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自此两别离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这个空了好几年的屋子,谁会来?

    理智让她逃离,但是又有什么勾着她上前去。

    顾欢喜吞了吞口水,慢慢的上前几步,靠在门口听着。

    “嗯……”

    痛苦的声音传来。

    顾欢喜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屋子里一股子汗臭味传来,然后就看见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脸通红的田园。

    “田大哥?”

    顾欢喜惊叫一声,连忙上前去。

    田园已经烧的迷迷糊糊,整个人都恍惚了。

    忽然间,感觉到有人靠近,带着淡淡的香气,他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但是却怎么都睁不开。

    “欢喜……”

    声音又干又涩。

    顾欢喜抬手轻轻探了探田园的额头,烫的厉害。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顾欢喜呢喃一句,转身就要走。

    手腕却被田园紧紧抓住,“别走,欢喜别走!”

    田园力气大,便是昏昏沉沉,也捏的欢喜疼,想到他的遭遇,顾欢喜同情又心疼,细声说道,“田大哥,我不走,我去打点水来,给你擦擦脸!”

    “别走,欢喜别走!”田园拉着顾欢喜的手,一用力把人给拉到了怀中,紧紧的抱着顾欢喜,“欢喜,我疼,我疼……”

    可怜兮兮的样子,哪里还是一个大老爷们。

    顾欢喜想着,认识他这么多年,没有见他肆意潇洒快活过,时常都是蹙着眉,站在一处,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抬手轻轻的抚上田园滚烫的额头,轻轻的给他按摩,细声安抚,“不疼了,很快就不疼了!”

    “欢喜……”

    田园轻轻呢喃着。

    他不知道是不是梦,如果是梦,便让他溺死在这个梦中吧。

    毕竟从来没有一次,他和欢喜靠的这么近。

    阮阮绵绵的身子,就在他怀里。

    她温柔的小手,正轻轻的按摩着他的额角。

    他愿意用一切来换这个梦延续下去。

    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儿,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顾欢喜只觉得之间一烫,紧接着便是湿漉漉的感觉,看着田园哭,还是第一次。

    以前不管什么时候,他多难受,都只是抿着唇。

    这次想来是真的很伤心吧。

    他喜欢何家小姐吗?应该是不喜欢的吧,如果喜欢,又怎么会将婚事作罢,可如果不喜欢,又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舔舐伤口。

    “田大哥……”顾欢喜轻轻的唤了一声。

    田园轻轻的松开了手,顾欢喜得了自由,起身准备去弄点水给田园擦擦,却发现田园就那么看着她,眸子里是说不尽的伤痛和绝望。

    “……”顾欢喜心里不好受,“你稍等我一下,我去弄点水来!”

    “……”

    田园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顾欢喜出去。

    然后才起身走到门口,看着顾欢喜出了院子。

    他知道,梦醒了。

    他的奢望也碎的干干净净,他这般的污浊不堪,又怎么能去玷污她。

    他喜欢的姑娘这般好,这么的好。

    捏紧手中的帕子,田园出了屋子,深吸一口气,跳上屋顶,离开。

    顾欢喜在水井边,费了力气打了水上来。

    “小姐,您做什么?”山花问。

    “没事,我打点水,你不用管我,去陪着康儿吧!”顾欢喜提着水到了自己屋子,屋子里空空荡荡,除了那一室的汗臭味。

    没有了田园的身影。

    “……”

    顾欢喜把水桶放在地上,开始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去找,依旧没有田园的身影。

    “这个笨蛋!”顾欢喜骂了一句,呼出一口气,又拎着水桶出了屋子。

    “小姐……”山花欲言又止。

    “嗯?”

    顾欢喜漫不经心的问。

    心里想着田园去了哪里,一个发热的病人,居然还到处跑。

    “您身上有些臭!”山花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欢喜。

    “……”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先前田园抱了她一下,当时也没在意,果真是久闻不觉其臭。

    “山花,这事儿你别说出去,你现在去马车上帮我把衣裳拿来,我换一下!”

    “嗯嗯!”

    山花今年十四,十一岁来顾家的时候,瘦巴巴的,顾欢喜挑中了她,取名山花,顾欢喜对她好,她心里有数,也极其护着顾欢喜,最听顾欢喜的话。

    顾欢喜让她不要说,她就不会说一个字。

    立即去给顾欢喜拿衣裳。

    顾欢喜坐在水井边发呆,听着外面传来吉庆逗顾康的声音,顾欢喜抿嘴笑了起来。

    但愿将来某天,田园也能如顾康这般,笑的开心,不再如现在这般,连一处去的地方都没有。

    说好听是一个人,说不好听就像那孤魂野鬼,无枝可依。

    山花拿了衣裳来,“有人问,我说小姐不小心把衣裳弄脏了!”

    “真聪明!”

    顾欢喜换了衣裳,又把先前穿的随便洗了一下,才让山花问问,“还有味吗?”

    “没了,小姐戴着香包呢!”

    有些人,就想是两条平行线,因为因缘际会相交了,却又回归到各自的地方。

    顾欢喜回广元府去了,田园却自己去砍柴修建屋子,什么都自己来做,田家人如今是有点怕他的,所以他不去走镖赚钱,也不敢逼迫他去。

    至于那些风言风语,田园压根不在乎。

    帝都

    光明书院。

    顾城轻轻的推开门,感觉到屋子里传来的香气,眉头微微一蹙,随即便回复正常,顺手关山门就走。

    龙星宸从床上坐起身,拉了拉衣裳。

    气的直哭。

    三年了,从三年前知道她是女子开始,顾城就没有正眼看过她,无论她做什么,顾城都是视而不见,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几乎就是无视了她这个人。

    “呜呜……”

    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公主……”

    “下去!”龙星宸怒喝一声。

    她都这般作践自己了,顾城依旧无动于衷,她还能坚持下去吗?

    亦或者,还能坚持多久?

    顾城一个人走在书院的路上,他有朋友,却不多,至于狐朋狗友,他没有心思去结交,他必须努力读书,他来三元及第,他知道,只要他有真本事,皇上会钦点他。

    但他必须有本事才行。

    至于情爱……

    他不喜欢龙星宸,所以不去问她的身份,也不会管她到底是谁家的娇女,他不喜欢这般任性的姑娘,这样子的姑娘,不懂何为孝顺,他想娶的是温柔的女子,能孝敬长辈,和善妯娌,关爱妹妹。

    而他能回报的便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

    爱……

    很奇妙的东西。

    “子链!”

    顾城抬眸看去,看着来人微微一笑,“兰皙,你回来了!”

    “对啊,刚刚下的马车,你要的东西给你带回来了,走,去你屋子咱们细说!”兰皙笑着,给顾城看了看手中的包袱。

    顾城脸色微微一变,“我那边现在不方便!”

    “……”兰皙微微一愣,“是龙姑娘又来了?”

    顾城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兰皙叹息,“这龙姑娘也算是执着了,那便去我那边吧!”

    当然,他也知道,这龙姑娘来历不简单,因为怎么都查不出她的身份,就是京城那些纨绔子弟见着她都服服帖帖,没一个敢出言不逊。

    顾城早猜到龙星宸的身份,只是装聋作哑不去说而已。

    他不会尚公主。

    到了兰皙的屋子,兰皙把包袱打开,是一本有些破旧的书,顾城轻轻的起开,视若珍宝的打开,看了几页,脸色微微一沉,“这书是假的!”

    “……”

    兰皙不信,拿到手中仔细翻开,“不会吧,我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的!”

    “因为有九成真!”

    顾城说着,接过书仔细看着,然后脑子里快速结合以前看过的,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想法,“兰皙,帮我研磨!”

    “好!”

    兰皙知道顾城怕是要自己写了。

    立即给顾城研磨,铺纸。

    顾城快速的看书,等一本书看好,才开始在宣纸上快速书写。

    他的字刚劲有力,有带着飘逸,早已经有了自己坚毅的风骨,一笔一划都漂亮至极,兰皙瞧着都眼热的很,难怪顾城抄写的书拿出去价格那么高,高的简直让人咂舌,更别说顾城的画作了,偏生他从来不会因为权贵而相赠,想要他的画作,都得拿钱来买。

    说他爱财吧,可他却秉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他就没见过比顾城更有原则的学子了。

    轻轻的吞了吞口水,他也想写一手这样的字,只是学了许久,都没做到。

    这会子又不敢出声打断顾城,不停的给顾城研墨、铺纸,收拾顾城写好的稿子,然后继续研磨,朴质,直到点了油灯,又到了天明。

    顾城才收了手,轻轻的松了口气,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淡淡说道,“好了!”

    “真的好了吗?”兰皙忙问。

    一张一张的整理。

    这种东西,虽然他只是帮忙打下手,但如果顾城愿意抬举他,以后也能沾光不少。

    且他为了这本地理异志,也是费了不少心思,几经周转才寻到。

    顾城微微颔首,闭着眼睛来平息脑中无数的文字,那些文字快速飞舞,写的时候,思绪纷飞,这会子他才感觉到精疲力尽。

    “子链,你喝水!”兰皙倒了茶水递给顾城。

    顾城接过,“谢谢!”才轻轻的抿了一口。

    喉咙又干又涩,这会子总算好受许多。

    兰皙把整理好的递给顾城,“每一张我都按顺序来的,你看看!”

    “嗯!”

    顾城放下杯子,一张一张的看过去,对自己所书写的还是十分满意。

    “子链,咱们要拿去给恩师看吗?”

    “自然要拿去给恩师看看的!”顾城笑。

    他的恩师是当代大儒魏舒彧,曾经在朝堂也是呼风唤雨,后来便来到这书院做了院长,跟着他,顾城学到了很多很多,比如面对财富和金钱,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富贵繁荣再也迷不了他的眼。

    顾城、兰皙过来的时候,魏舒彧正在下棋,如今他也是儿孙满堂的人,少了曾经的抑郁,平和慈爱,但能入他眼的人真真少之又少。

    顾城是一,在顾城出现的时候,魏家便已经看重他,兰皙是意外,因为顾城的举荐,才得意入了魏家门。

    “恩师,您看看,这是学生和师弟一起编写的!”顾城说着,递上宣纸。

    兰皙惊讶的看着顾城。

    心里开心之于是满满的感激。

    父母给了他生命,顾城却给了他希望、尊荣。

    魏舒彧接过一看,对于顾城写的东西,魏舒彧从不敢轻瞧,这是一个真真正正有学问的后生,不是那等欺世盗名之辈。

    “这是你们一起写的?”魏舒彧问。

    兰皙忙抱拳行礼,“恩师,原书是我找来的,却是子链一个人编写的!”

    魏舒彧点点头。

    对兰皙的坦诚十分满意,对顾城的不独占功劳也十分赞许,“你们都是好的,为师很欣慰,这书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儿,咱们还需要仔细研究才行!”

    “是!”

    等顾城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屋子里的香气依旧存在。

    桌子上有一份坏掉的荔枝,看着那荔枝,素来冷静自持的他也忍不住叹息一声。

    “唉!”

    “你为什么叹息?”龙星宸在门口冷声问,迈步走进屋子,质问道,“是叹息这荔枝坏掉了,还是叹息我又不顾礼义廉耻的缠着你?顾城,今儿我问你,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正眼看我?哪怕我……”

    龙星宸说着,顿时便红了眼眶。

    这么多后生,她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个呢?

    顾城默,抱拳行礼,“对不住!”

    “你……”

    一句对不住,抹灭了一切。

    不管龙星宸做什么,他都不会心动。

    龙星宸扬手,一巴掌打在顾城脸上,看着顾城脸上红红的巴掌印,哭了出声,“算我错看了你,你放心,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找你!”

    脸上火辣辣的,顾城再次抱拳,“慢走不送!”

    “……”

    这般的满不在乎,龙星宸再厚的脸皮在这一刻,也红的快要滴血。

    看着顾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哭着跑了出去。

    顾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可真疼。

    去把那盘坏掉的荔枝拿去丢掉,又开始收拾屋子,书架上的书被动过,床上也被龙星宸睡过。

    深吸一口气,把床上的东西也换了。

    这样子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但顾城从未像此刻,觉得有些累。

    或许是昨夜没睡好的缘故。

    顾城编写的地理异志被送到了龙案上,皇帝瞧了几眼后便认真看了起来,龙星宸红着眼眶进了养心殿,“父皇!”

    建康帝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了?”

    “他,他欺负人!”龙星宸说着,蹲在建康帝身边,趴在他膝盖上哭了起来。

    建康帝叹息一声。

    要说别人,赐婚便是了。

    可这个人是顾城,一个有学问的后生,他爱才,自然不想折断了顾城的羽翼。

    抬手轻轻的顺了顺女儿的头发,“又闹起来了?”

    “我再也不要理他了,他真是可恶!”

    “嗯,咱们不理他!”

    龙星宸是越想越觉得委屈。

    她是哪里不好吗?为什么就不能正眼看一看她?

    转眼便到了秋试。

    顾城一如既往的淡定,拿着东西进入了考场,这次到没有没坐在臭号边,而是坐在一个屋子里,和早年的八洲解元一起考试。

    等到他们考好之后,考卷会第一时间阅视,到底是真本事,还是徒有虚名,考卷出来就能知晓了。

    那八人似乎有些紧张,顾城却十分镇定,该如何就如何,策论也好,论辩也罢,都写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荇非坐在主位,也忍不住起身走过来站到顾城身后看着。

    越看,越觉得此子才思敏捷,他错失佳徒啊!

    荇非抚着胡须,满意点头。

    难怪皇上如此看重,看来会元已经名花有主了。

    顾城是丝毫不曾受到干扰,快速书写,等时间一到,便交卷出了考场。

    阳光明媚。

    顾家送来的小厮顾忠立即迎了上来,“大少爷!”

    “嗯,宅院那边可收拾好了?”

    “按照大少爷的吩咐,都已经收拾妥当了,大少爷可要过去看看?”

    顾城微微摇头,“再等等!”

    三年后的他不再是三年前的他,他用书画赚了钱,置办了一个宅院,一个够住一大家子的宅院。

    他一直不敢去看。

    如今他还是不敢去,得等到殿试之后,他才会去。

    顾忠颔首,又说道,“少爷,您这次的画已经卖出去了!”

    “知道是谁买走的吗?”顾城轻声问。

    “小的无能,还是没有打探到!”

    “……”

    顾城微微抿唇。

    寻思片刻后才说道,“我再画几幅,你继续暗中打探,务必要查出来到底是谁!”

    这般高价买他的画作,他虽然有点才,画作也值点钱,但没有到大师级别。

    “是!”顾忠应声。

    一对一对的打马到各处酒楼客栈报喜。

    顾城坐在窗户边,看着马儿一匹一匹的过去,到处都在放鞭炮,客栈掌柜高呼谁谁谁免了住宿钱。

    兰皙也有些紧张,“子链,你说我们会不会考中?”

    “不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顾城说着,给兰皙倒了茶水。

    兰皙端了茶杯,却没心思喝的。

    他在第十三名,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已经报到前五名了,兰皙紧张的很,他是希望顾城考中第一名的。

    第三名,第二名,眼看就要第一名了。

    兰皙手都在发抖,看着远方的马,“子链,子链,马来了,第一名的马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