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顾欢喜发狠
    顾欢喜哪里知道顾阿絮心里正算计着她几个哥哥,正拿了从广元府买的胭脂分给她们,一人一盒胭脂,一盒香粉,还有一对珠花。

    珠花不是特别大,小小巧巧的,却极其好看。

    “多谢欢喜妹妹!”

    顾欢喜浅笑着,“你们喜欢就好!”

    这是广元府最好的胭脂、香粉,一般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顾阿絮也得了一份,越是看,越是觉得顾家好。

    连送人的礼物都这么好,顾家可真有钱。

    顾阿絮只觉得满心火热,“欢喜,晚上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顾阿絮这般要求,倒是让她意外,微微颔首。

    “欢喜你真好!”

    顾欢喜笑着。

    却开始防备起顾阿絮来。

    倒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就是觉得顾阿絮这般,有点不对劲。

    顾家的饭菜极好,来吃饭的人一个个吃的红光满面,不停的恭喜着顾老汉、顾老三。

    顾老三笑的有些漂,又因为吃了不少酒,整个人有些醉熏熏的,这才刚开席,便有些支持不住。

    顾文氏扶了他回屋子歇息。

    顾老三拉着顾文氏的手,“媳妇!”

    “我知道你高兴,今儿就不说你了,你好好休息,我去打水给你洗洗!”顾文氏安抚道。

    便是她,也高兴的很。

    自己大儿子考中了状元,还是三元及第,金銮殿上,万岁爷钦点的状元郎。

    她是该高兴的。

    “嗯,我睡觉,你别生气!”顾老三笑,又忍不住紧紧拉着顾文氏的手,“媳妇,谢谢你,给我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子!”

    他是状元郎的爹了。

    真好!

    顾文氏笑着红了眼眶。

    她生了一个好儿子不假,但这个家若不是欢喜出主意,老四处处打点,赚了这么多钱,让孩子们安心读书,就算自己的儿子再本事,想要考上状元,也有的磨。

    “睡吧!”

    顾文氏轻轻的抚过顾老三的脸,眼眶都微微湿润了。

    顾老三到底醉的有些厉害,闭上了眼睛,很快打着呼噜。

    顾文氏起身出屋子,去打了热水给顾老三洗脸擦手,又给他洗了洗脚,放到暖烘烘的被窝里。

    虽没荣华富贵到极致,却是极其幸福的。

    丈夫一心一意,三个儿子也没让她怎么操心。

    轻手轻脚关了门出了屋子去陪着吃饭。

    顾阿絮试过和几个哥哥说话,只是几个哥哥都十分有礼貌的点点头,连个正眼都不给她。

    她知道,几个哥哥这里,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本以为已经到了绝路,却不想顾老三喝醉了。

    顾阿絮想,不能做正头娘子,便是做小也可以的。

    她不信就没有男人不喜欢年轻的姑娘,稚嫩的身体。

    顾老三喝醉了,如今屋子里定也没人,她偷偷进去,若是成了好事……

    顾阿絮想到这里,饭都不吃了,借口便离了桌,悄悄的潜进了后院。

    顾家后面三个院子,三房、四房、五房很容易找。

    顾欢喜见顾阿絮不吃,还没往心里去,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见她去了后面屋子,想到三伯喝醉了在屋子休息,想到那些内宅**,脸色微微一变。

    “你们先吃着,我三伯喝醉了,我去看看他严重不,山花,你跟我一起去!”

    大家这会子心思都在好吃的饭菜上,也顾不上顾欢喜。

    “去吧去吧!”

    顾欢喜带着山花到了后院,直奔三房。

    “小姐?”山花不解。

    要说顾欢喜十岁了,是该避嫌的时候。

    怎么还要去三老爷屋子?

    再说在广元府三年,顾欢喜就没有去过三老爷、五老爷的卧房。

    顾欢喜抬手,打断了山花的话。

    顾阿絮轻手轻脚的进了屋子,慢慢的朝炕走去。

    顾老三虽然四十多岁,但这些年日子顺心,也算是春风得意,倒是一点不显老,留了一字胡,瞧着倒是十分儒雅。

    顾阿絮深深吸了口气,抖着手脱自己衣服。

    将自己脱了只剩个肚兜、亵裤,掀开被窝爬了进去。

    顾老三只觉得入手软绵绵的,以为是自己媳妇,便捏了几下,心知不是,吓的一个机灵,忽地瞪大了眼睛。

    顾阿絮便哭了起来。

    “呜呜……”

    顾欢喜进了屋子,看着地上的衣裳,哭泣的顾阿絮,还有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依旧醉的迷迷糊糊的顾老三。

    又气又怒,上前拉住顾阿絮的头发,就给了她两巴掌,

    “啊……”

    顾阿絮要叫,顾欢喜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顾阿絮,你今日敢叫出声,把人招来,我就弄死你!”

    一把把顾阿絮给扯到了地上,冷声呵斥,“立即把衣裳给我穿上!”见顾阿絮不动,扬手又给了她两巴掌,“顾阿絮,速度些!”

    顾阿絮被顾欢喜的狠吓住了。

    山花也吓住。

    她记忆中的顾欢喜,一直都是温柔的,从来没有说过一句狠话,就是声音都没有大一点过,曾几何时她也会放狠话,还会打人。

    顾阿絮抖着手,红着眼眶,眼泪不停的流。

    她也是被顾欢喜给吓住了。

    谁能想到平时说话都细声细气的顾欢喜,竟是这般的狠。

    几个巴掌打的她头昏脑涨,那点心思也被吓没了,只剩下恐惧和害怕。

    抖索着穿了衣裳,顾欢喜就扯着她出了屋子,拖到了自己屋子。

    看着顾阿絮的样子,顾欢喜扬手便撤掉了她头上的珠花,狠狠的丢在地上,又拿了帕子狠狠的去擦顾阿絮的脸。

    “啊,疼!”顾阿絮叫出声。

    “疼,你还知道疼,我以为你脸都不要了,还怕什么疼!”顾欢喜说着,真是又气又怒。

    怎么就有这么无耻的人呢。

    按照辈分,顾阿絮要喊顾老五一声五叔,她怎么就做得出爬床的事情来。

    这事要闹出去,丢脸的可不单单是顾老五,还会连累她大哥。

    她大哥好不容易才考上状元,大好的前途,绝对不能因为这个贱人给毁了。

    “山花,去喊三哥来!”

    如今这个家里,大哥不在,基本上都是听顾俊的。

    这是规矩,以大为尊。

    山花想了想,“小姐,先把她绑起来,免得她跑出去乱说!”

    “嗯!”

    两人在顾阿絮惊恐之中,把人给捆住,还塞了她的嘴。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厌恶的看着顾阿絮,“真tm后悔和你称姐道妹,恶心!”

    “山花,你先看住她,等一会再来处置她!”

    “小姐放心,我会看住她的!”山花点头。

    作为丫鬟,她知道,在顾家爬床也没用。

    就算被老爷受用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倒是没想到,这顾阿絮好生不好脸,好歹是清清白白的姑娘,竟连爬床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

    顾欢喜出了屋子,才发现手疼的厉害。

    拿起一看,都肿了。

    放在嘴边吹了吹,却不后悔打了顾阿絮几巴掌。

    顾欢喜出了院子,就看见一边衣裳单薄的顾老三,“三伯,您怎么在院子里,快回去吧!”

    “欢喜……”

    顾老三低唤一声,喉咙难受的紧。

    “三伯,已经没事了,你记住,你醉了,不省人事,然后什么都不知道,剩下的一切交给我!”

    顾老三闻言便红了眼眶。

    “我不知道,她……”顾老三想要解释,但却不知道要怎么去说。

    “我相信三伯,三伯不必自责,这事说起来,三伯还是受害人呢,三伯,外面冷,你快回屋子去吧,千万记得,你喝醉了,不省人事,什么都不知道!”顾欢喜轻声劝道。

    顾老三点头,转身慢慢的朝屋子里走。

    却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都说喝酒误事,他素来自律,从不敢多喝,今儿到底是太高兴了,结果便乐极生悲。

    发生这样子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自己的媳妇。

    “……”

    顾欢喜站在原地,咬了咬腮帮子,转身朝外面走去。

    到了桌子上,小女孩们便觉得,顾欢喜脸色不太好,拿筷子都拿不住。

    “欢喜妹妹,你怎么了?”

    “没事,你们多吃点!”顾欢喜笑道,将情绪都敛了起来。

    饭后。

    顾欢喜喊了顾俊、顾安、顾琪到了自己屋子。

    看着被打成猪头,又被捆住,塞了嘴的顾阿絮,三人都错愕了一下。

    “……”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这个人,趁三伯喝醉后,爬了三伯的炕,被我发现了!”

    “……”

    顾俊惊的说不出话来。

    顾安、顾琪面面相觑,都保持沉默不语。

    “这事不是咱们能处理的,我去告诉阿爷、阿奶!”顾俊说完便出了屋子。

    顾俊出了屋子。

    寒风吹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知道,迟早有一日,有女人会不要脸的贴上来,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还是自己的爹……

    自己爹什么性子他是知道的,虽然不如四叔一般时时刻刻表达着对四婶的爱意,但是他知道爹对娘的感情,是很深很浓很重的。

    顾阿絮,倒真是小瞧这些女孩子了。

    顾俊到堂屋的时候,族长等人都在。

    “俊儿来了!”

    顾老汉笑嘻嘻说道,看着顾俊也是满意极了。

    “阿爷,我有事情和您说!”

    “……”顾老汉虽然错愕,却还是跟着顾俊出了堂屋,“啥事?”

    “族长家的阿絮,称爹喝醉的时候,偷偷进了我爹和娘的屋子,被欢喜抓住了,这会子人正绑在欢喜屋子里呢,您看这事儿……”

    要怎么办?

    顾老汉闻言,瞪大了眼睛,却很快镇定下来,“我知道了,人先捆着,我一会和族长慢慢说!”

    “嗯!”

    顾俊微微颔首。

    其实心情也很复杂。

    免不得想去看看自己老爹,毕竟他受委屈了。

    他从大了之后,也很少进自己爹娘的寝房,这会子进来,看着自己爹坐在炕上,红着眼发呆,顾俊轻轻喊了声,“爹!”

    顾老三抬眸,看着顾俊,委屈低语,“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一滴都不沾!”

    “爹……”

    “俊儿,爹不是故意的,爹只是太开心了,所以多喝了几杯!”

    顾俊微微摇头,“爹,您别胡思乱想,我没怪您,娘也不会怪您,您记住,您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做!”

    “我知道,欢喜也是这么嘱咐我的!”顾老三说着,又忙道,“我真什么都没做,是她自己钻被窝来的,我以为是你娘,我……”

    当时摸、捏了几下,就感觉到了不同。

    倒不是他嫌弃了自己妻子,毕竟她嫁他的时候,也是小姑娘,也曾紧致有弹性,如今这般,那是因为给他生了三个儿子,再鬼门关经历了三次,有变化,那都是正常的。

    顾老三说着,有些心虚,有些自责。

    但天地良心,当时他摸出异样的时候,就吓的酒都醒了,再没敢乱摸。

    顾俊叹息一声,“爹,我明白的,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忙了!”

    “俊儿,爹对不起你娘,爹不是故意的,我……”

    顾俊上前几步,拍拍顾老三是肩膀,迈步走了出去。

    午饭在顾家吃的,晚饭却是要回自己家,顾老汉特意留了一下族长。

    顾族长闻言,觉得倍有面子。

    笑眯眯的留了下来。

    等人都走光之后,堂屋里,顾老汉才认真说道,“族长,今儿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

    族长不解的看着顾老汉。

    “我家老三今日喝醉了,便回屋子去歇息,族长是知道的,只是……”顾老汉说着,深吸一口气,“只是后来,阿絮也进去了!”

    “……”

    老族长忽地站起身,错愕、震惊、愤怒、失望情绪交织,又慢慢的坐回了椅子上。

    抿着唇不言语。

    “幸亏欢喜得知她三伯喝醉了,去看了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欢喜丫头看见了什么?”老族长问。

    “地上都是阿絮的衣裳,老三不省人事!”

    顾老汉便是告诉族长,你自己孙女不学好,竟学会了爬床,还是她的叔叔。

    虽出了五服,但好歹要喊一声叔。

    顾老三喝醉了,不省人事,自然不存在毁人清白的事儿。

    “……”

    族长深深的吸了口气,“阿絮这丫头呢?”

    “在欢喜屋子里,欢喜当时十分生气,打了她几巴掌!”

    “该打!”族长怒喝一声。

    何止该打,便是打死也活该。

    作为一个女儿家,竟这般不知廉耻,简直丢人现眼。

    顾老汉沉默,吧嗒吧嗒抽着烟。

    老族长也不言语,许久之后才叹息一声,“我先回去,一会让她爹来接她!”

    他是没脸继续留下,发生这种事情,简直丢死人了。

    “族长慢走!”

    送走了族长,顾老汉才慢慢起身,去了顾老三的屋子。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去过后院,想着儿子大了,娶媳妇了,他做公公的总不能乱去。

    顾老汉进了屋子,见顾老三坐在炕上发呆,也是气怒,上前几步扬手就要打,却到底还是落不下去手。

    从小到大,他都舍不得打几个孩子一下。

    抖着手,“你啊你啊!”

    “爹……”顾老三喊了一声。

    再不敢多言。

    “说你什么好,这个事你也冤枉,也幸亏欢喜长了心眼,不然你……”

    就成了这个家,第一个纳妾的。

    他是极其不赞同的。

    贫苦过后,却因为富贵了去纳妾。

    “爹,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再也不了!”顾老三说着,抱住顾老汉呜呜大哭。

    顾老汉也心酸的很。

    多大的人了,还哭,这是受委屈了啊。

    他这几个儿子,从小洁身自爱,别说那花花心思了,就是多看别的姑娘一眼都不曾,娶了媳妇,便一心放在媳妇身上。

    伸手轻轻拍拍怀里的儿子,“放心吧,爹不会让你这委屈白受!”

    那顾阿絮,要么立即卖到山里去,要么便送到庙里,做姑子去。

    简直可恶!

    顾老汉安抚了儿子,出屋子的时候,看着一脸镇定的顾文氏,张嘴想说点什么。

    “爹,您放心,我会和相公好好说,这事儿不怪他!”顾文氏忙道。

    “好,你们好好说!”

    顾文氏点头,目送公爹离去,才进了屋子。

    见顾老三红着眼,一副哭过的样子,顾文氏忍不住笑了出声。

    “……”顾老三顿时便懵了。

    “怎么?你还觉得委屈?”顾文氏上前,拿了帕子给顾老三擦脸,“多大的人了,还哭,再过几年,就要做阿爷了,若你孙儿得知你一把年纪还哭,非笑话你不可!”

    “我,我……”顾老三扭开头。

    “好了,这事不怪你,我也知道你没这心思!”顾文氏说着,脸一虎,“你没对那丫头做什么吧?”

    “没,没,我一摸不对劲,都吓懵了,哪里敢做什么,然后欢喜就进来了!”顾老三说着,吞了吞口水,“平日里,觉得欢喜温温柔柔的,说话都没大声过,今日打阿絮的时候,那巴掌啪啪啪的,说话也狠,还真把我都给吓住了!”

    顾老三说着,一脸后怕。

    这从小疼大的丫头,还是一只母老虎啊。

    顾文氏一愣,心里也暗自庆幸。

    庆幸顾欢喜进来了,若顾老三真要破了阿絮的身子,又该怎么办?

    是纳进来,还是抵死不愿?

    她不知道。

    “就这点出息,你真以为咱们那侄女是好拿捏的?我跟你说,这家里那几个小子,欢喜真要耍起心眼来,没一个是她的对手!”

    “……”顾老三抿了抿唇。

    没这么厉害吧!

    那么软软小小一点,抱着长大的丫头,这么厉害?

    但又想着她想出来的五毒绳、盘口、卤菜、凉茶,顾老三顿时信了顾文氏的话。

    “媳妇,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这次,你原谅我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