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再见在何时(2更
    顾欢喜是顾家的宝,最最好的宝。

    “爹爹,你这么说,我是要骄傲了!”顾欢喜笑的眉眼弯弯。

    顾老实也笑了起来。

    “你记住爹爹的话,在学堂不要表现的很聪明,不管你知道什么,懂什么,都要保留三分,知道吗?”顾老实柔声吩咐。

    他最怕的就是顾欢喜被人伤害。

    太聪慧也不好,尤其是女孩子,会被人当成靶子。

    当然,如果顾家十分强大,顾欢喜的聪慧那就是锦上添花。

    但如今顾家不是,顾家在这芸芸众生中,只是一粒蝼蚁,权贵之间想要捏死他们,易如反掌。

    “嗯嗯!”顾欢喜点头。

    她懂的。

    “乖孩子,爹爹会强大起来,会保护你,相信爹爹!”顾老实摸摸顾欢喜软柔的头发,迈步走了出去。

    顾欢喜看着银子,笑了起来。

    这个家,她也会保护。

    用自己的方法保护家里人。

    十一月开远县,已经有些冷了。

    路上静悄悄的,周炳奇最近遇上两个朋友,都十分的豁达,想求他办点事儿,给了他不少好处。

    才短短几日,已经拿到手近二百两银子。

    “周班头,现在都没马车了,你怎么回去?”

    周炳奇有些醉醺醺的,摆摆手,“没事,我家离的近,我很快就要到家了!”

    “那行,您慢走啊,我们先回去了!”

    周炳奇笑着朝家走。

    到他家的路上,要过一个桥,周炳奇醉的不轻,走路也东倒西歪。

    走到桥上的时候,周炳奇感觉有人在背后推了自己一下,然后一下子栽到了河中,河水湍急,他连挣扎一下都没来得及,便被河水冲走……

    时光春去秋来,一切似乎还未来得及去抓住,便已经过去了几个春秋。

    顾欢喜九岁了,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在学堂里,她是夫子最喜欢的学生,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会一点,不是特别精通。

    但女红、厨艺、茶艺却是顶顶好,夫子们都特别喜欢她。

    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皇上在顾欢喜七岁那年开了恩科,决定在各州考举,每州一个解元,二百举人。

    顾家三兄弟一起去试了一下,不出所料,三个都落榜了。

    有人笑他们不自量力,但顾家三兄弟回来,却是开心万分。

    因为他们知道去考举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却一开始也没想过会中,而是去体验一下,回来之后到是越发的努力。

    等着明年考举。

    三兄弟都说了,不单单要求中,还必须在前面,既然如此,那就少不得要更努力。

    “欢喜,呐,你看看!”

    顾欢喜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女孩子,是她的好友廖清敏。

    笑着打开盒子,是一张漂亮精致的请帖。

    “你家要办宴席?”

    廖清敏颔首,“对啊,刚好是我大哥生辰,还请了你家哥哥弟弟,你们也好一马车来,要不你早一日来吧,和我睡,咱们说说话!”

    “好啊!”

    在青山书院三年,朋友不少,但真交心的也只有廖清敏了。

    “欢喜真好!”廖清敏抱着顾欢喜,笑的眉眼弯弯。

    本只是清秀的面容,这会染上绯色,倒也好看的紧。

    廖家是广元府的士族,根基深厚,当初也是廖清敏先结交,顾欢喜才和她渐渐熟稔,成了如今的好友。

    “散学了,咱们走吧!”

    “好!”

    两人手腕手朝外面走去,顾木、顾雍也走了过来。

    “姐姐!”

    “妹妹!”

    两人先喊了一声,才朝廖清敏行礼,“廖姑娘!”

    廖清敏摆摆手,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人,“我哥哥过几日宴客,给你们请帖了吗?”

    “给了!”

    顾木忙道。

    “那你们可一定要来!”廖清敏说着,挽着欢喜的手走在前面,顾雍、顾木跟在后面。

    顾家对顾木是真好,吃穿用不能和顾欢喜比,但是和顾俊几人却是一点没差别,零用钱也是一样。

    顾木越发感恩,每个月给书肆抄一本书,也能赚钱。

    赚了钱买些糕点给家里人,倒也是有良心的人。

    一起出了书院,顾欢喜远远看见站在老位置上的顾老实,她的亲爹。

    要说这爹也是固执,这些年来,只要他在家,定会风雨无阻的前来接人。

    顾老实一身锦衣长衫,六月的天有些闷热,他却站在马车边等的甘之如饴。

    “爹!”

    顾欢喜喊了一声,上前抱着顾老实的手臂。

    顾老实笑了起来,伸手拍拍顾欢喜的头,“热不热,马车里面有凉茶,你去喝一杯!”

    “嗯嗯!”

    顾欢喜钻进马车,倒了给廖清敏,又给顾木、顾雍也倒了一杯,倒了一杯给顾老实,“爹,您也喝一杯!”

    “好!”顾老实早就等的口干舌燥,这闺女递来,忙接了抿一口。

    顾欢喜才倒了自己喝。

    这凉茶如今也在铺子里卖,五文钱一碗,冰镇过,凉丝丝的,好喝的紧,虽然有些小贵,但卖的极好。

    等到顾俊、顾安、顾出来,身边跟着廖清敏的大哥廖玉康,相互打了招呼,廖清敏才坐上自家马车离开。

    一家子欢欢喜喜的往家走,顾欢喜坐在马车边,和顾老实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青山书院外的大树后。

    一个高大的青衣男子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田家远去的马车,神色暗暗,摸了摸身边的白马,“大白,咱们走吧!”

    能远远的看上一眼,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又哪里敢上前去打招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直到那马车离去,再也看不见,才沉眸翻身上马,策马离开。

    “哇,刚刚那匹白马可真威武!”

    “那骑马的后生也好威武,还俊俏呢!”

    “何止俊俏,那一身冷肃,好招人喜欢!”

    几个小姑娘小声议论着那离去的青衣男子,想着若是那青衣男子要是家世极好,又心仪自己,该是多好。

    只不过看他那一身细绵青衣,想来家境不如何。

    身后的声音虽轻,但在江湖历练三年的田园还是听了个真切。

    骑在马背上的身子微微一僵。

    看,便是普通女子都希望他家世好,更别说是顾家了。

    田园先去顾记卤肉铺子一样买了些,又去茶楼喝茶。

    这也是顾家开的茶楼,里面的凉茶味道极好,价格贵了些,但来吃的人却不少,而这茶楼不单单卖茶,还卖糕点,各色果露。

    “客官,真是对不住,这会子没位置了,您看……”

    田园看了看里面,“没事,你给我来一碗凉茶,我在门口喝!”

    “这……”

    小厮犹豫。

    这要是被东家知道了,得罚他,又见田园手里拎着顾记卤肉的黄纸包,“客官,这样子吧,若是您不嫌弃,院子里有个石桌,您在那里喝如何?”

    “嗯!”

    田园进了院子,坐在石凳上,一边喝着凉茶,一边吃肉。

    他知道,顾记其实还有酒,各种果子泡的酒,但如今对他来说,喝酒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儿。

    无悲无喜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喝酒!

    等吃了个大饱,东西都吃光,田园付了钱离开。

    回到打尖的客栈,几个镖师立即迎上来,“田园,你回来了!”

    “嗯!”田园淡淡应了一声。

    他走了一年镖,就成正式的镖师了。

    走一趟镖二百两至五百两不等,一年就一次,或者两次。

    基本上出门到回去,便大半年了。

    这般忙碌,倒也好,会让他心中的痛少很多很多。

    他不想回开远县,也不敢去顾家那边看看,更不敢去如今的顾府见一见顾欢喜。

    俏丽的身影不知道何时便印入心中,骨髓里,或许一开始就拿她当妹妹看,但男女有别,长久下来便变了质,心中生了妄念。

    只敢去青山书院远远的看上一眼,便觉得心满意足了。

    “我们要去寻乐子,你去不去?”

    田园摇摇头。

    他知道所谓的乐子便是去青楼妓馆,他不会去的。

    “真不去啊,我跟你说,那里的姑娘水嫩的很,你不去可是一大损失哦!”

    “小子还没开荤吧!”

    “走嘛走嘛,在外面辛苦大半年,也去松快松快!”

    田园坚定的摇摇头。

    让开身子。

    几个表示见田园是真不想去,也就不再勉强,嬉嬉笑笑离开了。

    田园看着他们,垂下了眸子。

    若自己也这般无心,管不住自己下半身,别说那妄念了,以后将来都无颜再去偷看顾欢喜。

    索性去给大白洗澡,顺便给它看看马蹄,这般热的天,在外面奔跑,伤着马蹄就不好了。

    顾家还是住在云雀胡同,顾老实本打算把这宅院买下来,但想想他们最终的目的地是京城,也就把把钱存了下来,在京城那边买了三个不大不小的宅院,费了不少心思,才买到三个相连的。

    顾家这三年还是很大的变化,比如家里又添了三个小弟。

    分别是三房二岁的顾恣,四房一岁半的顾康,五房一岁的顾双。

    这才一回到家里,三个弟弟便东倒西歪的跑过来,把顾欢喜围住,要抱、要亲。

    顾家顿时一片欢声笑语。

    “姐姐……”

    “姐姐!”

    “姐姐!”

    一片的奶声奶气。

    顾欢喜是真心疼这几个弟弟,抱抱这个,抱抱那个,亲了这个亲那个,然后抱着顾双,牵着顾康,顾康牵着顾恣,一起去她的喜意阁。

    这才进了喜意阁,顾钱氏便笑着进来。

    “阿奶!”

    “乖了!”顾钱氏笑眯了眼。

    要说整个顾家村,谁有她福气好,真真正正的儿孙满堂。

    虽只有一个孙女,足矣。

    “阿奶您坐!”顾欢喜给顾钱氏端了圆凳,顾钱氏笑着坐下,才说道,“这三个小家伙,从你出门去学堂就开始念叨,总算把你念回来了!”

    “我是他们姐姐,不念我念谁嘛!”顾欢喜笑着,给顾钱氏捏着肩膀。

    兴许是年纪大了,顾钱氏肩膀不太好。

    顾欢喜就跟大夫学了几手,每天都给顾钱氏捏捏,倒也好了很多。

    “嗯,倒也是这个理,你五婶得了几匹好布料,说要给你做两套衣裳,你一会去她那里挑选挑选!”

    “行!”

    和家里人,顾欢喜还从来不客气。

    顾家吃饭的桌子很大,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倒也不显得拥挤。

    饭后自有丫鬟、婆子收拾,顾家人都已经习惯有人伺候,也不再是以前那乡下土包子,说话做事也有了底气,加之在广元府也算是有了立足之地,气质更是变化不少。

    “欢喜,我得了几匹布,你跟我去挑选挑选,看看你喜欢什么颜色,我给你做两身衣裳!”顾于氏笑道。

    三个孩子的娘了,或许是丈夫爱重,公公婆婆也不磋磨,儿子有出息又敬重她,日子过的舒心、惬意,倒是丝毫都不见老态,和二十出头的妇人也没什么差别。

    顾欢喜笑嘻嘻的抱住顾于氏的脖子,狠狠的亲了她一口,“谢谢婶娘,婶娘可真是及时雨,今儿清敏说要请我去她家玩耍,我正愁没衣裳呢,婶娘就送来了,那一会我可不客气了哦!”

    “跟婶娘还客气什么,一会喜欢就挑什么,要是都喜欢,婶娘都给你!”

    “恩恩,听婶娘的!”

    顾于氏笑得开心。

    她得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有,欢喜懂事乖巧、贴心的很,自是疼到心尖尖的。

    顾文氏也笑了起来,“欢喜啊,既然你婶娘给你做了衣裳,那伯娘便给你做双鞋子吧,婶娘那里有一些品质不太好的珍珠,咱们坠几粒在鞋子上,定也好看的!”

    顾欢喜眸子一亮,“多谢伯娘!”

    顾老汉、顾钱氏看着一家子和睦,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顾家为顾欢喜去廖家玩耍准备着衣裳、鞋子,至于几兄弟,也是有新衣裳的,不过却是没人给他们花太多心思。

    男孩子嘛,打扮那般俊俏做什么。

    重女轻男的很呢!

    田园回到镖局,清算了账,这次走镖得了三百五十两银子。

    他倒也没有全部拿出来,而是走了不少关系,把顾家以前买下的那两个小宅院买了下来,却一次都没去住过,甚至没敢去看一眼,就由他空在哪里。

    买了宅院,以前还存了一些,田园手里还有二百多两。

    去买了些米粮、肉骑马回了田家。

    如今的田家,日子倒是好了,盖了新房子,又买了几亩田地,田园有自己的院子,两个房间,收拾的还算干净,一间是卧室,一间是堂屋,边上还有一个澡堂,小小的院子里,种了两颗橘子树,是田园去外面寻来的,因为顾欢喜爱吃橘子。

    如今橘子树上挂着一串串青涩的橘子,只不过这橘子种了,也送不出去,每年也就便宜了家里的几个孩子。

    对此田园并没觉得好,也没觉得不好。

    田李氏见田园回来,便笑嘻嘻的端了梨进来,见田园洗澡穿了衣裳出来,笑道,“这是咱家自己种的梨,你尝尝看,味道可好?”

    “嗯!”

    田园拿了梨子咬了一口,“蛮甜!”

    想着顾欢喜喜欢吃甜的,若是他送一些过去,不知道她会不会吃?

    或许会,或许不会,如今的顾家,哪里还差他这两个梨子。

    “嘿嘿,你喜欢吃就好,树上还有,你这次要在家多住几天吧?”

    “明日吃了早饭就走!”田园说着,进屋子拿了一个荷包出来,递给田李氏,“这次走镖的银子!”

    田李氏笑嘻嘻的接过,识趣的不问多少。

    拿在手中笑的开怀。

    “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去让你大嫂杀只鸡,你不是喜欢吃鸡蛋羹,我让她炖了给你端来!”

    “不用了,我不爱吃了!”田园微微摇头。

    不是那个味,他真不爱吃。

    “那行,就不炖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田李氏笑着出了屋子。

    如今家中六个孩子在学堂读书,两个明年要下场考举人,能不能中都看这一次,所以这伙食一定要跟上。

    还有几个来年春天要考童生,处处要花钱。

    田园回来的好啊。

    里面虽然瞧着是纸,应该是银票。

    田园看着田李氏离开后,看着手中的梨子,是怎么也吃不下去。

    把梨子放在桌子上,进屋子躺下休息。

    听着外面的欢声笑语,田园眼眶微微发红,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好像很多时候都睡不着……

    田李氏拿着荷包进了屋子,打开看了看。

    见是银票,便笑了起来。

    她也不识字,反正银票数额肯定很大。

    还是两张,怎么也得一百两。

    把荷包收拾妥当,便去让大儿媳妇杀鸡,“记得准备好些,让你二弟妹帮你,家里的肉还有吗?”

    “知道了娘!”

    吩咐好厨房的事情,田李氏又去串门子炫耀去了。

    “我家田园就是好,虽说是捡来的,但对我们可是真孝顺,这次去走镖回来,给家里买了米面、肉不说,还给了银子,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多少,反正不少!”

    隔壁邻里听着,脸色挂着笑,心里却恨死了。

    以前田家什么日子,说得好听几个读书人,说不好听点,那就是穷鬼。

    如今靠着田园翻身,还到处炫耀。

    他们倒是要看看,这般和睦能到什么时候!

    田园在田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骑马去了镖局,到镖局的时候,大家看见他都在笑。

    田园不解,迈步进了屋子,看见何彩蝶的时候,吓了一跳。

    “你……!”田园吞了一口口水,“你来有事吗?”

    何彩蝶看着田园。

    要说田园吧,长得好看,虽然被晒的有些黑,但眼睛很清亮,还带着点抑郁的气质,人又高大威武。

    瞧着就让人很动心。

    但如今……

    何彩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田园,你帮我一个忙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