,也不会再去口气、懊恼,但是整个人阴翳了一些,也沉默寡言了。

    翌日

    田园自己留下了二十两银子,余下三十两拿了几两去买了酒、肉、米面,扛着回了田家村。

    他想存点钱,买匹马,那样子以后走哪里都方便些。

    田家是没有想到田园会回来,还是家中青黄不接的时候。

    “爹、娘!”田园喊了一声,把东西放在桌子身上。

    田李氏顿时笑眯了眼,“是你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早饭吃过了!”

    田李氏点点头,“那我把东西拿去厨房,你喜欢吃饭,还是面?我让你大嫂做!”

    “都好!”田园胡乱应了一声。

    其实大嫂做什都不太好吃,他也没胃口吃。

    田李氏却笑着,“那就做饭吧,恰好你买了肉回来,家里有豆,用豆焖起来,好吃的紧!”

    田李氏说完,拿了东西就去了厨房,生怕田园会反悔一般。

    田老头看着田园。

    田园寡言,拿了一个荷包放在桌子上,“爹,这次去走镖得了五十两银子,我留了二十两打算买匹马,余下三十两我买了些东西,剩下都在这里,您收好!”

    田老头错愕了一下。

    把荷包拿在手里,有些激动,“好,好!”

    “那我先回屋子去了!”

    “唉,好!”

    田园的屋子,半个月打扫一次,不算脏,但是也不干净,屋子里东西少的可怜,炕上一个破旧的竹席。

    田园倒在上面,手枕在头下,看着乌漆墨黑的屋顶,思绪飘飞。

    厨房里,田李氏笑着让大儿媳妇煮午饭,“煮丰盛点,然后你送些去镇上给东子、坤子!”田李氏说着一顿。

    这田园去走镖回来,应该是有钱了吧。

    “你先做着,我去看看!”

    田李氏急急忙忙到了堂屋,见田老头手里拿着一个荷包,“是田园给的银子?”

    “嗯!”

    田李氏顿时笑眯了眼,“多少?”

    “二十七两!”田老头说着,眉心舒展开来。

    “我滴乖乖,这么多!”

    家里如今都快揭不开锅了,两个孙子在学堂读书要钱,家里是拿不出一文钱,好在田园这次送了钱回来。

    “本来有五十两的,他留了二十两,说要买匹马!”

    “什么……”田李氏惊叫出声,顿时横眉竖眼,“他还敢留一些下来,买什么马,那畜生买来做什么,还不如……”

    “闭嘴!”田老头怒喝一声,凶狠的盯着田李氏,“你给我记住了,以后田园的屋子三天打扫一回,不管他回来不回来,再给他做一床被褥,家具也摆起来,你不许提钱的事情!”

    “可是……”

    田李氏犹豫。

    “可是是什么?他如今还是个学徒,去一趟回来都有五十两,等过几年成了大师傅,一趟起码得翻翻,家里什么个情况你是知道的,几个孩子想要有出息,就得去读书,就凭咱们能供的起吗?既然供不起,就得把田园笼络住了,他赚了钱往家里拿,咱们的日子才能好起来!”田老头压低声音,免得被田园听见,毕竟都住一个院子里。

    田园练武,耳力又好。

    田李氏沉默了。

    田老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我记下了,你放心吧,我会对他好些的!”

    “嗯,你记住就好!”

    田园在家中吃了午饭,便回了县城。

    一个人去了马市。

    说是马市,却没几匹马,看着那几匹瘦骨嶙峋精神恹恹的,田园瞧不上。

    是真的瞧不上,也就没问价格。

    他想买匹好点的,以后骑着去走镖,也算是有个属于他的东西,真真正正属于他,不会离开他。

    转身要走的时候,衣摆被咬住。

    田园回头,是一匹瘦巴巴的小马驹,看它的样子,怕是才几个月。

    “这骂如今四个月了,就是不长大,马娘生下它没多久就死了,也是个可怜的!”卖马人低语。

    “……”

    田园沉默。

    其实他何尝不可怜。

    和亲人走散,找不到回家的路,田家人只当他是赚钱的工具,没有一点人情味。

    顾家……

    如今顾家也不要他了。

    “你要吗?这马便宜点,十两银子你牵走!”

    十两银子……

    田园有。

    但是他知道,这匹马怕是活不长久了。

    微微摇摇头,转身就要走。

    马儿又咬住田园的衣摆,不肯撒嘴,有些浑浊的眼睛看着田园。

    田园顿时就心软了,“掌柜的,不瞒你说,我不懂马,但是这马瞧着不太好,我买去能不能养活都难说,你便宜点,我就买走它了!”

    “……”

    卖马人无奈一叹,“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便宜一些,八两银子,再不能便宜了!”

    真要死了,一两都赚不到。

    反正这马崽子也是捡来的。

    “行吧!”

    田园花了八两银子买了一匹病马,还是一匹小马,惹得镖局里的人笑坏了。

    何彩蝶在远处瞧着田园给马洗澡,又给检查马蹄,打了干净的水让它喝,拿了镖局最好的草料给它吃,暗骂一句,“蠢!”

    她不喜欢田园,也讨厌他。

    这整个镖局,谁对她不是恭恭敬敬,唯独田园不把她放在眼里,简直可恶。

    他现在心里一定难受极了吧,活该!

    到底是自己家花八两银子买的马,田园可紧张它了,不能把它放在屋子里,索性晚上睡在马棚里守着,就怕它熬不住死了。

    马棚里都是蚊子,田园却一点没嫌弃,半夜起来好几次,见马儿都又气,才放下心来。

    “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知道吗?”田园摸摸马头,又说道。“欢喜叫的狗叫大黄,你浑身白白的,叫大白怎么样?”

    田园说着,想到顾家,想到顾欢喜。

    他或许疯了吧,竟想娶顾欢喜。

    他这般落魄,又怎么配的上她,顾城说的对,他这样子简直是异想天开。

    “大白,你要好好活着,你可是我花钱买回来的,我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你活下来做我的家人吧!”田园说着,抱住大白的脖子。

    头靠在大白马脸上,心越来越沉。

    离下一次出镖还有一个月,田园一边努力练武,一边精心照顾大白,这马倒是有福气的,渐渐好了起来。

    “田园到底捡了个宝!”

    “谁说不是,原本病歪歪要死了,居然被他给养了回来!”

    “那你要是羡慕,你也去买一匹呗!”

    面对别人的闲言碎语,田园一句话都没有说,越发的沉默中,倒是越发的努力练武。

    书也很少去看了……

    广元府

    东雀大街7号。

    顾府

    顾府的匾额今日才挂上去,这几日顾老实做了三件事情,做匾额,买丫鬟、婆子、小厮,又置办了三辆马车。最最重要的是,把几个孩子送去了学堂。

    广元府最好的学堂。

    如今的顾府有五个丫鬟,十个小厮,两个婆子,还有一个账房先生。

    花去尽一千两银子,顾老实却觉得值。

    “首先,家里得几个丫鬟,娘身边必须有一个,欢喜身边也是,秀兰、三嫂、五弟妹身边也一个,五个就这么确定了,厨房那边还是六婶、八婶管着,让新买的几个帮衬着!”顾老实说着,微微一顿,“几个孩子身边一人一个小厮,我三哥、五弟也一人一个,余下的两个留在家里看们、跑腿!”

    “陈账房呢平时有空教我们管账,以前咱们小打小闹,赚了点钱,但以后不能在这样子了!”顾老实说着,深吸一口气。

    如今家里又添置了一些东西,他手里还有二万七千两。

    “老四,那你打算做点什么?咱们不能在这里做坐吃山空!”顾老三说道。

    虽然他不当家,不管事,但也知道,这几日开销可大了。

    “这个……”顾老实也犹豫。

    要说这做什么,他还真没想出来。

    “不如,咱们买卤味啊,找一个铺子,可以从咱们家里做好了送过去,也可以在那边做,我上次在书上看到一个方子,爹,咱们可以试试!”顾欢喜小声说道。

    “卤肉?”

    “嗯,爹,咱们试试吧,如果弄出来好吃,咱们就买卤肉好了!”顾欢喜说着,拉住顾老实的袖子甩啊甩的。

    顾老实笑的宠溺,“好,好,咱们试试,你说吧,需要些什么东西,爹爹去买!”

    “这个……”

    顾欢喜犹豫了。

    “让我好好想想!”

    顾老实摸摸顾欢喜的头,“没事,慢慢想!”

    顾欢喜倒也没有慢慢想,当天晚上就把做卤肉需要的东西都写了出来。

    “五香、桂皮、八角、香叶……”零零碎碎十来种。

    “这么多材料啊!”顾老实沉思,“难怪醉仙楼的卤猪蹄好吃!”

    “爹,咱们到时候也可以卤猪蹄,只要味道好,来买的人肯定不少!”

    “那咱们试试吧!”

    顾老实去买了香料,又买了一大块猪肉回来,先是煮料汤,放在一个大铁锅里,先慢慢的煮,然后才把肉下去。慢慢的炖煮。

    中早上到晚上,肉炖好了,六婶拿出来凉了一会,切了端来让大家尝尝。

    顾钱氏夹了一块尝了尝,“味道不错,可醉仙楼的也没什么差别!”

    顾文氏、顾于氏也点了点头。

    味道确实不错,尤其是这肉卤出来,油而不腻,好吃的紧。

    “娘,咱们还真可以卖这个呢!”罗氏笑着说道。

    这肉味道真真好吃的很。

    “不止可以卤肉,还能卤鸡鸭,猪蹄膀一类,这是广元府,地方大,有钱的人多,生意做起来不难!”罗氏说着,笑的眉眼弯弯。

    顾钱氏点头,“这个主意好,等到他们几个回来,咱们商量商量!”

    “嗯,听娘的!”

    三妯娌连忙应声,又忍不住吃了一口。

    醉仙楼的东西好吃,但是贵,可不能随便吃。

    等到晚上顾老实三兄弟回来,吃了卤肉后,才笑道,“这味道好,咱们就卖这个!”

    既然要卖卤肉,那么鸡鸭、猪蹄也可以买,得先有个铺子才行。

    买铺子目前手里的钱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可以租,在繁华的地方先租一个铺子。

    先把卤肉卖起来。

    铺子不用特别大,只是用黄纸包到底不太好,不若去定一些碗来,碗不必多好,但是要大中小都有,且买的时候先付钱,什么时候把碗拿回来,什么时候退钱都可以,也可以把碗买回去,这用碗可比黄纸干净,也可以自己拿碗过来。

    当然自己拿碗是最好的。

    顾老实翌日便带着顾老三、顾老五去找铺子。

    这广元府的铺子倒是挺多,但是要出租的却少,生意好坏各一,顾老实三兄弟去找铺子,却不太好找。

    最后没得办法,才去了掮客行。

    “顾掌柜!”

    “孙掌柜,今日过来,打搅了!”顾老实说着,微微抱拳。

    “哪里的话,顾掌柜前来,可是给我这边带来钱财的,请坐请坐!”

    让小厮上了茶,待顾家三兄弟喝了之后,才说道,“不知道这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们打算在朱雀大街上找一个铺子,有个门面就好!”

    孙掌柜笑了出声,“顾掌柜,我觉得,咱们实在是有缘,我这边还真有朱雀大街上的铺子,今儿才到我这边来说要租出去!”

    “那可真是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可不就是这个理!”

    孙掌柜带着顾家三兄弟去看了铺子,位置好,铺子也够大,但是租金可不便宜。

    但顾老实还是决定租下来。

    三兄弟都深信不疑,顾欢喜能给家里带来好运,且这卤肉那是真好吃,比起醉仙楼来,味道也是丝毫不差的。

    三兄弟忙碌起来,三妯娌也没闲着。

    铺子那边也需要小厮,顾老实觉得家里这几个不错,便打算先派过去,不管如何,先把铺子开起来。

    八月初一,顾记卤肉铺子开张。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来看看,今儿咱们顾记卤肉铺开张,卤肉免费尝试,好吃您买点,不好吃不要钱!”

    有人先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

    “这卤肉怎么卖?”

    “四十二文钱一斤,若是您自己带了碗,便是四十二文,若是没有带碗,咱们顾记也有碗,小碗三文钱一个,中等大的五文钱一个,顶大的八文钱一个!”

    “这碗还要买啊?”本想买卤肉的人略微犹豫。

    买个碗回去做什么?

    “这碗呢,您先付钱,把卤肉买回去吃了,到时候把碗拿过来,咱们就会退您买碗的钱!或许您觉得这黄纸包好,但是黄纸却不如碗来的干净,碗还能装点汤汁呢!”

    听伙计这么一说,倒也觉得可以。

    广元府的人确实有钱,买什么是一点都不心疼,特别舍得花钱。

    顾老实想着这边人多,便卤了三锅肉,却不想一个上午就卖的干干净净。

    “卖光了?”顾老五问了一句。

    “卖光了,三锅都卖没了!”顾老实庶子,开始算账。

    这肉一斤才十五文,卖四十二文一斤,几乎一斤能赚二十文,且一斤肉买来,这么一卤,分量还能多些,所以一锅子肉,能赚不少呢。

    顾老五开心的很,拿了铜钱亲了亲,“四哥,你说今儿生意这么好,咱们明儿卤几锅?”

    “按照目前这个样子来算,卤七锅吧,七锅应该能买掉,咱们要求也不高,买卤肉的钱够咱们一家子的生活费用,吃好喝好用好,盘扣铺子那边赚了咱们存起来!”顾老实说着,想到美好的未来,整个人都笑眯了眼。

    只是眼中有隐藏着危险。

    他搬来广元府,不单单为了几个孩子,也不单单是为了罗氏,还有顾城写回来的信。

    搬家……

    搬家二字虽简单,但顾老实也不是傻子。

    顾城不会好端端的叫他搬家,尤其是在他送信去帝都,又说了侯府那边来了人,姓舒,顾城的回信,就两个字,搬家!

    没有多的拖泥带水,顾老实就知道这事情怕是严重了。

    顾老三、顾老五笑。

    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这话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四哥,要是这边生意好,咱们就在广元府多开几间卤肉铺子咋样?”

    “嗯,咱们先开这一家探探路子!”

    三兄弟面面相觑,都笑了起来。

    顾家卤肉生意一下子在广元府火了,很快不单单有卤肉,还有了卤猪蹄、卤鸡、卤鸭、五香花生、卤猪肉头、路牛肉。

    在十月的时候,顾记卤肉铺子在广元府有了四家铺子,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顾欢喜看着面前白花花的银子,笑的眉眼弯弯。

    “爹,这是分给我的?”

    “对,这些都是给你的,我跟你说,这小吃铺子,每个月赚的,比盘扣铺子还多呢!”

    八月份虽然没赚到多少,但是九月份却赚的比较多。

    “爹,其实,我这一份,真不用给我的!”

    顾老实笑着摸摸顾欢喜的头,“应该的,拿着吧,这些都是除去你哥哥弟弟们所有费用后留下来给你的,好孩子,你是爹爹见过最懂事、最让人怜惜的孩子,你是爹爹的骄傲,是咱们顾家的骄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